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十三章 见鬼去吧,菩萨

第十三章 见鬼去吧,菩萨


  “怎么样,募捐多久了?只得到了八十几个银币。”多慕冷冷一笑,倚着墙壁站定:“没想到吧,我数的那么仔细。”

  云山译添握了握拳头,虽然又悲又恼,却又不能说。

  “怎么样?你施舍的少了,会觉得你小气,多了,又会觉得你根本不需要回报。”多慕手舞足蹈的说话。

  他接着,又东倒西歪的笑了几声,继续讲:“菩萨,多晦气的名字!你是救不了迩周城的!”

  “我一定可以。”云山译添不让步。

  多慕夸张的捂着嘴:“真期待!”说罢,他就在那已经布满伤口的手臂上剌开了口子。

  “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我的血有剧毒的吗?”多慕微微一笑,言:“在,我父亲被流放那个夜晚,我企图结束此生……

  血从手腕流了下来,竟然毒死了脚底乱窜的老鼠!”

  说完,多慕就如同发疯了一般狂笑:“所以我说,我杀的人,都是老鼠!他们都是迩周城的老鼠!”

  “他们是和你一样和我一样的百姓!”

  “那凭什么你住在明亮的宫殿,他们就要挤在破屋里?!因为那个姓氏吗?!”

  多慕暴怒的大吼,接着,就冲向了云山译添。

  “见鬼去吧,菩萨!”

  他的血从伤口中洒出,如同雨水一样落向云山译添!

  云山译添来不及躲藏,却被冲出来的文如给推到了身后!

  文如拿着一个盾,挡下了血水,眼见盾牌腐蚀溃烂,他连忙扔下了这块破铁。

  而多慕看到突然出现的文如,眼见得没有成功,就转身逃了。

  因为他并不能一直攻击,毕竟血液是有限的。

  文如不等云山译添,就率先追了出去。这次绝对不能再让他逃走!

  慌不择路的多慕,出了街巷,就横冲直撞的逃到了道路中央。

  来回飞驰而过的马车险些把他给撞的四分五裂,一直等到他看到了马路对面的……

  云山鸢尘!

  他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冲向了云山鸢尘!

  鸢尘也被路上的混乱所吸引,等定睛一看,正好看到多慕时,他也吓了一跳。

  但他很清楚,多慕一定会对自己做什么,于是他连忙撒开了小五的手,叫他立刻躲起来。

  鸢尘扭过头,还没来得及拔出长剑,就已经被多慕挟持住了。

  此刻他也不能再拔剑了,因为伤到了多慕,只会得不偿失!

  “退后!”多慕的声音呵退了一堆刚刚路过看热闹的人,瞬间,十字街口的灯下,只剩多慕和鸢尘两个人。

  赶过来的文如见这阵势,连忙停住了脚步。

  不久,就近的警所就赶来了支援,将多慕团团包围。

  “你最好给我让出一条路,不然,我一定会把这孩子送给神明去!”

  云山译添的脚步停在文如身后,他惊愕的望着多慕手里的“把柄”,面露紧张之色。

  “你不要乱来!你也很清楚,他只是个孩子!”

  多慕冷冷一笑,道:“但他姓云山!云山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你想怎么样?”鸢尘斜眸,看着自己身后,用胳膊肘抵着自己喉咙的多慕。

  “我要离开。”

  “不可能……”鸢尘否定他。

  站在远处的云山译添拔出了自己手里的剑,慢慢走到了文如身侧,看向鸢尘。

  如果此刻丢过去一把剑,可以躲开吗?

  鸢尘望着云山译添的眼睛,很明确的接收到了信息。

  如果没有决定,父亲不会拔剑。

  “你就不想想你母亲?她明明在等着你从监狱里出来,和她在地下城过日子!”

  “不可能了!”多慕的声音嘶哑,苍白的脸颊上,那少许的赘肉还在颤抖着:“早就不会有那样的日子了!”

