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美人伞 > 55、和好

55、和好


离桑反应极快的揉了揉腿, 愁眉哭脸道:“疼。”

“刚刚上来竟不觉得,现在方觉疼的紧。”

楚沅面不改色的瞧着他:“还不下来。”

“这就下来。”离桑干笑了声,麻利的跳在楚沅面前。

楚沅的目光才刚落到他脚上, 便见人抱着一只腿龇牙咧齿:“唔,疼, 好疼。”

还不忘用余光瞥楚沅。

半晌后, 楚沅轻笑:“我记得, 离公子昨日抱的是左脚。”

离桑面上的笑容一僵:“……”

是吗。

他记不得了。

“那……那……现在这只脚也疼。”

离桑说完还肯定的点了点头:“真的疼。”

楚沅被他不要脸的神态气笑了,轻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沅沅,沅沅等等我。”

“我错了,错了,错了。”

“沅沅别生气了。”

院墙处的吵闹自然没有瞒过傅珩。

他早早便发觉了离桑, 只是懒得去理他, 也无暇理他。

傅珩立在仍旧紧闭的房门前, 眼神坚定。

他知道她定会与他置气,也做好了打算, 只要能让她出气,他做什么都愿意。

“婈儿, 有意隐瞒身份, 假作失忆,不辞而别,这都是我的错, 我认。”

“只我并非有意欺骗, 当时事态严峻, 追杀我的人仍在,我怕会因此牵连于你,牵连楚府, 且我当时身受重伤,无法护你周全。”

“我不便暴露身份,只得以失忆为由。”

顿了顿,傅珩继续道:“我名傅珩,字沐浔,梦洲乃我贴身侍卫原青鸾的字。”

“我一直想寻机会告诉你,可又怕会害了你,只能一拖再拖。”

“离开那夜,因任殊来的太突然,我虽早有准备,却难免还是措手不及,匆忙间,只来得及将离桑找来,解一时危机。”

“当时府内外皆有高手,我怕去而复返会功亏一篑,便干脆借机连夜回京。”

楚婈立在屏风后,听外面的人一一解释。

虽然即便他不说,她也明白。

但此时听他说来,更能清晰的感知他对她的小心翼翼和谨慎保护。

“婈儿,你先开门,要打要骂都好,只要你别再生闷气。”

在傅珩的认知里,楚婈一直都是羸弱娇柔的,平时说话温声细语,性子也软的不像话,虽偶尔会耍些小脾气,但从来不会像这般一声不吭,还将他带来的聘礼拒之门外。

他知道楚婈的身子向来都不大好,生怕将人气出个好歹。

好说歹说,里头仍旧没有动静,傅珩便觉得,人是真的气狠了。

左思右想,傅珩咬咬牙一掀衣袍跪在门前。

“婈儿若还在生气,我便跪到婈儿愿意原谅我为止。”

尊贵清冷的摄政王,这还是第一次卑躬屈膝。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对于傅珩来说,只要能留住媳妇儿,跪一跪什么的都不在话下。

但他此举却着实吓到了楚婈,还有去而复返的阿叶。

阿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宛若被施了什么定身咒一般,动弹不得半分。

这可是摄政王!

高高在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竟然……竟然跪在了二小姐门前。

天老爷,他们二小姐好生厉害啊。

竟能让摄政王做到如此地步。

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阿叶浑身一个激灵,忙着急忙慌的转身出了院子。

这可不是他能看的。

会被暗杀的!

楚婈不由自主的向前几步,停在门前没好气的跺了跺脚。

这人何时这般实诚了!

好歹也是当朝摄政王,怎说跪就跪,不要脸面了么!

楚婈又气又心疼。

心思几经辗转,最后竟又生出几分愧疚。

他欺瞒她不假,可她亦不清白。

比起他善意的谎言,她做的那些更难让人接受。

若有朝一日他知道了,又会如何待她。

楚婈收回手,神色复杂的望着门外隐约可见的身形。

她从没想到,他竟会为她做到如此。

傅珩

,傅珩。

这个名字,仿若就此刻在了她心里般,再也无法拔去。

不知何时,眼角划出一滴清泪。

楚婈回神,抬手抹去,终是开了口。

“若有朝一日,你发现我有事瞒着你,你该如何?”

不多时,外头传来一道坚定的声音:“初心不改。”

而后,又听那人继续道:“若真有,我反倒能少些愧疚,我瞒你一次,你瞒我一次,如此,才算公平。”

楚婈的唇角终于染了笑意,须臾后,又淡去。

她瞒他的,可不是小事啊。

过了良久,楚婈才又道:“若将来你发现我做了错事,可以不见我,不理我,亦可以休妻,但不要讨厌我。”

“可能应我。”

她知道她此时这么做很是自私,可她真的不愿有朝一日,见到他眼里的厌弃,和失望。

傅珩眉头微皱。

他竟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害怕,还有……落幕。

难道,她当真有事瞒着他?

