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29章 榴莲的味道

第29章 榴莲的味道


不知道是谁把宋自安发在朋友圈的那张照片转到了贴吧上,还发了个帖子。

宋自安周一去上学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事,那个贴居然还在校园贴吧里加了hot。

【最香绿茶指路高二(3)班宋自安,一边吊着他们班班长,一边勾搭习睿,还一边和池远眠暧昧不清的。】

看清这个帖子的标题后,他的眉下意识地蹙了一下。

下方就是他发在朋友圈的那张合照了,但是那人贴的是放大的部分,就是他站在习睿和陈颂中间的那部分,其他人都被差不多裁掉了。

宋自安一边皱眉一边滑向了评论区。

7l:啧啧,楼主身上好重的酸味呀,今天早饭吃的是柠檬吧?

8l:就是就是,人家爱跟谁好跟谁好,他家是住海边么管这么宽!/白眼/

9l:我问过我朋友了,明明是宋自安过生日邀请他们班的同学去给他庆生而已。再说又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三班好多人都去了好吗?楼主有本事放全图啊!

10l:我也看过全图了,确实邀请了很多他们班很多同学,不过只有习睿睿一个是别的班的……

11l:!!!!习睿去了宋自安生日party?所以他们真的认识?

12l:都去生日party了,那都不能仅仅只是认识这么简单吧。/偷笑/

13l:重点不是去生日party,重点是校草是唯一一个其他班的啊!宋自安只邀请了他们班的同学,再有就是校草了,姐妹们这说明什么?而且你们看习睿还是站宋自安旁边的!

14l:卧槽我才想到!所以这是官宣吗?

15l:天呐我磕的cp居然是真的……

16l:我靠好甜!突然觉得双学霸组不香了呜呜。/流泪/

17l:可是陈颂也是站在宋自安旁边的呀,这不能说明什么吧?

18l:那池远眠又是怎么回事啊?楼主说的话阴阳怪气的。

19l:某人眼红吧,怕是被狗咬过,逮人就疯吠。

20l:我也觉得,而且那张合照里连池远眠都没有,人家根本没去好嘛!

21l:管他呢,反正我只磕习宋cp!这张图就是糖,好甜!

……

后面的评论区便逐渐往奇怪的磕cp方向发展了。

大概那个匿名发帖人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帖子,最后居然变成了吃瓜校友们的磕cp帖。

周扬见他看完帖子脸色有些难看,在旁边小声安慰:“不要理这些闲的蛋疼的无聊人士了,他就是嫉妒你酸你的。”

宋自安却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只是有些奇怪,那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和池远眠的关系非同寻常呢?他究竟是知道些什么?还是就是随口胡说的?

至于习睿和陈颂……他明确知道自己对他们并没有任何想法。所以对于他们的接近和示好,他都是能拒则拒的态度,也从来没有像帖子里说的那样吊着谁。

以后还是更加保持距离好了……或者干脆就跟他们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宋自安这样想着。

他抬头往最后那边看过去,池远眠的座位依旧是空的。

他不是回来了么,还要请假吗?

宋自安往向那个空空的角落,心底莫名地涌上几分失落。

午间自习时,三班教室里静悄悄的,大部分学生都在写作业刷试卷,只有少部分趴在桌子上补觉。

一直趴在自己胳膊上浅睡的男生猛然间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味道?”

“我靠好臭啊!”另一个正在写作业的学生也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去什么味道!生化武器啊!”

“操!谁拉了屎在身上吗?”

“什么?什么味道?我闻不到啊!”有人睡觉被莫名其妙的吵醒,一脸懵逼地看着吵吵嚷嚷的人群。

“对啊我也闻不到啊!是什么味道啊?”姚语萱皱着眉疑惑道。

“我也闻不到,你们在说什么……”

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忽然间吵成了一锅粥。

周扬眉毛拧得死紧,似乎也被这见鬼的味道逼疯了,一边掩着口鼻一边吐槽:“这他妈的是什么味道!谁搞进来的?”

陈颂看着眼前场景,蹙着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坐在他身后的宋自安也停住了笔,皱眉问:“我好像也闻到了。”

虽然他只闻到了一点,是很清淡的,熟悉的味道。

但为什么周扬他们反应这么激烈?他好像要很努力去闻才能闻到的啊!

他又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脑中忽然有什么一闪。

这个味道……好像是……

同时闻出来的,还有班上的一个女生。

文思犹豫着开口:“我好像闻到了榴莲的味道,你们闻到的是这个味道吗?”