  鸢尘几乎能感受到多慕喉结的震动。

  那样的悲伤,愤怒,却又交杂着疯狂的喜悦。

  “你不想和自己母亲生活,因为那样,会叫你沉浸在仇恨里是吗?带有仇恨的去报复,并没有毫无顾忌的去报复,更能叫你享受到快感,对吗?!”云山译添说出了多慕的心声。

  但多慕并不回答他,他只是狡黠的一笑,然后说:“或许有很多事都是无意义的,但,杀了少爷,很有意义!”说完,多慕就伸出了手臂,准备将血液滴到云山鸢尘身上。

  也就是在鸢尘怖惧的望着那鲜红的血液时,云山译添突然丢出了长剑,并且似猛兽一样撕喊:“躲开!”

  云山鸢尘立刻伸手抓住多慕另外一只胳膊,用力一扯,自他手肘之下逃了出来!

  而多慕也眼疾手快,赶忙闪到了一边,躲开了剑端。

  但云山译添已经大步冲来,在鸢尘释放的力量的帮助下,跳向空中,抓住刺空的长剑,一个反身,举起手就把剑朝着扭过头来的多慕冲刺而下!

  为了不把血溅到父亲身上,鸢尘再次释放力量气流,助云山译添降落在了多慕远处。

  而多慕,被巨大的冲力撞倒在地,长剑拄地,他被钉在了地面上。

  随着巨大的血花飞出,四周的人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文如见猖狂的多慕已经落幕,也就收回了火铳。

  “为什么……”多慕吭吭哧哧的看着走过来的云山译添和鸢尘。

  “什么为什么?”云山译添喘着气,低头看着多慕。

  “为什么,我们都要,匍匐在你的脚下!”

  鸢尘皱着眉头,看多慕那狰狞的面孔。

  “不为什么。”云山译添挺拔的身躯,宛若一座山。

  “你的剑……”

  “完好无损。”云山译添拔了出来,剑刃上还带着血肉。

  “为什么……”

  “因为真金不怕火炼。”

  暮色逐渐笼罩上了街头,警医和司警一拥而上,原本还会吹拂在鸢尘脸上的风,瞬间被拥挤的人潮给挤得荡然无存。

  因为成功抓捕了多慕,云山译添和文如的合作,也算结束。

  他邀请文如到万晴宫殿用餐,却被文如拒绝了。

  “或许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文如摆了摆手,刚刚转身,就听到了云山译添的声音。

  “要去看你母亲吗?”

  文如的脚步停留在了原地。

  他转过身,看着正浅浅微笑着,凝望自己的云山译添。

  不知道从何感受,文如并不觉得,这个男人的外表,与他内心相同。

  不论是更好,或是更坏。

  “我觉得,这也不是先生应该关心的事。”

  “很抱歉……”云山译添走近文如:“这些天来,并没有对警长有所了解。”

  “你不需要了解我。”文如的口气变得很不客气。

  站一边的云山鸢尘,望着自己父亲和文如。

  他并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现在的场面。

  这两个人绝对不是朋友,似乎也随时随地,会成为敌人。

  “父亲……”鸢尘决定打破这样尴尬的场面,就叫了一声云山译添。

  在这个间隙,文如就跟着最后一批撤走的司警离开了。

  鸢尘伸手牵住从人群里跑来的小五,再次对云山译添说话:“这是我救下来的一个孩子,可不可以带他回万晴宫殿?”

  “当然可以。”云山译添笑了笑,看向远处的街道尽头:“阿骨也许在来接我们的路上。”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一辆镶满白玉的马车停在了三人面前。

  阿骨从马车上走下来,弯腰行礼,然后言:“城主邀请您去一趟。”

  “好的。那就把鸢尘和这个孩子送回家吧。”

  鸢尘点了点头,听话的和小五上了马车。

  “哥哥好听父亲的话。”小五感叹。

  阿骨听到了小五的话,立刻说:“请称呼少爷。”

  “不用的。”鸢尘落座后,朝阿骨摆手。

  小五噘着嘴,坐在离阿骨远的位子上。

  而鸢尘则打开窗口,朝已经坐上大马的云山译添再见。

  “或许是因为羊皮卷的事。”鸢尘对阿骨讲。

  “羊皮卷?有了新的译文吗?”

