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羽化! > 第七章 武道二重

第七章 武道二重


  他那个时代,武道境界是以“进化”为单位,从一到十,肉身进化十次就是武道巅峰。他现在从一个普通凡人开始修炼,就是让肉身进行第一次进化。

  武道修炼,肉身消耗极大,那些有钱人家天天都吃人参鹿茸鲍鱼,营养才勉强跟得上,这也是普通人家练不起武的原因之一。而吃这些凡间的东西,那是最下品,上品要吃丹药,像寿丹就是极其不错的选择,增强肉身的同时,寿命也会增加。

  第二天一早,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黄午睁开眼睛醒来,发现天空居然下雪了,地上和屋檐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而少爷黄权竟然在院子里练武,拳劲刚柔并济,有模有样,在雪地里踩出无数脚印。

  黄权打的是一套最基本的万兽练形拳,这拳顾名思义是用来练形的,对敌威力不算大。但它的秘诀就在于练形,虎形,鹤形,螳螂形,黄权摆出各种动物的形状,领悟其中的道理,就能使肉身得到最大的拉扯、锻炼。

  黄午揉了揉双眼,大吃一惊,叫道:“少爷,你居然开始练武了?我昨天还以为你……吓得我半宿没睡,还以为我就要去充公了呢。”

  大和王朝规定,奴仆是主人的私产,主人死了,奴仆会被至亲继承,没有至亲的由宗亲继承,连宗亲都没有的那就充公。黄午和黄权就属于后者,连宗亲都没有,黄权死了黄午就只能被充公。

  “胡说八道。”

  黄权身躯站得笔直,左手成掌,右手握拳,身形摆动,转身一拳打在旁边的槐树上,树皮立刻碎裂,碗口粗的槐树都晃了三晃,树上积雪被震得哗啦啦落下。

  而黄权的肉身皮肤,闪烁着铁一般的寒光,如铜皮铁骨。

  “哇,少爷,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黄午忍不住惊叫,昨天黄权在沈府差点被气死,还是他给背了回来,这才一夜的功夫,简直判若两人,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黄午喃喃自语。

  黄权现在五感敏锐,把黄午的话听进了耳朵里。

  “昨夜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被人抬出去仍在大街上都不知道。”

  黄权收了功,吩咐道:“去,给我烧点热水洗个澡,然后咱们去沈家提亲。”

  打座一夜,大清早又起来打拳,出的汗水都有好几斤了。

  “啊?”

  黄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愣着干什么,让你去烧热水。”

  黄午连忙解释道:“少爷,我是想说咱们还去提亲啊?昨天沈老爷那副大奸似忠的样子,你又不是没看到。还有那沈小姐,目空一切,简直就把咱们当要饭的,两父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摆明了就是要赶咱们走。”

  “我知道。”黄权回道。

  “知道那还去提亲,我看这次去了恐怕要挨揍。现在咱们有了银子,娶谁家姑娘不好,我立刻就出门,去打听附近还有哪家姑娘没有出阁的,只要少爷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能找来。”黄午很不服气。

  “正是因为知道才要去。”

  黄权微微一笑,脸上闪过一丝阴毒,这个沈荷语倒是有点意思,敢单方面解除婚约,不能轻易放过她。还有大和王朝,这个国家敢算计老子,直接给你掀了。

  黄权缓缓说道:“黄午,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从今天起我叫黄泉,黄泉路的黄泉,改名立志。沈家父女欺负我,那沈荷语想解除婚约,我偏偏不让她如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不隔夜晚,等下咱们就去收拾她,我要让她下不了台。”

  黄权从今天起改名立志,叫做黄泉,黄泉路的黄泉。他现在是双重人格,有黄权的聪明才智,也有黄泉的狠毒霸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他全家,他要让那些暗算自己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黄午身体打了个寒颤,恍惚间他发觉现在的少爷不一样了,有种说不出来感觉,仿佛做什么事都成竹在胸。

  他烧水给黄泉洗澡,换了身干净衣裳,然后踩着白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城西沈家而去。

  到了沈府门口,黄泉和黄午要往里面走,却被看门的庄丁给拦了下来。

  “站住,你们两个怎么又来了,如此不识趣?”这庄丁人高马大,直接鼻孔看人。

  黄泉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我乃沈家姑爷,你一个小小的奴才,竟敢拦我的路。”

  “姑爷?”

