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53章 第 53 章


第五十三章

陆嫚臻没有想到,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居然会这么蠢。当着苏琢同学的面诋毁霍柩,无异于是让所有人看出白家人没有气度,连一个对她们家有恩的小孩子都容不下。

这也侧面印证了陆嫚臻在苏家的日子有多难过。

当着一班班主任的面儿, 陆嫚臻叹了一口气, 歉然说道:“霍柩这个孩子,是我这个当妈的对不住他。我没教好他。”

马老师忍不住说道:“我觉得霍柩这个孩子挺好的。班里同学都很喜欢他。”

陆嫚臻闻言,又叹了一口气。不欲多说。她今天过来,只想弄明白苏琢昏倒的事情, 顺便把人送去医院做检查。

马老师见陆嫚臻对继子苏琢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霍柩却连问都不问一句,想说什么, 又不好多嘴。只能跟着叹了一口气, 给苏琢批了假条。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虽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方元和霍柩, 却也不甘心被陆嫚臻比下去。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苏琢离开。

去医院的路上,三个女人不停安慰苏琢。苏琢默默哭泣, 小声说道:“从今以后, 你们再也别说霍柩的坏话了。他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在同学面前那样说他, 让我情何以堪。”

白家老太太和白月玲心疼坏了。一边给苏琢擦眼泪,一边说道:“不说就不说了。不就是个没教养的野种, 我们都懒得说他。不过这个小杂种的心机也够深的,居然联合你们班的同学这样挤兑你。”

苏琢默默垂泪没有说话。忽然又想起今天差点晕倒时, 同桌寒凛扶他的那一下。少年的臂膀强健有力, 胸膛温热。苏琢情不自禁的脸上一红,小声问道:“下个礼拜是我同桌寒凛他祖母的七十大寿。爸爸认识寒家人吗?”

“当然认识。”白月玲笑着开口:“寒氏集团可是咱们省的龙头企业。跟苏氏集团也有不少的业务往来。你可能不记得了,你小的时候,寒家老太太还抱过你呢。”

“是吗?”苏琢闻言一脸欣喜,旋即又疑惑的问道:“可是后来两家怎么没往来了呢?”

至少在苏琢的印象中, 寒家跟苏家并没有什么人情往来。

白家母女闻言一愣。支支吾吾的说道:“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用管。”

又笑道:“不过既然知道寒家老太太下个周末要过七十大寿,我们还是要去拜访一下的。”

苏琢眼睛一亮:“我也想去。”

白月玲笑道:“当然会带你去……”

次日一早,寒凛也非常郑重的把两封邀请函交给霍柩和方元。身为一名半路插班的转学生,寒凛在博萃的朋友并不算多。到目前为止甚至连班里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之所以会跟霍柩和方元走得近,完全是两人经常投喂的功劳。

所以这一次祖母过七十大寿,寒凛也只邀请了方元和霍柩去家里。名义上是给老人家拜寿,实则是给方家和霍家一个结识人脉的机会。同样也是向外界传递出一个信号,证明方元和霍柩是他寒凛认可的小伙伴。

对于早就跟苏白两家撕破脸的霍柩来说,寒凛抛过来的橄榄枝意义不大;但是对于时刻担心着自家会不会遭到苏白两家报复的方元来说,这份友谊来的非常及时。

午休吃饭的时候,方元忍不住拉着霍柩小声感慨:“没想到寒凛那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倒是很热心。”

霍柩微微一笑。他现在就是好奇剧情崩成这样,原著光环还怎么自圆其说。

抱着这样的期待,霍柩和第五陵在周末上午到了寒家在本市的别墅。

身为一条当之无愧的过江猛龙,寒家老太太的七十寿诞准备的非常隆重。当天宾客络绎不绝,都是财经报道和新闻媒体上经常出现的熟面孔。

寒凛作为寒家这一辈最器重的继承人,和他的父亲母亲站在别墅外面接待客人。瞧见霍柩和第五陵一起过来,寒凛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

霍柩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高冷同学内心正在八卦。

“贺寒老夫人七十大寿。”第五陵伸手握住主人的手,客气的说道。

“多谢第五先生百忙之中拨冗前来。”寒董事长也非常客气。他跟第五陵说了几句场面话,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霍柩的身上。

“我听寒凛说起过你。”寒董事长笑着寒暄道:“我们家寒凛不爱说话,在博萃读了这么久的书,也没交下几个朋友。能从他的口中听到你和方元的名字,我这个做爸爸的都很惊讶。”

