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烛火在黑夜中轻柔跳动,略显昏暗,静谧却也凸显几分安宁。

楚婈懒懒斜坐在脚踏上,将手肘撑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双眼紧闭的人。

这样的美色,合该过目不忘。

半年前的惊鸿一瞥,让她至今记忆犹新,无论从哪一处来看,这都应当是同一个人。

可,他不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么。

此时应当在那个镶着金边的奢华城池里金尊玉贵的养着,怎会落到这山高水远处。

还将自己折腾成这副惨样。

或者,这世上真有如此相像之人?

楚婈换了个姿势继续打量。

毕竟当初只是擦肩而过的一个回眸,她或许不应当完全笃定,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瞧了半晌后,楚婈轻轻一笑。

她的心上人,也该是长这样才成。

不过,若他便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被人欺负成这样,也忒没用了些。

若不是

楚婈直起身子,用食指戳了戳那张脸,缓缓吐出几个字。

“若你不是他,那就别走了。”

她原是没有嫁人的念头,却不愿见娘亲为了她的婚事劳心费神。

与其随意将就,还不如寻个好看的。

至少,瞧着高兴。

临走前,楚婈回身望了眼那张绝美的容颜,似笑非笑道。

“但愿你醒来,不会让我失望。”

如楚婈所愿,傅珩醒来后,果真没有让她失望。

次日,楚婈刚用完早饭,清和便来禀报说,救回来的那位公子醒了。

楚婈怔楞了一瞬,才起身吩咐道。

“别让人去惊扰父亲母亲。”

“是。”

“咦,小姐你去哪里,不去看那位公子?”

“沐浴更衣。”

清和:“”

她在话本子上看到过,去见心上人要以最美的姿态,难不成小姐真对那位公子一见钟情了?

半个时辰后,楚婈带着清和缓缓踏入那间小屋。

守在屋里的伺候的是锦华院的小厮,此时正与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人大眼瞪小眼。

听得外头动静,那小厮才算是回了神,忙迎至屏风处恭敬行礼。

“二小姐。”

天老爷,二小姐这到底是从哪里捡回来的神仙,简直好看的过分了!

就是就是好像不会说话。

果然,完美的人遭上天妒忌啊!

习武之人,耳力非同常人,楚婈还在门外时,傅珩就已经感知到了。

身姿轻盈,脚步细若无声,还有一股女儿家的馨香,应是位碧玉年华的姑娘。

听小厮行完礼,傅珩才抬眸望向屏风处,最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双镶着珍珠的绣花鞋。

淡粉色的裙摆摇曳生姿,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处缀着一块白玉,交叠在腹间的双手,仅有几根白玉指尖露在外头,再然后

傅珩对上了那张不算陌生的容颜。

瞳孔微微一缩,双拳不自觉的紧了紧。

是她。

半年前的红木拱桥上,那片落在他睫毛上的雪花博得了美人一笑。

而今,那美人正缓缓朝他走来。

“公子醒了。”

扑面而来的香风,娇软甜糯的音线,让傅珩有一刻的僵硬。

傅珩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平视前方,微微颔首。

“嗯。”

小厮一愣,原来会说话啊!

那他刚刚嘴皮都快磨破了怎么不见他吭一声

楚婈停在傅珩五步之外,既不显有意疏离,也不觉刻意亲近,乖巧知礼,温婉有度。

接下来,安静了大约有几息,才听傅珩道。

“是姑娘救了我。”

他刚醒来时也迷茫了一瞬,他记得他才刚够到那珠草药,便觉一阵头晕眼花,脚下一软直直顺着坡滚了下去,之后便没了意识。

他检查过,伤口都已经重新上了药,里衣也不是他原本那件,显然是被人精心照料过。

楚婈颔首,轻声道:“我原是从行山寺归家,途中见公子昏迷不醒,便自作主张将公子带了回来,若有唐突之处,还请公子见谅。”

傅珩眉头微拧。

救人性命乃是天大的恩情,又怎会唐突,且她绝口不提如何救他,无非是在告诉他,不需为此欠下人情。

不论是小世子时,还是袭爵安平王后,再到后来被天子册封摄政王,京中都多的人巴不得同他扯上关系,更何况还是救命之恩。

江南姑娘果真与京中贵女不一样。

不仅美,还心善。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可应姑娘一桩心愿,将来亦不敢忘此大恩。”

她不求回报,可他堂堂摄政王,又怎能如此不知礼数。

知恩图报的道理他从几岁起便深有体会。

楚婈垂眸,眨眨眼。

这意思就是可以满足她一个要求,且将来还会庇护她。

庇护就算了,至于要求

“不过举手之劳,公子无需放在心上,此乃洬江府尹后院,公子大可安心休养,待伤好再归家。”