  庄丁差点笑出声,昨天黄泉被当场气晕,还是身边的奴才把他背出来的,这些他都是亲眼所见。

  眼前这少年足足比他矮一个头,自称姑爷,实际上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货色。还有他身后那个小奴才,长得獐头鼠目的,干脆一拳一个,打出大门算了,庄丁心里想着便是挽起袖子。

  “恶奴,你敢殴打举人?不怕流放浊古州吗?”黄泉见庄丁想动手,一声厉喝,声音听在庄丁的耳朵里,犹如炸雷,当场就把他给镇住。

  流放浊古州,此话一出,庄丁魂都被吓掉了。

  黄泉被点为落榜不假,但举人身份还在,王朝律法有规定,殴打举人是重罪,施暴者要流放浊古州。浊古州距离涪京万里之遥,是偏远极寒之地,一旦流放,带着几十斤重的板枷,还没到浊古州就死在路上的例子屡见不鲜。

  “滚去通报,我要见沈老爷和沈小姐。”黄泉不客气的说道,这些庄丁狗仗人势,就是欠收拾。

  “是是是。”庄丁像霜打过的茄子,气势全无,灰溜溜的跑去通报了。

  庄丁前脚刚走,黄泉就和黄午也不等通报,直接进门,往沈府客厅走去。

  “什么?他们又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吗?再来就给我狠狠的打。”

  远远地,黄泉就听到沈老爷在训斥庄丁。

  “沈叔叔,小侄又来叨扰了。”

  黄泉大声说道,径直往里面走。

  沈老爷望着不请自来的黄泉,心中火气那是压了又压,最后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微笑,说道:“贤侄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说好了?沈叔叔,我想问一句,我昨天亲口答应过什么?”黄泉微微一笑,自己找椅子坐下,他狂放的行为,把黄午看得目瞪口呆。

  “说好了……”沈老爷语气一滞,黄泉昨天确实也没有答应过什么,一切都是他自己单方面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以为黄泉一个穷酸书生很好打发。

  沈老爷的脸逐渐变得阴沉,道:“贤侄啊,不如你就适可而止,拿了银子就走吧,叔叔看你年纪小,不想为难你。”

  “沈叔叔,银子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但我和沈小姐的婚事,那是银子可以衡量的吗?”

  黄泉坐在椅子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继续道:“莫非沈叔叔还想杀人灭口不成?大街上可是有很多人都看到我进了沈府的,如果我今天出不去的话嘿嘿,防人之口甚于防洪,只怕结果很划不来吧。”

  “你……”

  沈老爷脸憋得通红,却不敢发作,刚才他确实动了杀心。

  “黄权,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罢手?”

  就在这里,沈荷语的声音从内屋传出,着轻纱的曼妙身影款款而来,正是沈荷语,面对黄泉的纠缠,她显得有些无奈。

  “从今往后,我叫黄泉,黄泉路的黄泉。”跟沈荷语的无奈相比,黄泉就从容自在多了。

  “嗯,黄泉,黄公子,我们谈一谈吧。”

  沈荷语在黄泉对面坐下,她第一眼就发现了黄泉今日的不同寻常。

  昨天她可是亲自检验过的,当时黄泉就剩一口气吊着,能撑三天都算他命大。今天对方却又生龙活虎的出现,印堂饱满,红光扑面。另外身上还多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流氓气息,但以她目前的修为却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我想干什么?”黄泉嘿嘿一笑,继续道:“我希望沈小姐能够遵照约定,和我完成婚礼,什么莫欺少年穷之类的话我就不说了,虽然我黄权如今是爬虫一只,但谁敢保证我没有翻身的那一天呢?就比如现在,沈小姐想寻求武道突破,我却是能够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

  沈荷语武道十重,再进一步就是人仙。她和仁乐郡主一样正在寻求突破之道,但听她的语气,似乎还不得要领。武道十重的关键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黄权已经把最接近事实的答案告诉仁乐郡主了。

  突破武道十重的诀窍,没有绝对的答案,只有最接近事实的答案,因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去领悟。黄泉对这些东西可以说是如数家珍,别说指点沈荷语,凭理论指点一下她那个正一道的师父,都没有问题。

  “你?”

  沈荷语根本就不相信黄泉的话,她只当是吹牛,因为在她的眼里,黄权只是一个没有跨入武道之门的小人物,怎么可能知晓突破武道的关键呢。

  “武道二重,炼体境。”

  忽然,沈荷语终于窥见了黄泉的秘密,他成了武道二重炼体境的武者。

  刚才之所以坐这么近,就是想近距离观察黄泉身上的变化。现在她终于看出来了,黄权已经入了武道,是武道第二重炼体境。

  武道二重只是蝼蚁一般的角色,但这也足够让沈荷语吃惊了,一个昨天能被气晕的柔弱书生,一夜之间变成武道二重境界的武者,这中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