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顾瑾沈青松 > 第1945章 要嫁妆

第1945章 要嫁妆


岳红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也听明白了,恨阿梅如此狠心,竟然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

“涵涵。”岳红运喝了一声。

“妈。”

“把村干部找来,今天这事关系到跃清的名声,不能那么善了了。”岳红运冷眼瞧着阿梅。

“是,我这就去找村干部。”杜昕菡应了一声,转身便往外跑。

“杜昕菡。”阿梅慌忙跑过去,一把抓住杜昕菡,对着岳红运讨好笑道,“弟妹,自己家的事,麻烦人家村干部干什么。”

“自己家的事?”岳红运扫了刘瘸子一眼,“这是咱们自己家的人吗?大哥和根水不在家,咱们也不能让外人欺负了。”

阿梅急的满头是汗,说话从来没这么低三下四过,“弟妹,这事是嫂子糊涂,咱别声张了好不好?”

岳红运怒道,“嫂子,你这是承认了?”

挤在门口的村民怒视阿梅,气愤填膺,

“真是狠心的恶妇,这么对待继女。”

“以前虐\/待跃清也就算了,现在跃清都要结婚了还干这么不是人的事,简直丧天良啊。”

“这种人就该离婚,赶出家门去,娶妻不贤祸害三代啊。”

杜跃清一直没说话,此时眼泪一串串掉下来,顺着苍白清瘦的脸颊滑下,看上去说不出的柔弱,惹人怜惜。

众人被她触动,越发激愤,甚至有女人上前去扇打阿梅。

阿梅边躲边为自己解释,“我也是好心,那沈敬是个外来户,而且家里穷的叮当响,我还不是想跃清嫁个富裕点的人家。”

岳红运怒喝道,“大嫂,到了现在你还狡辩,你要真为了跃清好,能私下收人家五千块钱?还半夜引个男人上门毁了跃清,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岳红运这一喊,村里人顿时全部挤进屋子里来,揪着阿梅和刘瘸子要去见村干部,由村干部做主送官。

刘瘸子吓的躲到桌子下面不出来,阿梅拼命的挣扎求饶,哭嚎,

“我错了,别带我去送警察局。”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

屋子里挤满了人,杜奶奶和杜雅丽吓的直接躲到其他房间去了,杜牛牛也躲在门后边不敢出声。

只有杜雅宁拦在阿梅面前,哀声求情,“各位大伯婶子们,有话好好说,我妈要是送警察局了,我和二姐也活不了,求各位手下留情。”

阿梅披头散发,脸上被挠的一道一道的血痕,扑通跪在地上,抬手打自己的脸,“是我糊涂,不该被人蛊惑,不该收钱,我错了,真的错了。”

众人见阿梅这般模样,渐渐停了下来,依旧为杜跃清打抱不平,“饶不饶你是跃清说了算。”

“对,跃清说饶了你,咱们就放了你。”

“跃清,你来说。”

杜跃清被推上前,阿梅立刻往前爬了几步,抓着杜跃清的衣角哭的涕泪横流,“跃清,您对不起你,您知错了,你饶了您吧,千万别把您送去送警察局。”

“您求你了。”

杜雅宁搀扶着阿梅,见阿梅这般惨样,暗暗咬牙,眼中满是阴毒,杜跃清这个贱\/人,真应该早一点就打死她,也不会出今日的事。

她心里虽恨,面上却是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跟着阿梅跪在地上,“大姐,是妈糊涂,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你放过妈吧,你要是不愿意,妹妹给你磕头了。”

“跃清,妈真的错了,妈来到杜家没功劳也有苦劳,你要是送我去送警察局了,对你的名声也没什么好处啊。”阿梅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

“大姐,就算是看在爸的份上,你别带妈去送警察局了。”

