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 第40章 秋冬也要上工干活

第40章 秋冬也要上工干活


  女知青房门口……
  “我是咱大队的妇女主任许爱华,这是大队借给你们一个月的口粮。”
  这个妇女主任还不到四十岁,长得很和善,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脸上有着北方人独有的高原红。
  高悦阳连忙伸手接过粮食,正要道声谢,就被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的王秋月抢了先。
  “谢谢主任,那您快进屋暖和暖和吧。”
  妇女主任啊,大小也是个大队干部,给她留个好印象打好关系绝对有好无坏。
  许爱华觉得这个女知青挺机灵,笑着摆摆手,“不了不了,队上还有活呢。对了,粮食你们省着点吃,秋冬天虽然也要上工,但重活比较多,你们城里来的知青最多能干点轻省活,工分根本挣不了多少。”
  王秋悦笑容一僵,讪讪道:“这,这么冷的天也要干活呀!”
  许爱华听了眼中闪过一丝不喜,脸色也没了刚刚那种热乎劲儿了,“呵呵,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干的,不干活哪有饭吃啊。”
  高悦阳嘴家一勾,差点没笑出声来,农村人最不喜欢你这种不爱干活偷懒耍滑的人。
  看着场面有些尴尬,高悦阳暂时把粮食放在锅台上,这才开口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上工?”
  “是啊是啊,我们专门来这里支援国家建设的,肯定不怕吃苦,坚决要与大家团结一心。”
  王秋月知道刚刚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补救,绝不能让丑八怪抢风头。
  高悦阳心里嗤笑一声,马后炮。
  好话谁不爱听啊,许爱华不大的眼睛直接笑成一条缝,“你们啊,刚来,不会安排开荒翻地那种重活,明天早上听到敲钟声,直接就去大队部剥花生种。”
  “好的,我们一定不会迟到的。”
  王秋月一脸信誓旦旦。
  “行,我就先走了,不用送了。”
  许爱华出了知青院后,就开始唉声叹气起来,这两个城里来的女知青跟大队长家的宝珠一样,娇滴滴的能干啥农活。特别是脸上有块胎记的,五官长的不错,真是可惜了。
  王秋月回到屋里就忍不住开始抱怨,“冬天还要干活,那不得冻死。”
  “你不是说不怕吃苦,团结一心吗?给,刚送来的粮食是已经提前分好,咱们各自保管吧。”
  高悦阳说完,把自己的那袋粮食放在北边窗台上的大提包里,寻思着,这土房根本防不了老鼠,得整个木箱子和陶罐啥的放衣服和粮食。
  王秋月不解,“咱们三个搭伙做饭,粮食不是应该放在一起,干嘛要分开。”
  “我饭量小,如果每顿饭都与你们出的粮食同样多,那我岂不是很吃亏,所以,我每顿出多少粮食就吃多少饭。”
  高悦阳空间里有的是粮食,外面的粮食就用来做幌子,这样才会在每次分粮前不断粮。
  “那要怎么算,你怎么就知道没有多吃我与罗知青的粮食。”
  王秋月觉得不对劲,高悦阳的这种行为肯定有啥目的。
  高悦阳看着她露出怀疑的表情,嘴角一勾,“要是怕我多吃,那就分开做饭呗,我无所谓。”
  王秋月眼睛一眯,这人说话咋这么噎人,真是丑人多作怪,哼,等罗知青回来与她好好说道说道,最好把高悦阳给孤立起来,时间长了,知道一个人生活的艰难,自然就会讨好求饶。
  高悦阳要是知道她的心中所想,也只能送她两个字,做梦。
  男知青屋内……
  “孝礼啊,刚刚那个妇女主任的大嗓门咱俩可是听的真真滴,大队长给新来的女知青分了个剥花生的轻省活,还能趁人不注意偷吃几粒。”
  朱明远羡慕的不要不要,心里更是浮现出为啥自己没有投胎成女人的想法来。
  孟孝礼的大手正捏着一根绣花针给裤子的膝盖那里缝补丁,他像是没有听到好友的牢骚一样,神色专注认真,嘴唇紧抿。
  朱明远顿觉不趣的很,成天跟个闷葫芦、大冰块呆在一起,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疯掉。
  就在这时,孟孝礼终于把补丁补好,头也不抬的沉声说道:“我可跟你事先声明,如果你表妹明年非要来这里下乡,别想着我会帮你照顾她,更不会忍让她。要不就趁早别来,你知道我的脾气。”
  朱明远一愣,立马坐起身,对啊,咋把这事给忘了,用力拍了下脑袋,想到那个表妹的德行自己也头疼不已。
  还是赶紧写信回去,把这里的情况描写的越苦越好,然后让她知难而退,对,就这么办。
  孟孝礼把裤子叠好,扫了眼趴在炕桌上写信的朱孝礼眉头紧蹙,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希望不是自己所预料到的那样。
  可有些事情往往是,你怕什么就来什么,在不久的将来,他短短的安逸生活彻底结束。
  罗玉娟放学回来后,发现饭已经被高悦阳做好了,自然高兴不已,对她的印象也更好了。
  三人默默的吃完饭,碗筷还没有捡,高悦阳就抢在王秋月想开口挑拨之前,就说出了自己分粮搭伙吃饭的想法。
  罗玉娟楞了一下,然后就爽快点头同意,“这有啥不行的,隔壁的男知青不也是每天只给我一天他们的口粮帮他们做饭。你年纪小就这么会过日子,罗姐还得夸你聪明呢。”
  “呵呵,罗姐也很能干,一来就当老师为国家做贡献。”
  高悦阳这一顿马屁拍的罗玉娟笑的见牙不见眼。
  王秋月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忘乎所以,自己就像个透明人一样根本就插不上话,心里气愤难当,拿起自己的碗筷就去了外屋地,然后就传来噼里啪啦盆碗的碰撞声。
  高悦阳心里直呵呵,小样儿,还想算计我,气不死你。
  罗玉娟停住话头一脸不明所以,“她这是咋滴啦,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高悦阳不动声色的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想到明天就要上工了,有些担心干不好吧。”
  罗玉娟恍然,“原来是因为这呀,来,咱赶紧碗筷收拾收拾,我给你俩说下明天上工的事儿。”
  “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