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亲爱的沈警官 > 番外:因为他是程随(程随曲橙)

番外:因为他是程随(程随曲橙)


等程随能渐渐站起来活动时,已经过完了年,这个年从始至终都是曲橙陪着他的。

程随看着身旁为他削苹果的曲橙,心脏仿佛被人捏着一角,又酸又涩。

他唇角绷的很直,伸手摁住她的动作,声音低哑地问:“你除夕怎么不回家?”

曲橙看了他一眼,双眸弯弯,没当回事儿,“我才回去过啊,不用回了。”

可程随知道,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去了,一直盼着能放个假,能回家好好陪陪家里人,然而好不容易回去一趟,又紧赶慢赶的从那边赶了回来。

他哽了一下,“可我现在没事了啊,你看我都已经能…”

程随边说边拉开棉被坐起来,下床去证明。

“哎哎哎。”曲橙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他。

结果反倒是自己太着急,左脚绊右脚,身子直接往前栽,却又怕撞到了程随,不顾自己磕床角的风险,借着力倒向一边。

可最终还是没摔下去。

程随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出胳膊揽住她。

他身子也没有完全恢复,两人呈抱着的姿势双双倒在了病床上。

曲橙趴在程随胸前,错愕地眨巴着眼看向护着自己的男人。

程随皮肤很白,长而翘的睫毛遮住了半分眸色,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轻颤,喉结也跟着动了动。

上下滑动时莫名性感。

曲橙忍不住多看了两秒。

“嘶——”

程随抽了口气,好像胳膊碰到了床头,可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担心,“你没事吧?”

思绪回笼,曲橙慌乱的想站起来,口不择言的道:“没事没事没事….我没事,不,你有没有事啊?”

她刚要借力起身,就被程随拉住了手腕。

这时候的程随目光落在了她掌心处,那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曲橙想抽出手,却发现这时候程随的手劲很大,根本动弹不了。

他语气重了些,“什么时候划伤的?”

“哎呀,就是...前两天削苹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曲橙手指蜷了蜷,“怎么?你这块小冰山心疼我了?”

程随一怔。

抓着她胳膊的手都在颤。

她那么好的一女孩,却因为他受了这么苦,又放弃了很多。

明明应该被人好好宠着,可他却没能给她更好...

程随闭了闭眼,吐了口气,在心里不知道重复多少遍的话还是说了出来,“对不起…”

向来都不存在接不上话的曲橙,忽然不说话了。

她这句话是开玩笑的,她知道程随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他的好永远都是细水长流,存在于各种微小细节里。

他会在她姨妈疼的时候,抛开那死撑的面子去超市问日用和夜用有什么区别;

他会在她大半夜随口说的一句想吃烧烤时,在加班后还绕远跑去买来送去,最后却说是顺路;

他聊天从来都不会让你垫底;发的所有消息,他无论间隔多久都会一条条回复;

她不想喝酒时,他会默默地将酒杯扣桌上跟别人解释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对酒过敏….

太多太多,多的要数不过来,因为他是程随,一个让人讨厌不起来嘴硬又心软的人。

而恰好,曲橙也沦陷于他那细腻的温柔。

看着程随的状态,曲橙都要以为他会说“是我耽误你了”、又或者“我配不上你”这类话。

程随垂着眼,一手扶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撑在床上坐起来抱她。

“对不起,看来我要对你再更好更好些,不然都配不上你了。”

这是曲橙没有料到的。

感受到男人忽然的靠近,她愣了一下却没反抗。

“怎么配不上了?”曲橙下巴抵在他的颈边,“要知道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不然也不会看上你。”

她顿了顿,声音渐渐压低,“况且….我刚刚那话是开玩笑的,你对我很好,你是我来到这边除了落落姐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程随手臂收紧了些,“以后我疼你。”

这是曲橙第一次听到程随这种话,她怔了片刻,笑了起来,“这么肉麻啊,都不像你了。”

程随抬起头,看着眼前还有点嫌弃的女孩,哼笑了声,伸手拍了下她的侧腰,“那是你还没见过全部的我。”

被他这么一提示,曲橙才发觉到此时的姿势有些不太对劲,她还坐在程随的腿上!

她懵了一会儿,当即就想站起来走人。

但程随这次跟吃错药了一样,把她重新摁下来,垂眸盯着她的唇凑近,“能亲你吗?”

曲橙还没回答,那个灼热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程随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点点试探,纠缠又暧昧。

曲橙大脑轰然炸开。

说起来,他们俩自从在一起之后,最多的肢体接触也就是拉拉小手,抱抱,就连唯一亲的那一次,还是曲橙主动的,成功亲偏了位置,亲在了下巴上。

这次,程随第一次在这种事上主动,还搞得这么色/气。

他好会!

这是曲橙在空白的思绪中唯一一个词。

最后打断他们的是同事突然地探望,不是人进来,而是门被重新关上。

本还没什么反应的曲橙,在感受到程随松开她时,问了句:“有人进来了?”

程随很淡定,“嗯是。”

曲橙后知后觉的,害羞的跟个鸵鸟一样一头栽进他怀里。

可程随却浑然不在意,盯着怀里的女孩,胸腔震动着笑出了声。

外面。

“马哥你怎么出来了,程哥好点儿没啊?”

马家庆像是闻到了什么爱情的酸臭味,挥挥手,“好得很,不用管他,都活蹦乱跳到床上了。”

“啊?”

只剩马家庆对着月光叹了口气,有种看着长大的孩子被人拐跑的感觉。

———

再后来,程随也终于到了出院的时候,他带着曲橙去见了他的父母。

陵园里,程随牵着曲橙的手,向他此生最重要的人介绍,“爸妈,这就是我想长厢厮守的女孩。”

曲橙心里一动,也很认真的跟着喊:“爸妈。”

程随愣了下,而后就见曲橙抬起头,含笑回望着他,“我叫曲橙,我会替你们照顾好他的。”

程随心里殊不知有多软,“笨蛋。”

此时拨云见日,南边吹来的风很轻。

“该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是我,我会替他们好好照顾他们儿媳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