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第五十二章

霍柩连早饭都是在学校食堂吃的, 当然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做糕点。

寒凛有些失望的收回眼神。好在方元送他的玫瑰花糕也很好吃。

赶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寒凛三口两口吃完了玫瑰花糕。罗尧和他的小伙伴们也扶着苏琢回来了。

刚刚昏厥了一场,苏琢的面色还有些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如弱风扶柳一般。他回到座位上, 一脸难受的趴了下来。

罗尧脸色难堪的走到方元面前,指着苏琢问方元:“你把苏琢气成这样,难道不会愧疚吗?你应该给他赔礼道歉。”

方元也没想到自己几句话竟然把苏琢说昏了过去。他是有些害怕,担心苏家的人会追究这件事。但方元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会给苏琢道歉。

“我只是实话实说。他要是真的这么脆弱, 连句实话都听不了, 那就不应该来学校,继续在家养病吧。”方元目光直视着罗尧的眼睛:“还有你, 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我说的那些话可赶不上你造谣诋毁霍柩的那些话恶毒。你都没给霍柩道歉, 哪来的脸让我给苏琢道歉?”

罗尧听着方元的狡辩, 气的浑身直哆嗦:“我什么时候造谣诋毁霍柩了?他本来就是一个恶毒的人,把苏家害成那样, 难道还不许别人说了?”

“你既然是这么想的, 那我更没必要给苏琢赔礼道歉了。我也只是把你们做的丑事说出来罢了。”方元理直气壮地反驳罗尧。

罗尧没想到方元竟然这么难缠, 气的破口大骂:“你可真是恶毒。我看你就是嫉妒苏琢,故意跟他过不去。”

“所以苏琢也是嫉妒霍柩, 才会放任身边的人跟疯狗似的到处诋毁他?”方元反问。不就是车轱辘话么。他也会说。

罗尧:“……”

语文老师踩着上课铃声进了教室。瞧见对峙的罗尧和方元,皱了皱眉:“都上课了, 为什么还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罗尧, 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

罗尧愤愤不平的瞪了方元一眼,这才不甘不愿的回到座位上。

语文老师把教材和教案放到讲台上,朗声说道:“上课!”

全班同学起立问好。苏琢也跟着摇摇欲坠的站起来,他满头是汗,汗水濡湿了额前的头发, 双唇紧抿,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昏倒。

语文老师吓了一大跳,关切的问道:“苏琢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请假去医院看看?”

苏琢闻言摇了摇头,刚想说话,眼圈忽然红了。他哽咽着说道:“老师,我没事。”

可苏琢的表现却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模样。语文老师担忧的皱紧了眉头。苏琢的情况她也清楚。虽说骨髓移植手术做的非常成功,苏琢也痊愈了。可他的身体素质跟健康的孩子不一样。语文老师也担心苏琢的病情出现反复,他们学校没法跟学生家属交代。

“实在难受,你可以请假回家。你家里电话是多少,我给你家长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你吧?”语文老师说道。

“我真的没事。”苏琢摇摇头,身形却经受不住般往旁边一栽,被寒凛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把人强行摁到椅子上。

罗尧见状,实在忍不住了,一脸气愤的指着方元说道:“老师,苏琢是被方元气成这样的。方元知道苏琢身体不好,还故意用话激怒他。刚刚苏琢都气昏过去了。是我们把人送去校医室的。”

方元立刻说道:“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听不惯苏琢的家人天天在学校诋毁霍柩,想让苏琢劝劝他的家人和保姆,说话别那么难听。”

语文老师皱了皱眉。苏琢的家人天天中午来给苏琢送病号饭,当着其他学生的面毫无顾忌的咒骂霍柩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却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

语文老师有心说两句,看着苏琢的模样,却也不好多说。

罗尧却不依不饶的说道:“才不是呢!方元就是嫉妒苏琢,故意气他。”

“行了!”语文老师打断罗尧的话,冲着语文课代表说道:“你先带着全班同学背诵课文。我出去一趟。”

语文老师走到教室外面,给苏家打了一通电话。只说苏琢的情况不太好,希望家里来人,把孩子送到医院检查一下。

电话是赵妈接的。听到老师的话,吓得脸都白了。挂断电话后立刻就给白家去了电话,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亲自到学校接人。得知苏琢是因为跟同学起了口角被气成这样,又把方元一顿骂。还嚷嚷着要见方元的家长。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

一班的班主任被吵的头都快炸了。忍不住抱怨道:“你们是做家长的,又是长辈,应该在孩子面前起到表率作用。要知道言传身教是很重要的。”

