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20章 兜风

第20章 兜风


城市的傍晚并不暗,天空蒙上一层雾霾灰,能看到零散的几颗星星。高楼大厦间早已亮起了霓虹灯,和马路两旁的一排排路灯,将整个城市点亮。

池远眠驾驶着他那座炫酷的大摩托过来时,宋自安正蹲在小区门口的路灯下等他。

他穿着单薄的浅色短袖,路灯的光打在他头顶,晕出一圈暖黄色。

宋自安正托着腮望着地面,突然听到耳边一阵由远及近的响动,抬首看过去便看到远处疾驰而来的机车少年。

少年带着墨色的头盔,驾驶着比他身体大了许多的机车。动作却十分熟练,迎风而来,英姿飒爽。

宋自安眼前一亮,站起来冲来人挥了挥手。

池远眠远远就看到了他,减轻速度终于停在了他身前,一双又直又长的腿跨过摩托车下来。

将头盔取下后,他露出了那张冷峻却令人惊艳的脸。即使发型有些凌乱,却平添了一分少年的野性。

宋自安看得心怦怦跳,第一次觉得贺繁的话还真挺正确的!

校霸真得a死了好吗?a得他双脚发软!

“怎么样?”校霸本人把手搭在同样很a的机车上,问道。

宋自安眨了眨眼,满目崇拜:“帅死了!”

本来是想听他对自己的爱车发表看法的某人挑了挑眉,唇角不动声色地往上扬。

一转头,就发现某人已经满脸兴奋地摸他的车去了。

“哇,你这个车好酷啊!这种炫蓝色好好看!”宋自安眼睛发亮地在机车上蹭来蹭去,有着十足的好奇心。

他正准备仔细研究一下这个车身的花纹,一双手却已经拿起一个头盔套在了他头上。

颈边触碰到一个温热的触感,是池远眠的手背擦过他的脖子给他扣上了安全扣。

宋自安觉得脖子痒痒的,像被羽毛挠了。

脸上也有点热。

“上车,带你感受一下。”给他带好安全头盔的人说道。

宋自安迫不及待地上了车,迈开腿来坐在了后座上。

前面的人刚想发动车子,突然顿了一下,拉着他两只放在身侧的手,搂住自己腰间。

手直接触碰到少年腰部时,宋自安愣了一会儿,半响才发觉脸上有点烫。

“搂紧一点,等下我车速会有点快,我怕你摔下去。”

“噢~”宋自安小声应着,双手紧紧贴着对方腰线往前扣住。

少年清瘦的腰间没有多余的赘肉,温度却惊人的高。

有些烫手……

宋自安觉得,自己的体温好像也跟着高了。

机车发动起来,耳边呼啸的风猛烈刮过,宋自安戴着头盔都依然能感觉到那风的狂烈。他忍不住往前贴了贴,将整个人趴在池远眠后背,下巴也抵在他肩上。

前方驾驶着机车的少年握在把手上的手往前拧,随着速度的继续飙升,搂在他腰间的那双手也越搂越紧。

风从他们耳边擦过,空气里有淡淡的草木味飘散。

“好棒!我从来不知道,这儿的夜景这么好看!”望着眼前开阔的大马路,和身后迅速后退的景色,宋自安一面看一边赞叹,语气中满满的兴奋。

在马路上骑着炫酷帅气的大摩托迎风飙车的感觉太爽了,没有哪个男孩子能拒绝得了这种速度与激情。

宋自安自然也不例外。

极速心跳带来的刺激感太强烈了,他现在整个神经中枢都处于兴奋状态。

本来还惆怅的心绪,早就跟着疾风一起冲跑了。

这一路没什么行人,也没什么车。路很长很宽,路旁有许多灯。

路灯投落在马路上,他们的影子也从一个区域拉长到另一个区域。

灯光明明暗暗,衬得少年的双眼清亮澄澈。

“池远眠!我能喊几声吗?”即使他就挨在他后背,但因为风太大的原因,宋自安怕他听不到,还是说得很大声。

前面的人默许地点头了。

“啊!!!”宋自安扯开喉咙就喊,将满腔情绪发泄在风里。

身前似乎传来一声轻笑。但动静极小,很快就飘散在风里了。

“啊!!!!”

少年热烈澎湃的声音回荡在这方天地。

他们在一路灯光中无畏向前。

“老板,再来一份炒年糕,我要加很多很多辣椒!”宋自安冲着正在里间传菜的人喊道,一边也没停住自己嘴里正在吃的动作。

小街道里各种叫卖声,交谈声,锅勺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响彻在这方天地。空气里满是炒面烧烤麻辣烫的味道,汇聚成城市夜晚的烟火味。

“好好吃!你也快吃啊!这顿我请!”宋自安拿着一串烤鸡翅,吃得不亦乐乎。

对面的大帅哥坐在劣质塑料凳上,正动作优雅地拿着汤勺喝一碗清水混沌。

他们头顶是一张很大的塑料布挂的棚子,吊着一个明晃晃的灯泡,周围还有几桌喝酒撸串的人。

热闹,但也吵。

宋自安看着自己身前的一堆空碟子和空碗,再看看对面干干净净的半张桌子,有些郁闷道:“你都不饿的吗?”

