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29章 我是得履行配偶该尽的义务

第29章 我是得履行配偶该尽的义务


·

翌日,蔺烟早早就起床了。

为了今天万无一失,蔺烟在这之前就已经提前把这两天的军务提前处理完毕。

下楼以后,还有些不适的戒断反应翻涌上来。

但好在是刚刚在时渡房间里睡了一觉,又想到今天就能见到时渡,便又竭力忍住了那份不适。

蔺烟和陈安说了一声她今天要去西区的事情,陈安听了也很高兴:“需要属下跟先生在星电里说一声,让先生去接殿下吗?”

“不用。”蔺烟并不打算提前告知时渡她要去西区的事情。

她想偷偷过去给时渡一个惊喜。

但偏不凑巧的是,她刚上星舰从蔺府启航,就收到了一则诏令。

联盟总统有事召她进宫。

蔺烟看了眼光表时间还很早,便先进了一趟宫。

倒没想到的是,进了政殿以后,发现太子殿下也在。

似乎刚和联盟总统谈完国事。

看到她来,兄妹俩互相点头一笑。

联盟总统的脸色却略微一沉,看着蔺烟发出一声淡淡哼笑,“你还知道来?”

蔺烟面不改色:“不是父王召见的儿臣吗?”

“前几天,你被王后召去第七星系了。”联盟总统直接问道。

蔺烟:“是。”

“我还听说,烟儿这次从第七星系带了个高契合度的男人回来,为这,还跟时渡闹得分居了?”

蔺烟往太子殿下那边看了一眼,太子殿下耸肩表示无辜。

蔺烟只好硬着头皮作答:“……父王,消息好灵通。”

没想到联盟总统因此更加恼怒了,“像什么话?你是信不过帝国的数据吗?你和时渡就是契合度最高的一对配偶!”

“你不好好跟时渡搞好关系,还为了王后随便塞给你的一个男人又跟时渡闹分居,蔺烟,你到底怎么想的?”

蔺烟:“……”

这事儿确实是她不对。

她认了。

蔺烟低眉道:“儿臣知错。”

见蔺烟认错态度良好,联盟总统这才神色稍稍和缓,“我也不是非要逼着你跟时渡能相爱,但你现在连表面应付父王的工夫都没有了?”

“你母后明知你身边已有合法配偶的情况下,还往你身边塞人,你能不能头脑清醒一点,非要被你母后利用吗?”

蔺烟默默挨训:“父王教训得是。”

一旁的太子殿下在憋笑。

联盟总统训斥了她一顿后,总算舒坦了不少,又接着说:“行了,你知道错了就行,今天正好是时渡的生日,你也别去军部了,直接去西区把人接回蔺府,听到没有?”

这正和她意图不谋而合,蔺烟当然没有道理不答应:“父王放心,我一定痛改前非,和时渡搞好关系的。”

联盟总统嗤笑:“这种敷衍的话我也不是头一次听你说了,总之你给父王记住了,时渡是帝国亲自为你选的合法配偶,除了时渡,父王是绝不会认可你母后那边塞过来的人的。”

“……”

一直到从政殿里出来,蔺烟仍觉得有那么些许荒谬。

太子殿下不知不觉跟着她一块出来了,轻笑了一声:“蔺小四,你这是要上哪去?”

蔺烟嘴巴一抿:“去找时渡。”

太子殿下想到刚刚在殿里头父王对着蔺烟劈头盖脸教训的那些话,不由揶揄:“看来我们蔺小四跟时渡关系还可以?”

蔺烟不要脸地点头:“我们可是领了证的。”

和太子殿下告别后,蔺烟就开着星舰前往西区了。

因为是背着时渡过去西区的,蔺烟到的那会还只是中午。

本以为时渡这会儿应该是在政厅中心那边上班,但等过去了以后才从政厅那边的工作人员口中得知,时渡今天外出到军用机场那边接押一名重要战俘。

蔺烟想着政厅中心跟机场离得也不算太远,便直接开车过去了。

等到了机场那边,蔺烟才终于是嗅闻到了浮动在空气中的淡淡冷香。

是时渡来过的痕迹。

蔺烟循着这似有若无的冷杉木气息进入机场。

守卫一看来的是蔺烟殿下,正要过来带路,蔺烟却抬手叫住了他:“我自己进去就行。”

经过水区停泊港,蔺烟正好看到那一艘刚停泊下来没多久的军舰。

正要过去那边,这时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属下过来给您带路。”

蔺烟刚说“不用”,这时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金属枪械形状扫掠过来,“去死吧!”

