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 第262章 礼尚往来

第262章 礼尚往来


  “咦,派出所的人啥时候来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
  高悦阳脚步丝毫未停的拉着王宝磊继续往家走,有大队长他们在那周旋呢!
  至于为何惊动了派出所,呵呵,今晚这么大的阵仗,而且还连喊带叫的,想不知道都难。
  “婶子们,明儿个见。”
  “好好好,高知青快回屋歇着吧,今晚真是辛苦了。”
  高悦阳微笑着关上院门,深深吸了一口气,耳根子总算清净了。
  回来的这一路上,顺道的那些个妇女一直围绕着她七嘴八舌,问这问那,吵得她头都要炸了。
  “姐,你胳膊没事儿吧?”一进客厅,王宝磊便迫不及待地拉起高悦阳的手臂查看。
  他可是看得真真的,那个女人狠狠挠了姐一下,气死他了。
  高悦阳嘴角微微翘起,不甚在意的说道:“没事儿,就破了点皮,过两天就长好了。”
  幸亏炼了体,不然就是几条血道子了。
  同时心中暗暗盘算着,等王宝磊年纪大些,意志足够坚定了也给他泡泡药浴。
  不希望他有多厉害,只要强身健体不生病就行。
  王宝磊端着高悦阳的手臂仔细瞅了又瞅,确定不会留疤,这才放下一直提着的心。
  高悦阳扫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到晚上九点了。
  “宝磊,姐得洗个澡,你赶紧去睡觉吧!”
  她此时的样子是灰头土脸,浑身别提多难受了。
  王宝磊急忙摇头:“姐,我还不困,等给你烧完热水我再睡。”
  说完,蹬蹬蹬的跑去了厨房。
  ……
  “高知青,那天晚上真是太谢谢你了。”
  “我男人说的对,要不是高知青你挺身而出,我和孩子们迁户口的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
  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四天,刘长贵的老爹刚好过头七,按照习俗,可以到别人串门了。
  于是,刘长贵夫妻俩今天特意跑到公社采买了一些东西,对于帮助过他们家的人家,当然要亲自上门感谢。
  高悦阳推托了几次,见对方态度强硬只好收下了,如若再推着不要,人家会以为你瞧不起她。
  “宝磊,快去将篮子给刘婶腾出来。”高悦阳对刚刚从厨房刷完碗出来的王宝磊吩咐道。
  王宝磊连忙应了一声,接过高悦阳手里提着的篮子来到耳房,然后一一将里面的东西捡到自家篮子里。
  鸡蛋大概二十多个,红糖、大白兔奶糖,一斤装各一包,水果罐头一瓶。
  这些东西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算得上是重礼了。
  “高知青,那你忙吧,我这就回去了。”刘长贵媳妇笑得挎起篮子,笑得一脸和气。
  高悦阳忙道,刘婶子等下。
  片刻后,高悦阳提着一兜东西到对方篮子里:“我自己做的一些小吃食,拿回去给孩子们尝尝。”
  接受别人送的礼,多少也要回点礼,这样才礼貌。
  刘长贵媳妇一听是高悦阳自己做的,以为地瓜干一类的小零嘴,便收下了。
  从高悦阳家出来后,刘长贵也刚好从隔壁宋天刚家送礼出来,夫妻俩便结伴回了家。
  “娘诶,这是鸡蛋糕吧,你从哪整来的,太好吃了。”
  而此时刘长贵夫妻俩正在商量盖房子的日子,自家的小土房七口人实在住不下。
  听到儿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夫妻两人疑惑的抬眼望去。
  只见五个儿女围在北窗户台的篮子边,每个人手里捏着一个黄橙橙的鸡蛋糕,正吃得狼吞虎咽,满嘴流油。
  紧接着,刘家的小土房里传来刘长贵媳妇气急败坏怒吼声。
  “哎呦我滴妈亲呐,你们这些个败家玩意儿,这么精贵的东西让你给嚯嚯了,赶紧给我放回去。”
  刘喜胜看着娘冲过来要抢他吃食,边躲边不忘抱怨:“娘,你不是说这是人家的回礼,让我们自己拿去吃的嘛!!”
  刘长贵媳妇“……”
  “当家的,这可咋整。”看着被儿女们嚯嚯差不多鸡蛋糕,气得手直哆嗦。
  早知道人家女知青给的是这好东西,她说啥也不会收下。
  刘长贵沉默了一下,忽的轻笑一声道:“孩子们吃都吃了,就这么滴吧!”
  “再说,你收都收了,如果送回去,让人家咋想。
  自家媳妇从小跟着寡妇娘相依为命,吃了不少苦,所以平时非常节俭,从来舍不得给孩子买零嘴吃。
  只有在过年过节时,厂里发了糕点票才让自己买点带回去。
  虽然抠了点,但在大事上从来不拿乔,该花就得花,这点也是自己非常欣赏她的地方。
  刘长贵媳妇无奈叹息一声,瞪了几个儿女一眼,将剩下了三个鸡蛋糕锁在箱子里,要不是等不到明天,就被两儿子给偷吃光了。
  另一边的高悦阳可不知道,因为她送出去的鸡蛋糕,刘家的几个孩子差点挨打。
  此时她正坐在自己屋中的书桌前,而桌子上放着两张崭新的大团结。
  那会儿王宝磊想吃大白兔奶糖,结果发现了中间夹着的二十块钱。
  呵呵,刘长贵夫妻俩到是挺会做人的,二十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快要顶得上工人一个月工资了。
  刘长贵打从办完丧事后,便开始老老实实地下地干活挣工分,显然,他该是把工作卖掉了。
  你想啊,如果他继续留在城里工作,难岭寨一直盯着他的人会去找各种理由跑去找他麻烦,甚至是举报,最后还是得丢掉工作。
  所以,倒不如主动把工作卖掉,换成一大笔钱傍身,还能守在媳妇孩子身边保护他们。
  那么如此看来,刘长贵是个为人正直,不贪图富贵的人。
  亦或许,他受够了这些年被胁迫,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活。
  当记忆回笼间,他果断选择了平淡无奇的生活,而不是继续再苦苦支撑。
  所以说,人要学会接受,接受意外,接受变节,接受努力了却得不到回报,接受世界的残忍和人性的残缺。
  但是,接受却不是妥协,而是一种选择。
  人这一辈子,不过百年,没必要事事那么在乎,更不必处处那么计较,也必要过分苛求什么。
  苛求太多,烦恼就多,奢望太多,痛苦更甚。
  就像高悦阳来到这里后,所经历的好与坏,甚至是威胁到生命,她都勇敢的面对和克服。
  也唯有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改进自己,突破自己,才能在未来的路上越走越远,把路越走越宽。
  勇往无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