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 第45章 扫盲班再遇小男孩

第45章 扫盲班再遇小男孩


  以高悦阳的身高,无法与那两个男知青抬土篮子,所以只能拿着铁锹挖沟。
  而带着白线手套使用铁锹,总是打滑使不上劲,为了把那两个男配拉到自己的阵营里,高悦阳也豁出去了直接光着手。
  经过空间井水的滋养,手脚生冻疮,双颊变高原红啥的都不会发生,就是有些冷而已,习惯了就好了。
  如此,虽然速度快上了许多,可没一会儿手掌心就磨出了水泡,一天下来胳膊、后背和腰都酸疼不已。
  如果不是借着带过来的军用水壶做掩饰,一直喝着空间里的井水缓解疲劳,明天胳膊指定是抬不起来了。
  这个时候后的北疆,下午五点左右就天黑了,所以四点钟就下工了。
  高悦阳和孟孝礼、朱明远一起回到知青院,罗玉娟和王秋月已经回来了,而且王秋月正在像罗玉娟诉苦抹眼泪水,见自己回来了,立马就开始怒目而视。
  高悦阳才懒得搭理她,连忙找出针把掌心的水泡先挑了,然后用温水浸泡了一会儿。
  还别说,空间里的井水对伤口也有用,掌心次次啦啦的疼痛没一会儿就消失了,再抹点之前囤的紫药水就完事儿了。
  一直到饭后天黑,高悦阳出门前去大队部教社员们认字,罗玉娟都没找到劝和的机会,想着去隔壁找两个男知青谈谈,咋这么为难一个女同志,知青们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嘛。
  可是她的理想当然,换来的却是残酷的现实。
  罗玉娟不但没有做成和事佬,还被朱明远连嘲带讽的损了一顿,把罗玉娟气的怒火中烧直想骂人,可理智让她又隐忍了下来。
  因为队上打水的地方离知青院有些远,吃水要靠他们来解决,还有冬天取暖烧炕的木头和树枝,更是要到几里远以外的林场去弄,所以,罗玉娟不敢把人得罪了。
  朱明远把双脚泡在热水盆里,一脸享受的开始找话题聊。
  “哎,孝礼,新来的小知青年纪不大到是挺能干,跟着咱俩楞是挖了一天土沟,吭都没坑我一声。哎,对了,我那会儿从厕所回来,看到她出去了,你说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跑出去干啥?”
  孟孝礼想都没想到直接回道:“应该是去大队部教社员们认字去了。”
  说完,拿起地上的水壶又往洗脚盆里倒了热水,累了一天不好好泡泡脚根本不解乏。
  “那,那个小知青才十四岁,还是个小学毕业,那两女的也太欺负人了吧。”
  朱明远惊讶的瞪大眼,他以为今晚去大队部的是那个姓王的女知青呢,然后明天才会轮到自己,没想到……
  扫盲班在大队部西边角落的一间屋子内,桌椅板凳黑板粉笔啥的还很齐全,而且还通了电,虽然灯泡度数很低,但也比煤油灯、蜡烛强多了。
  来学习认字的只有五个人,奇怪的是,有四个十五、六岁的年轻姑娘,另一个是高悦阳早上在打谷场见过,穿得犹如乞丐的小男孩。
  高悦阳取出语录,伸手刚要摘下棉口罩介绍下自己的名字,结果下面就传来了质问声。
  “你是谁啊,今晚不是轮到朱知青来交我们认字嘛?”
  “就是,还蒙着脸,还怕我们看呀,不会是个丑八怪吧。”
  高悦阳闻声一顿,随即就当没听到一样直接摘下口罩抬起头,无视她们惊讶的目光和阵阵抽气声,神情自若的开口说道:“我是高悦阳,新来的知青,今晚由我来教大家学习认字。”
  “哎呀,果然被我说中了,还真的是个丑八怪,这大晚上的跑出来多吓人呀!”一个双颊通红的圆脸姑娘一惊一乍喊出声。
  “就是,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过,脸上有那种胎记的女孩子会给家里带来不幸,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可别把霉运过到咱们身上。”
  “是啊是啊,赶紧走,不然晚上该做噩梦了。”
  叮叮哐哐,一阵难听刺耳的凳子摩擦声,和杂乱的脚步声接憧而至。最后,随着冷风从敞开的房门灌进屋内,屋内才彻底归于平静。
  宽大的室内里只剩下高悦阳,和坐在角落里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高悦阳此时心里乐呵呵的,哎呦,要是全走光自己岂不是直接可以回去睡觉了,多省心啊。
  只是可惜了,那个小男孩起身把门关上后又重新坐了回去,很明显是要留下来继续学习,不错,有志向。
  高悦阳走过去坐到男孩对面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只有小名,叫小石头。”小心翼翼的说完,突的把生了满是冻疮的黑手藏到桌子底下,心想,这里就剩下自己了,这个姐姐会不会就不教他认字了。
  北疆秋冬的季节特别干燥,还总是刮大风,高悦阳离得近了才发现,还不到十一月份,小男孩的脸上和耳朵就已经生了冻疮,嘴唇干裂流出了血和脓水,一看就是经常用舌头去舔而造成的。
  眼窝凹陷,显得眼睛更大,颧骨特别突出明显,黑瘦的脸颊和单薄的身板比非洲难民都不如。
  高悦阳看得心中比早上那会儿还要酸楚,而且还有一股莫名的心疼,这样感觉不知道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他的鼻子和自己很像的原因吧。
  “那你姓什么?你家都还有什么人,咋没有给你取大名啊?”
  高悦阳想了解一下这个小男孩,如果他真是个孤儿,自己怎么着也得帮帮他,不然一到冬天估计会被冻死或是饿死。
  “我姓宋,我娘生我时难产,所以就留下了病根干不了活,我爹,我没有爹。”
  石头像是很不想提起他爹,低垂的眼睛里充满了恨意。
  高悦阳叹息一声,“你以后可以叫我高姐姐,来,姐姐现在就给你取个大名怎么样?”
  小石头眼睛一亮,兴奋的连连点头,竟是因为太激动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孩子都是母亲心中最珍贵的宝贝,她肯定希望你能健康快乐的成长,所以,姐姐就给你取名宝磊。
  高悦阳说完,拿起钢笔在信纸上刷刷刷写下宋宝磊三个字,然后微笑着递到小石头面前,“这就是你今后的名字,看看喜不喜欢。”
  小石头激动的用力把双手在身上擦了好几遍,这才如若珍宝般伸手接过。
  当三个他认为很好看的字映入眼帘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等感觉到脸上传来的凉意,他这才反应过来,抬起破旧的衣袖胡乱的抹了抹。
  小心翼翼的把信纸折好,然后猛的站起身郑重的弯下腰,对有些楞神的高悦阳行了个大礼,“谢谢高姐姐,我要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娘,我先走了,再见。”
  “哎,你……”
  高悦阳嘴巴微张,他今晚这是不学认字啦?
  随即无奈的摇摇头,得,这下真的可以提前回去睡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