“多谢你在学校照顾寒凛。”

霍柩笑道:“都是相互照顾。寒凛也帮了我不少忙。”

寒董事长哈哈大笑:“都是同学嘛!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

因为前来的客人太多,第五陵和霍柩并没有在门口耽搁多久,便被寒凛引着进入别墅区见老寿星。

寒老夫人是个面容慈祥,气度雍容的老人家。华发雪肤。笑起来连眼角的皱纹都很好看。她笑眯眯的跟前来贺寿的客人们闲聊。看到霍柩时神色越发惊喜了。

“我们阿凛的眼光就是好。认识的朋友都是这样的帅小伙。”寒老夫人笑眯眯的称赞霍柩。

正说着话,苏家和白家的人也带着苏琢过来贺寿。

毕竟是上流人士扎堆的寿宴,向来对霍柩疾言厉色的白家母女收敛许多。至少能做到对霍柩视而不见了。

霍柩也不想在寒老夫人的寿宴上横生枝节。站在寒老夫人的旁边不怎么说话。

苏琢看了一眼被寒老夫人握着手不放的霍柩,笑着打招呼:“寒奶奶您好,我是苏琢,寒凛的同桌。”

寒老夫人笑眯眯寒暄:“好俊俏的孩子。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不像我那个孙子,成天冷着脸,好像谁欠了他五百万似的。”

寒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老夫人得意的勾了勾嘴角,顺着寒老夫人的话说道:“要说我们家小琢,不是我自夸,我就没见过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他自幼体弱多病,出生没多久亲妈就去世了。几乎是被药汁子泡大的。我们心疼他小小年纪就得了病,都宠着他。要是一般的孩子,只怕早在家里长辈的溺爱下变得横行霸道的。难得他永远这么贴心,说起话来都和声细语的,还经常宽慰我们。”

寒老夫人就笑了笑,称赞道:“那是你有福气。”

白老夫人的神色越发得意。说起话来就更加的滔滔不绝。

方元跟父母过来拜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方元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上前给寒老夫人拜寿。这个时候有服务员过来换点心。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寒凛冲着方元笑了笑,语气略带献宝的说道:“这一道四喜风糕做的很好吃。待会儿你也尝尝。”

方元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白月玲忽然笑吟吟的问道:“寒凛,你这句话可是厚此薄彼了。大家都是同学,你怎么也不请我们家小琢还有霍柩尝尝?”

说完,白月玲又冲着霍柩一笑,意味深长的问道:“你说是吧?”

苏琢闻言一惊,下意识的看向小姨。

霍柩也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白月玲哪来的同仇敌忾,还非得拉着他一起。

寒凛解释道:“霍柩厨艺精湛,还精通仿膳,他一定会做四喜风糕,我当然不会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吃货的友谊一向简单纯粹。寒凛就是觉得方元可能没吃过这道点心,恰好服务员过来换点心,所以才出声邀请方元。他根本没想太多。

寒老夫人看了白月玲一眼,笑着说道:“大家一起吃。都尝尝这沪城的糕点,跟咱们的苏式点心吃起来有什么不同。”

一时间氛围热络起来。大家都开始吃点心。

苏世渊和陆嫚臻对视一眼。苏世渊冲着霍柩笑道:“好久不见,不知道你最近可好?”

苏世渊一开口,在座的宾客们顿时支棱起耳朵准备听八卦。

霍柩留意到席上的氛围,淡淡说道:“还好。”

陆嫚臻也笑着说道:“如果在外面住着不习惯,可以搬回苏家来。苏家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

霍柩但笑不语。

席上宾客窃窃私语。

寒凛原本还有些担心,生怕霍柩跟苏家的人会在他祖母的寿宴上吵起来。见双方都很克制,不觉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冲着霍柩笑道:“早就听闻霍同学的厨艺精湛。我们电视台正准备做一档美食节目,需要请几个年轻俊美的厨师跟明星嘉宾一起做菜。不知道霍同学有没有兴趣?”

苏世渊听到这话,脸色一变。

霍柩也有些愕然。他记得原著里面,是男主角苏琢受邀去参加美食综艺并在节目播出后一炮而红,连带着苏园也水涨创高。成了全国最热门的旅游打卡胜地。并在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后,跟一品楼争夺淮扬菜博物馆合作方的资格。

没想到剧情兜兜转转,竟然提前了好几年。并且连上节目的嘉宾都由苏琢换成他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