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 第四十章颠覆认知

第四十章颠覆认知


/

“啪!”

抓出来的曼陀罗花王,直接被李忆昔粗鲁的丢在了地上。

在完美的花,终究是花,李忆昔可没管那么多,因为他发现,这花完美的无法挑剔,哪怕他在系统的培养下,号称神农的存在,种植的东西都是极品,但是曼陀罗花王,在他的眼,都是无比的完美。

完美的花,必须得使用完美的花盆才搭配啊。

所以李忆昔扔下了花,直接跑去找盆去了。

而被扔在地上的第九妖祖,在李忆昔扔下的那一瞬间,一股惊天之力镇压在他的身上,他感觉到了,整个身躯都差点粉碎,那股力量,让他的灵魂在颤抖,在战栗。

此刻的第九妖祖,依然难以动弹一丝一毫,因为此刻在他的身上,诡异的覆盖着一层玄奥的气息,那股玄奥的气息,他哪怕是活了数万年,依然没有见过,听过,在古籍上也没有丝毫的记录痕迹。

断绝了他逃命的希望。

他是妖族的第九妖祖,他镇压过第妖祖,他横推过人族的道宫圣地,随便那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妖族的第妖祖,修炼的时间超过了十万年,人族的道宫圣地,强者如云,是人族的精神象征地,有镇族战神存在,都没有挡住他。

但是,李忆昔随便抓他一把留下的气息,却是彻底的镇压住他了。

“这人是谁?”

“人族的始祖吗?”

“不可能,他的骨龄不过二十个春秋。”

“这气息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仙之力吗?”

“可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怎么可能居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为何,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难道都是定数吗?噬雷神珠现世,让本祖看到了成为无上妖仙的希望,可是在噬雷神珠唾手可得的时候,我竟然被人镇压了,该死。”

第九妖祖曼陀罗的心,在滴血。

他感觉到,他怕是一辈子都得在这里被人当做一株花来欣赏了。

因为那气息,他根本无法抗衡。

“这个配你,应该完美了吧!”

在第九妖祖绝望的时候,李忆昔端着一个花盆走了过来,一脸的微笑,显然李忆昔对那花盘非常的满意。

“这是什么……!”

“道道韵吗?”

第九妖祖看见花盆的瞬间,眼睛狂跳,他竟然在这花盆之上,看见道韵了。

这个花盆,有着一米长,一米宽,呈四方形状。

是李忆昔从落仙集买来的,李忆昔觉得差了些什么,所以在上面雕刻了一只展翅欲飞向九天的凤凰。

李忆昔不知道的是,他雕刻的那只凤凰,让着平平无奇的花盆,化为了神物。

第九妖祖一脸的震惊,强大如他,依然身上不会出现道韵,而现在李忆昔手,一个花盆就蕴含了道韵,他被比下去了。

李忆昔笑着,一把抓住凶名赫赫的第九妖祖,丢入了盆,填上了取来的肥土。

“该死的人族,我要杀了你,这是什么味道。”

当肥土落在他的身上时,第九妖祖瞬间色变,妖魂的双眸化为赤红,想要嘶吼,但是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因为,这个花盆的禁锢之力,更加的可怕。

哪怕他感觉被李忆昔用肥土(沾染过不好东西的土)羞辱他,他也只能嘶吼。

“这下,就完美了。”

李忆昔拍拍手,非常的满意。

此刻,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公子在家吗?”

“唐海求见。”

庭院之外,唐海与唐银恭敬无比,躬身对着庭院一拜。

“嘎吱。”

李忆昔推开门,看见两人,立即笑道:“是你们啊,都老熟人了,赶快进来歇息片刻,这天怪热的。”

“我先去洗洗手!”

“老白,招待客人。”

李忆昔对着老白喊了一嗓子,急忙洗手去了,刚才种花,手上粘了不少泥。

“两位,快请。”

老白的脑袋伸出来,对着两人笑道。

“多谢前辈。”

唐海与唐银急忙行礼,哪里敢真接受。

进入庭院之,两人恰好看见了李忆昔刚种好的花。

“哇!”

“这花,好完美。”

唐银看到的第一眼,直接惊呼出声。

修炼了数万载岁月的第九妖祖,此刻听见唐银的话,直接暴走。

但是被禁锢的他,毫无动静,直接选择封闭了五官,不在想听见任何的声音,此刻的他,彻底的绝望了。

连自爆的资格,他都没有了。

“这花怎么那么的熟悉,还有这气息,我怎么那么的熟悉呢?”

与唐银不同,虽然看到的第一眼,唐海就被惊艳到了,但是唐海却是感觉到了熟悉,似乎他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么一朵一模一样的花,但是一时三刻他自己也想不来了。

而且这花的气息,唐海也是无比的熟悉,但同样想不起来。

在唐海回忆的时候,李忆昔洗好手出来了。

“唐海,唐银你们今日来的真是时候,你们看这株花如何?”李忆昔满意的笑道。

“完美。”

唐银发自肺腑的道,丝毫没有拍马屁的成分在。

“公子,这花你说从什么地方挖来的?”

“太完美了,怕是世间仅此一株了。”唐银发自肺腑的道。

“不知道哪里来的,也许是风吹来的吧。”

“今日从天上掉下来的。”李忆昔随意的道。

“今日,今日……”

听见李忆昔的话后,唐海仿佛想到了什么,不断的自语。

下一刻,唐海的神色一拧,脸色大变,双腿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因为他终于想起了为什么这株花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因为上山之前,他身边飘过的妖气,正是这个味道。

此刻的他,不由想起了那道可怕的身影,能缩地成寸的可怕存在。

同时,他也想起了他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了,他在道宫听道的时候,在道宫见到过这么一幅画,画的花与眼前的一模一样。

而那幅画,被道宫视作耻辱,因为那画的大妖,曾横推道宫,打得道宫差点覆灭。

此刻的唐海如何不惊恐,那般可怕的存在,今日闯入了公子的庭院时,却被瞬间控制,此刻被镇压在了花盆之。

唐海看向李忆昔的目光,充满了惊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