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四章 摇摇欲坠的泪珠(上)

第四章 摇摇欲坠的泪珠(上)


“你为什么会出狱?”

  鸣修摊摊手,指向子夜鬼:“你需要问问他们的老板。”

  “老板?”鸢尘皱眉。

  “是啊,他们给漆冥南丞卖命,不就是漆冥南丞的奴隶?”

  “我们不是奴隶!”子夜鬼们恼火,朝鸣修丢来火把。

  鸢尘立刻弯腰躲避,向后撤退几步之后,趁机逃出了藤洞。

  而鸣修的飞行器则被火把击中,燃起大火,他立刻脱掉了翅膀,从袖子里取出来了武器。

  “他怎么会有火铳?!”

  等到鸢尘逃出藤洞不过几步远的地方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几声枪响。

  鸢尘心头一震,回头看去。

  就见到藤洞上方的鸟雀惊骇的跳起来,冲出了山林。

  此地难以久留,他没有再多的怜悯心施舍给那些子夜鬼了。

  而山林另外一端的云山翎和雾台绻涟,也听到了枪响,看着天空中惊鸟来时的方向,立刻赶向更深的林中。

  在另一个方向,苍启月也闻声而动。

  鸢尘在林子里拼命的向前跑,他知道鸣修已经没有了飞行器,必然要慢很多,但是他手里拿着火铳,也必须要小心提防。

  鸢尘跑的飞快,毫不顾忌身边锋利的杂草割破了他的衣服,刺伤了他的血肉。

  然而不久,身后就传来了骚乱的脚步声。

  鸣修很快就会追上他。

  接着,就是两声冲天响的枪声,子弹从鸢尘的耳边飞过,穿透了旁边的树干!

  他咽了一口口水,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必然会当场毙命。

  而正在赶过去救他的云山翎和雾台绻涟,也遇到了阻碍。

  他们在原地不敢动弹,因为他们面前,是一只有两人高的玉兽。

  兽面,人腹,兽腿。叫做兽面怪。

  “嘿,你不是有法术吗?快杀了他。”绻涟对云山翎腹语。

  云山翎压低了声音回复:“云山法术只是控制力量气流,怎么去杀它?”

  “你为什么不拿力量推倒他?”

  “我释放出的最大力量就是我自己的力量。”云山翎已经有些不耐烦。

  绻涟撇撇嘴,道:“真抱歉,我不了解。”

  “以后再叫你了解。”云山翎白了她一眼。

  就在这时,兽面怪突然弯下了腰,眨着有拳头大小的眼睛,看着云山翎。

  然后,它伸出手来,指着云山翎身后那士兵腰上的酒壶。

  “它想要酒?”绻涟觉得有些可笑。

  云山翎没有搭理她,而是把酒壶要来,递给了兽面怪。

  就在兽面怪灌酒的时候,突然从云山翎身后跑来了一队士兵,丢出了用腰带连接缠绕做出的圈套,套住了兽面怪的脖颈!

  “你们干什么?!”绻涟惊叫。

  而兽面怪也惊恐的丢掉了酒壶,酒水撒在了空中,喷香四溢。

  它怒吼了一声,一把抓住了圈套后面的绳子,直接甩开了那几个人!

  云山翎立刻发出力量流,抓住了绳索,努力挣扎着拉住。

  而兽面怪已经怒不可遏,它拔起了一棵大树,就朝士兵们扔了过去!

  看着一群士兵被砸倒在地,云山翎更是不安。

  她利用力量流,将自己从地面弹起,飞上了空中,一脚踩到兽面怪的肩膀上,抓住绳索,就往地面拽。

“绻涟,快想办法帮我把它拽倒!”

  雾台绻涟惊慌失措的躲在石头后面,害怕被挥舞的大手抓住,从中间掰断。

  她看向地上的藤蔓,捡起士兵掉落的剑,砍下了藤蔓之后,站起身来,不顾兽面怪的阻挠,拼命的绕到兽面怪够不到的范围外。

  等到绕至他的背后,立刻将藤蔓用力的甩出去,却因为力气小,高度怎么都够不到云山翎。

  “你快抓住藤蔓!”

  云山翎听到声音,立刻转过头来,伸手发出力量流,抓住了绻涟扔来的藤蔓,绑在自己身上。

  接着,她缠好了绳索,躲开兽面怪朝她伸来的大手,大喊:“快拉我!”

