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三十五章 布琳和二哥

第三十五章 布琳和二哥


  第二天,周尘再次出发,他带上了小五,去往之前马霜所在的那条街。

  “为什么要回来啊?”小五不解的挠了挠头,拉着周尘的衣裳,往里面走:“也不让你那个壮实的女仆跟着。”

  周尘回眸看了小五一眼,然后解释:“米娜是我的家人。”

  小五挑挑眉,又张望向别处。

  “看,是江南警长!”

  听到小五的声音,往这边街口走的江南,立刻捕捉到了周尘的身影。

  周尘也朝小五指的方向看,目光正好撞上走来的江南。

  “警长也来了。”周尘笑着和江南打招呼。

  江南拉了拉腰带,看向街巷深处:“没错,我听说你看了鸣修的档案,有些好奇,我猜你会找到这里来。”

  说完,江南就回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周尘,不由得扬起嘴角:“你怎么这么严肃?”

  的确,相比于江南松垮懈怠的站姿,周尘无论是站姿还是表情,都无比的精神且认真。

  “警长怎么找到这的?”

  “我之前私下就查到过这里,顺着065街道那里提供的线索。”江南一边说话,一边抬脚,走进了街巷。

  “你一直在关注吗?”

  “对。只是最近很忙,没时间了而已。”江南回头确认了周尘和那个叫小五的孩子跟上来后,才加快速度。

  “文如警长呢?”

  “他要去排查变异者,顺便去避难所看看。”

  周尘点点头,一直走到狭窄的巷子内,他抬头看着上面挂着的衣服,提醒江南:“这些衣服的水会滴在身上。”

  “没关系,寒春已经过去了。”江南笑了笑,然后看着前面的几扇门思索起来。

  “是那个!”小五从周尘的臂弯钻过去,跑到最前面,指着前面那扇若隐若现的门。

  犹豫门面过于污黑,所以要仔细辨认。

  “那是马老头的家!”

  “马……马老头?”江南低喃了一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马霜啊。”

  “对。”周尘刚在门口站定,就尝试着推门。

  可还没有准备开门,门就被打开了。

  门内站着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嘴里衔着面包,沾满泥污的指甲缝里还有干面包的残渣。

  他抬头看着周尘和江南。

  似乎因为发现不是马霜,而松了一口气。

  “二哥?”

  小五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孩子,过了一会儿回神时,几乎就要掉出眼泪来。

  二哥看着也只比周尘小了那么三四岁的样子,但双目浑浊,意深文重,城府颇深。

  三个人走进了房子,就看到屋里的沙发上卧着一只小狗,它胆怯的颤抖着,却又狠狠的看着周尘和江南。

  “二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没有吃的我当然要回来。”二哥一边回答小五的话,一边打量着身边那两个人。

  “我是迩周警司的,他是云山家的少爷。”

  听到江南的介绍,二哥突然嗤之以鼻的望着小五:“怪不得穿上了衣裳,原来是跟着少爷混。”

  “二哥!他们来是想查案的。”

  “什么案子?”二哥的神色开始紧张起来,他一边抱起了那只贵妇狗,一边别过脸,继续吃从厨房偷来的面包。

  “关于鸣修……”周尘看二哥不对劲,就慢慢走过去,看着他:“我叫周尘,你叫什么名字?”

  周尘在这边和人聊络,江南则开始搜查屋子。

  “我没有名字,别人都叫我二哥。这是布琳。”他晃了晃布琳狗的头。

  周尘点点头,道:“这是只贵妇狗,它不是你的。”

  “它就是我的!”二哥突然暴躁起来。

  小五听到周尘说这话,立刻上前问:“二哥,你在哪捡的狗,你可以把它送回去,还可以得到赏钱。”

  “不,它受尽虐待,我不会把它再送到哪个暴戾的夫人手里。”

  “这是涂丽·奇拉的狗。”周尘皱皱眉头。

  涂丽是奇拉家族如今的家主,已经四十多岁,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却以会生财和虐待动物出名。

  “我是在码头捡到的,求你不要随便传。”二哥就要哭出来。

  周尘立刻答应:“好的,好的。”

  “码头?”江南警觉起来。他空手归来,皱眉:“码头的什么,奇拉的货吗?”

  “对。他们要运到均天城一批货。”二哥做了个上膛的动作。

  江南的脸色突然就难看起来:“均天城?封氏家族。”

  封氏家族是腹地的护国者,一支很强悍的军队,军队首领是均天城城主。他们主要是用于抵御南方悍民在夏日炎炎时刻,因为农活过重的起义。

  过去是用于抵御南陆王北伐,后来南陆归降,作用就变了。

  “封氏家族不是主要用冷兵器吗?”

  “什么能有子弹管用?”二哥看着周尘冷冷一笑。

  话粗理不粗。

  但,封氏要用火铳和火药,真的就是为了抵御南方悍民吗?

  封氏最擅长于对战和审讯。对战则是硬拼,审讯也是逼供。

  其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就是剔骨刑。

  剔的是食指和大拇指的第一节和第二节指骨,那是长骨,要比曲骨好剔。此外最重要的是因为克斯家族说,捻动羊皮卷的手指,则是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左撇子换言之。

  他们崇尚羊皮卷以及会在仲夏节出生的武神。

  总之十分信赖神明,相信神明造世。

  他们的旗帜上,画的就是两根手指捻动羊皮卷的图案。

  “父亲准备拿这批军火干什么?”