如果不是白月玲跟赵妈天天在同学面前咒骂霍柩,方元也不会仗义执言。

霍柩进博萃半年多,不提他花了五百万建立助学基金的事情,只说霍柩这半年多的表现,一向勤奋刻苦,友爱同学,全校师生都看在眼里。况且霍柩的身世那么惨,大家都很同情他。自然就更加看不惯白月玲和赵妈趾高气扬的模样。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还想追究方元的过错。没想到苏琢的班主任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说马老师,做人可不能这样偏心。方元和霍柩是你的学生,我们家小琢也是你的学生吧?不能因为我们家小琢性格单纯,没有霍柩那么会讨人欢心,您就这么拉偏架。”

马老师被白家老太太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指责,也气笑了:“您也说了他们都是我的学生,我当然没必要偏着哪一个向着哪一个。依我看,学生都是好学生。不过当家长的就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没有起到言传身教的作用。”

在马老师看来,这件事追根究底还是当家长的不对:“我记得苏琢的病能好,还是因为霍柩给他捐献了骨髓。就冲这件事,霍柩这孩子对苏琢也算有恩吧。你们作为苏琢的家长,不念着霍柩的好处,反而恩将仇报,天天在同学面前造谣诋毁霍柩的为人。”

马老师也很纳闷:“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闻言大怒:“马老师,话可不能这么说。霍柩是给我们家苏琢捐献骨髓了,可我们也没亏待过他。要不是苏琢他爸爸把苏琢接回苏家,这孩子还不知道在哪个街头流浪呢。”

马老师摇摇头:“这话不能这么说。霍柩的亲生母亲是陆嫚臻女士。霍柩还没成年,陆女士对他有抚养义务,如果陆女士拒绝抚养霍柩的话,霍柩是可以告他的。”

陆嫚臻又是苏氏集团董事长的配偶。如果陆嫚臻因为拒绝抚养亲生儿子被霍柩起诉到法院,苏家的名声只会比现在更臭。

白月玲立刻说道:“马老师也说了,霍柩只是陆嫚臻的儿子,又不是我姐夫的儿子。如果不是我姐夫心地善良,霍柩一个烂酒鬼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有现在这么好的生活条件?”

马老师笑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霍柩在入读博萃之前,曾以图灵集团董事长第五陵的名义,在学校内部建立了一个助学基金,一共五百万,都是霍柩自己出的钱。”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脸色一变。

博萃的老师办公室是以年级分类的。每个年级的老师都有一个总的办公室,各班的班主任和各科老师都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所以马老师跟白家母女的对话,其他老师也都听的一清二楚。

年纪大的老师们见多识广涵养颇深,倒是没什么反应。几个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实习老师挤眉弄眼的直撇嘴。显然都很鄙夷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的行事作风。

办公室里陷入一片尴尬的沉默。只听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由远而近,直到白家母女跟一班班主任嘴了一轮,才得到消息姗姗来迟的陆嫚臻一阵风似的飘进办公室,一脸急切的问道:“马老师您好,我是苏琢的母亲。请问苏琢到底怎么样了?他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晕倒?”

被马老师一番话呛得无话可说的白家母女顿时来劲了。白月玲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你这个当妈的还真是上心。我跟老太太都来了这么久了,你才得到信儿。果然是后妈。平时嘘寒问暖,事到临头不见人。”

陆嫚臻被呛得脸一阵白一阵红的,连忙解释道:“我正在上班,听了赵妈的电话,立刻赶过来了。”

说完,也不想听白月玲的废话,继续问马老师:“请问苏琢他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在学校上课,为什么会昏倒。”

白月玲立刻说道:“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好儿子。都是被你的亲儿子气的。”

陆嫚臻听的满头雾水。一脸关切的看向马老师。

马老师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围看热闹的其他老师都受不了白月玲这样颠倒黑白的指责,纷纷说道:“这件事跟霍柩有什么关系?我看你们真是没地方赖了。”

“霍柩可真是倒霉,碰上这么一家子。”

“不能因为你们家有钱,就这么欺负一个孩子吧?”

“我看这件事跟那个叫方元的学生也没关系。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天天在同学面前辱骂霍柩,人家小同学会因为看不惯你们的做法,去跟苏琢提意见吗?”

“都是当长辈的人了。加起来也得有一百岁,天天造谣辱骂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亏你们还有脸来学校兴师问罪。”

“也难怪苏琢会气昏过去了。我看那个孩子脸皮也挺薄的。如果是我被同事这样说,我也受不了。”

听到几位实习老师七嘴八舌的议论,陆嫚臻终于明白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七零之宫女穿成小知青》

宫女绣枝因触怒贵人被杖毙。

死后投胎,竟然托生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苏绣枝。按照书中设定,她下乡没两年就因为吃不了插队的苦,嫁给大队长的小儿子褚云山。后来高考恢复,她在夫家的全力支持下考上大学,又嫌弃老公是乡下人没文化,抛夫弃子另寻爱情。最后却落得个人财两空,孤独终老的下场。

一觉醒来,苏绣枝可不管什么炮灰不炮灰,她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这里众生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再没有人能一句话就把她拖出去杖毙。

苏绣枝觉得这是最好的时代,她要好好活出个人样来!

21年10月29日文案存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