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羽化! > 第十章 杀手

第十章 杀手


  见黄泉转身望着自己,三人不为所动,甚至不回避,三双眼睛犹如毒蛇,牢牢锁定黄泉。

  今天就算天上地上,他们也跟定黄泉了,一有机会就直接动手。

  黄泉心如明镜,这绝不是沈荷语所为,沈荷语如果要杀自己,在沈府里就直接动手了,不会让他离开。

  那么就可以确定这是岳松涛要杀自己,他不自己动手,甚至连他身边的驼背大汉都没有来。

  岳松涛这么快就找来这三个战力不俗的杀手,速度之快,手笔之大,彰显强横的背景实力。

  沈荷语打了一手如意算盘,这一点黄泉还在沈府的时候就猜出来了,她答应考虑给黄泉做小妾,就是料定岳松涛会在路上动手,把自己杀死,到时候她所谓的做妾也就死无对证,成了一纸空谈。

  岳松涛在沈府内不会动手,但黄泉只要离开沈府就会立刻大难临头。黄泉不可能一辈子待在沈府躲避,沈荷语就是吃定了这一点,才草草答应给黄泉做小妾,把他打发出来,好一招借刀杀人。

  “黄午,咱们这次有麻烦了。”黄泉对旁边的黄午沉声说道。

  “啊?”黄午也看到了十步之外,那三个人的诡异组合,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岳松涛此人心狠手辣,他不会放过我们的。不过你不要害怕,听我的就行。”

  “少爷,有你在我不怕。”黄午缩了缩头,壮着胆子说话,双腿都有点打哆嗦。

  黄泉点头,说道:“好,那你听我说,咱们分开走,他们是冲我来的,你先回家。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自由了,家里的银子你自由支配。”

  黄泉如果没有回去,那么他们的主仆身份就失效了,黄午不再是奴仆,可以自由支配家里的银子。

  “少爷……我不想走。”黄午意识到不对,黄泉连这话都说了出来,他再笨也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黄泉喝止道:“不是让你听我的吗?我有武艺在身,等会儿我怕你成我的累赘,反过来拖累我,明白吗?”

  黄午急的流出了眼泪,点头说道:“好,那我走了少爷,你一定要回来。”

  说完,黄午擦着眼泪走了。

  望着十步之外的三人,黄泉微微一笑,不退反进,大大方方的走过去,这一幕倒是把对方三人给看蒙了。

  “三位不必再相送了,小总督大人岳松涛热情至诚,来日我必将去总督府当面问候。”黄泉一边走,大声的喊出来,还故意提高“小总督大人岳松涛”和“总督府”这样的关键字。

  一老一少一中年,三人皆对黄泉的行为皱眉不已,万万没想到他会出这一招,大街上当众报出雇主的姓名,让他们投鼠忌器。

  而黄泉硕大的口气,也让得周围无数人驻足,纷纷投来好奇的眼神。

  “回总督府去吧你们三个好奴才,回去之后代我给小总督大人传个话,告诉他我黄泉迟早会来打狗。”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黄泉说的打狗是什么意思,还当众说他们是岳松涛的奴才。他们是杀手,不是奴才。

  眼下似乎已经失去下手的机会,黄泉怪异的言语,使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回去吧,你们三个。”黄泉大声说道。

  “走。”

  忽然,灰袍老者沙哑的说了一句,三人随即转身离开。

  望着三人离开的背影,黄泉微微一笑,也钻进人群离开了。

  他刚才走过去的时候,借机初步窥探到这三个杀手的实力。三人都是武者,身上的气息很恐怖。尤其是那个灰袍武者,武道八重的修为和偃师相当,另外两人也没有比老者弱多少,都是六七重以上。

  那个灰袍老者还有一个显眼的外貌特征,山羊胡子呈现亮铜色,看起来极为显眼。

  黄泉才不相信这三人会如此轻易地离开,他们必定会重新折返追赶自己,不把他杀死是不会罢休的。

  “只能赌一把了。”黄泉在心中暗道,他目前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

  他在大街上迈腿奔跑,随着人流越来越稀少,已经渐渐进入偏僻的路段。他提起武道二重境的力量,一跃六七步远,犹如猎豹一般。

  不过他深知自己再快也没用,三个杀手就在后面,他们实力强横,力量也更持久,自己今天绝不可能依靠奔跑逃得性命。情况万分危急,所以他只能赌一把。

  很快他奔跑进胡同里,道路两边都是高低错落的院墙,家家院门紧闭,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

  他奔跑到一处高大的府邸门口,朝四周观望了一阵,根据记忆,八成几率确定就是这里,仁乐郡主在涪京城的私宅。

  黄泉就是要赌仁乐郡主还在这里,尚未离开涪京城。那晚她说住个三五天就回方仙道,而今天刚好是第三天。

  沈荷语跟他玩借刀杀人,黄泉也可以照葫芦画瓢。

  “镫镫镫。”

  黄泉用门环叩击铺首,发出沉闷的响声。

  里面没有回应,也没人开门,黄泉心里一沉,暗道不会这么倒霉吧。

  可这时他再想跑也已经晚了,来时的方向,一老一少两个人面容冷峻,缓缓地走过来,似乎根本不担心黄泉能跑掉。

  黄泉又往前方看,黑衣中年人出现在路中间,像直立的人熊一般截断前路。

  灰袍老者走过来,沙哑地开口说道:“你怎么不跑了?”