  听到下令,所有能站起来的士兵都跑了过去,抓住藤蔓,向下使劲的拽。

  兽的力量要比人类大很多。

  虽然这样体格的玉兽并不算十分高大,但力量却比人要大很多倍。

  但此刻,在同心协力的博弈中,兽面怪已经被勒的无法呼吸,他用手指拼命的抓着勒住喉咙的腰带,抓烂了皮肉也无法抓住已经勒进筋骨中的腰带边缘。

  他哀嚎着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支撑着上身,即将坐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从他面前飞过来一支极其迅速的掷箭!

  直接穿透了他的眉心,从脏乱的鬃毛中带着鲜血飞出,拄在地上。

  云山翎立刻跑过来查看,就见到是苍启月,站在前面。

  “持府!”他带着队伍跑过来,面对着云山翎单膝下跪,拄剑行礼:“属下来迟了。”

  “你来的正好。”

  “你来的很不好。”绻涟很生气,和云山翎的心情截然相反。

  “为什么?”

  “根本不用杀它。它只是想喝酒。”绻涟皱着眉头,摊手朝云山翎解释。

  云山翎叹了口气,道:“但已经发生了。”

  “不该忏悔一下过错吗?”

  “我们也死了人。”一个士兵接住绻涟的话。

  “那是你们活该。”绻涟白了一眼。

  他们走向兽面怪前方,停下来观察这只玉兽。

  接着,耳边又是一声火铳的声音,且非常的轰隆,宛如就在面前一样。

  “来了。”云山翎拾起自己的剑,警惕的望着前方。

  绻涟跑到石头后面捡起弓箭,躲在那里准备埋伏。

  过了不久,终于听到空地前方的林子里,传来了脚步声。

  云山翎握紧了剑柄,等待鸢尘的出现。

  很快,鸢尘就进入了他们视野。

  他跑的呈蛇形,这是在躲避子弹。

  鸢尘整个面孔已经惨白,不知道以这样高的速度,奔跑了多远。

  但只要为了保命,他可以继续跑下去。

  直到看到了家人,他才有了希望。

  很快,鸢尘融入了队伍之中。

  苍启月抓住鸢尘,将他交给了士兵照顾,再次盯紧了前方。

  只是前后一瞬间,鸣修就出现在了空地前方。

  他离得很远,但一定在火铳射程范围内。

  “嘿!”鸣修喊了一声,然后笑着道:“我很喜欢少爷,我想和他交朋友!”

  “荒谬……”苍启月冷冷一笑。

  云山翎根本不管他要说什么。

  她只知道,鸣修的火铳子弹有限,但是如今离那么远,鸣修可以攻击,而他们的防守力量微乎其微。

  因为这里只是一片空地。

  “绻涟!”鸢尘来到绻涟身边躲着:“你也在,你的伤好了吗?”他有些欣慰。

  “废话。”绻涟箭在弦上,根本不想对他废话。

  “你的箭射不中。”

  “我的箭很准。”绻涟有些不开心。

  “太远了,箭飞不过去。”鸢尘伸出手指,就见到一股淡蓝色的气流飞到了箭镞上。

  绻涟没有多看,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鸣修,等到他举起火铳时,绻涟瞬间松弦!

  因为羽箭力量被增大,弓弦承受不住飞弹力度而崩断。

  就连绻涟也被冲力打的向后倒去。

  羽箭撕开空气,长鸣不绝,在黎明之下,和子弹擦肩而过,冲向了鸣修!

  一瞬间,子弹打在了绻涟面前的石头上,还露着弹屁股。

  而羽箭刺入鸣修腹部,肝里的血瞬间就迸发出来。

  鸣修一个踉跄,险些倒地。他知道形势不妙,就转身逃进了林子。

  “鸣修怎么会在这?”绻涟询问身边的鸢尘。

  鸢尘一边扶绻涟站起,一边看向走过来的云山翎和苍启月:“好像是因为漆冥南丞。”

  “就是因为他。他释放了迩周监狱。”云山翎看向来时的路。

  是时候离开了,在雾台追捕一个人,这是在赌博。

  “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鸢尘惊愕不已。

  “为了分散云山的力量。他要进攻郡城宫殿。”云山翎很清楚漆冥南丞的目标。

  他的强大,只是为了那个宫殿,那个位子。

  城主,那就是迩周城的王。

  当漆冥南丞率领部队来到宫殿门口时,云山译添就已经在恭候他了。

  黑夜之中,他的银袍如同月辉一般柔美闪亮。

  相反的漆冥南丞,则如同黑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