傅珩一愣,他竟是到了洬江。

是了,洬江与昭河交界,他那日怕是刚好落在了分岔路口。

洬江府尹,洬江府尹叫什么来着。

近年地方官员述职都是太子在主理,他也懒得操那心,加上洬江偏远,他还真未见过这一方府尹。

既然未打过照面,想来这府尹也应当不认识他。

他既是诈死,便不宜暴露身份,且洬江与昭河相邻,若昭河有什么消息洬江府尹不可能不知,若是他能留在此处,或许更方便行事。

如此想着,傅珩在抬眸时,眼里多了几分迷茫。

“不瞒姑娘,我似是不记得前尘。”

这话倒是让楚婈一怔。

她原就是有意试探他的身份,却没想到,这人竟然失忆了

几番踌躇,楚婈担忧的开口:“公子,可有觉得哪里不适。”

说完,便带着几分急切的吩咐小厮。

“去将郑大夫请来。”

郑大夫昨日可没说撞着脑袋了啊。

难不成是发烧烧傻了?

小厮领命小跑着去请来了府医。

傅珩坦然的将手腕伸出去,眸子里一片清明。

郑大夫诊完脉后,又开了一副方子交给小厮,才朝楚婈回禀。

“二小姐,这位公子伤处太多,剧烈的疼痛后,可能会造成短暂的混沌。”

楚婈讶然。

所以是真失忆了

“那何时才能记起来。”

郑大夫对此也不能完全确定,只道:“这倒是说不准,有可能几日,也有可能几月,甚至几年。”

楚婈:“”

所以,她该如何确定他是不是摄政王。

“公子,可还记得名姓?”

傅珩瞧她略微有些错愕的神情,颇觉有趣,顿了顿,道。

“好似,隐约是姓原?”

“其他的就没印象了。”

楚婈一滞,姓原。

云宋见过摄政王的人虽不多,但几乎人人都知道摄政王姓傅名珩。

难不成,这世上当真有如此相像之人?

亦或者,半年前就是她误会了,那天在桥上见到的那人,并不是摄政王。

京城第一美人,莫非还有比他更好看的人?

“姑娘,怎么了?”

傅珩眼神微紧,试探道:“姑娘可有认识原姓之人?”

楚婈回神,柔声道。

“并未,只是觉得,好似之前在哪里见过公子。”

傅珩不动声色的嗯了声。

暗道她果然不记得半年前那一次短暂的相遇了。

“我不记得前尘,倒也不知是否曾与姑娘见过。”

楚婈微微颔首,没有在此事上深究。

“不过答应姑娘的必不敢忘,姑娘的要求只要不违反律例,在下都会尽力做到。”

楚婈这次没有立刻开口拒绝。

这人的身份虽因失忆而扑朔迷离,但对她来说,却并不影响她的计划。

他若不是,待他记忆恢复她自有方法将他留下,若是,不知者不怪,他堂堂摄政王总不会同她一个弱女子计较。

傅珩见楚婈这般神态,心里便明了。

“姑娘于在下有大恩,若有所求可尽管开口。”

楚婈闻言飞快瞥了傅珩一眼,又垂首犹豫半晌才似是下定了决心,抬眸看着傅珩。

眼神清澈,无半点贪婪旖旎,但说来的话却让屋里所有人惊住了。

“我本不愿贪公子回报,不过近日却有一事烦心,母亲挂念我的婚事,多有操劳,可奈何奈何几次替我相看的公子都不得我心。”

“倒不是我贪图富贵王权,我对良人所求不多,只看中一点,与我颜色相配即可。”

清和双眼已瞪的溜圆。

她第一次听人把爱美色说的如此清新脱俗。

因太过惊讶,甚至忘了去阻止自家小姐继续胡言乱语。

而傅珩此时却在认真思索,若要寻与她颜色相配的,这世上怕是找不出几个。

“我也曾听过许多才子佳人流传下来的佳话,有些故事很是令人羡慕,比如某位小姐落难,被公子相救因此修成正果,其中有一句话我印象尤其深刻,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清和与那小厮深吸一口气,迟迟不敢落下。

“不如,公子便以身相许可好?”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

“不过,公子生的这般好看,我蒲柳之姿不知能否入公子的眼。”

傅珩僵硬的抬起头看着楚婈。

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生出惊愕无措的情绪。

傅珩自出生后便是尊贵的小世子,顺顺当当二十年,从未欠过人情。

他竟不知,这第一次还恩情,便要将人赔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