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第85章 第 85 章

第85章 第 85 章


那神秘的黑衣人并没有让众人等的太久, 就在当夜,他如期而至。

楚婈与他交过手,清楚他的实力, 若论单打独斗几乎无人是他的对手, 所以府内早早便做好了准备。

能群殴的,又何必单挑呢。

是以,黑衣人脚刚沾地,外殿便亮起火把。

傅珩楚婈并肩而立,未堂离桑花鸢等人成圆形将黑衣人围在中间。

黑衣人似是没料到会是这个场面, 当下楞了片刻才阴笑了声, “这是在等我?”

他的的视线一一扫过,在未堂的面上稍作停留。

未堂的眼神也在那一瞬变的很是复杂。

那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 却又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楚婈将未堂的神色收入眼底,心里已是明了。

她转头看向黑衣人,目光清冷, 声音淡漠, “贺若雪颂?”

虽是问句, 语气却是笃定。

黑衣人身形一怔,朝楚婈看去。

似是没想到他的身份会被楚婈叫破。

见黑衣人的神色,众人心里也都了然。

他竟当真是那位被族长捡回去的养子。

“是你说的?”黑衣人再次看向未堂,那些陈年旧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恰未堂便是知情者之一。

如此,也算是承认了他的身份。

楚婈虽然已经猜到, 但听他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脸色还是沉了几分。

不待未堂开口,楚婈便捏紧手中的剑,沉声道, “当年,贺若族拥有藏宝图可是你泄露给天子的?”

她无心与他过多周旋,只想知道当年的一切是否是他谋划。

贺若雪颂倒也承认的爽快。

他笑了几声,扯下面巾,露出那张俊美无双的容颜,“不愧是师兄的血脉,倒也不算笨。”

“你猜的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若要报仇我随时奉陪,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楚婈眼神一暗,剑锋一转朝贺若雪颂攻去。

她性子向来沉稳,可一想到眼前这人是那一场悲剧的罪魁祸首,她便无法忍耐。

她只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婈儿!”

傅珩想也没想便抽过一旁侍卫的剑跟着迎了上去。

他记得婈儿说过那夜遇见的便是这人,还因此受了重伤,他自不放心婈儿一人迎战。

贺若雪颂避开两人的进攻,阴暗的眸子里盛着不屑的笑容,“怎么,要以多欺少?”

楚婈傅珩却是连只字片语都不愿与他多说,手上的攻势越发凌厉,招招致命。

贺若雪颂再是武功高强,也难敌这二人联手,不久,便隐约落了下风。

而在场的其他人,看着这场高手对决,皆是心惊不已。

虽然昨夜他们已见过傅珩楚婈二人动手,但因那些刺客皆是云宋儿郎,便手下留情未尽全力。

远没有眼下这般骇人。

傅珩乃云宋战神,早已闻名天下,然当亲眼见着却更让人震撼。

可最让他们震惊的却是楚婈。

平素分外柔软的女子,武力却甚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未堂的眼里有激动的光芒,他从没想到,少主的武功已至这般出神入化,与雪央少主竟已不相上下。

只他不知,楚婈那一身雄厚的内力,本就源于贺若雪央。

几人想要帮忙的心思歇了下来。

这二人联手,可谓天下难逢敌手。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贺若雪颂身上已添了好几道伤口,楚婈眼里的怒火也逐渐消退。

傅珩见差不多了,一剑击退贺若雪颂后,停止了进攻。

“你不是我们的对手。”

随着傅珩出声,楚婈也停了下来。

她知道刚刚是她太过冲动,哪怕今夜杀了贺若雪颂,也解决不了眼前的困局。

想要破局,关键还在于贺若雪颂。

贺若雪颂用拇指擦去唇角的血迹,眼神阴狠至极,“那又如何,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从他看见未堂开始,他便明白今夜是中了圈套。

