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27章 许愿

第27章 许愿


周日是个大晴天,天气不冷不热,倒是一个好日子。

除了一些有事来不了的,宋家一共来了二十几个同学,吃过午饭后都聚在后院里打牌玩飞机棋。

宋自安中午被灌了几杯酒,现下头还有点晕,绕过吵闹的人群找了个地方吹吹风。

他蹲在一棵略高的树下,再一次拿出了手机来看。

划开消息栏后却看到只有app的推送消息后,眼眸里不由又染上了几分失落。

嘴唇也抿得很紧,看起来像个没讨到糖果的小孩。

明明答应了会来给他过生日的,虽然他之前提前说了今天可能来不了,但他就是心里难受。

宋自安抱着膝盖,把头埋在臂弯里。

池远眠这个礼拜三就请假了,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再见到他。

听老师说是他家里出了点状况,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他踢了踢旁边的碎石,叹了口气。

“怎么啦?我们的小寿星今天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哦,有心事啊?”旁边传来一声男子的轻笑。

宋自安抬起头,看见了向他走来的习睿。

他今天穿的是衬衫加小马甲,看起来颇为正式,加上唇边那抹优雅得体的微笑,越发显得整个人温文俊朗。

“没有啊。可能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吧,头有点难受。”宋自安淡淡道。

其实宋自安没想邀请习睿的,毕竟他请的都是本班的一些同学,但不知道习睿哪儿听来的消息,主动在微信上跟他提了这个事。出于礼貌,他也就顺口邀请了他过来。

习睿黑亮的眸子里透着关切:“没事吧?要不我去给你买点醒酒药吧。”

宋自安忙道不用了,说自己吹了吹风感觉好多了。

他这才松了口气,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一个黑绒礼盒递了过来。

“生日快乐!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看看喜欢吗?”习睿调皮地眨了一下眼,对着他笑了笑。

“谢谢!”宋自安见那礼盒包装精美,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犹豫地接过道了谢。

他打开礼盒,只见里面是一块男士手表,简约大方的款式,静静地扣在绒布包上。

虽然他对这些东西没怎么了解过,但却知道这个牌子,看这快表的成色和款式,少说也有两三千。

宋自安微怔,没想到习睿会送这么贵的东西给他。

其实两三千块钱并不多,他也并不是拿不出来。但他们都是学生,本身就没有赚钱的能力,贸然送普通同学这么贵重的东西这并不合乎情理。

他和习睿其实也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两人最多也就是同学关系。若是收了他这个礼物,别人难免会多想。

“对不起,我不能收。”他把盒子盖上递还给习睿,语气里带着几分歉疚,“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习睿笑了笑,把递还给他的东西又推了过去,“没多少钱的,一点小心意而已。”

宋自安却很固执地坚持着,几个回合后,习睿也只得无奈地把礼盒收了回去。

“安崽,原来你在这儿啊!”

周扬和陈颂两人并肩走了走来。

他走近才看到宋自安身旁还有一人,面露尴尬地挠了挠头道:“我们没打扰到你们吧?”

习睿冲他们礼貌地点了点头,笑道:“没事,我们也只是随便聊了聊。”

一旁的陈颂望了他一眼,眼神幽深。

习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偏过头意味深长地朝他笑了笑。

空气中似乎有两股力量在较量,那是专属于alpha的气场相争。

宋自安是omega,被那两股不明力量冲得胸腹难受,隐隐都有些站不稳了。

比起他来,周扬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虽然是alpha,但依旧会受其他alpha的气场影响,何况还是两个。

啧……这该死的修罗场。

周扬心中叫苦不迭,早知道就不拉着陈颂过来看热闹。

“学委,杨阿姨叫你过去客厅一下。”姚语萱过来喊了一声,总算打破这尴尬又诡异的气氛了。

等宋自安走后,习睿和陈颂两人才停了下来。

只看他们两人脸上都是得体又礼貌的微笑,仿佛刚刚用信息素大打出手的根本不是他俩。

呵,装得很!周扬心里默默吐槽。

傍晚时刻,蛋糕才送了过来。

杨芸果然订了个三层的水果蛋糕,堆起来有一米多高,外表看起来漂亮极了。

空气里满是奶油和水果的香甜味道,闻着令人心情愉悦。

姚语萱和许婷婷几个女孩子帮忙插了蜡烛,又点上火,推搡着宋自安过来。

“来来来,学委,快过来许个愿!”

有人关了屋子里的灯,房间里一片暗色,站在蛋糕面前的男孩虔诚地闭着眼睛,微弱暗黄的烛光将他的脸庞陇上一层柔和的光。

不知道是谁带头唱起了生日快乐歌,紧接着大家都唱了起来,宋自安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那份闹腾腾的热闹。

愿望许完,宋自安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灭了烛火。

“学委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愿望成真!”

