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四十二章 铁制的耳环

第四十二章 铁制的耳环


  “少爷要去哪?”

  周尘看着前面的路:“侦查学讲究现场。我们去065街道。”

  “我们去只会碰壁。”米娜无奈的摊开手。

  周尘回头看了米娜一眼,突然勾起嘴角:“你说得对。所以我们还要再找一个人。”

  一听这话,米娜就知道周尘要找谁了。她一边翻着白眼叫了一声老天爷,一边不得不跟着周尘拐弯,朝103街道走去。

  周尘叫上了绻涟,但不是在103街道找到的她。而是在一家糕点店外。

  当时的她,正在数着从旁边的一家酒馆里“赚”到的银币。

  他们再次来到了065街道,却没有见到方巾女人。

  打听了一圈才知道那个女人,被财务司的人带走了,去公正厅进行卫生审判后,被流放了。

  “她的汤还算是干净的,况且,一整条街,谁都没查出什么问题,就她的被查出来,而且,平时卫生巡管室的人都懒得管我们的街,那天反而殷勤起来!”男人一边笑着摊煎饼,一边云淡风轻的说着这话。

  周尘和绻涟相视看了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直到走出065街道,周尘才说:“是我们害了她。”

  “我们现在应该想想,巡管室为什么要找她的茬。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她。”绻涟面对周尘的神伤很无奈,这种没有用的情绪还是少一些比较好。

  周尘思索了一番,然后答:“巡管室能和她有什么利益牵扯呢?”

  “或许跟她没有关系。”绻涟提醒周尘。

  只是跟她知道的事情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巡管室……”周尘突然否定了自己:“不对,是财务司!”

  他抬起头,宛若看到了一束光芒从黑暗的屏障外投射进来:“财务司和黑蝇窝……”

  为了知道当初更细节的事情,他们需要寻求其他人的帮助。

  但是,现在应该去找谁呢?直接去巡管室询问肯定不行,一定要找到一个知道当年事情的人。

  “去找你父亲吧?”

  “不行。”周尘立刻拒绝了绻涟。看绻涟有些匪夷所思,周尘才解释:“我觉得父亲也参与在里面,所以,需要找一个真正的旁观者。”

  两个人再次回到了迩周警司,他们直奔了二楼,敲响了姜贞办公室的门。

  姜贞一边邀请两个人进来,一边有些奇怪的看着二人:“有什么急事吗?”

  “我们想知道,065街道的黑蝇窝,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姜贞被周尘这么直接了当的话给吓了一跳。他愣了愣神,等坐下之后,才吱声:“那,你想知道什么?”

  “财务司的人,为什么会插手?”周尘也坐了下来,双手交叉,端正的看着姜贞。

  听到周尘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姜贞竟然松了口气。

  他笑着回答:“当然是因为侵犯到他的利益了。文博害怕旧事重提。”

  “什么旧事?”绻涟也起了好奇心。

  “当年血热病爆发前的最后一批物资,就是财务司派给社务司的,那一批货物里的肉出了问题。”姜贞抬了抬眉毛,把面前的文件给合上后,专心和周尘对话。

  “社务司……”周尘低头琢磨:“那时的司长,就是君兰……”

  “对。君兰的话,应该不会出问题,也就是说,这个有问题的物资,很可能来自文博。”姜贞解释。

  绻涟则听的有些糊涂:“肉里有什么问题了?”

  “是玉兽的肉代替的。据说是,玉面蝠。”

  “好家伙,玉面蝠要比禽兽便宜吗?”

  “雾台山原的玉面蝠根本不要钱。”周尘回驳绻涟。

  绻涟这才不再吭声。

  “不过,司长是从哪里听说的?”周尘有些疑虑。

  姜贞看了一眼周尘,然后端起面前的茶杯:“都是官僚间的内部消息,相互之间传罢了。没人能拿文博有什么办法。就算是有什么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事。”

  “为什么?”

  “因为换了文博,谁能支撑得住财务司?迩周经济在他手下,可以使其欣欣向荣,也可以让它瞬间枯萎。”

  后来,周尘就和绻涟离开了迩周警司。

  可这孩子刚走,老子就来了。

  周译添也是同样的,直奔姜贞办公室。

  开口就问,姜贞对周尘说了些什么。

  姜贞只笑着,说周尘只问了关于文博的事,没有提及有云山家族的分量。

  周译添将信将疑的点了头,又告诉姜贞,他会让周尘悠着点的。

  等到这老子也要走的时候,姜贞却发话了:“我其实还是希望……少爷能自己找到答案。”

  周译添都走到门口了,却被这么一句话捆住了手脚。

  他回头看向姜贞:“有些真相,没有答案。”

  后来几天,周尘觉得,如果和绻涟在街上转悠,肯定不会有一点收获。可除了上街,就是蹲在家里。学完需要学的那些知识之外,他根本无法打开思路,寻找鸣修罪恶的源头。

  是因为那场火灾吗?那场“处理”,真的有自己父亲的参与吗?

  周尘无聊的坐在阳台上,大脑一片空白的对着远处的夕阳。

  就在这时,米娜突然走来对周尘说话。

  通报周尘,雾台姑娘来了。还带着小五。

  周尘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一回头,就看到绻涟和小五已经走了进来。

  他笑着问两个正在准备坐到毛毯上的人:“你们怎么会主动来万晴宫殿?”