阿梅和杜雅宁一起围着杜跃清求情,声情并茂,把委屈痛悔的样子做了个十足。

杜跃清似左右为难,抬头“怯怯”看向岳红运。

岳红运深吸了口气,也渐渐冷静下来,知道跃清和杜雅宁都要结婚了,如果这个时候送阿梅去送警察局,两人的姻缘怕都要毁了。

“跃清,二婶知道你从小就受了很多委屈,妈没了,爸不疼,好端端的未婚夫也被人抢了,谁都知道你受的苦。

今天大家伙都在,你说个话,只要你心里过不去,咱们就去警察局,那些虚伪的求情你不用考虑。”岳红运将阿梅的嘴脸看的一清二楚。

邻家婶子伯伯的纷纷响应,“对,跃清你说了算。”

“这么多年你受的苦咱们都知道,都可以去警察局给你作证。”

“跃清,你啥都不用怕。”

杜跃清眼中含泪,对着岳红运和为她叫不平的乡亲\/们鞠了一躬,哽声道,“各位大伯大妈叔叔婶子们,你们对跃清的好,我感激不尽。

我想了想,这件事我后妈做的不对,我心里有怨,有恨,可是我妹妹还有十天就要结婚了,她和孙家的孙胜利两情相悦,好不容易在一起,要是因为这件事毁了这事儿,我心里也不安啊。”

“我没有妈,是我命苦,怨不得别人,您无论做了什么,她都是长辈,我不能去告她,否则我们这个家就没了,我爸还在外面,我不能让他没了家。”

说到这,杜跃清已经是泪水连连,周围邻居更是一片动容的哭泣声,

“这孩子太懂事了。姻缘都被抢了,还要成全妹妹,还想着爸,真是太不容易了。”

“杜金水家的人和跃清比起来简直是猪狗不如。”

“可怜的孩子。”

……

杜雅宁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杜跃清每句话都在为他们求情,却每个字都将他们推向火坑,她怎么看都怎么觉得杜跃清的可怜是装出来的。

她平时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现在怎么觉得杜跃清才是伪装的高手。

“好孩子。”岳红运揽住杜跃清的肩膀,擦了眼泪道,“咱们听你的,不去警察局,但今天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不能这么算了。”邻居王大伯高声喊道。

阿梅忙道,“我今后一定好好对待跃清,跃清是大女儿,我做主等她出嫁的时候,将我们家二十亩田的收入给她做嫁妆,还有,结婚时,杜雅宁有什么嫁妆,跃清就有什么嫁妆。”

“妈。”杜雅宁脱口低呼一声。

“你做的了杜家的主?”岳红运问道。

“做的了,做的了。”

“口说无凭,请村干部过来,你把合同当面转给跃清,写下收据。”岳红运道了一声,转头道,“谁帮我去请一下村干部。”

“我去。”一村民应了一声,很快跑了出去。

众人也不散,便在杜家院子里等着。

小牛村的村干部姓刘,和刘瘸子还是本家,住在不远的地方,不一会变被人请了来。

问清楚事情缘由,村干部也不含糊,写了字据,让阿梅签字。

“妈。”杜雅宁握住阿梅的手臂,心有不甘。

阿梅却知道今天不舍这二十亩田的收入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了,一狠心,把字签了。

村干部把字据交给杜跃清,心里可怜这孩子,温和道,“这东西你收好了,村里人都给你作证,以后有人再为难你,尽管来找大伯。”

杜跃清将东西收好,郑重道谢,“多谢村干部伯伯,多谢各位父老乡亲。”

村干部冷眼看向还藏在桌子底下的刘瘸子,喝道,“刘瘸子。看在你爸妈老实本分的份上,今天我就饶了你,以后再敢为非作歹,我第一个送你去送警察局,把你赶出小牛村。”

刘瘸子跪地求饶,“不敢,再不敢了。”

村干部点了点头,招呼众人,“事情解决了,大伙也都散了吧,回家睡觉去。”

杜跃清再次向众人道谢,左右邻居安抚交代了几声,拿着自家的东西,纷纷散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