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44、舞剑

44、舞剑


有些东西一旦开了头, 就变得顺其自然了起来。

慢慢的,每日夜晚傅珩到储安院竟已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习惯。

如此一来,清和就清闲了下来,有些好奇心重的下人便来找她打听。

清和别的也不说, 只说准姑爷待二小姐好得很, 可谓是百般柔情,万般溺爱。

渐渐的, 整个府中都晓得这位准二姑爷把他们二小姐放在了心尖尖上宠着, 有些对楚婈不死心的公子哥儿还特意上门要见傅珩。

大概是想看看,他们输给了什么样的人。

当然,都没见着。

楚夫人三言两语便将人打发了。

直到这日, 来了个让楚夫人无法敷衍的人。

楚夫人着人去将楚之南请了回来,又特意知会楚婈,叫她今日在院中呆着,不许出来。

彼时,傅珩正在楚婈院中舞剑。

没错,是舞剑。

临近九月,槐树打了花苞, 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楚婈一袭淡紫罗裙坐在槐树底下,面前摆着古琴, 微风吹拂, 发丝迎风而动, 琴音萦绕, 时而舒缓,时而激昂。

傅珩手持长剑,紫色宽袖破空飞舞,时慢时快, 与琴音相和。

陌上人如玉,美人倾国城,岁月静好,琴瑟和鸣,宛若绝世丹青,天作之合。

下人三三两两不远不近的站着,皆沉醉于眼前这幅盛世美景。

前来传话的下人也目不转睛的瞧着,一时竟不忍去打扰这份羡煞旁人的美好。

半刻后,曲尽,剑停。

一串槐花稳稳落于剑尖。

楚婈端端坐着,望着那人眉眼带笑,柔和娇软。

傅珩亦回眸瞧她,满是宠溺温柔。

视线相交,二人无声一笑,默契又缱绻。

望着这一幕,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弯了唇角。

这世上,大概只有原公子能配得上他们二小姐,也只有二小姐,站着原公子身边才不会黯然失色。

他们仿佛是上天的安排,一切是那么完美,那么让人羡慕,动容。

良久后,楚婈朝前院的下人看去。

那下人这才醒神,忙恭敬上前。

“二小姐。”

“何事。”

“回二小姐,夫人着小的给二小姐带话,今日前院有贵客,夫人已经差人去请老爷了,二小姐今日留在院中即可,切勿出门。”下人恭敬道。

楚婈一怔,下意识望向傅珩。

若是平常的客人,断不会特意来知会她,还将父亲请回来。

她若猜的不错,这人不是冲着她来的,就是冲着他来的。

还是位母亲无法应付的贵客。

果然,傅珩脸色一沉,眉宇间已有不耐。

这些日子,不断有人打着见他的名头来楚府,若是平常,他早早便出面将人堵了回去。

可现在不行,他还不能暴露行踪,见他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且他也听出了未言之意。

今日来的不好打发。

需要请楚大人回来,多半也是官身。

“可知来者何人?”

傅珩道。

那下人摇了摇头:“回原公子,小的也不知,不过……”

“不过小的出门时,好似听见夫人唤他任大人。”

傅珩凝眉,任大人。

能请得动楚大人,官阶自是不低于一城府尹,且又姓任……

那么只会有一个人。

昭河新任府尹任殊。

只是,他来做什么!

楚婈也顿了顿,她没听说什么任大人,临近几城府尹并无任姓,除非……

除非是昭河新上任的府尹。

楚婈不解,他刚下江南,与她素不相识,为何会冲着她来。

“知道了。”

傅珩淡声道。

那下人显然已是习惯听从傅珩的,恭敬颔首后便退下了。

傅珩上前自然而然的牵着楚婈,走到石桌旁:“婈儿可想下棋?”

楚婈眨眨眼:“想。”

想不想下棋不重要,只要跟他呆在一处,做什么她都欢喜。

“那我今日便在此陪婈儿下棋可好?”