蔺烟反应极快地侧首,擒住那一柄枪械,并以最迅速利落的动作一秒将其拆卸。

然而那人竟然从手掌生生逼出刀片,快狠准往她卸枪的手上扎过去,蔺烟迅速换手,以标准的格斗动作当场卸了那人的胳膊。

但即便如此,蔺烟的手背上还是被那刀片不小心划出了一道血痕。

“啧。”蔺烟眯了眯目,正想再上前将其制服拿下,下一秒,身后伸过来一只冰冷的手将她拉了过去。

蔺烟迎面撞上的,就是熟悉的、日思夜想的冷杉木香。

脸上的戾气瞬间消散,抬头喊他,“时渡。”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不愿意看到她,蔺烟发现,时渡此时此刻的脸庞上甚至连先前表面维持的温和都没有……

时渡脸庞轮廓紧绷,低垂的眼眸搅弄着阴森悍戾,薄唇抿得平而直。

正锢着蔺烟那一截细瘦的手腕,一瞬不瞬盯着她白皙手背上被划破的那一道血痕。

额间的青筋隐隐浮现跳动,气息也在跟着一点点变重。

仿佛是在酝酿着血雨腥风。

蔺烟还从未见过时渡这副冷森森的不加掩饰的模样,以为他是不高兴看到自己突然跑过来。

抿了下唇,正想开口说点什么,时渡忽然把她拉到身后。

时渡垂着眸,似乎是压了压气息,尽量不被她看出情绪,无波无澜地说了一句,“殿下等我一下。”

紧跟着下一秒,在蔺烟甚至还没反应之际,只听到一声比一声更为惨烈的惨叫声。

蔺烟循声望去,只见时渡活生生把人摔打在墙上,他削薄的唇边还挂着微微冷笑,下手却是极为暴戾恣睢,每每根本不给那人挣扎的机会,还用他划过蔺烟手背的刀片,直击穿透他的手掌。

眼看着时渡还要一举割破他的喉咙,蔺烟这才猛地回神过来,上前叫住了人:“时渡——”

时渡仿佛才回神过来,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跟上来的蔺烟,眼里浓稠的阴戾逐渐驱散开来,终于,恢复些许冷静。

刚好这时下属们也已经闻声赶了过来。

“时先生,确定他就是刚刚逃逸出来的关押战俘。”

时渡转开头没看蔺烟,先是低头整理了一下略有些失态的仪态。

语气平缓应了声:“押下去,把帝国刑罚全用一遍再行审讯。”

“是。”

等下属们把骂骂咧咧的战俘押下去了,时渡这才整理好衣着,转身回去,恢复回以往儒雅斯文的姿态。

对蔺烟说:“殿下跟我来。”

时渡说是这样说,语气也挺温和的,却直接握过了她的手腕,把她带到了医疗室。

和医疗室的军医要了绷带药水等,来到坐在推床前的蔺烟边上。

外骨骼机械助行器轻轻弯曲,时渡在床边半蹲下来,握过蔺烟的手,替她清理擦拭、包扎伤口。

从始至终,时渡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得很平静、专注。

看不出来有一丝异样。

但就是太正常了。

甚至全程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完全不分出一丝心神。

蔺烟自己没觉得多疼,但等了好一会,一直到时渡替她系好最后一层绷带,时渡仍然还是一言不发,蔺烟就有点绷不住了。

忍不住出声叫了他,“时渡。”

时渡终于抬起眼眸,看着她问:“殿下过来这边,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听这不温不淡的语气,这是有点责怪生气她不打一声招呼就过来找他的意思?

蔺烟抿了抿唇,到了嘴边的话便又变成了生硬的一句:“我来接我家小兔子回家。”

闻言,时渡神色略顿,轻声问:“兔子?”

蔺烟从推床下来,有些怄气地“嗯”了一声,“不然你以为我是过来做什么?”

时渡将外骨骼助行器立直,慢慢直起身,“那我带殿下回去拿?”

