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丰碑 > 第四十九章 棘手的处理时间

第四十九章 棘手的处理时间


  周尘也没有老老实实的待在万晴宫殿,他看着马车离开后,让米娜备了马,独自一人,前往迩周广场了。

  他也很想要知道结果。不是想要让父亲当上那个社务司司长,而是看周译添会不会放弃。

  迩周广场中央,是一个望塔形状的白石雕塑,前面是一个讲台,讲台前会放着一圈的鲜花,再往前就是围成一个圈的协查兵,他们来挡住一直想要冲向菩萨的百姓。

  这里有很多人,都还举着横幅,喊着究竟如何抚恤他们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家属。

  周译添从雕塑后面走到了讲台上,他抬起头,看着最前面站着的几个传音所司员,他们目光火辣,紧紧的握着笔,另外一只手抓着本子和墨水,一个不小心,就会将墨水倒在他们干净整洁的公装上。

  也正在这个时候,正在周译添忐忑不安的心无法放下的时候,他抬起了头,看到了远处骑马而来的周尘,他跳下了马,握着缰绳,慢慢靠近人群……

  周译添沉重的心情溢于言表,他将准备好的演讲稿又揣回了兜里。然后对准扩音器,言:“我将放弃竞选机会。”

  简短的八个字,让整个广场都静谧了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他们心心念念的菩萨,放弃了百姓。

  让奇拉夫人当社务司司长,就是放弃了他们!

  “不可以!你怎么可以放弃?!”

  “你可是菩萨,你都放弃了,我们还该怎么坚持?!”

  “云山家主,您怎么可能不会战胜奇拉氏!”

  ……

  周译添被淹没在了这样那样的声音里。

  他低着头,转身离开了讲台。同时被淹没在声潮里的,还有周尘。

  声音还在此起彼伏的激荡着他的心房,而周尘却只能望着正在离开的周译添。

  他不看周尘,不理会周尘,不敢奢望周尘能朝他迈向一步。

  因为周译添害怕了。

  恐惧使人懦弱。

  这就是东陆的闸口吧?当这个闸口越来越大的时候,就是本来还勇敢的站在风浪前端的人,突然告诉那些自以为还有希望的人说:对不起,我害怕了。

  恐惧战胜了勇敢。

  这是叫人悲痛的事实。

  然周尘却不相信。

  他转过头,朝着和周译添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他要去做更多的事,既然周译添也选择了等待。但他不能等,他不能等着机会,唯有去创造!

  接下来是奇拉夫人的演讲,有很多奇拉氏的人来捧场,奇拉夫人也是喜悦溢于言表。一句“没想到,最后我的大获全胜能这么快成了定局”,将周译添给嘲讽的脸朝着泥巴巴打。

  但与奇拉夫人相反的,站在后面做助手的千荷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前一天晚上,千荷见到了奇拉夫人,和她说起社务司的事,奇拉夫人拿出了涂丽的回信。

  “家主的话很清楚。”奇拉夫人推了推眼镜,正在被一个少了一只眼的少女伺候着磨指甲。

  “她告诉我说,希望我可以选举社务司司长一职,同时,她告诉我说,你想要奇拉街道!”说到这里时,奇拉夫人猛的将手从少女手心甩开,一把将信扔到了千荷面前。

  千荷万万没想到,涂丽竟然将这些都告诉了奇拉夫人。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傻啊?”奇拉夫人不顾手指上因为摔信而被磨甲刀划流血的伤口,对着千荷破口大骂。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会把奇拉街道给你?!”奇拉夫人冷冷一笑,看着怯然的缩着胳膊的千荷,再次咬牙切齿的道:“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是如何坐着司长的位子,又能管理两条街的!”

  等到千荷离开,走到办公室走廊时,才听到几声惨叫,那个划破奇拉夫人的手的少女,彻底成了瞎子,还可能会命丧于奇拉夫人面前。

  死法是何等的特别。

  千荷看着奇拉夫人眉飞色舞的进行演讲,心里不断的盘算着如何才能叫奇拉夫人倒台。她如今是阻止不了奇拉夫人走上社务司司长之位了,但她还有一个能力。

  阻止奇拉夫人活下去。

  她不得不再次启动之前的计划了。

  夜晚的时候,迩周下起了大雨,从郡城宫殿飞出的那只乌鸦淋湿了翅膀,它落在迩周警司的鸦棚上,脚上的信纸,落在了姜贞的手心。

  后来,江南和文如就被叫去了办公室。

  姜贞限三天时间,让两个人必须抓到莫希和多慕。

  “三天后就要开始准备迎接南陆王,五天后就要启程去往帝城岛,如果你们不想丢了饭碗,最好别睡觉了!”

  文如打着黑色的伞,站在迩周警司门外,抬头看着不断落下来的雨滴。

  “你觉得,莫希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还想知道多慕在哪呢。”江南苦苦的笑着。

  “你还记得,莫希的那个仪式吗?他所在祈求的神,是谁?”

