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二十九章 门内的决斗

第二十九章 门内的决斗


  周尘不敢想象这个变异者跑到街上会发生什么事。他赶紧就要去追,却被绻涟抓住了胳膊:“你疯了?!他会杀了你的!”

  绻涟望着周尘回头看着她,目光坚毅而不容左右,只好慢慢放开了他。

  周尘交代周期将变异者的胳膊送往警司后,就解开了马车上的马匹,骑马往前追了。

  虽然街禁令已经解除,但人们对此次变异者的恐慌程度不减,也就没多少人敢在街道上晃荡。

  周尘在街上遇到了寻找剩下注射者的江南和文如。

  他跳下了马,对江南和文如说起了刚刚的事。

  “我让叔叔把变异者的胳膊送去了警司,想看看警医有没有什么办法。”周尘说话。

  文如觉得可笑:“你觉得明人漫能救他们?”

  “办法总比困难多。”

  “但愿如此。”江南拍了拍周尘的肩膀后,又恢复了愁容:“现在只剩下两三个人,这在迩周城简直是大海捞针。”

  “找不到,兴许是好事。”周尘扭头看着江南:“这说明,他们没有异常的反应。”

  周尘话音刚落,就看到前方街角处,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眼疾手快,立刻就拔出了剑,飞奔而去,果然看到一个断臂的变异者朝街道深处的黑蝇窝去了。

  等到三个人赶到的时候,那个变异者正在清洗自己的伤口。

  江南和文如是第一次看到变异者,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这还是一个人。

  看着两个人惊叹的样子,周尘无奈的撇撇嘴,然后蹲下来试探变异者:“我看得出来,你还是有理智的,对不对?”

  变异者慢慢扭过头,露出他半蛇半人的面孔。

  鳞片在风的吹拂下,闪着光芒。

  江南和文如都狠狠地吞下一口口水。

  “可能吧。”

  听到这个变异者还会说话,周尘也就放了心。起码不是像之前那个一样,只会像禽兽一样嘶吼。

  “你为什么注射血因?”

  “因为我想赚钱,赚钱给我眼瞎的母亲买房子住。”

  “你的意思是,你的母亲也注射了?”

  变异者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尘的剑:“你杀了我吧,在我没有杀人之前。”

  看着这个变异者的眼神,周尘摇了摇头,他做不到。

  但下一刻,文如就开枪射击了变异者。

  周尘被射击声吓的一激灵,慌忙站起来退后。因为子弹并不管用,同时,变异者身上的鳞片突然竖起来,且看起来坚硬无比。

  他知道,变异者被激怒了,变异程度又开始扩散,如果变异者无法遏止扩散,这个人会变成第二个之前那样的……

  现在不是怜悯的时候……

  就在变异者还在艰难控制之时,周尘一剑插进了他的心口,鲜血注流。

  看着死透了的变异者,文如惊愕:“这些人子弹杀不死?!”

  周尘回头看了文如一眼,然后说:“只能用冷铁。”

  “回警司吧,看看明人漫那边。”江南拉着两个人离开了黑蝇窝。

  周尘跟着江南走了两步,犹疑了一下,回头又看了一遍那变异者的残骸……

  周期拿着那只断臂来到警司时,迩周警司内突然响起了警报铃。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直径走去了明人漫的办公室。

  明人漫很少会见到周期,同时他也对这个人丝毫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兜子里那个断臂。

  “这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明人漫带上手套,惊叹于人表皮上的鳞片。

  “变异者的手臂。周尘说,叫我交给你。”

  明人漫一听说是变异者的手臂,更是好奇的不得了。

  看着明人漫忙着解剖观察,周期想起刚刚的警报铃,就问:“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拉响了警报?”

  明人漫抬抬头,道:“好像是避难所咬死了人,可能。”

  “什么?!”周期来不及多说,立刻又冲出了警司,结果迎头撞上了回来的周尘和江南文如。

  “怎么这么慌?”周尘看着周期慌张的样子,有些不安。

  周期一边上马,一边解释:“避难所又有了变异者。”

  就在周尘周期走后不久,那个女人痛哭流涕的回到了床铺上,她哭诉自己儿子为了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包括去做苦力,做小弟,哪怕是爬到高耸入云的望塔上擦拭钟表……

  高娜听到这,就坐到女人身边安慰她。而女人并不领情,她瞪着双眼,直直的盯着高娜:“你知道吗?我的眼睛,是过去哭我男人哭瞎的,他在奇拉街道决斗场工作,被打死了。”

  “现在不是好了吗?”里恩走过来蹲下,柔和的劝告:“既然好了,就该重新生活。”

  “但我只有一个孩子!你明白吗?”女人的眼珠子越瞪越大,甚至开始发红,发紫……

  “他也要死了,他为了我才死的,奇拉氏收走了我们的租房,我的眼睛好了,可我们连黑蝇窝都回不去!”

  里恩看女人的样子不对劲,立刻把高娜从她身边拉走,然后拔出来自己的剑。

  就在女人的嘴逐渐变尖,逐渐长出喙来时,里恩迅速扬手向下一劈!

