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51章 林孝宇

第51章 林孝宇


宋自安是在清晨被猫给挠醒的。

睁开眼睛时还有点迷糊,盯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出了好一会儿神。

随后视线里就被一只放大的毛茸茸的胖脸给霸占了。

“绵绵?”宋自安兴奋地一伸手,把好久不见的猫崽子搂进怀里,大口吸了口,“儿砸,爸爸好想你!”

绵绵冰乖巧地缩在他怀里,扯着嗓子喵呜地小声叫。

池远眠拿着衣服进门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感天动地的旷世父子情。

也不打扰,好整以暇地靠在墙面上看了半天。

宋自安坐起身来时才发现靠着墙的池远眠,搂着猫儿子一边逗一边问,“怎么昨晚没见它呀?”

“它平时老喜欢跑我房里来,把门关上了还会自己开门,我干脆就把他放在二楼睡了。”池远眠淡声说着,把手里的衣服扔了过来,“你的衣服。”

是宋自安昨天洗澡时换下的衣服,带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清洗干净又烘干了。

宋自安心头一暖,说话声音都是柔柔的,“是你帮我洗的吗?”

池远眠挑了一下眉,“不是,洗衣机洗的。我们家的洗衣机有烘干功能。”

“……”行吧,果然是他想多了,大少爷怎么可能会亲自动手洗衣服呢?

宋自安拿过衣服,“那我先换衣服。”

某人淡淡地嗯了句,依旧靠着墙一动不动。

宋自安以眼神朝着门示意了一下,言下之意:你可以撤了。

某人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好像脚下被钉子钉住了似的。

“我要换衣服……”宋自安忍不住竖眉瞪他。

“哦,你换啊!”某人双手抱胸,不为所动。

“……”宋自安涨红了脸,“你在这儿看着我怎么换!非礼勿视懂不懂啊?”

池远眠眼尾挑起,散漫地开口,“不懂!”

宋自安咬牙摸了摸怀里猫崽的头,开始指使帮凶,“儿砸,他欺负你爸爸,去咬他!”

绵绵冰喵呜叫了一声,呲了呲牙缩紧在他怀里。

喵~我不敢!

瞧把他儿子吓成什么样了,一看平日在家里就没少屈服在某人的淫威之下。

池远眠轻笑了一声,还是不打算逗他了。正欲转身出去,突然又折返了几步走到床前,伸出一只手揪着宋自安怀里的那只猫脖子提了出来。

“你抓我儿子干嘛?”宋自安不满道。

池远眠提着不停蹦跶着爪子的猫,懒洋洋地出了门,“你不是要换衣服吗?非礼勿视啊!”

呵,他看不到的,猫也别想看!

把卧室的门关上后,池远眠看着心有不甘的猫崽子,一时间心情大好。

等宋自安换好衣服洗漱完,餐桌上已经摆满早点了。

池父今天穿着一身居家休闲服,看起来比昨天那身西装打扮多了几分亲切。坐在餐桌旁笑容可掬地望着他,“安安,昨晚睡得怎么样啊?我儿子他…没欺负你吧?”

宋自安被他说得脸色一红,尴尬得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还是旁边的池远眠解围,凉凉地说了句,“爸,我昨晚上打的地铺。”

池父尴尬地笑了笑,迅速转移话题道:“叔叔常年在国外待习惯了,只会做西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宋自安扫了眼餐桌上丰盛的牛排,煎蛋,还有培根三明治。忙不迭地说道:“吃得惯吃得惯!谢谢叔叔了!”

他拿起一块三明治,就着旁边的热牛奶吃起来。池父的手艺居然意外的不错,不知不觉间他都吃了两块了,自顾自地认真吃饭,腮帮子鼓起一坨,像极了一只小仓鼠。

池父越瞧他越觉得心里欢喜,瞧见他这么喜欢吃自己做的东西就越欢喜了。连忙把餐桌上的食物往他那边推,一边问,“待会儿我出去买点食材,咱们今天中午在家里弄一个火锅来吃。安安,你想吃什么菜呀?跟叔叔说,叔叔等下去买。”

“不用了叔叔!”宋自安咽下嘴里的食物,连忙道,“我吃完早饭就该回去了。”

“哪这么急呀,今天不是周末吗?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啊!”池父转向池远眠道,“正好等下孝宇也会过来,人多热闹嘛!”

池远眠挑眉问:“林孝宇?他来干嘛?”

“还能干嘛?给你过生日呗!他说他昨天给你发消息你都没回他,然后问到我这里来了,我想着刚好安安也在,就叫他今天来家里玩一下。”

“哦。”池远眠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宋自安小口地喝着牛奶,心里默念了一遍那个名字。

林孝宇——池远眠的那个弟弟?

“他是你另一个父亲跟别人生的儿子吧?怎么听起来跟你爸的关系还挺好的?”宋自安好奇地问。

池远眠转过头来,耐心跟他解释:“我爸他们之前是因为信息素契合度高才结婚的,后来发现不合适就和平分手了。而且我小时候一直都被放在我父亲那边养,我爸每次回来看我也是去的那里,林孝宇这个人嘴甜又能说,我爸挺喜欢他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宋自安恍然地点了点头。

“对了,他来了后你离他远一点。”池远眠说。

宋自安疑惑地看他,“为什么呀?”