摄政王目光柔和,嗓音低沉,在阳光的衬托下,矜贵中带着几分魅惑。

楚婈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这样的美

人,世上没人能拒绝吧。

“如此,晚饭便也一并在此用了,省的来回跑,婈儿觉得如何。”

傅珩微微倾身弯着眉眼道。

饶是楚婈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一头扎进了这美人计中。

“清和,晚饭备些姑爷爱吃的。”

清和抿着笑应下:“是。”

退下时还将一旁仍在发愣的阿叶拽走了。

直到快进厨房了,阿叶才反应过来。

“原公子刚刚是在对二小姐用美人……不对,美男计么?”

清和暼他一眼,冷声道:“主子们的事不得胡乱置喙。”

阿叶瘪瘪嘴,踏进厨房。

还不知道是谁总在背后传原公子与二小姐有多般配呢!

清和阿叶一走,院里的下人也很识趣的退下,只留楚婈傅珩二人。

楚婈执黑子,先一步落下,傅珩紧随其后。

不多时,二人都沉浸其中,有种棋逢对手之感。

微风徐徐,花香四溢,美轮美奂。

温馨柔和,却也有当仁不让的锋芒。

一切都似恰到好处,颇有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妙。

时间一晃即逝,很快天边便有了余晖。

共四局,两胜两负,刚好平手。

清和叫用饭时,二人都还意犹未尽。

抬眸时视线相对,相视一笑。

“明日再来。”傅珩道。

楚婈轻笑:“好。”

这边温情脉脉,宁静安然,前院却是无声的硝烟。

宴席刚开始还算融洽,相互吹捧,相互试探,直到任殊说明来意后,楚之南才收了笑意。

静默半晌后,才道:“任大人年少有为,居天子脚下,楚某处江南偏远之地,之前也无幸与大人有交集。”

顿了顿,勾出一抹假笑。

“不知任大人何时见过小女。”

任殊似未看出楚之南的不愉,依旧笑得满面春风:“晚辈虽未与楚二小姐见过,但早闻二小姐芳名,甚是仰慕。”

“不知今日能否有幸,见楚二小姐……”

“任大人。”

楚之南笑着打断任殊:“任大人既听过小女名讳,想来应

该也略有耳闻,小女已许下人家,婚期即定。”

任殊故作讶异:“此事晚辈倒还真未听说过。”

而后很是惋惜的道:“不知许的是哪方世家。”

楚之南唇角一僵,只须臾又恢复如初。

“并非哪方世家,自不及大人前途无量,是小女无福。”

任殊自是不信:“楚大人谦虚了,楚二小姐美名在外,姑爷又岂能是无名之辈。”

“莫不是姑爷是哪家显贵,楚大人有意藏着?”

这话虽有试探之意,却只权当酒后玩笑。

楚之南也只是摆摆手,一笑而过。

似是全然不知任殊的话中话。

“任大人言重了,的确不是权贵之家。”

完了又感慨一声,道:“做父母的只愿女儿一生幸福和顺便是,倒不祈求大富大贵。”

话到这个地步,任殊再要穷追猛打也说不过去了,便笑着举杯,将刚刚的话题盖过。

接下来便又是好一顿把酒言欢,似是全然不记得刚刚之事。

宴席结束,已是夜深,任殊却也醉的不省人事。

楚之南醉醺醺的着人给他安排了一间客房,脚步虚扶的回了院子,似也是醉的狠了。

然回到院子后,楚之南却瞬间变了脸色。

楚夫人忙迎上来,边给他宽衣边道:“如何。”

楚之南叹了口气,才揉着眉心道。

“怕是来者不善。”

官场多年,这点戒备还是有。

“当真是冲着婈儿来的?”楚夫人担忧的道。

楚之南沉默片刻,却道:“瞧着不大像。”

说是来求亲的,可眼里并无儿女情长,只有在说到姑爷时,才似有几分兴致。

瞧着更像是,冲着原公子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么么哒感谢在2021-06-10 16:34:30~2021-06-12 23:3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旺的彩虹尾 40瓶;49097608 6瓶;憨憨 4瓶;今心、牙牙牙牙 3瓶;栀

2瓶;暮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