想要从楚婈身上拿到藏宝图,几乎没有可能。

“若本王所料不错,你今夜来,是想要藏宝图?”相比贺若雪颂的恼怒,傅珩要淡然的多。

贺若雪颂盯着傅珩,并未作答。

而是等着傅珩接下来的话。

“你已不属于贺若族,藏宝图与你无半点干系。”傅珩冷声道。

贺若雪颂眼神一紧,猛地看向楚婈,“所以,藏宝图果然在你手中。”

楚婈挪开目光,不耐去看他。

而她的沉默,显然已是给出了答案。

贺若雪颂眼里闪过一丝激动,和势在必得的坚定,“看来,我没有白费这些功夫。”

只要确保藏宝图在她手中,他便一定能找机会夺来。

然傅珩下一句话却直接断了他的念想,“明日早朝,婈儿便会将藏宝图交于天子,你若想要,自可明日去夺,至于你们最后谁能成为它的主人,便不是我们所关心的。”

贺若雪颂眉头一皱,似是不敢相信的看向楚婈,“你要将藏宝图交给朝廷?”

楚婈轻垂眼眸,不置可否。

然她的态度却激怒了贺若雪颂。

“你父亲当年宁死也不愿交出藏宝图,你倒好,竟要如此轻易的将它交给朝廷,你对得起你的父亲么!”

楚婈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但很快又被她隐藏,“你不配提起爹爹。”

若不是他,爹爹娘亲何止于惨死崖底。

如今竟还有脸指责于她!

“你是为了这个男人才愿意将藏宝图交给朝廷吧。”贺若雪颂看了眼傅珩,眼里尽是轻蔑,“我是不配,但你也不配做贺若族的少主,哼,贺若雪央的血脉,不过如此!”

楚婈不耐与他纠缠,转过脸不再看他。

多看他一眼,她都怕控制不住心头的恨意,将他杀之而后快!

“你若今夜不想离开,本王便如你所愿。”傅珩沉下脸,抬起手中剑直指贺若雪颂。

贺若雪颂自知打不过,狠狠瞪了眼楚婈后,终是不甘的离开了。

明日交给朝廷,哼,他倒要看看朝中谁能从他面前拿到藏宝图!

贺若雪颂走后,众人沉默了良久。

傅珩走近楚婈,将她手中的剑取下,交给一旁的花鸢。

“婈儿放心,明日便是他的死期。”

楚婈闭上眼,轻轻点了点头。

而其他人却面带诧异的看着二人,最后还是未堂先开口,“少主,你真要将藏宝图交给朝廷?”

离桑花鸢却面面相觑。

少主不是不知道藏宝图的下落么?

楚婈睁眼看向略显焦急的未堂。

她知道藏宝图于贺若族的重要性,可是

“我并不知藏宝图在何处。”

爹爹从未交给她什么藏宝图,她也从未见过。

未堂闻言更是诧异,“那少主刚刚?”

楚婈勾唇,“不如此,又怎能让当年的惨案真相大白。”

众人皆是一愣,不明所以。

傅珩看向楚婈,二人视线相对,默契一笑。

“婈儿与本王当真是心有灵犀。”

其他人见此皆是一脸茫然,片刻后才听傅珩缓声解惑,“明日早朝,他必会去抢夺藏宝图,介时便是最好的时机让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出当年的真相。”

“可是,我们并没有藏宝图啊。”花鸢似懂非懂的皱眉道。

“我们说没有,谁信呢。”傅珩轻笑,“朝廷不信,贺若雪颂也不信。”

“既然他们都觉得藏宝图在婈儿手中,那我们便以藏宝图为饵,钓出当年的真相。”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刚,他二人都在演戏。

“你们何时商量的计策。”离桑挑眉,“怎也不同我们透露透露,就不怕我们坏了你们的计划。”

傅珩唇角的笑意增大,语气颇有几分自得,“谁说我与婈儿商量过,这个计划本王也是在贺若雪颂来前才想到的。”

众人一愣,刚刚二人默契的配合可不像是没有商量过的。

“本王与婈儿心有灵犀,怎么,羡慕么。”傅珩揽着楚婈的腰,很是骄傲的笑道。

众人,“”

楚婈嗔了他一眼,却没有推开他,而是顺着他的话道,“既然有此计划,为何刚开始不阻止我杀他。”

“那不是得让婈儿先出出气么。”傅珩轻飘飘的道。

楚婈闻言心中似是淌过一阵热流,暖道了心坎里。

众人极有默契的偏过头。

啧啧啧,真酸!

