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21章 我,看到,麻麻、

第21章 我,看到,麻麻、


蔺烟跟着驱动轮椅的时渡来到餐厅,端正严肃地刚刚落了座。

在整个用餐过程中,蔺烟几近是屏着呼吸,听着对面使用刀叉碰到餐盘的轻响。

那样优雅地、慢条斯理的用着餐,却让蔺烟没由来想起刚刚在充电房看到的那个被粉身碎骨的机器人……

指不定时渡此时内心就在想着要把她怎么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蔺烟更是脊背一紧。

连就餐的胃口都要没了。

“不合殿下的胃口吗?”大概是看出来她不怎么动餐,时渡很快抬起头看向了她,得体就问。

蔺烟连忙摇摇头。

然后在时渡的注视下,生生咽下一口又一口食物。

时渡表现出很关怀的神情,一直注视着她把餐盘上的东西吃完,这才慢慢收回了目光。

至此,蔺烟也终于松了口气。

犹豫很久,还是忍不住诚惶诚恐地问了出口,“对了时渡,我昨晚……好像喝醉了?”

“嗯,”时渡起身倒了一杯牛奶,放到蔺烟桌前,坐回去继续注视她。

蔺烟:“……”

在时渡的注视下,只能硬着头皮捧起牛奶杯,喝了好几口。

见她要放下杯,时渡温声提醒,“殿下昨晚喝了很多酒,多喝点牛奶比较好。”

“……哦。”蔺烟没勇气拒绝,只好闭眼一口闷。

时渡这才接着往下说,“殿下昨晚很快就睡下了,并没有出什么洋相,殿下放心。”

蔺烟悬着的心再次松懈下来。

她就怕以她对时渡那要命的占有欲和依赖,难保又会像之前嗜血发作时一样伤害到时渡。

现在听到时渡这样说,她也就稍稍放心了。

得知时渡昨天已经独自去过总院,蔺烟这才想起来她还有一件要事要过来问时渡的。

于是,蔺烟很快把前天盛流明和她交谈的事情跟时渡讲了。

时渡听完沉思了片刻,问道:“有文书佐证吗?”

“有的,我发给你。”蔺烟立即把盛流明之前发给她待批的那份文书发给了时渡。

时渡打开光屏审阅了一遍,给出建议:“盛伯爵愿意在日后相助殿下,这对殿下而言是好事,殿下可以答应他。”

蔺烟:“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蔺烟声量逐渐小了下来,“我担心你会觉得我是在利用你兄长时晏庭做交易,所以想问问你的意见……”

时渡原本的目光还沉静专注在光屏的文书内容上,听到这话,眸光微微凝动,从光屏抬起眼皮,朝桌对面的人看了过去。

蔺烟立即表明立场:“时渡你放心,只要你不同意,我是不会答应盛流明的。”

“殿下不必征得我同意,您是殿下,您才有决定权,但如果殿下是在询问我的意见,我是真的觉得盛伯爵这次诚意挺足的,我相信兄长也会感激殿下的宽恕。”

有了时渡这一定心丸,蔺烟也终于有了答允盛流明的底气。

用过餐后,蔺烟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关心关心时渡在西区的考察项目进展来着,结果时渡生怕她会赖着不走似的,第一时间告知了她——

“殿下放心,我今早刚跟章副官通过星电,她已经在过来接殿下的路上了。”

蔺烟假装听不出来时渡是在赶她走的意思,点了点头刚站起来。

下一秒,楼上的小房间忽然传来一声怪异的响动。

蔺烟略有些狐疑地抬头往楼上看了过去。

“时渡?”

时渡像是才想起来什么,“忘了告诉殿下,我买了一只兔子养在这里。”

蔺烟:“兔子?”

时渡温柔一笑,“嗯,兔子,殿下要看看吗?”