须臾,傅珩沉声道。

“我答应。”

“婈儿,不论你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不会讨厌,且天大的事还有我担着,婈儿亦无需害怕。”

眼眶打转的泪水顿时如雨而下,楚婈伸手打开房门,与外头跪着的人四目相对。

“婈儿。”

傅珩抬头撞见楚婈满脸的湿润,当即急得起身飞快上前一把将人揽进怀里。

“婈儿,有我在,别怕。”

闻着久违的熟悉清香,楚婈闭上眼埋进傅珩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她自不会让他担着,只听到这句话便足矣。

过了许久,察觉到怀里的人情绪稳定了些,傅珩才轻声道:“婈儿可是原谅我了,可还有生气?”

楚婈赖在他怀里摇了摇头。

不生气,一点也不生气了。

这样的他,让她怎么气的起来。

“那……可要请我进去喝杯茶。”

“这么久不见,我有好多话想对婈儿说。”

楚婈垂首抿唇,几不可见的应了

句:“嗯。”

姑娘娇羞的模样,惹来傅珩轻笑:“婈儿还未喝过我煮的茶吧,我们边喝边说。”

而对比于此处的温情脉脉,外头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负责送聘礼的侍卫看到阿叶不多时便小跑着回来,活像后头有人追似的,领头的便迎了上去。

“王爷如何说。”

阿叶闻言一顿,什么如何说?

哦,对,他原是要代他们去问摄政王,那两只活雁该如何处理的……

这原不是大事,随着聘礼一道存放即可,可这双雁是摄政王来的路上亲手打的。

若是养在外头一个不小心没了,没人担得起这责。

“这……”

阿叶拍了拍脑袋:“我给忘了。”

亲眼瞧见摄政王下跪,魂儿都快震没了,他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领头侍卫一滞:“忘了?”

这不是专程去问此事的么,怎会忘了?

其他人也都皱了皱眉,神情间颇有几分不满。

阿叶自然瞧出来了。

可人家是奉旨来的,他不敢有不虞,只得连声陪罪,而后试探道:“王爷有要事,我不便上前询问,不如先将这雁一并带着?”

领头侍卫闻言冷冷瞥了眼阿叶,许是有些着急,语气便冲了些。

“这是王爷亲手打的,若出了茬子你能担责?”

阿叶被吼的一怔,见所有人都冷冰冰瞧着他,也来了几分气性,当即道。

“摄政王还在小姐门前跪着呢,小的可没这个胆往刀口上撞,各位差爷谁想去问小的领您进去。”

话落,大门处一片寂静。

所有人犹如被雷击中般,一动不动的看着阿叶。

楚府下人尚还好些,毕竟他们都知道准二姑爷与二小姐感情好,或许这不过是二人之间的情趣。

可从京中来的侍卫就不一样了。

在他们眼里,摄政王高贵不可侵犯,怎么可能朝谁下跪……

阿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猛地捂住嘴瞪大一双眼懊恼至极。

“你……说

什么?”

领头的侍卫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敢置信道。

阿叶慌乱摇头:“没什么,我什么也没看到。”

“小的还有事,各位差爷忙着,小的先告退。”

不等一众侍卫反应过来,阿叶便溜之大吉。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看到。

对,就是这样。

然他不知,在他走后,一众侍卫就炸了锅。

“你听到了吗,他说王爷跪着?”

“我……以为听错了。”

“不能吧,这么多人呢,总不能都听错了。”

“是啊,难不成,王爷当真……”

“这可难说啊,楚二小姐连王爷的聘礼都敢拒之门外……”

“这要是传到了京中,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是啊,还不知又有多少贵女要寻死觅活呢。”

领头的侍卫越听眉头凝的越紧。

“够了,王爷岂容你们置喙!”

一众侍卫忙噤了声,领头侍卫面上这才稍微好看些,冷声道。

“先找地方安置。”

“是。”

“那……雁怎么办?”

领头侍卫沉默须臾,看了眼楚府大院:“留下。”

不等楚府的下人有所反应,便又道。

“这是王爷亲手打的,尔等若敢怠慢,后果自负!”

说完,便折身领着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

若他所料不错,定是王爷惹了人姑娘,如今王爷都不惜下跪挽回,他们也该要助力才成。

大雁乃是求亲的重头礼,怎么也得给留下。

反正……也没人敢把它丢出去吧……

的确,听得雁是傅珩亲手打的,楚府众人只得盯着那双大雁干瞪眼。

非但不敢丢,还得好生养着。

况且,二小姐今儿生气,不代表明儿还气。

他们可听说过,原……哦不,王爷住在府中的那半年,二小姐可是花重金养着的,光那几尾锦鲤与那只猫儿,就够他们一家老小一辈子吃穿了。

这足矣说明,二小姐有多看中王爷。

于是,一群人小心翼翼的将大雁捧到了楚之南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刚考完科三,终于过了,后面能日更了哈……

这章红包补偿宝贝们,么么哒感谢在2021-06-28 20:04:51~2021-07-01 23:26: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节节 15瓶;nuage 8瓶;局外人 (fa1r)°、禾禾 5瓶;我爱小莽莽 2瓶;是谁家的小天才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