  绻涟耸耸肩,调整好坐姿后,说:“因为我和小五有了发现。”

  “什么?”周尘觉得这话没头没尾,有些疑惑。

  绻涟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铁制的耳坠,已经发黑,但能依稀看到上面雕的祥云。

  “我和小五还是觉得要去那个黑蝇窝里面看看,就去找了找,结果还真找到了。”

  “这是个什么?”周尘还是不明白。

  “你看啊,这是铁,遇火不会被烧坏,铁很贵的,只有权贵才会有这样的首饰。而且……”绻涟凑近周尘,展示耳环内部镶嵌的一块颗粒:“这是钻石。”

  “所以……你觉得有权贵的夫人去哪里过?”周尘摊摊手,然后道:“我母亲就去过那个黑蝇窝,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这是一种很好的耳环,很难偷偷拽掉。”绻涟摸了摸眉毛,接着言:“这就是我的职业技术了。这一类的耳环,能掉在黑蝇窝,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这位夫人自己取下来的。”

  “还有就是……被撕破了耳垂,给拽掉的……”周尘说出了第二种猜想。

  但无论是案宗还是别的,都没有提起过关于什么争执的事。

  而这个耳环,又是不是自己母亲的呢?

  周尘立刻站起身,跑离了宁殿,朝父亲的房间去了。

  他一推开门,还没应被吓一跳的打扫卫生的侍女的礼,直接看向桌上的画册。

  里面有很多母亲的画像。

  可大多数都无法细致到能看清一个耳环的结构。于是,周尘想起了父亲和母亲的那张江叶派的画像。

  但因为周译添曾说,看到那幅画就会伤感,所以就给收起来了。

  就在他和赶过来的米娜与绻涟,一同把衣柜推开,抬出了大大小小四五个画像时,周尘惊讶的发现,原来这个衣柜后面,还有一个暗门。

  暗门只有半个正常的门的高低,但足够人弯腰前行。

  可这是通往哪的呢?

  “找到了!”绻涟的声音吸引来了正在出神的周尘。

  她指着画像上,周尘的母亲的耳垂:“这张画上,你母亲的耳垂是有伤的。”

  “这就可以证明夫人是这耳环的主人?”米娜一就不相信。

  但周尘现在已经深信不疑了。

  他不知道周译添还有多少事瞒着他,也不知道,过去的世间里,究竟还有多少谜团,等待着他去揭晓。

  包括这个暗门。

  他们紧锣密鼓的收拾了起来,周尘下意识的在躲避着自己的父亲。

  他不希望父亲知道自己在调查什么。

  望塔酒楼是真正的城市中心酒楼,它没有迩周中心酒楼那样的,耸立着高大挺拔雕塑喷泉的院子,只是一个失去园林后,只剩下建筑的城堡。

  这里陈旧而又古典,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堡曾经是谁的领地,也不知道这里面曾经的王者又是谁,这里又用来干什么。

  只知道现在,它用来接纳整个迩周城里的权贵,以及慢慢走上前来的一对新人。

  按照东陆惯例,他们将在走廊上抚摸所有人的掌心,收获他们的祝福。

  之后,会在一位老者的面前,进行宣誓。

  老者会首先引导他们:“东陆无疆,神明常在。望塔之下,光明会抚照你们的头顶,之后无论是黑夜还是白昼,贫穷还是富有,你们则是对方唯一的爱人,你们则是对方无法分离的亲人。”

  “神旨造物相逢,吾等应其永恒。”

  里恩和高娜同时说出的这句话,就是羊皮卷上能翻译出来的第一句话。

  是克斯家族第一代家主废了七十年才拼凑出来的文字。

  等老人将带有两人青丝结的丝绸,缠绕在二人心口平行处三圈时,则寓意永结同心,礼成。

  周尘望着里恩和高娜幸福的面孔,心中也十分的欣慰和生慕。那个曾经为了保护他人而奋不顾身举起长剑的青年,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看向身边的绻涟,就见她正低着头,慢慢的掏出前面座位上那位城兵将尉,裤兜里的银币钱囊。

  周尘无奈的摇摇头,低声朝绻涟说话:“你有些煞风景了。”

  “你好像搞错了,我不是他们请柬上的贵客,我可不是煞风景,我和你们不是一个风景。”绻涟将钱囊放手心掂量了一下,然后满足的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周尘抬起头,看着斜前方坐着的文博。

  他抱着宽大的腰,细小的眼睛盯着那对新人,满眼都是祝福吗?

  不是。是鄙夷,是嘲笑。

  堂堂公爵少爷,娶了个平民。

  “不知道公爵少爷怎么想的。”周翎平淡的言:“可能就是爱到了吧。”

  “但多尔家族的血统……”周译添轻轻勾了勾嘴角,不是轻蔑,又不是欣慰的表情。只是笑了笑,他含笑,浅笑,干笑,苦笑。

  没人看得出他笑里的意思。

  “血统是不管什么爱不爱的。”周译添补充。

  周翎听到这话,再次将目光移向了周译添:“那我呢?你是为了血统,还是爱?”

  “我当然是全部。”周译添依旧望着新人,而不看周翎。

  这种时候,连周翎也看不出周译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或许没人了解他。从来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