蔺烟有点心动地应了一声,跟着启动外骨骼助行器的时渡上了趟楼。

时渡当着蔺烟的面前打开了小房间的门。

不知是因为刚喝了牛奶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蔺烟总感觉周身的奶香味还是很浓郁。

她视线刚往里探,就看到时渡抱了一只奶奶灰的小垂耳兔过来。

蔺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看着时渡抱着小兔子的温柔举动,莫名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妒忌在心头涌动。

但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的,刚想要伸手去抱抱这只可爱的兔子,这时,一通星电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蔺烟只好收回了手接听。

紧跟着,章一瑾的声音通过星电传了过来,“殿下,属下已经抵达先生住的公寓楼下。”

“哦,好的。”

挂了星电,蔺烟抿了抿唇,对时渡说:“章副官到了。”

时渡把兔子放了下去,“我送殿下。”

蔺烟见他连兔子都不给自己抱了就要催促她走,更是无可奈何。

最终只能带着满怀复杂,坐上星舰离开了。

直至星舰的引擎声在上空渐渐消失,时渡终于关上大门,回到了公寓。

启动电梯,下到公寓的负一层房间。

被启动了屏蔽声音系统的繁殖孕育箱里,原本应该和正常人类处于懵懂婴儿期的小崽崽,不知何时趴坐在箱口的位置上。

一双大大的圆圆的眼睛正在闪涌着一股子冷杉绿般的光波。

那样诡谲漂亮的冷杉绿光宛如会流淌的纹路,在小家伙清澈软润的瞳眸中微微扑扇振动。

明显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驱使小家伙体内被压抑住的浅薄的精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催化、进化。

时渡也是来到繁殖孕育箱跟前才发现了小家伙的这一变化。

当他看到小家伙眼瞳扇动的那一抹幽幽浅浅的冷杉绿光,便更清楚地确定了一点——

小家伙将所有的优点都遗传了过去,甚至优化了部分基因。

时渡关闭了屏蔽系统,打开箱门。

小宝宝的脸稚嫩精致,皮肤又奶白奶白的,仰起头,用那双泛着幽绿幽绿的大眼睛望了望,又往他身后望了望。

像是浸透在水潭里的会发光的绿宝石,骨碌骨碌地笨拙转动,在找着什么似的。

【pa、papa、、】

时渡眸光微微一凛,他清楚看到,小家伙一双流动着幽绿光辉的眼睛看过来。

那一瞬间,眼瞳里形成的电波纹路,将要传达的声音绘制成音像形态,传达进时渡的耳中。

时渡听到了小家伙惺忪甜糯的叫唤。

这也是……小家伙初步准确地运用了表达的精神力。

【我,看到,麻麻、】

小宝宝又接着运用眼中的幽绿电波,笨拙地表达给papa听。

时渡将小家伙抱起来,不动声色盯着崽崽的漂亮瞳眸,开口问:“怎么看到的?”

小宝宝像是遇到了表达瓶颈,电波在瞳仁弯弯绕绕几圈,都找不到很好的表达方式,顿时有些委屈地埋下头,用小手指揉了揉眼睛。

【就是、看到了、】

说完,小宝宝又很伤心地抱住了时渡脖子,抽噎起来,【要麻麻。】

“……不行。”

小宝宝听不懂话似的,又嗷呜嗷呜地揪着时渡衣服闹起来,同时幽绿的电波到处释放,引得房间里的温度骤降,逐渐趋于零下。

只是,小家伙到底还太青涩了,精神力又还在萌芽成长期,根本无法好好运用。

因此闹了没半分钟,时渡大概是耐心用尽,原本温和的眼睛浸上一抹霜色,缓缓闭上。

再次睁开。

比起小宝宝眼中稚嫩的冷杉绿光,蔓延在时渡眼底的,则是一种更为冰冷而神秘的绿色。

凛冽的、渐变莫测的,像极了……辽阔无垠的星系边际才会出现的绿色极光。

仿佛是一瞬间就被这一抹极光震慑住了。

小宝宝受到了更强大的精神力镇压,一下子怂哒哒地蜷缩回时渡怀里。

在这样的惊惧下,就连眼睛里的电波也一瞬间消散了个彻底,很快恢复回正常形态。

只敢偷偷抹泪,不敢再嚷嚷着要麻麻了。

这时,时渡眯了眯眼眸,眼底的绿色极光也渐渐湮没消散。

他这才低下头,揉了揉小宝宝的脑袋,低声哄:“现在还不可以让她知道你的存在,乖宝听话。”

小宝宝揪扯着他衣服,“呜呜……”

时渡抱着委屈兮兮的崽崽又是喂奶又是哄的,好不容易才把崽崽哄睡着。

他把孩子抱回了小房间,关上门出去,第一时间给祁院长拨去了一通星电。

将小家伙今天出现的特殊情况一一告知。

“少帅,小少爷这应该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生母的气息,精神力波动过大引起的进一步蜕变。”

