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山不就我我就山

山不就我我就山


阿叶再回到客堂时,正见傅珩面无表情指了指一块有脸盆大的圆玉。

“除了这个,其他都要。”

阿叶顿觉腿脚一软,这挑东西的速度怎么更快了!

“原……原公子不若再瞧瞧。”

傅珩回眸:“还有?”

阿叶:“……!”

不,他的意思是,您再瞧瞧还有哪个看不上,再撂点儿,比如那个看起来能买好多个他的金玉坠子。

但这话,他是不敢说的。

“没……没了。”

阿叶强撑起笑脸道。

傅珩嗯了声,看向院外。

挑东西果真有些乐趣,怪不得京中贵女常在东街晃悠。

“叫他们一起进来吧。”

阿叶眼角狂抽:“是。”

合着这还挑上瘾了?

阿叶在心底拼命的祈求,二小姐您赶紧过来啊,这位姑爷可太会花银子了。

然直到最后,阿叶的愿望也没有成真。

所有的老板都乐呵呵的离开了幽归院,傅珩却还有些意犹未尽。

阿叶看出了傅珩那点儿惋惜之意,微微仰头无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世家才养的起这位败家……不,这位姑爷。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如今只盼二小姐不会他怪罪罢。

楚婈刚从褚玉院回来,便见幽归院小厮急急过来。

小厮将阿叶的话原封不动的禀报后,就垂着头颤颤巍巍一言不敢发。

这话着实有些不合规矩,可他也不大清楚到底是怎么了,又怕漏传,只得将原话照搬。

果然,楚婈还没开口,清和先将人训斥了一顿。

小厮急忙跪下请罪,只还没说出个所以然,便见帐房匆匆而来。

楚婈微微皱眉,看了眼清和。

清和颔首,瞪了眼小厮才迎上前道:“张先生。”

府中虽有楚夫人管家,但一般支出都走的帐房。

小笔数目,帐房不必请示主母,可直接给了,但今儿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虽然二小姐已经提前知会他了,但这么大数额张源万万不敢擅自做主,偏夫人今儿一早就去了庄子还未归,他只得过来请示二小姐。

“二小姐。”

张源朝楚婈行礼后,看了眼跪着的下小厮,欲言又止。

清和会意,将下人唤起命其退至一旁。

张源这才将手里的单子递过去,小心翼翼道。

“二小姐,这是幽归院今儿的支出单子。”

楚婈一愣。

“我不是吩咐过,今儿幽归院的不必请示,只管结账便是?”

张源面色有些复杂:“二小姐还是先瞧瞧单子吧。”

楚婈微怔后,示意清和接过来。

清和上前接过单子,快速瞥了眼,而后整个人一顿,双眼蓦地瞪大。

这……

“确定是幽归院的?”

张源忙道:“自然是,几位老板亲自核对的。”

清和这才看向楚婈,眼神及其复杂,神情一言难尽。

楚婈大概猜到了什么,自清和手里接过单子。

但哪怕她已有准备,却还是被上面的数额吓了一跳。

两万三千两!

他是挑了金子做衣裳吗!

楚婈死死捏着单子久久没动。

她看出来了,这人是真没同她客气。

还是他根本,没把钱财放在眼里。

过了好半晌后,楚婈才面无表情的将单子递给张源。

“今后幽归院的开销都从我这里出,今儿的花销等会便送去。”

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她怕楚府养不起。

张源接过单子,想说些什么,但到底没有开口。

他只是个帐房,主家的事还是不要随意插手的好。

“是。”

张源离开后,楚婈便将幽归院的下人也打发走了。

清和瞧了眼那脚步生风的小厮,还生着闷气:“小姐,你瞧他说的那是什么话。”

楚婈边朝寝房走,边道:“他说的也对,你家小姐的嫁妆就要没了。”

“况且这话,多半是阿叶情急之下传过来的。”

清和瘪瘪嘴,斥了声。

“阿叶那张嘴,该要好好罚!”

“不过,小姐,这么大数额真要给么。”

楚婈哼了声:“怎么,我还能说话不算话?”

对美人言而无信,多丢人。

她有几个铺面庄子,是母亲在她十四岁时给她的,说是给她的嫁妆。

这两年都由雁和在打理。

赚的也不算少。

但她暗中培养人需要不少银子,是以每月能落下的现银并不多,两万三千两,她的小金库算是没了一大半。

“那谁知道原公子这般不客气,小姐就是反悔,也是应该的。”

清和心里很是不平,闷声道。

楚婈瞧她一脸不满,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别舍不得了,赶紧去取银子,没得叫人觉得你家小姐还养不起一个姑爷。”

清和瘪瘪嘴,不情不愿的去暗阁里取了银票出来。

看着空了一大半的匣子,清和叹了口气,照这么个养法,小姐的嫁妆早晚得都折进去。

她得给雁和去封信,叫她赶紧再多开几个铺子,多赚点银子给小姐养姑爷。

清和离开后,楚婈就坐在书案前发愣。

两万三千两,她存了快两年啊。

果然,美人都费银子。

罢了,罢了,总归是自己挑的,往后就多去看两眼罢。

楚婈提笔给雁和写了一封信,叫她一应开销都省着点。

最后又加了句,想办法多赚点银子。

不久后,雁和先后收到了两封信,内容几乎都一样,只清和说的要直白些,说是小姐快养不起姑爷了……

雁和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在原地立了许久。

姑爷这么费银子?!

她要找个机会回府瞧瞧,这是个多精贵的人儿!

傅珩对这一切自是毫不知情。

刚开始两日还期待着锦绣阁给他送他亲手挑的衣裳。

可又过了两日,摄政王的兴头就下去了。

自那天后,她再没来幽归院。

还是有事耽搁了?

摄政王左思右想都不得劲儿,幽归院就再次被冻成了冰坨子。

最后实在忍不住,干脆径自出了幽归院。

山不就我我就山,她不来见他,那他,是可以去见她的吧?

嗯,应该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