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39章 好想你

第39章 好想你


后天是正月初四,一个有着明媚阳光天气的日子。

年前年后这段时间的机场里是最忙碌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拖着各自的行李奔向世界各地。

宋自安站在出口处,时不时地抬头看一下手机,又看了看往这儿走出的人。只是进进出出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他等了那个人还是没来。

又出来了几个人,他睁大眼睛往人群里扫视了一圈,最后还是无功而返。

明明是说这个时间段到的呀……宋自安垂着眼睫,无聊地摆弄了一下手间握着的花。

香槟色的玫瑰花绽放得很美,花瓣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晨露,散发的香味清新又迷人。

他正望着花儿出神,耳边忽然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

“宋自安。”

好听的温柔男声回荡在他耳边,宋自安连忙抬起头,正直直地撞入一双深邃动人的深色眼瞳里。

穿着呢子大衣的男人站立在他面前,一头蓬松的头发长得已经快要遮住耳朵了,黑色的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深情望着他的双眸。

宋自安看着那双眼睛,激动得心砰砰地慌乱跳动着,一时之间都忘却了要开口说什么。

池远眠见他这样一副睁着眼睛呆愣愣的傻气模样,再也忍不下心头的悸动。拉着行李箱的手往前一推,用力地把身前那人搂在了怀里。

宋自安被他抱得呆在原地,反应过来后才悄悄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腰。

怀里的柔软触感和两人紧贴的胸口处几乎同步跳动的心跳终于令人感觉到了几分真实感。宋自安把头埋在他颈间,闻着熟悉又好闻的alpha信息素味道,有点舍不得放开。

他吸了吸鼻子,眼框里盈满一层朦胧的雾气。两人都没有说话,一个拥抱抵了千言万语。

只是机场出口处人来人往的,两人的长相气质又实在出挑,才不过几秒钟,便吸引了无数望过来的目光。

宋自安脸皮薄,心头的激动下去过后才察觉到不对劲来。注意到周围望过来的打量目光,连忙脸色发烫地推了推身前的人。

“大家…好像都在看我们。”他小声说。

池远眠握在他腰间的手没松,漫不经心地道:“看就看吧。”

“你快松开…我看到有个人拿手机对着这里了,他不会是想拍我们吧?”宋自安急了,抡着小拳头锤了下他的背。

“那我们换个地方抱?”池远眠轻声问。

“……”宋自安闷声答应了某人的无赖要求,然后一脸懵逼的被拉出了机场。

身旁的alpha手指强硬地挤进他的掌心,和他的手指紧紧贴在一起。池远眠的脚步走得很快,宋自安只能大步不停地跟上他。

机场外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排单独的公共卫生间,每个隔间都是单独上锁的。宋自安被他半拉着推了进去,随后身后的门锁应声而落。

宋自安的心也随着那声落锁的声音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眼睛飘忽地望着地面,不敢看他。

狭小的卫生间里被突然闯入的两个人挤得满满当当,空气里散发着一股柠檬的清洁剂味道,刺激着人的鼻腔。只是那股柠檬的味道里掺着另外一股淡淡的玫瑰清香。

宋自安像是才想起什么,忙把手里的那枝香槟玫瑰递了过去,“喏,刚刚忘记送你了。”

新鲜娇嫩的玫瑰花瓣绽放在池远眠眼前,熟悉的清雅花香淡淡萦绕在鼻间。他垂眸看了一眼花儿,又望向身前眼眸清亮的少年,喉结不经意地滚动了下。

“在m国的时候,我也经常买一支小香槟。”池远眠接过了那枝花,“想你的时候,就这样……”

池远眠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将那枝香槟玫瑰拿近,把一直带着的黑色口罩扯了下来,浅色薄唇轻轻地印在玫瑰的花瓣上。动作虔诚又小心,像是在偷吻他的心上人。

宋自安盯着那被他吻得花瓣摇瑟的玫瑰,脸颊烫得出奇,只能听到自己杂乱的心跳声。

“宋自安,我好想你…”熟悉的怀抱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好听的声音轻轻回响在他耳边,带着几分诱人沉溺的沙哑。