  没有劈到!床铺的布面被剌开,飞絮自刀口“哄”的一下飘出来。

  里恩看着那女人跑到了走道上,两步并一步,再次劈过去,那女人却两掌一合,抓住了里恩的剑!

  “救我!”

  里恩寻声而去,看到角落出现另外一个变异者,正抓住一个女孩,还来不及再呼救一声,就被一口咬死了!

  正是此刻,和里恩博弈的女人松开剑刃,一脚踹倒了里恩。

  里恩不敢稍作停留,站起身后,刚要再刺过去,然女人就一挥手,打飞了里恩的剑。

  四周的人都慌不择路,仓皇失措,蜂拥而至于大门。

  守卫看情况不对劲,二话不说,就把大门关了起来,然后拨动晶甲,请求支援!

  看到紧闭的大门,人们这才反应过来,避难所根本不是什么避难所,而是他们的刑场。

  真正能救他们的,是他们自己。

  而这群象征性为自己施粥,给棉被的人只是另外一群虎狼!

  里恩被变异者给扑倒在了地上,女人的喙很快就会啄到他的眼睛!

  “老天爷,我刚会走路,可不能瞎了眼!”

  正在里恩奋力挣扎着推开变异者的手接近痉挛时,高娜突然拿起一块布捂住了变异者的脸。

  一瞬间,变异者就一动不动了。

  她拉着那块布,带那个变异者来到房柱边,在别人的帮忙下拿布条把变异者捆在了上面。

  里恩喘着大气,回头看向另外一个变异者。

  “这是昼鹰,黑暗的地方会让她失去视觉。”

  人们没有仔细听高娜的话,而是纷纷躲在了里恩身后。

  包括千海舟。

  “你是唯一有剑的人,好小子,快去杀了他!”千海舟拍了拍里恩的肩膀,就退到了最后面。

  里恩鄙夷的看了千海舟一眼,又连忙盯住那个变异者。

  现在所有人都围在了屋门口,却走不出这个屋子。如果想要安全,就必须杀了眼前这个变异者。

  周尘他们到达的时候,大厅门外围了很多的侍卫和司警。

  卡谢思站在外围,焦头烂额的乱转。

  “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变异爆发了。”卡谢思看着周尘。

  “那为什么关着门?”

  “如果变异者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周尘没有搭理卡谢思,而是看向那些举着火铳的司警:“子弹打不死他们,必须用冷铁!”

  那些司警愣了一下,赶紧收起火铳,拔出自己已经多少年没动过的长剑。

  “我这是铜的,能用吗?”一个司警还有些慌张的问。

  周尘皱眉,看着卡谢思:“里面还有公爵少爷,还有政务司副司长!”

  “可门外是迩周!”卡谢思也很无奈。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了凄惨的嚎叫。

  里恩被打到了一边,变异者冲向了那躲在里恩身后的人群中。

  他赶紧站起来,挥剑抬手。但变异者反应灵敏,立刻侧身躲过,里恩差一点就劈死了个正常人。

  剑刃一转,横扫向变异者,他却一撤步再次躲开。

  有几个人突然觉悟,奋起而上,抡着拳头,赤手空拳就冲去了!

  结果还没挠挠痒痒,就被咬了个大窟窿,扔在了一边抖动着冒血。

  里恩再次冲上前,一刀下去,对变异者根本是毫发无伤!结果变异者一抬手,就在他身上留下了三个长且深的血道子!

  这个变异者的血因来源,高娜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帮里恩了。

  里恩捂着伤口再次站起来,看着前仆后继却尽数被打倒的其他人,他心里似乎还有些宽慰。

  至少,他的勇气不是没有用的,起码能告诉别人,战胜恐惧的东西,就是直面恐惧。

  里恩再次站起来,毫不畏惧的向前走去。

  无所谓獠牙,无所谓利爪。

  要么是人,要么是禽兽,没有杀不死的怪物,只有不敢面对的阴影。

  他再次抬起手,奋力一劈!

  变异者伸手接住白刃,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满满的不屑和得意。

  就在这时,高娜突然冲了过来,她握住里恩的手,努力向下压去!

  变异者皱起眉头,但他没有松懈,加上了另外一只手,再次将剑抵了回去!

  忽然,大门打开了。

  光线从门外撒入屋内,周尘站在门口,一边招呼其他人赶紧离开,一边举起剑,快速赶来!

  他大吼一声,抬手就劈到了里恩的剑上,力量流裹满了剑刃,砍着里恩的剑狠狠的向下压!

  三个人一同发力,咬紧牙关,促使浑身的肌肉都释放出力量,涌入指尖,进入剑身!

  变异者支撑不住而跪倒在地!眼球都因为冲力而突出暴起!

  周尘看着势头正对,于是又加了一码力,他横过身体,将整个胳膊都压在了剑柄上,全身全魂的力气都聚集至发力点,直至——

  里恩的剑劈进变异者的肩膀,一直划破它的肉,筋骨,内脏!

  变异者崩溃的嘶吼着,最后失去生息。

  三个人收回剑,一齐瘫倒在了地上。

  周尘望着里恩,他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里恩并肩作战。

  站起身的里恩,喘着大气来到门外,低声询问:“是谁关的门?”

  他审视的眼睛环顾了一周,最终落到了,因为心虚而别过头的卡谢思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