蔺烟是坐着时渡的车回林区公寓的。

回去途中,时渡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像是还没完全气消的样子。

也因此,车里氛围一时陷入了低气压。

到了林区公寓后,时渡给蔺烟开了车门,却没有要放她进门的意思。

“殿下等一下。”

说完,就自己进入了公寓。

没过多久,时渡提着一只装在笼子里的奶灰灰的小垂耳兔出来了。

“殿下的兔子。”时渡把小垂耳兔交给蔺烟。

蔺烟沉默了片刻,没接过来,反倒是损失抓住了时渡那只修长好看的手。

时渡的视线从她抓着自己不放的手不紧不慢游移到她身上,“殿下还有别的事吗?”

蔺烟决定霸王硬上弓:“让我进去。”

时渡:“……”

几分钟后,蔺烟凭借着自己的淫`威,成功踏入了时渡的领地。

看着时渡进厨房,蔺烟也要跟着他进去。

仿佛他的气息就是自动捕捉雷达。

终于,时渡在关闭冰柜后看着凑近过来的蔺烟,抬手轻轻扶住她额头,避免她被冰柜门碰到。

“殿下出去坐一会,我给殿下做点吃的。”

算是态度比较和缓的赶她出去了。

蔺烟顺势把他的手抓下来,开口问他:“我这几天给你发的信息,你收到了吗?”

时渡稍稍一停,回答:“收到了。”

“那为什么不回我?”

时渡看着她,不做声。

蔺烟见沟通不出成效,干脆把父王的命令搬了出来:“你知不知道,父王得知我们分居的事情以后,很是生气。”

说到这里,蔺烟刻意停了一下,明目张胆盯着他喉结那里看。

相当嚣张。

像只翘着尾巴趾高气昂的小猫。

几秒后。

时渡那双形状漂亮的眼睛似乎轻轻弯了一下,眼波含笑。

唇角也带出浅浅的括弧。

蔺烟:“你笑什么?”

“行。”时渡忽然温声说了个字。

蔺烟蒙了,“什么行?”

话音刚落,时渡搁下了手边的东西,走到蔺烟面前,把人抱了起来。

等蔺烟反应过来的时候,时渡已经抱着她往楼上去了。

蔺烟全凭本能抱紧他脖子:“你干什么……”

时渡并没有立刻说什么,只专心把她抱上了楼,进了房间。

最后动作很温柔地把她放倒在床上,再握起她的足踝,给她脱去鞋袜。

蔺烟全程都很配合,半点要反抗的意思。

脱完了鞋袜,时渡这才抬手解开袖扣,领带。

而后,缓缓倾身下来,扶着蔺烟的后腰顺势压下。

垂眸注视着她,一边慢条斯理地低缓开口,带着低沉轻浅的气息,拂落在她脸颊上:“作为殿下的配偶,我是得履行一下作为配偶该尽的义务。”

蔺烟尽量克制住自己想要动手动脚的想法,假模假式地矜持一下:“我没这个意思的。”

“嗯。”时渡顺着她附和了一声,手在她腰侧那里轻轻摩挲,又一点一点往上。

意识过来了什么,蔺烟忽然揪住快要被他掀起的衣摆,“等等……”

时渡的眼眸此刻好像浸染了浓稠的暗色,闻声轻轻抬起眼皮。

蔺烟和他那双漂亮黑沉的眼睛对视着,心跳如鼓,却还生硬道:“我想,自己脱。”

闻言,时渡眼角轻挑,慢吞吞收回了手,半撑在她身侧,眉目温文尔雅,“好。”

蔺烟眨巴了眨巴眸子,有些紧张地,轻轻解开衣扣。

解了两三颗后,蔺烟把衣领往外扯了一下。

然后,锁骨下方的纹身露了出来。

白皙漂亮的锁骨线条下,纹了一小簇枝条轮生的冷杉木。

很冷淡的冷杉绿,衬得蔺烟的皮肤越发白亮。

妖异的、晃眼的。

时渡盯着她锁骨下的那一簇冷杉绿,眸色渐暗。

抵着衣领的喉结,在缓缓滑动。

但蔺烟看到时渡表情又沉了下来,以为他是不喜欢,又只能硬着头皮小心说道——

“就是,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我想了好久,只想到了送你这个。”

“我纹都纹了。”

“你要是不喜欢——”

话音未落,蔺烟忽然被扣起下颌。

紧跟着,是带有冷杉的性感气息,堵住了她的唇。

是极致温柔的力量,也是几近将人窒息的。

-

-

(今天甜甜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