宋自安心里涌上一层浪潮,搅动开里面的暗藏许久的思念与爱恋。

他抬起头,在比他高出一截的alpha那双深邃漂亮的眼眸里看到了倒映出来的自己,脸颊处的薄红层层堆叠开来,像是天边最绚丽的霞。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身前忽然笼上一层阴影,柔软的唇衔着一瓣娇嫩的花瓣温柔地贴上了他的唇。

香槟玫瑰的花瓣如丝绸一般柔软冰凉,隔着一片薄薄的花瓣,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花瓣另一边嘴唇的炽热温度。

宋自安被那滚烫的温度惊到了,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被一只大掌搂住腰往前带,一下子便撞到身前alpha结实热烫的胸前,垂放在身侧的手也被轻柔地拉了起来,贴在另一只火热的掌心里。

池远眠浅尝辄止后,似乎并不满足隔着花瓣的挑逗。柔软的唇舌开始霸道地侵占进来,灵巧地顶开宋自安的牙齿,咬着那片沁满芳香的花瓣强势钻入他的口腔。

宋自安被他突然强势的攻伐吻得全身发软溃不成军,只能攀着他的肩靠在他怀里,被动地释放出越多的清淡花香信息素,充斥在这个逼仄的小空间里。

花瓣在两人的唇舌交缠中被碾碎开,苦涩的花汁流肆在舌尖味蕾上,空气里的玫瑰花香愈发浓烈,以甜蜜为饵,将情动的少年恋人囚困于此。

……

“怎么样啊?应该不是肿得很明显了吧?”宋自安一张脸拧成苦瓜,拿着手机屏幕对着嘴角不停地照。

池远眠见他这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挑着眉轻笑了声。

“你还笑!”宋自安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放下手机,恨恨地灌了一口桌上的可乐。

池远眠勾着嘴角,把烤出油的五花肉和牛排夹起来翻了一面,撒上了孜然粉和烧烤料。又淋了层油,在旁边的边角上放了几只灰青色的肥美大虾。烤肉的香味和白色的热雾一起蒸腾而上,卷着焦边的五花肉滋滋冒出油汁来,刺激得宋自安直咽口水。

他捂着嘴,发出闷闷的声音,“快点,我快饿死了!”

还不都怪某人,摁着他又亲又抱的弄了那么久,搞得从机场到市中心的饭店里吃饭时别人都已经吃饱喝足出门了,他们还在等上菜。宋自安一边想着,一边既委屈又幽怨地瞪着化身服务员为他烤肉的某人。

那双手生得很好看,握着烤肉夹的腕骨微微凸起,修长干净的手指有些漂亮的弧线,并不粗犷,却充满了alpha的力量感,简直是手控玩家大饱眼福的存在。

宋自安托着腮,懒洋洋地看着那只修长好看的手把刚烤好的肉放进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可以吃了,注意吹一吹,还有点烫。”池远眠一边说着,一边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开始剥烤成亮红色的虾。

宋自安夹着冒着油光和热气的烤五花肉,卷了一片生菜迫不及待地送进嘴里,舌尖传来的美食味道终于扫光了之前嘴唇肿了的阴霾,他满足地扬了扬眉,开始专心干饭。

小吃货的快乐还真是简单啊……池远眠瞥了他一眼,唇边也漾起几分笑意,把手里剥好的烤虾肉放进了小吃货的碗里。

“嗯…好吃!”宋自安吃得一本满足,一边吃着一边还不客气地指挥某人,“那个牛肉好好吃,我还要!你再烤点!”

“还要吗?”池远眠眼眸幽深地看了他一眼。

宋自安咬着肉点了点头,“嗯!”

池远眠轻笑了声,又夹了几块牛肉平铺到了烤盘上,眼睛望着宋自安那张微肿的唇,下意识地舔了舔嘴角。

刚刚自己亲他的时候,他怎么不说我还要?

难道是自己的吻技他不满意?他看着吃得正欢的某人,靠在椅子上深刻地反省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