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三十二章 应该解开未知数

第三十二章 应该解开未知数


  “周尘问起了丰碑?”周译添对周翎的话感到有些诧异。

  看着周译添沉思起来,周翎又开始不安。

  一旁的周期依旧是一言不发。

  “阿期……”周译添看向周期。

  周期被叫的一怔,连忙应答。

  周译添犹疑了一下,然后慢慢走到周期身边坐下,看着议桌上摇晃的烛焰,问:“周尘怎么知道丰碑的?”

  “你问我吗?”周期笑着挠挠头,道:“这两天我可没见到什么奇怪的,除了变异者。”

  周译添抬头看了眼周翎,又沉思起来。

  “不能让丰碑人,荼毒了少爷。”

  周译添回头看了一眼弯着腰的阿骨,问:“除了我们没人知道丰碑人。”

  “那若是少爷问起呢?”阿骨走到周译添身边:“少爷现在,已经知道了丰碑的存在,根本不需要知道丰碑是什么,只需要知道,他们需要周尘。”

  “这不是什么好事。”周翎摇了摇头,瘫坐在自己位子上。

  “我还是不明白,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丰碑人总是揪着云山家族不放?”周期不解的疑问。

  周翎听了冷冷一笑,道:“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血统高级吧。”

  “或者,云山家族是唯一可以一直活到实现他们愿景到来那一天的人。”周译添的眼睛里神情非常,是那样的厚重而又莫测。

  “过去总是寻找兄长,让兄长帮他们,现在又开始叨扰周尘了。”周期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言:“真的不明白,他们到底在纠结什么劲。东陆已经建立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回到原点,怎么可能?”

  “他们是在我们父亲出事后放弃我的。”

  “家主……歇息吧。”阿骨及时打断了周译添的思绪,督促他回至房间休息。

  最后正厅内只剩下了周期一个人。他望着周译添离开的背影,只自嘲一般的扬了扬嘴角,转身看向大门外的天空。

  昼光一点一点的擦亮了夜空,黎明逐渐追上了暮色。

  朝霞满天的时间,周译添接到了前往郡城宫殿议事的消息,离开后,一直到晌午周尘回到万晴宫殿,也没有归来。

  “父亲去了郡城宫殿?”周尘看着一直忙着给自己整理换洗衣服的米娜,思量了一番继续问:“是不是南陆王要来了?”

  米娜的手顿了一顿,等她直起腰,看着周尘的时候,就在看着周尘那双眉目之时,她似下定决心了一般,一跺脚,来到周尘身边坐下:“我昨天,听到了一些话。”

  “什么话?”

  “少爷是不是跟二持府说过一个什么丰碑?”

  “对。怎么了?”

  “我听到持府和家主说起来了。丰碑……貌似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看米娜神秘兮兮的样子,周尘着急起来:“你把话说囫囵吧!”

  “其实就是,这个组织,貌似会利用少爷。”

  “组织?”周尘转转眼珠子,再问:“丰碑是一个组织?”

  “倒也不是,好像是什么……丰碑人是一个组织。”

  丰碑人?

  不容周尘假以思索之时,就听见从正厅传来说话的声音。他赶紧跑出了宁殿,绕过中堂,推门绕过中厅屏障一看,果然是周译添回来了。

  路上米娜紧紧跟着他,嘱咐切不可和家主提及丰碑人。

  “父亲。”

  周译添看了看周尘,笑着招手叫他坐到自己身边:“回来了?”

  “对。”周尘慢慢走过去,坐到软榻上,抬头打量着周译添疲惫的神情:“发生什么了吗?”

  周译添看了一眼周尘对面坐着的周翎,然后言:“南陆王要来了。还带了一队士兵。”

  “进贡带士兵做什么?”从旁边的茶间端着香茶走出来的周期,绕过上茶的侍女,走到周尘身边坐下。

  “说是听闻迩周有难,特别关照。”周译添抬抬眉峰,尤其意味这“关照”二字。

  周期和周尘领会到意,相觑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信上没有提及多少人马,也没有提及进贡账目,只草草交代了一下,城主说按照时令来算,应该是仲夏节前后赶到。”

  “所以说,我们要在仲夏节前,结束迩周这场灾难?”周尘迅速反应过来。

  周译添看周尘如此机敏,不由得有些不敢相信。他看了看同样有些诧异的周翎,然后笑道:“按你说,应该如何解决?”

  周尘摇了摇头,言:“我不知道。毕竟……没人知道现在鸣修在哪。”

  过了半晌,周尘又言:“我想再去一次避难所。”

  “不行。”周翎果断否决掉了他的请愿。

  “避难所已经安全了,这已经这么多天,变异也已经过了时候了。”周尘不甘心的和周翎争论。

  但周翎并不理会他的请求。

  “可以。”周译添反而同意了。他笑着摊开手,言:“只要你不往望塔去就行。”

  “为什么?”本来高兴的周尘,再次充满了疑问。

  周译添没有回答,而是叫住周期,让他下午陪自己去云山神兵署。

  “那里被‘洗劫’后,还得料理一下重造的事情。”

  下午,周尘和米娜一同离开了万晴宫殿。

  走在去避难所的路上,周尘一边思索着周译添的话,一边回头看了看米娜。

  “米娜……”周尘叫了她一声,然后问:“在你印象里,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米娜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愣了一下。她支支吾吾的拉着缰绳,让马走快两步来到周尘的身边,然后回答:“家主……谨慎,聪慧,善良还很平易近人,而且,很有威严,虽然在家里不苟言笑,却没有什么距离感。”