  “我觉得肯定不是羊皮卷。”江南摇摇头,然后朝文如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他决定再去一趟地下城,多慕没有地方可以去的,他和莫希还是鸣修都不同,他有亲人,真真正正的亲人。

  尽管,简舍或许已经放弃了这个孩子,但孩子很难真正的做到放弃母亲。

  而也正是此刻,多慕带着安娜去往了地下城。

  他和安娜并排站在简舍的面前。

  “她是谁?”

  “一个客人。”多慕没有犹豫,就这样说了出来。

  简舍冷冷一笑:“你多慕还会有客人?”

  她站起身,来到多慕和安娜背后,掂了掂两人手上挂着的铁链:“你还把客人绑在身上。”

  “我是被他拐跑的,他还杀了我母亲!”

  看着泪眼婆娑的安娜,简舍皱起眉头:“你杀了她的母亲?”

  “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多慕再次毫不犹豫。

  简舍不可思议的望着多慕,不敢相信杀了人的自己的孩子,竟然如此平静的说着这样的话。

  “你疯了……”简舍挠了挠头,回到座位上,然后抑制不住愤怒的在座位上跳起来:“你知道吗?只有怪物,才会觉得杀死一个人像捏死一个蚂蚁!你不是怪物你是人!江南警长来的时候,我都不敢说我认你,因为你只会带来霉运!”

  “可这不还是你造成的?!你想让我百毒不侵,于是你就把我炼造成了最强的毒物!”

  “那是因为云山家族!他们杀人,从不怕什么上流下流的手段!”

  简舍炼造如今的这个多慕,也是煞费苦心,用各种药浴和药汤,精心培育了很多年,多慕才像现在这样,刀枪不入。

  只是因为那时候总有人想要害她,想要害云山科衣。

  在万晴宫殿时,因为周译添的压迫,简舍几乎没有一点的喘息,而离开了万晴宫殿后,又要担心各种居心叵测的人。

  简舍看着多慕,近乎崩溃的闭上眼睛:“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你总是给所有人带来霉运!”

  “母亲……”多慕对简舍这句话感到十分的不解,和悲伤。

  “如果不是你,你父亲也不会被流放,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可简舍还没有抱怨完,多慕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大吼道:“那我现在这样,我现在还不是因为你?!你现在却说我给你带来了霉运?!”他觉得可笑,又觉得大失所望。

  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母亲,会这么认为自己。

  安娜站在一边,默默的望着多慕。

  来时的路上,多慕常常和她聊天。问她多大了,问她是在家里绣花,还是出去读书了。

  虽然这些都没有用,安娜只是个贫民窟里的孩子,不会绣字,也不会读书,她只会乞讨和在母亲卖身时,听母亲的话,躲得远远的。

  后来江南就来到了地下城,安娜被多慕抱着,他抱着安娜拼命地跑,一直向前,从不撒手。

  安娜则趴在他的肩上,一边拼命地朝奋力跑向自己的江南伸手,一边又无法抗拒的回头望向多慕。

  他如同赴死一样,努力向前,他的汗如同豆撒,但他没有松手,他紧紧的抱着安娜。

  像是冲向未来,又像是冲向地狱的大门,可他忘了,这里是人间,怎么可能有大门可出呢?

  然而,他只知道向前跑,向前逃,撞开许许多多要比他强壮几倍的男人,绕过无数个弯曲曲折的街道。

  安娜看不到江南了,她绝望的放下了小手,而将头颅垂放在多慕的肩上,任由眼泪不断的流过鼻梁,浸透多慕的衣服。

  “哭什么?”多慕慢慢停了下来,他把安娜放在地上,自己则扶着墙,一边警惕着身后,一边大口的换气。

  安娜摇摇头,道:“只是风太大了。”

  “你已经好多天没哭了。”

  “是的,但今天还是想哭……”安娜崩溃的蹲在地上,一手捂住自己被铁链坠伤的手腕。

  多慕看着那泛红的伤口,问:“疼吗?”

  听到多慕的话,安娜抬起头,看着伤口,然后点头应下。

  多慕无奈的笑笑:“被我杀死的人更疼。同时,我在杀人的时候,最疼。”

  “最疼的是活着的人,母亲说,罪,还有痛苦,都是留给活人受的……但我觉得……”安娜慢慢抽泣起来:“活人更多的应该是朝前看,而不是朝下,或者回头。这样才能看见升起的太阳。”

  “那你知道我的太阳在哪吗?”多慕站起身,望着安娜:“就是你。”

  安娜心头一震,然耳边一声轰隆,她看见一颗子弹“腾”!这么一声穿过了多慕的胸脯,血滋到了安娜的脸上,她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然后惊恐的看着多慕变形的五官……

  不知道为何,此刻的安娜不仅可怜这个瘦家伙,甚至悲伤,为他或许会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悲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