  黄泉舔了舔嘴唇,提高声音喊道:“你们三人好大的狗胆,敢闯仁乐郡主的府邸,不要命了?”

  灰袍老者没有说话,倒是他身旁的青年脸上闪过一丝嗤笑,轻蔑的道:“还想玩诡计?仁乐郡主算什么东西。”

  中年杀手也走了过来,说道:“今天别说仁乐郡主,仁宗皇帝来了你也得死。”

  “是吗?就凭这句话,今天你们就全部留下吧。”

  忽然,耳朵里传来一道熟悉的中年男性声音,人未至,声先到,黄泉只觉眼前有高大的身影闪过,浓烈的武者气息扩散开来。

  听到这声音,他顿时内心大喜,松了口气。

  中年杀手感到一股比自己强横数倍的气息笼罩过来,高大身影眨眼即至,如鹰击长空,一只血手五指成爪,直取咽喉。

  “小心,这是化血手。”灰袍老杀手急忙出言提醒,他阅历更为丰富,看出了这道杀招的来历。

  中年杀手连忙运转力量,双拳交叉护住咽喉。

  “糟糕,我中计了。”中年杀手只觉眼前血光闪过,暗呼不妙,偷袭者用左手施展化血手,必定还有后招。

  他听到灰袍老杀手的提醒,心里却升起了另一个想法,自己中计了。

  这突如其来的血手只是前招,虚晃一下,真正的杀招在后面。近身偷袭,被偷袭者往往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尤其实力差距还这么大。

  果然,偷袭者的身躯还在空中,右手探底,如猴子捞月,后发先至,绕过抵挡的双拳,随即猛然抬升,蒲扇大手带着低低的闷雷声,印在中年杀手的胸口上。

  黑衣中年人吐血如注,身躯倒飞一丈远,直接倒地不起。

  “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宗师高手,果然厉害。”闭眼之前,中年杀手喃喃自语,此刻他胸骨全部震断,心脉尽碎,说完便是双眼一闭,生机彻底断绝。

  偷袭者两招齐出,血手和带雷声的掌力一前一后,这赫然是做到了左手画圆,右手画方,一心二用的武道境界。

  偷袭者正是豹头偃师,他只用了两招,两三个眨眼的时间,就把武道七重境的黑衣中年人击毙当场,让灰袍老杀手连救援的时间都没有。

  他首先攻击黑衣中年人,并非仅仅是因为对方对仁乐郡主不敬。主因还是出于一对三的局面,如果先攻击二人组的话并不明智,虽然二人组里面有一个最弱的,但二人相互配合,贸然冲过去那是涉险。那么这种情况下,首先偷袭落单的中年杀手是最明智的。

  “好雄浑的力量。”灰袍老者吃了一惊,又道:“化血手,掌心雷,十几年前就名动一方的独孤偃,竟然甘当别人的鹰犬。”

  原来偃师的本名叫做独孤偃,十几年前就已经名动一方,成名绝技正是化血手和掌心雷,后来莫名消失,原来是被太子给招揽了。

  “独孤偃,多么陌生的名字啊。”偃师呵呵一笑,眯眼道:“名气比独孤偃还大的铜须钓叟,不也过着拿钱办事,给人当刀使的日子吗!”

  原来这灰袍老杀手叫做铜须钓叟,早年间一身铜须功横扫一方,成名时间比偃师还早得多。他那一嘴铜须也并非没有由来,乃是练功所致。

  “不要拖延,尽快解决,拿了人头就走。”灰袍老者对身边的青年吩咐道。

  “明白。”青年回道,

  简单的对话,显示出杀手的精明简要,以及默契的配合。看来他们要速战速决。至于拿人头,那肯定是拿黄泉的项上人头。

  说着,二人立即出手,扑向偃师,三人大战在一起。铜须钓叟出手如电,浑身血气外放,身躯不高却屡屡逼退偃师。而偃师身材看起来高大笨拙,身手却也灵活得紧,威猛身躯犹如一只大猩猩般翻滚跳跃,双臂开阖,被两个杀手逼到绝地,又能依靠势大力沉的招式挽回颓势。

  双方都很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