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 第87章 雪灾

第87章 雪灾


  “哎呀我滴妈,可算是消停了,差点没把咱留着自个吃的也给换走喽。”
  朱明远端起大茶缸子灌了几大口水,心有余悸的说。
  高悦阳也没想到猪肉的诱惑力这么大,要不是李桂芳临时跑回家里拿杆秤过来就场,那今天这交易还挺不好办。
  好家伙,几个妇女老太太都上手抢了,差点没因为几块猪肉打起来,吵得高悦阳几人脑仁疼。
  “姐,孟大哥,朱大哥,外面下雪了。”
  王宝磊风风火火的跑进屋,刚刚屋里的人太多了,他只好在外面玩了大半天。
  “那你赶紧去通知隔壁一声,让她们多抱点柴火到厨房。”
  王宝磊听她姐这么一说,连忙又跑了出去。
  高悦阳和朱明远跟着出了屋,往外屋地厨房抱苞米杆,就冲着鹅毛似的的大雪片子,今晚的雪绝对小不了。
  …………
  夜里,高悦阳翻来覆去睡的很不安宁,因为她担心睡的太死,茅草房顶被雪压塌,自己可还没活够呢。“”
  打开手电筒照了下枕头边的闹钟,上面显示是半夜12点多。
  看着黑漆漆的顶,高悦阳突然想到,既然白天能够透视,那晚上应该也能。
  鹅毛大雪还在纷飞,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明灯般照亮了整个黑沉沉夜。
  当房顶和房门口,有着二十多厘米厚的积雪映入眼帘时,高悦阳忽的坐起身。
  正要喊大家起来上房扫雪,随即灵机一动,外面房顶边角的积雪瞬间被收入了空间里。
  高悦阳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办法虽然可行,但不能这样用啊。
  这么大的雪,如果就知青住的房顶上没雪,那不就是个明晃晃的电灯泡惹人遐想嘛。
  就在她准备喊大家起来时,,外面传来了阵阵敲钟声,隐隐约约的有人在喊:“大家快起来,发雪灾了。”
  于是,河湾大队的家家户户半夜三更亮起了煤油灯。
  其实,高悦阳喊完就后悔了,万一因为自己的声音太大,房顶被声音震塌了可咋整。
  房门被积雪挡住了推不开,高悦阳趁着罗玉娟和王秋月还没穿好衣服,连忙把门外的积雪收了一半到空间里。
  门一打开,冷冽的寒风瞬间就把高悦阳吹了个透心凉,大雪片子呼的眼睛都睁不开。
  穿好衣服出来的罗玉娟很惊讶:“这,这还不到十一月底,咋会下这么大的雪呀,眼瞅着都快到咱膝盖了。”
  隔壁屋,朱明远夹着梯子出来,一脚踩进雪里,忍不住惊呼出声:“我艹,竟然下了这么厚。”
  高悦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把手里的大衣给王宝磊披上并叮嘱:
  “屋里现在很危险,你先与朱大哥在外面呆一会儿,等房顶上的雪扫完了咱们再回屋。”
  “嗯嗯。”
  王宝磊听话的点点头:“姐,你我不怕冷,大衣还是你穿吧,你是女孩子冻坏就不好了。”
  高悦阳看着便宜弟弟跟个大人一样板着小脸,伸手就要把大衣脱下来,连忙按住他的手,笑得一脸欣慰,
  “姐姐还要上房扫雪呢,穿着大衣不方便,听话。”
  说完,不去看王宝磊震惊的样子,走到拿着笤帚的朱明远伸出手:“你太重了,会把房顶压塌的,我上去扫雪吧。”
  朱明远愣了下,随即连忙摇头拒绝:“那哪行,有我们男同志在,哪用得着你们女同志瞎表现。”
  “再说了,房顶哪会像你说的那样脆弱,你放心吧,我上去后小心点,不会把房顶踩塌的。”
  说完,嘱咐孟孝礼把梯子扶好,然后顺着梯子没几下就爬上了方顶。
  高悦阳见此,只能小心的使用隔空取物,把房顶表面上的积雪收了一些到空间里。
  这样一来,朱明远扫得会快些,此时雪又下得那么大,他肯定发现不出异样。
  然后,高悦阳不顾罗玉娟和王宝磊的劝说,把梯子搬到女知青的房下,拿着笤帚就爬了上去。
  罗王秋月帮不上啥忙,站在房前几米开外的雪地里,冻得浑身发抖,手脚都快没有知觉了。
  看着房顶上,被扫下来的大片大片积雪,王秋月眼睛一红,差点就要哭出来。
  十一月份就下这么大的雪,那往后可咋办呀,万一真的哪天房顶被雪压塌了,自己岂不是小命不保。
  要是缺胳膊少腿的,那她还不如直接死了得了。
  寄信太慢了,看来必须要给家里发电报才行,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再呆在这破地方了。
  高悦阳一边扫着雪,一边往空间里收,很快就扫到了男知青的房顶上,朱明远瞪大眼睛……
  等房顶上的雪终于扫完,几人冻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连忙进屋暖和。
  …………
  朱明远一进屋,衣服鞋子一脱,把炕上的被褥跳起来,坐在炕上开始伸手用力搓脚,哎呀咧嘴道:“唉呀妈呀,脚丫子要被冻掉了。”
  王宝磊和孟孝礼也被冻的不清,所以,三人一同坐在炕头搓脚丫子。
  冻过了的手脚不能用热水泡,不然会化掉。
  高悦阳和罗玉娟在搓手搓脚,王秋月搓着搓着,再也忍不住直接躺进被窝里嚎啕大哭起来。
  高悦阳心里忍不住啧啧两声,这就被冻哭了,冷的时候还没到的。
  之前上工时,听那些个妇女们聊天说时说过,这里最冷的时候,能达到零下40多度,想想都觉得愁滴荒。
  …………
  宋拴柱和会计拿着手电筒,来到知青院外,往院内的房顶上一照,心下一松,那几个知青还算勤快,把雪已经扫完了。
  他这一路走过来,已经有两家的房顶被雪压塌了,还好通知的及时,不然非得出人命不可。
  “大队长,咱们赶紧三驴子家看看吧,他家那两口子在公社卫生院没回来,房顶也不结实,上次下雪就张罗要修,可一直没见动静。”
  会计也是宋氏本家的人,只是已经与大队长家出了五福,叫宋文斌,三十出头,戴着副眼镜,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嗯。”
  宋拴柱应了一声,与会计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
  心里愁的不行,老齐家从老到小,除了三驴子外,都是一群懒货,这次三驴子伤了腿,我看大驴和二驴还要咋样躲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