  跟在封氏家主封雷身后的,是他的次子封乔弗。他才十四岁,却已经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了。长兄在平复悍民起义时牺牲,授名护国者。

  封雷做到城主之位上,伟岸的身躯挡住了身后刻的“城之信仰”四个字。

  “当然是装备军队。”

  “火铳不是我们封氏家族的好东西。我们是靠剔骨闻名,只有刀剑可以剔骨。”

  “刀剑却不能让我们成立大业。”封雷冷冷的看了封乔弗一眼,他就不再反驳父亲了。

  “我们必须拿下绮罗河南北岸,这样整条运河的航税就是我们的了。”

  绮罗河在均天城北面,横穿整个东陆。有丰富的森林、动物、植物还有航运资源。

  只是它的北岸属于克亚城,是“被野种”统治的“卑贱城”。这是封雷给它的称呼。尽管克亚城离迩周城更近,离羊皮卷,离皇帝都更近,但因为其城主是东陆人和西陆歌妓之子,而受到这样的侮辱。

  “可是南陆王刚走,如果被他截了奇拉氏的镖怎么办?”

  封雷深深的看了封乔弗一眼,回答:“他不敢截奇拉氏的镖。他也需要奇拉氏。”

  封氏父子还在说这些话时,南陆王卡伦五代,勒沃·卡伦已经到达了绮罗河岸。

  浩浩荡荡的进贡队伍,包括军队,都已经到达了岸边。

  勒沃年轻帅气,血气方刚,站在岸边等待副手乌杰希向身后那,星罗棋布的停下来歇息的随从以及军队发号施令,通知过河。

  “殿下,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乌杰希看着夕阳:“黑夜即将来临,如果现在过河,汹涌澎湃,危机四伏。”

  “我们是南陆的将士,最不怕水!”勒沃甩着金黄色的头发,霸气的回答。

  “可我们人数太多,紧赶路程十分不易,舟车劳累,如此过河,会大量损耗我们的精力人力。”

  听到乌杰希这么说,勒沃思考了一番,决定听从他的意见。

  之后,勒沃又拉了拉缰绳,看着波光粼粼,浪花白灿的河面:“如果我是封雷,我一定会征服绮罗河流域。这是近水楼台。”

  “他会这么做的。”

  周尘、江南、小五三个人走在街道上,江南和小五聊起了二哥这么一号人物,聊起印象里的二哥是否好相处,他是否城府太深等等。

  而周尘却一直沉默着。

  他在回想二哥的话。

  后来二哥对他放松警惕后,才愿意讲起小时候的事。

  “我很小的时候,我记得家里来了一个皮肤苍白的孩子,天天吵着要回他表姑家。每天都会挨打。”二哥抚摸着布琳的头,继续言:“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一个飞行器。我们都很羡慕他。一直到马霜要把他卖到拳场或者决斗场。”

  把他送到奇拉夫人那里的第二天,就鼻青脸肿的逃了回来。

  他满脸是血,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血。

  “门虚掩着,我就在那里偷看,见到他舔干净了身上的血,要咬马老头。马老头眼疾手快,掏出火铳给了他一个钢子儿。”

  二哥宛若回忆恶梦一般,痴怯的看着空洞的前方:“然后马老头找来了铁塔,商量的是把他扔回他表姑家。因为他表姑就是被他杀死的。他们知道了鸣修不是正常人后,十分后悔抓了这个孩子,又将他丢进了他表姑家。”

  之后,二哥就再也没见到过鸣修。

  没想到的是,鸣修竟然活了下来,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脱离了黑蝇窝的火海,投奔表姑,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充满言语暴力和屈辱的家中。

  他杀了天天虐待他辱骂殴打他的表姑,却被马霜给拐走了。然后又是日复一日的乞讨和挨打。

  他的黑夜没有边际没有终点。

  但他活了下来,他也看到自己身在一直渴望的家——完全属于他的地方。

  他可能不需要亲人了,但需要一个舒适的住处。

  “所以,我们可以相信你二哥吗?”

  “当然!他很有爱心,帮助过很多动物,甚至帮一些会被虐待的玉兽脱险。”小五立刻反驳。

  江南听了点点头,然后摊手:“但他没有救过人类。况且我们不是听故事的,我们需要知道他姑妈家在哪。”

  “铁塔知道。”周尘追上江南的脚步,灵敏的回答江南的问题:“我们找不到马霜,但是我们找得到铁塔。”

  “去哪找?”

  “迩周监狱。”

  “太棒了,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他被漆冥南丞救走了,现在在碌耳加宫殿。”江南无奈的扬扬眉。

  “漆冥南丞保释的人里有他?!”

  “对啊。”

  “可是现在是,只有鸣修,马霜,还有铁塔知道鸣修表姑家住处。”周尘有些急迫的看着江南。

  没等江南回复,街上就瞬间炸开一阵慌乱。

  江南敏捷的掏出火铳,站在周尘和小五前面,似鹰一样的眼睛,谨慎的关注着人群被恫吓到一哄而散后的结果。

  小五听正在拔剑的周尘的话,藏到了井道清理,设置路障的小帐篷。

  他没注意到井盖没盖,差一点就失足掉进了黑咕隆咚的井下。

  而外面,则是一个极其壮观的景象。

  只剩下一队人,他们整齐的不能再整齐的站成一队,末点就在望塔之下。

  “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