池远眠垂眸看了他一眼,淡声道:“因为他是个二百五,我怕你跟他在一起久了也会影响你的智商。”

“……”宋自安噗嗤一笑。

有你这么说弟弟坏话的么?

池父出门后没一会儿,林孝宇就来了。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唇红齿白,眼睛澄澈,一笑起来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比照片上还要好看几分。

刚一打开门就扑倒在了池远眠怀里,扯着嗓子软软地喊了句,“远眠哥!我想死你了!”

又拍了拍他的肩道:“生日快乐啊!”

池远眠木着脸推开他,“我生日昨天已经过完了。”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林孝宇冲他明媚一笑,转头才看到他旁边站着个人。

饶有兴趣地由上往下打量了宋自安一番,眨了眨眼睛望向池远眠,“哥,他谁呀?不介绍一下。”

池远眠敛着眼皮斜了他一眼,“叫嫂子,没大没小的!”

“哇偶~”林孝宇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这么直接的么?”

他还以为他哥还会虚伪地说一声这是他的同学、朋友什么的。

当下也干脆地出声,“嫂子好!”

宋自安尴尬地冲他笑了笑,“你好!”

林孝宇和池远眠的冷冽不同,感觉就是一个自来熟的小太阳,刚认识一会就拉着宋自安说起了悄悄话。

而且问得很多都是让宋自安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尴尬问题。

宋自安觉得,他跟贺繁要是认识的话,绝对能成为朋友。

还是特别铁的那种好朋友。

“嫂子……昨晚你是在这儿睡的啊?”他贴在宋自安的耳边,压低声音鬼兮兮地问。

宋自安硬着头皮应了声。

林孝宇的眼里肉眼可见地迸发出八卦的光,“所以…你俩昨晚睡的同一张床?”

“嗯……”

林孝宇更兴奋了,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你俩……是第一次吧?”

宋自安下意识地觉得他问的是俩人是不是第一次睡在一起,于是又小声地嗯了一声。

“我靠!”林孝宇按耐不住叫出声,“疼不疼啊?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终于反应过来的宋自安再一次感受到了被社死支配的恐惧。

“林孝宇,你闲得这么无聊就帮我去洗水果!”池远眠终于听到了他们那儿的动静,拎着他的衣领把他从被他逼问到沙发角落的宋自安身上提起来,拖进厨房。

“哎,远眠哥,你轻点!我不能呼吸了!”厨房里传来林孝宇的哀嚎。

十分钟后才一脸幽怨地端着剥好的柚子和洗干净的葡萄出来。

“我手机没电了。”宋自安皱眉看着提示低电量的屏幕。

池远眠柔声道:“我房间有,我给你拿充电器。”

坐在他们旁边沙发上瞪着眼睛看他们的林孝宇咬了口葡萄,感觉牙齿都要被酸掉了。

呵!秀恩爱了不起嘛!

趁着池远眠回房的功夫,又蹭蹭地挨了过去,凑在宋自安耳边问:“嫂子,昨晚你跟我哥真没那什么啊?”

“……”宋自安脸都红了,不知所措地揪着沙发垫子,连呼吸都是凌乱的。

这种问题,要他怎么回答嘛!

“不可能啊!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是情侣,这个alpha居然不对这个omega做什么……这不科学!”林孝宇亲热地搂着他的肩,皱眉沉思。

“我哥他真的真的没有碰你啊?”他认真地盯着宋自安看,企图在他脸上发现点什么端倪。

宋自安无比真诚地回望过去,诚实地摇头。

“不对劲……”林孝宇皱了皱眉,小声嘀咕道,“我哥他…不会是不行吧!”

“……”

话音刚落,头上就挨了个爆栗。他愤然抬头,正对上池远眠那张冷得像结了一层冰块的脸。

“林孝宇,你刚刚说什么?”他眯起眼睛,语气里带着森寒冷意。

“阿哈~哥,我开玩笑的呢!”林孝宇一下子怂了,白着一张脸捂头求饶,“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

池远眠冷哼一声,“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为什么到处乱说我是你男朋友?吃太饱了?”

“我不是故意的嘛!”林孝宇苦兮兮地抓着手指,“我就是想让某个傻逼吃醋嘛!本校的alpha都不靠谱,容易被拆穿。就…借用了一下你的名字……反正你跟我又不一个学校,他们也都不认识你。”

说完连忙躲在了宋自安后面,哀声道,“嫂子救我啊!我哥他好凶!”

宋自安扑哧一笑,“你们兄弟俩真有意思。”

“嘿嘿~”林孝宇趴在他肩头蹭了蹭,“嫂子你真温柔,不像我哥……”

池远眠看他在宋自安身上蹭来蹭去地揩油,脸更黑了。

“林孝宇,你给我起来!”他冷声道。

“我不!就不!啊……嫂子救我!”

客厅里,以沙发为中心,上演着一出你追我逃的闹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