“行了,既然王爷已经有了主意,我便先回府了,免得沅儿担忧。”离桑懒得看二人腻腻歪歪,撂下一句话便欲离开王府,却被傅珩唤住。

“明日还要请诸位相助,离公子可否留步,一同商议明日的计划。”

离桑,“”

他对上傅珩似笑非笑的双眼,气不打一处来。

他倒是能与少主恩恩爱爱,自己可好几天没有碰过沅儿了!

感受到未堂的视线,离桑叹了口气,认命的前往大殿,“行,商议吧!”

看来,今夜又见不着沅儿了。

夜色渐深,众人商议结束时天边已见了鱼白。

离早朝将近。

众人皆知今日有一场硬仗要打,便就着椅子浅寐片刻养精蓄锐。

而此时王府的屋顶上,却坐着一个人。

发丝染了露气,似是在此地坐了许久。

直到天色快要大亮,殿中众人纷纷起身时,他才离开。

“他走了。”

未堂立在殿中,看着那处屋顶轻声道了句。

傅珩抬了抬眼眸,面色不显。

从他来时他们便察觉了,是他示意他们只当不知便是。

昨夜他们的谈话,想必他也都听见了。

就是不知,他会在今日作何选择。

原青峦已给宫中去信,言今日早朝,摄政王携摄政王妃入朝交出藏宝图。

宫中自是应允了,是以,待众人出府时,禁卫军未加阻拦,反而是一路跟着他们进了宫。

除了原青峦与花鸢,其余人都是着了王府侍从或是丫头的衣裳随行,若表明身份,必会惹来天子猜疑和防备,于今日计划无益。

花鸢的短刃被扣下了,月还的鞭子也被搜了去。

就连风来的伤药也都没能幸免。

天子明显是在防着他们。

亦或者,是没有打算放他们活着出来。

众人对此却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们就算手无寸铁,照眼下的情况,天子也留不住他们!

况且,他们今日可不全然是去打架的。

他们是去同天子讲道理的。

如果讲不通,那便换个能听得懂人话的天子!

傅珩楚婈携众人入朝堂时,文武百官已候多时。

天子皇后稳坐高位,太子忠王与其他王爷,也都一个不落,连京城最大的纨绔太孙也破天荒的站在了队伍中。

傅珩唇角一弯,来的倒是齐全。

其实除了傅珩楚婈外,天子是不愿意让其他人入殿的,只是傅珩执意要带侍从,否则便不交藏宝图,天子只得退让。

况且,宫中禁卫森严,不过几个侍从,天子并没有放在眼里。

不过是多几个来送死的罢了。

傅珩楚婈并肩而立,并未对天子行跪拜之礼。

这一举动自然惹来天子不快。

李谌玉便也不介意落井下石,“摄政王好大的威风,见了天子竟也不跪。”

傅珩淡淡瞥了他一眼。

似是并未将他放在眼里。

李谌玉被这般轻视,脸色气的铁青。

他猜的果然不错,傅珩从来都未对他这个储君有过半点敬重!

的确,傅珩从未看得上李谌玉。

以往不过是因他储君的身份,对他有所期望,也希望能点醒他。

可烂泥扶不上墙!

年初,为了挣功勋堵住悠悠众口,李谌玉带兵前往边关止乱。

短短两月,凯旋而归,云宋上下皆知,太子以计谋打赢了那场仗,配得上储君之位,却不知,那场战争不过是表面光鲜,实则牺牲了近万人性命!

原本是没有必要做出这般大的牺牲,一切不过是李谌玉急功心切,将云宋儿郎的性命当成了踏脚石!