  “还有没?”周尘心里知道,他想听到的绝不是这些他已经知道的。

  米娜看了周尘一眼,然后道:“常常微笑的人,突然不微笑了,事情会很严重。常常和善的人,也必定吃过锋芒带刺时候的苦。”

  听米娜这么说,周尘慢慢拧起了眉头。

  他想起一句别人经常告诉他的话——从没有人想要当菩萨。

  “事情还得少爷你自己去弄清楚,而不是全靠别人告诉你。那是你的父亲,他做什么都一定是想让你过得好。”米娜安慰周尘:“当然,我们也是想让你好,只是我们的好不能和他媲美。”

  “你已经很好了。”周尘浅浅含笑,看着米娜。

  “无论如何,家主承受的事情足够多,善或恶,黑或白这样绝对的词是无法评价一个人负重的人生的。”

  世界从不非黑即白,也就没一个人在这其中独善其身,干干净净,或彻头彻尾。

  避难所的大门近在眼前,天空之上飘起了小雨,这和早晨的和煦日头完全不同。

  周尘把带的东西卸了下来,然后看着正和高娜一起给避难所的人们发餐的里恩。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走进去。

  “少爷!”

  就在周尘即将跳上马时,里恩跑了过来,叫住他。

  “为什么不进去?”他笑着看周尘。

  周尘朝里恩回答:“看到这里一切都好就行。”

  “但愿如此吧。很艰难的,能从我哥哥的怀里挣脱出来。”里恩耸耸肩,笑着打趣。

  周尘也笑着言:“公爵只是担心你。”

  “我明白的。”里恩点点头。

  之后,周尘交代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忙,就和里恩道别了。

  其实此行目的,并非只是来探望避难所,主要是要去迩周警司。

  他要去询问关于鸣修的事。

  刚刚到达警司,周尘和米娜就碰见正在整理物品,准备出发的江南。

  “警长要去哪?”

  江南回头看见是周尘,有些吃惊,但他也没来得及多说,只解释说要去碌耳加宫殿逮捕丹古,后就赶忙要离开。

  “你们抓不了他。”周尘回过头,看着江南。

  江南有些疑惑,他往周尘走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丹古既然和漆冥南丞联合,你觉得有多少可能,漆冥家会让你们带走丹古?”周尘不疾不徐的说着,又抬眼看着和其他司警走出去的文如。

  “但总要试试不是吗?总不能让他肆意妄为。总要搞清楚未知数。”

  周尘听了江南的话,心中触动了一下。

  总要搞清楚未知数。

  他来警司,不就是想要搞清楚自己心里的那个未知数吗?

  明明还那么年轻,很多事情都不值得放弃。

  “至少没收他的血因。”周尘笑了笑,然后目送江南离开了。

  等看到门外的大马纷纷离开,米娜则提醒周尘往后看。周尘转过头,就见到姜贞在二楼凝望着他。

  周尘也不说别的,直接走上了二楼,米娜则在一楼的休息区等待。

  “少爷现在很出名。”

  姜贞拍着周尘的肩膀,带他进了办公室:“少年骑士,很少有人在你这个年龄得到这份殊荣。”

  “我并不觉得这是份殊荣,我只是在做我想去做的事。”周尘说完话,看了看姜贞,又笑言:“但我会守护这份使命和荣耀。”

  “你是宣过誓的,一定程度上,我们现在是同僚。”

  听了姜贞的话,周尘摇摇头:“我更希望和司长成为朋友。”

  “那,朋友能说说,来此的目的吗?”姜贞一边请周尘坐下,一边在热水壶前沏茶。

  “我知道今天城主开了会议。”

  姜贞忙着往茶水里添加蜂蜜,没有搭理周尘,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我也知道鸣修现在是很难办的芒刺。”

  周尘接过姜贞递过来的茶水,接着言:“现在我想知道,鸣修在入狱之前的事。”

  “我相信每个对鸣修感兴趣的人,都对他的过去感兴趣。但我没想到,会是你会来找我询问这件事。”姜贞的神色开始严肃起来。

  “我只了解到他得的是变异血热病,需要定期的更换血液。我也知晓我父亲参与了当年血热病捐献的事。”周尘抿了抿嘴唇,有些不自在的转着眼前的茶杯。

  姜贞笑笑,刚要说什么,就被一阵大步跑上来的脚步声打断。

  两个人听着沉重的步伐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一直看着乌思宁冲进来。

  他看到周尘在时,犹豫了一下,但来不及耽误,赶紧汇报起来:“望塔,又死了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用晶甲?!”姜贞听到乌思宁的话,立刻站起来,拿起抽屉里的火铳就跟着乌思宁往回走。

  周尘也没有坐以待毙,也跟着走过去:“没有警长吗?”

  “我没有晶甲!我中午回家吃饭,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望塔上鸣修正在挂起一个人。”

  “他到底是怎么上去的?”周尘推门走出来,跳上了马,询问乌思宁。

  乌思宁发怵的看向周尘:“他有翅膀,蝙蝠的翅膀。”

  周尘有些不敢相信乌思宁的话,但看乌思宁那吓坏的样子,又不觉得他会骗自己。

  “少爷,家主不让你望塔。”

  周尘看了一眼米娜,然后一蹬马背,往前去:“你可以不跟来!”

  米娜无奈的叹口气,呵了一声,骑马跟上了周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