  阿骨的眼神迷离而又深邃,鸢尘难以参透,那简直是一片模糊。

  月辉撒在宫殿的青石板地面上,云山译添下了马,走入了主殿。

  就见到殿内,只有辰弥谢尔,卡谢思,明人德。

  “城主。”云山译添行礼。

  明人德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漠无神。

  等云山译添站起来后,明人德就低头退下了。

  “有了新的译文。”辰弥谢尔从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下台阶,和云山译添平视。

  “是什么内容?”

  “百姓所信仰的,则为城之信仰。”

  云山译添心中的警钟顿然敲响。他警惕的看着辰弥谢尔。

  这样的译文之下,辰弥谢尔只请来了云山译添一个人。

  无论是奇拉家主,还是明人,克斯,以及最具有竞争力的财务司司长,都不在。

  “城之信仰,是城主之位的座右铭。”卡谢思还再加了一剂催化,指向城主座位上雕刻的那一句话。

  云山译添没有接话。

  “先生还记得你我的约定吗?”辰弥谢尔微笑着询问。

  云山译添立刻回答:“当然记得。”

  “一旦我死亡,我会把城主之位寄托给先生,但是我希望先生,在我活着的时候,把握好分寸。”辰弥谢尔挠了挠眉心,继续说:“译文出来的很是时候,正好是你抓住多慕的时候。”

  云山译添心中沉重,立刻单膝下跪:“我只是一个商人,抓住多慕,只因为他曾经也是云山家族的一员,如今他会搅乱迩周,也有我的责任。”

  “但也希望先生记清楚,你的责任,只在云山家族。”辰弥谢尔扶起云山译添:“至少现在是这样。”

  “你我之间,有太多的秘密,这些秘密,都足以毁掉对方。”辰弥谢尔的神情云淡风轻,说的话却针芒绵密。

  云山译添看着转过身,离开的辰弥谢尔,慢慢握紧了拳头。

  回到家里的鸢尘,见到了米娜和乌思宁,知道已经送去了抚恤,心也就放了下来。

  而刚刚放松,在宁殿阳台上瞻望夜景的鸢尘,就收到了来自云山翎的“坏消息”。

  “你父亲已经帮你转了学。后天你就要去克斯学院上课了。”这是克斯家族创办的学校,在二十年前,超越明人学院,稳坐特高学府第一把交椅。

  要是问如何超越的,第一件事,是改造了火铳,将子弹发出声噪降到了最低。

  第二件事,加固了葫芦锁。

  葫芦锁,就是迩周城和迩周之外的东陆大陆所连接的锁链。

  因为迩周城形似葫芦,而得名。

  迩周城实质是一个岛屿,向北则是一片内海,对面就是帝城岛。向南,则在葫芦底部那里,东西两侧形成具有弧度的河湾,为迩周河湾。

  那里的陆地不与陆上相接。

  而和对面岸上有东西南三方大桥,河下有五条葫芦锁相连。

  克斯学院所做的第三件事,则是在有限时间内,破译出了更多的羊皮卷内容。

  “为什么?”鸢尘有些不情愿。

  云山翎笑着坐到鸢尘身边:“因为你太聪明了。”

  “那,姑姑能看到我的永生息皿吗?”鸢尘期待的问。

  云山翎摇摇头:“最早也要到十八岁。”

  听见云山翎这么说,鸢尘失望的低下头。

  过了一会儿,鸢尘望着月亮出神的言:“今天多慕问父亲,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对他匍匐……”

  就见云山翎神色陡然一变,接着就别过脸:“不要听他瞎说,多慕·奇拉就是个疯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