“摄政王果然是有谋反之心!”李谌玉气不过,直接给傅珩按上了谋反的罪名。

傅珩这才正眼瞧了他,“太子殿下是希望本王谋反?”

“那这藏宝图,本王还有必要交么?”

“太子!”天子听得藏宝图,终于开了口训斥李谌玉,“休要胡言!”

就算傅珩不能留,也得先将藏宝图拿到手里才是,太子还是沉不住气。

受制于人,李谌玉重重甩下袖子,不再吭声。

待拿到藏宝图,他定要傅珩出不了宫!

“皇上曾言,只要交出藏宝图,便可任本王带婈儿安然离京,亦赦免沈府幼女的罪责,可还当真?”傅珩看向天子,淡声道。

天子眯起眼,半晌才道,“朕是说过这话。”

那时,他确实未对傅珩起杀心,可眼下,他却留不得他了。

念着老安平王护驾有功,他才给了傅珩权势。

可如今,当年的孤儿长大了,不听话了,想要篡夺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便没有必要再留着他。

“归还藏宝图,交还半块军令,朕留你们一命。”

天子淡淡道。

他早已布置周全,只要一拿到这两样东西,便杀无赦!

他们今日,必不能活着走出皇宫。

傅珩心中又何尝不清楚天子所想。

这一路上他便已观察过,所有出口守卫森严,此刻的殿外更是埋伏了弓箭手,就连锦衣卫都尽数出动了。

天子根本没有想过让他活着离开。

“如此,便多谢皇上。”傅珩说完从怀中取出半块军令,又看向楚婈,“婈儿。”

楚婈垂眸乖顺的取出一块羊皮卷,瞧成色,年份已久远。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块羊皮卷上,这便是惹来无数觊觎的藏宝图么。

天子浑浊的眼里也冒了星光。

他终还是得到它了!

“呈上来!”

天子坐直身子,已有些迫不及待。

近侍连忙上前,欲接过二人手中之物。

然就在那一刻,变故徒生!

不知从哪里窜出一雪衣男子,一掌击杀了两个近侍,伸手便要抢楚婈手中的羊皮卷。

好在傅珩楚婈二人反应快,楚婈快速收回羊皮卷,傅珩亦及时击退了来人,这才没让他得逞。

二人盯着来人,心中大定。

果然,他还是来了!

他若不来,今日这场戏,可唱不下去。

“来者何人,大胆!”李谌玉最先反应过来,朝贺若雪颂大喝一声。

贺若雪颂瞥了眼太子,突而笑道,“太子殿下不识得我,太子妃殿下可与我是老相识了。”

这话一出,满殿皆惊。

这老相识的意思,可大可小。

往小了说,不过认识的久远,往大了说

光瞧来人那张俊美的脸和出尘的气质,便很难不让人多想。

且比起有着温文儒雅的太子殿下,高下立见。

有官员陆续瞧向太子,眼神分外复杂。

这是戴帽子了?

李谌玉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气的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去请太子妃!”

他竟不知,她何时与旁的男子成为了老相识!

贺若雪颂像是丝毫不知自己的话有多么惊人,他旁若无人的看向楚婈,眼神凌厉,“你竟真的要将贺若族的东西交给朝廷!”

文武百官还未从他刚刚的话里缓过来,却又被这话震的惊愕无比。

藏宝图不是朝廷的么,怎么成了贺若族的?

楚婈手指微屈,她正在想如何引他自爆身份,说出旧年真相,他却自己先开了个口子,“此物不是朝廷所有,怎成了贺若族之物?”

楚婈这话可谓是问出了文武百官的心声。

当年那事,朝中老臣皆都知情,他们亦曾怀疑过此事,贺若国师那般出尘不染的人,怎会一朝落了凡尘,不仅与凤凰花女苟且,且还偷了朝廷的藏宝图。

有人深信不疑,但更多的人却觉事情有异,可天子下旨,他们只得装作不知。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加更

就快要大结局了哈感谢在2021-08-17 14:20:38~2021-08-18 17:51: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奈奈耐! 10瓶;烤兔腰子 5瓶;可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