时渡站在落地窗边,微低着眼睫,遮住了眼膜底下的冷戾,一边随意扯开手腕上的袖口,淡淡道:“我猜到了。”

“少帅要注意好分寸,在小少爷还未完全掌控自保能力之前,千万不能被帝国中枢端检测到小少爷的存在。”

时渡将手腕上的蝶结系带抽了出来。

那是昨晚绑在蔺烟小腿上的袜带。

有些不上心的、不悦的,应了一声“嗯”,挂掉了星电。

这时,大概是有些压抑不住体内灼灼的戾气,时渡将那袜带放在手心里,有些恣肆地揉捏。

直至那条袜带被扯得在修长指间变了形。

而时渡的表面上,自始至终仍然维持着儒雅温和的姿态。

·

回到首都这两天,蔺烟除了跟盛流明又见了一面之外,之前让另一名副官许欣去查办的事情也有了一些眉目。

许欣传回来的暗物质残骸数据文件里,包含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为了能够进一步监测到那颗在azu座爆炸的星球残骸究竟有没有变异人的毒素,蔺烟打算亲自带舰队去查验一番。

然而,就在她刚开完议会准备启动这个查验任务时,驻守在帝联盟帝国边陲星系的指挥部传回来一则最新消息——

边陲暗星一地突发灵毒,为防止灵毒扩散,请求主城增派医护及舰队支援。

蔺烟并不是第一个收到这则消息的,最先知道暗星出事的,是从联盟中枢端得知的联盟总统。

也因此,蔺烟刚收到消息没多久,就被联盟总统传召进了宫。

暗星这次突发事件远比想象的还要严重,蔺烟进宫以后,才发现父王不仅召见了负责联盟一军的她,就连主要负责第二星系以及第三星系的将领也都到了议政厅。

大概是因为暗星维度位置与azu座太过接近的缘故,联盟总统很重视暗星这次突然爆发的灵毒,最后等到议会快要结束,才确定了出征名额。

以蔺烟的联盟军为首,特派国师薄边白随同,前往暗星阻止灵毒扩散。

在临了踏上战舰出征之前,蔺烟抱着通讯器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给时渡拨去星电。

理由也不复杂,一是时渡应该不会关心她出不出征这件事,二是……她也不想让时渡担心,哪怕只是表面的担心。

然而蔺烟并不知道的是,在她率领舰队出征暗星的第一天,蔺府便响起了星电。

陈安第一时间接听了星电,“先生?”

来电的人正是时渡,“陈叔,殿下去了暗星?”

陈安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们先生会主动关心殿下,应道:“是的先生,殿下和国师薄大人一同出征前往暗星了。”

“薄大人?”

不知道是不是陈安的错觉,陈安隐隐听出星电里的时渡虽然语气仍旧平缓,但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又仿佛多了几分冷意。

陈安接着回答:“是的先生,薄大人是殿下几年前在军校未毕业之前的长官,您不用太担心。”

星电那头的时渡听完这句话,脸庞依旧是淡静平和的,但眼底却缓缓席卷起一抹暗色。

瞳眸竖起,仿佛蛰伏着某一种冷血暴力的能量。

薄边白。

时渡当然记得这个名字。

大概是连时渡自己都没有克制住潜伏压制的精神力,以至于浮现在眼里虹膜的绿色极光仅仅只是轻微一闪,寒冽凌厉的电波瞬间灼过星电的电波,将星电意外掐断。

时渡这才回神过来。

他眯起目,迫使自己平静下来。

因为时间紧急,时渡联系陆敏淇到公寓这边来接走孩子,安排好之后,时渡便立即开上了星舰,直接前往暗星所在。

也正因此,时渡并未来得及检测得到,也大概低估了小宝宝的模仿能力。

他的这两次微乎其微的精神力展现,都被小宝宝的识海窥探到了。

在他踏上星舰的同一时间,原本应该乖乖待在公寓的繁殖孕育箱里的小宝宝——

利用精神力移动了星舰的治疗仓。

随后,小宝宝抱着还在嘬着的小奶瓶,偷偷爬进了治疗仓的保温箱里。

-

(嘿嘿嘿,在酝酿“小白渡”的第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