“……”

灯光大亮,笑声和掌声祝福声层层向他包涌,宋自安目光往围成一圈人群里扫过,垂着的眼睫却不着痕迹地掩过眸中的那抹失落。

他唇边弯起一个笑来:“谢谢!”

“大家来合个影吧!”杨芸眉间染着笑意,手里拿着家里没用过几次的相机过来。

“好啊好啊!来学委你站中间。”

习睿不知何时走到了他旁边,手搭在他肩上,笑得一脸灿烂,“自安,我可以站你旁边吗?”

他说的声音不轻不重,语气真诚,仿佛提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要求。

三班众人眼神八卦地在他们俩之间看了几个来回,暧昧地“喔…”了出声,拖出长长的音。

弄得宋自安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站在原地尴尬极了。

倒是周扬拉着陈颂过来了,扬着一口大白牙道:“那我们也要站小寿星旁边!”

说完还坏笑地把陈颂往宋自安的旁边推,一边冲宋自安挤眉弄眼。

“……”

宋自安默默决定明天就去跟班主任说换同桌的事。

最后他站正中间,左侧是陈颂,右侧是习睿,一群人比着傻兮兮的剪刀手拍了那张照片。

吃完蛋糕后他们就走了。原本还热闹腾腾的家里少了人,瞬时便变得非常冷清。

宋自安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看着满屋子残留的气球彩带,忽然间松了口气。

比起那种热闹,他似乎更喜欢安静一点。

又或许是,那份热闹里没有他期望的那个人在。

所以,再多的人,再大的喧嚣吵闹,于他而言都是安静的。

他所期盼的热闹,好像只与池远眠一人有关。

宋自安看着头顶发了一会儿呆,随后拿出手机,翻到了和他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还在昨天,今天一整天这个页面都没有过动静。

所以…他是真的忘记了么?

他惆怅地想。

收拾完现场后,杨芸把那张照片导了出来发给了他。宋自安看到照片时心头一动,犹豫了片刻配文发了条朋友圈。

发完他就放下了手机,心中紧张又忐忑,干脆收拾衣服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之后,朋友动态那里一堆消息,全是点赞和评论他朋友圈的。

但独独没有那个人的,连消息界面也还是停留在之前的聊天记录上。

他擦拭着湿发,胸腔里酸涩又难受,手下的动作不由也重了几分,擦得他头皮生疼。

满怀期望却失望的感觉并不好受,他早早地上了床,却辗转难眠。

床头的窗帘只拉开一半,冷清的光洒在他的书桌前,分不清是月光还是路灯。

宋自安又忍不住解锁了手机,已经记不清是今晚第几次点进那个聊天栏了。

往聊天框里打了几个字后又飞快地删了,退出了界面。

算了算了或许他真得有很重要的事呢,还是不要打扰了……

他恹恹地放下手机。

手机却震动了一下,随即屏幕亮起。

一晚上被各种app推送的垃圾消息折腾得已经没脾气的宋自安不抱什么希望地又把手机拿了起来。

池远眠:睡了吗?

看清这条消息之后,他怔了几秒,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反应过来后,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快速打了字过去:没有。

池远眠马上又发了一条过来:那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池远眠:我在你家楼下。

宋自安心跳剧烈地一颤,激动地差点从床上蹦下来。

连忙回道:可以的,你等我一下

他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抓起手机就踶拉着拖鞋往楼下跑。又怕下楼的动静太大吵醒了杨芸,于是又改成轻手轻脚地扶着楼梯扶手大步下去。

原本走向大门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又折返过来,从冰箱里拿了什么东西出来,这才小心地揣在手里出了门。

夜间的寒风刺骨,刮得人脸上生疼。宋自安走出好几天布才发觉自己穿得还是单薄的睡衣,但现下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只能大步往前走。

他环顾四周,终于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少年低着头站在明亮的路灯下,凌厉的脸廓被路灯渲染上几分温柔,黑色风衣衬得他越发身形高大清俊,地上影子也被灯光拉得很长。

宋自安唇边勾起,不由放慢了脚步。

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池远眠抬头往这望了一眼。

隔着几步路的距离,宋自安看到他微红的眼眶,整张脸都透露着疲倦。

他身侧还放着一个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模样,似乎刚从别的地方赶过来。

“对不起啊,我来晚了。”身前的少年一双好看眼眸望向他,嘴角边泛起几分笑。

声音中还透着许久没休息好的沙哑。

“生日快乐,宋自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