“好像是……”有个男生接话道。

“靠噢!谁他妈偷偷带榴莲来教室里吃啊!有病吧!”之前第一个出声的男生暴躁地踹了一下桌子。

“谁呀,赶紧扔了吧!我要被这股味道熏死了,闻到就想吐,呕……”

宋自安环顾了一下教室四周,手指轻扣在桌面。

好像不对劲……

为什么他闻到的气味并没有周扬他们闻到的那么浓烈?而且班上还有很多声称自己没有闻到的同学。

除非——

除非根本不是有人带了榴莲进教室,而是有人散发了榴莲味道的信息素。

所以部□□为beta的同学才会什么也闻不到,因为他们根本不会受信息素影响,反倒是ao的反应比较大。

他正思考着,教室里突然又传来一声喊叫声。

“贺繁,你怎么了?”是许婷婷的声音,语气里还带着担忧和焦急。

“班长,贺繁他…他好像发烧了。”坐在他们后面的同学喊道。

宋自安连忙往他们那个方向看了眼。

只见贺繁半个身子都趴在桌子上,脸色绯红一片,眼眸紧紧闭着,面上却尽是痛苦之色,甚至把下唇都咬出了一个红印子来。

宋自安怔了一下,眼前的景象简直太熟悉了,只要是经历过发情期的omega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贺繁他……发情了。

许婷婷似乎也猜到了,但她关顾着着急了,而且这种事情又是omega的隐私,她也不好开口,只好红着眼睛看向班长。

陈颂虽然是个alpha,但毕竟是班长,平时处理事情处理得比较多。看到这种情况也猜到了几分,连忙问道:“班上的omega同学有谁带了抑制剂和信息素隔离喷雾的吗?”

旁边组立马有一个omega女生举了手:“我!我带了!”

同为omega,那个女生自然知道贺繁在经历什么,连忙把自己包里带的抑制剂和隔离喷雾拿了过来,还看了贺繁好几眼,眼神既担忧又同情。

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不出声了,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事,都没有再开口。

陈颂看着桌子上要来的东西,轻蹙了下眉。

东西是有了,但现在又有了一个发愁事。

抑制剂是要通过注射才能打进去的,但现在已经入了冬,大家都穿的不是短袖。要注射这个就必须脱衣服。

贺繁他虽然是个男生,但终究还是个omega,而且是个发情期的omega,在这个班上大数都是alpha的同学面前脱掉衣服打抑制剂,似乎并不太妥当。

那就只能找个人陪他去洗手间打了……

他正犹豫着,忽然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班长,让我陪他去吧。”

宋自安站起身来说。

陈颂眼前一亮。

是了,他差点都忘了他们班上还有一位男性omega了。

宋自安是男生,又同是omega,让他帮贺繁打抑制剂再合适不过了。

贺繁已经被折磨得浑身发软了,额间还有豆大的汗不停地掉落下来。宋自安把他揽在自己肩上,搀扶着他往厕所走。

贺繁是omega,并不是很重,宋自安的力气又比寻常omega大上许多,扶他扶得也并不吃力。

他身上散发的信息素味道愈发浓烈,宋自安能很清晰的闻到。

陈颂周扬他们并没有跟过来,他们是alpha,对omega的信息素味道天生敏感。而且贺繁还处于发情期,刚刚在教室里都已经隐隐有些骚动了,此刻当然是越远离越好。

许婷婷和另一个女生跟了过来,不过在厕所门口把抑制剂这些东西递给他后就没在跟进来了。

男厕所里没人,空寂无声的。宋自安在洗手台边上挑了个干净点的地方把贺繁放在地上脱下他的外套,然后蹲在他身边拆开了注射器和抑制剂。

“贺繁,贺繁…我要给你打抑制剂了。”因为抑制剂注入进去的那一刻会很疼,宋自安扶着他的胳膊把他摇醒,让他好有个心理准备。

脸色红得发烫的男孩睁开眼睛看着他,沙哑着嗓子说:“快…快点!”

宋自安不再犹豫,将抑制剂扎进了他卷起袖子的胳膊上。

贺繁疼得猛吸了一口气。

随着清凉液体的缓慢注入,贺繁脸上的神情终于轻松了许多。

宋自安又拿起omega专用的信息素阻隔喷雾,对着他从头到脚喷了一遍,尤其是脖子后面的腺体。

空气中那股难以言说的味道终于渐渐消散。

“能站起来吗?”宋自安摸了摸他的额头,关切问道。

贺繁依然靠着墙坐在地上。不过脸色比之前放松了许多,脸上的红色也在减淡。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正对上宋自安布满关心的一张脸,有些发怔。

“刚刚,谢谢你了。”他不自在地说。

“没关系,现在好些了么?”宋自安问。

贺繁看着他,点了点头,“嗯,好多了。”

“那我先扶你回教室吧!”宋自安说完,想起身去扶他,却被贺繁拉住了。

宋自安不解地看向他,却听贺繁垂着眼,缓缓开口道: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