为什么这人的食量这么小,一碗馄饨吃这么久都还没吃完。

对比之下,自己好像是个饭桶喔。

而且他吃这么少,居然还能比自己高!

高那么多……

所以这就是alpha的天生性优势吗?

宋自安郁闷得食欲都无了,手里的烤鸡翅突然就不香了。

“来喽,小伙子你们的炒年糕!”店里的圆脸大叔笑眯眯地端着炒年糕上了桌。

“小兄弟你很会吃辣嘛!我头一次看到这么会吃辣的!”大叔指着沾着辣油红艳艳一片的炒年糕,面露佩服,“我老婆的秘制辣酱平常人吃饭半勺都辣得不行了,给你放了三大勺,你居然吃着能面不改色!”

宋自安:“……”

就挺不好意思的。

大叔走了后,宋自安被那盘卖相甚好的炒年糕勾得刚消下去的食欲又升了起来。

并十分不客气地干完了整盘。

“我吃饱了!”他满足地拿纸巾擦嘴,看到对面池远眠也拿了张餐巾纸,显然是也吃完了。

往那一瞟——好嘛,本来就只点一小碗馄饨,居然还剩了几个。

跟校霸比起来,自己果然是饭桶。

宋自安哭卿卿。

这条街道在市中心的某个角落,拐出去再走两百米就是江岸边,晚上的时候尤为热闹。

两人吃完宵夜,沿着江边散步。

江边种着一排垂柳,隔几棵垂柳立着一盏路灯,照得岸边小路朦朦胧胧的。

江风沿着江岸吹过来,凉爽沁人。

这个点出来散步的行人有很多,大多数都是两两成双的情侣,牵手的牵手勾肩的勾肩。还有一对抱着碗水果捞一边走一边互相投喂水果。

喂一块水果还要悄咪咪头碰头啵一个。

……

着实虐狗。

宋自安不好意思盯着情侣看,见不远处有个戴帽子的女人正在摆夜摊卖泡泡机,便好奇地凑了过去。

地上铺了一层毯子,毯子上摆放着一堆形状各异的泡泡机,看起来还挺好玩的。

“泡泡机要吗?二十一个。”女人见有客上门,积极地推销。

宋自安挑了一个天蓝色的泡泡枪,扫码付了钱。

他一回头,朝比他高处一大头的某人得意地举着枪:“不许动!你被逮捕了!”

池远眠:“……”

面无表情jpg。

校霸可能从来没跟人玩过这么幼稚的游戏。

见他不配合,宋自安假装生气地要扣动机关。

眼疾手快的某人手一扬,轻轻松松地将武器给抢了过去。

“……”

这位朋友,不带你这样强改剧本的呀!

而且强改剧本的某人占着身高优势,把泡泡机举得很高,宋自安努力地踮脚去抢也抢不到了。

长得高了不起吗?宋自安心中愤慨。

事实证明了,长得高确实了不起,因为某人压根没打算把泡泡机还给他,反而逗猫似的逗他玩。

最后趁他有些松懈之意,宋自安眼中一闪,踮起脚来用手去抢。

够到了!

只是往前的动作幅度太大,他脚下没稳住,身体笔直地往前栽去。

一只手迅速环上了他的腰,将他向前扑的身体拉了回来。

宋自安前扑的动作是收住了,手上却没握紧,刚抢到手的泡泡机被他猛然一扣,按到了机关。一瞬间大大小小的泡泡从出口里飘出来,在他们头顶冲出,又飘落到四方。

泡泡落在他们头上身上,触碰到便马上爆破。泡泡水的味道像一股甜腻的果香中掺着肥皂剂,刺激人的鼻腔。

两人身体贴得极近,他就这么直直地被圈在池远明的怀里,胸前传来的温度滚烫,心跳声也跳得极快,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从他的这个角度看,正对上池远眠的喉结,再往上是棱廓分明的下巴,还有颜色有些淡薄的唇。

他抬起头,眼神炽热盯着那个被他强吻过两次的地方。

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这个几乎不可察觉的细微动作似乎落在了正垂眸看他的池远眠眼中,因为宋自安听到自己耳边传来了一声极轻的笑声。

为了证明这不是他的幻觉,他眼前的人甚至将抿直的唇线也往上扬了扬。

随后一道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落入耳中:

“这么想亲我啊?”

“……”

宋自安的脸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涨红成了一个番茄。

啊啊啊啊啊!

丢!死!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