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绝世丹青

绝世丹青


傅珩出来后是有些后悔的。

后院中有女眷,他不该随意出来走动,且就这么找去她的院子,也很是唐突。

况且,他好像不识路。

立在原地几经踌躇后,傅珩打算打道回府。

才刚要转身,便隐隐听见前院传来一阵脚步声。

人多,且乱,

傅珩一顿,楚府今日有客人。

恰此时,阿叶寻了过来。

他只是去端了个午饭,回来却发现院里头金贵的准姑爷不见了,吓得他赶紧放下饭菜就出来寻人。

好歹贴身伺候了一个多月,阿叶大概能猜到傅珩的心思,知道人多半是想要去找二小姐。

但自原公子进府后,除了搬院子那回便再也没出过门,不可能知道去储安院的路,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他可没法向二小姐交代。

阿叶越想越着急,一路小跑着寻了出来,好在人还没有走太远。

那人太过惹眼,阿叶一眼便瞧见了。

傅珩今儿穿的是锦绣阁前日刚送来的衣裳,靴子也是新的,腰间缀的玉是玉玲阁的。

因单子太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完成,衣裳靴子铺都是做每好一件便先命人送过来。

公子着一身紫色的锦袍静默而立,身材修长,如玉如竹,那双桃花眼里,大多时候都是淡漠如水,冷清到仿若与世无争,仿若……

对人世没有什么兴致。

但浑身那股贵气儿未增减半分,他立在哪里,哪里就自成一副绝美丹青。

阿叶下意识放轻了脚步,生怕惊着这副佳作。

然傅珩耳力甚佳,早早便知道他来了。

等了半晌,却还没见人过来,摄政王皱了皱眉,回头看向阿叶。

却见一向行动敏捷的小厮,正以极其缓慢的步伐往他这里挪。

“你腿受伤了?”

阿叶正揣着十二分小心挪动着,却冷不防听见这句,顿时身形一滞。

绝美丹青没了……

阿叶恢复平日的灵动,几步走到了傅珩跟前。

“小的没受伤。”

傅珩盯着他看了几眼,确实不大像受伤的样子。

“原公子,午饭到了,您可要先回院子用午饭。”

傅珩嗯了声,又转头看向前院。

“今日有客?”

阿叶:“是的,今儿孟府来人了。”

傅珩:“孟府?”

阿叶想了想,觉得这事应该也没必要隐瞒准二姑爷,遂道。

“孟府嫡长公子与大小姐早几年就定了亲,今儿应是来过礼的。”

不过眼下这事好像出了岔子。

傅珩了然,原是楚大小姐要出阁了。

所以她这些日子不过来,是在陪着楚大小姐。

既是如此,他倒也不必多想。

傅珩折身与阿叶回了幽归院,却不知此时前院已是剑拔弩张。

客堂里,坐着一位妇人,打扮得体,面容瞧着也和气,只说出来的话却让楚夫人脸色越发阴沉。

“不过是外头的人闲言碎语,长桉这孩子楚夫人也知道,向来懂规矩,断不会做这等出格之事。”

“订婚那会儿,楚夫人也见过长桉不少回,楚大人也是很满意的,今儿不过是旁人胡乱说些没根没据的事,夫人怎也就跟着信了。”

妇人乃是孟府主母,孟长桉的母亲。

孟府在洬江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书香门第,孟老太爷曾做过京官,致仕后还乡洬江,在孟府与楚府定亲后人才去的,孟长桉需守孝三年,婚期便耽搁了下来。

彼时楚沅才十四,楚夫人也有意多留女儿几年,对此也并不大在意。

今年七月,守孝期才满。

楚府也早做了准备,等着孟府上门过礼,可谁曾想才刚过七月就出了岔子。

不知是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孟长桉在外头养了人。

这事传到楚夫人耳里,顿时火冒三丈,遣身边嬷嬷前去质问,孟府一口咬定并无此事,乃是谣言。

楚夫人本也不大相信,孟长桉一向循规蹈矩,温和有礼,不像是会犯浑的人。

但毕竟关乎女儿一生,楚夫人还是留了个心眼儿,并未完全相信孟府,将过礼的日子往后推了推,欲先查明此事。

可还不待楚夫人查出个什么来,又有谣言传出孟长桉养的那外室,去年年初刚生了个儿子。

无风不起浪,楚夫人这回无论如何是不愿相信了,可不论怎么查,都没有查到那对母子所在,像是凭空消失了般。

又像是从来就没有过这对母子,这些真真就是旁人误传的谣言罢了。

今儿个孟府主母就带着媒婆礼单亲自上门了。

楚夫人自是不愿接这单子。

事情还没有个水落石出,她断不会将女儿嫁过去。

“是不是没根没据,还有待查证。”

“既是假的,孟夫人急什么,待老爷揪出那乱传谣言的人,还孟大公子清白,再过也不迟。”

楚夫人板着脸冷声道。

“还是说,孟夫人怕老爷查出个一二来,才要急急忙忙将沅儿迎过去,生米煮成熟饭。”

这话说的太过直白,也未给孟夫人留半分脸面。

果然,孟夫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

“夫人说的哪里话,孟府书香门第怎可能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

“长桉今年已过弱冠,又是府里嫡长子,我们自然着急了些。”

楚夫人不以为然,冷哼了声。

“再着急也不差这一两月。”

孟府书香门第不假,但如今当家做主的孟大爷走的可是经商的路子,孟夫人陈氏亦是出身商户,当初能定这门亲事,全是因为孟老太爷德高望重,令人敬仰,孟二爷也有功名在身,外派为官。

且孟长桉在孟老太爷身边养了好些年,染了一身书香气,瞧着品行也有几分孟老太爷的清风儒雅,楚府这才同意了这门亲事。

哪曾想孝期刚过,孟长桉就出了幺蛾子。

“孟夫人也不用拿书香门第来压我,人要是个正的,否管什么出身那都是好的,要是心性歪了,出身再尊贵我楚府也不稀罕。”

“今儿这单子我断然不会收,待老爷揪出那造谣之人,还了孟大公子清白,我才认这门婚事。”

孟夫人神色一僵,正欲开口,却又听楚夫人道:“孟夫人与其想着尽快迎亲,还不如与我楚府联手将那恶意造谣的人绳之以法。”

“好了,这事先暂且不提罢,午饭时间到了,孟夫人可要留下用个便饭。”

话是这么说,但楚夫人并没有要留人用饭的意思,且孟夫人此时也没有在楚府用饭的心思。

孟夫人起身,压下心中的火气,放缓声音道:“就不叨扰了,谣言一事我定会给楚夫人一个交代。”

楚夫人面色淡淡嗯了声,揉了揉眉心。

“我头有些发晕,钱嬷嬷替我送送孟夫人罢。”

孟夫人皮笑肉不笑的颔了颔首,转身出了门。

不过一个府尹罢了,她孟府出过两任京官,还高攀她楚府了不成!

若不是桉儿求着她来,她才不愿意来这贴冷脸。

不就是个造谣的人,她给她找来便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