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迷上校霸的信息素 > 第55章 结局

第55章 结局


不知道池远眠他爸跟杨芸他们说了什么,两家居然真的就这么定下了婚事。

杨芸的工作也没有调到江城,转学的事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十五天的暑假转瞬即逝,感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高三生活紧张得像绷紧了的一根弦,勒得拼命往前冲的学子们喘不过气来。高考的重压之下,即使早已习惯了刷题刷试卷的宋自安也有点吃不住。

不过幸好他不是一个人,每当他回过头,身后总有那个人在。

疲惫之余,又多了几分安心和欣慰。

噩梦般的高三终于在第二年的六月结束了,高考前夕,被压抑许久的高三年级在马上就要解放的狂欢中,扬了洋洋洒洒的一场纸片雨。

高考那几天,天气倒还不错。

最后一堂考试结束,宋自安听着打铃声跟随熙攘的人群走出来时,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直到瞥见已经在门外等他的熟悉身影,眼睛才骤然一亮。

“你怎么这么早啊?题目都做完了吗?”他仰头问。

池远眠低头在他他发顶薅了一把,语气散漫,“做完了,好歹跟着你补习了一年多呢,我要是连题目都做不完,还配当宋老师的学生么?”

宋自安扑哧一笑,眼睛亮晶晶的,“做完了就好。”

“你呢?考得怎么样?”池远眠看向他。

宋自安自然地搂在他的臂弯,嗯了一句,“还好吧,正常发挥。”

两人都没让家长来陪考,走在一群爸妈陪同的考生们里显得格外扎眼,尤其是两人都特别出众的外貌和气质,越发吸引目光。

宋自安却一点也不羞涩心虚,大胆地牵着池远眠的手,对旁边那些有意无意的目光视而不见。

连池远眠都忍不住问:“不害羞了?”

宋自安理直气壮地搂着他的手臂,“高考都结束了,我们俩也成年了,不算早恋了。”

“是么?”池远眠意味深长地望向他,语调却拖得很长,“成年了?”

“那是不是也能做一些——成年人该做的事了?”他俯下身小声说。

“……”宋自安涨红着一张脸,羞愤地锤了他几下。池远眠笑着小声求饶,被追着打。

天空碧蓝如洗,阳光明媚动人,高考结束后满是学生的路上充斥着少年晴朗悦耳的笑声。

美好又张扬。

出成绩的前一天,池远眠带宋自安去隔壁市的濂山山顶看日出。

两人徒步爬了一阵,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没走完全程的四分之一,于是转而坐了缆车。

宋自安还是第一次坐这个,一想到他们在山林间缓缓向上升,离地面还有万丈高的距离,就觉得腿发软。

池远眠见他脸色发白,将他按在怀里,轻声安慰道:“别怕!”

他们坐的缆车是六人座,对面是一对小夫妻带着个小男孩。小男孩倒是一点也不怕,好奇地把头贴在玻璃窗上,扭着屁股东张西望。

“为什么他一点也不怕呀?”完全不敢看窗外的宋自安郁闷出声。

“你可能有点恐高。”池远眠安慰道。

对面小男孩的妈妈笑了句,“你们是第一次坐吧,我第一次坐也害怕,后来就好多了。”

宋自安冲她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俩感情真好,是还在热恋吧?”小男孩的妈妈感慨了一句,又看向抱着儿子的老公,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怀念来,“说起来,我当初跟我先生第一次来这儿还是在结婚前呢,现在孩子都几岁了。”

他老公也笑了,“是啊,一晃都过去好几年了。”

好几年……那他和池远眠也会这样么?谈恋爱到结婚,或许,以后还会有一个小孩……

宋自安想入非非,忍不住去看身后的池远眠,眼睛里是欲拒还羞的期待。

池远眠却挑了挑眉,线条勾勒完美的唇边挂着几分痞笑,“这么看着我干嘛?”

他凑近宋自安耳边,声音极小又极具魅惑,“想跟我生孩子?”

“……”这人怎么越来越没个正形了!

宋自安脸颊耳垂红了一大片,仰头瞪他。

对面的小夫妻互相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还是年轻好呀,年轻人的爱恋甜。

在天黑之前,他们终于坐着缆车到达了山顶。

山顶的风很大,幸好池远眠早做了准备,从包里拿出厚厚的风衣给宋自安披上。

“哇,你看!”宋自安裹着风衣,兴奋地往天边指。

山顶的天空亮得澄澈透明,似乎一伸手就能触碰得到。而在西边的那一方天空,却被一层层橘黄和橙红侵染了大半。落日的余晖挥撒在山顶的每一处角落,缤纷的光线在眼前交织出梦幻般的色彩。

虽说没赶上看一个完整的日落,但也蹭到了一点日落的小尾巴。

池远眠在山顶的小超市买了顶小帐篷,宋自安蹲在旁边的草地上,好奇地看着他搭,“这么小,真的能睡下两个人吗?”

一阵大风袭来,吹得他脸颊生疼生疼的,连忙裹紧了身上的大风衣。池远眠往他那儿一瞟,便看到了一只裹得紧紧的小包子。

“放心,睡得下。”池远眠仰头笑了声,头发凌乱地在空中舞动,有着少年特有的潇洒和青春气。

他把手撑在身后的草地上坐下来,眉梢上挑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随意,“要是真睡不下,你就睡我身上好了。”

宋自安闻言轻哼了声,转过头去找今天的晚饭去了。

等到他的帐篷搭好,天也已经完全黑了。

浓稠的夜幕里终于出现了零零散散的星星。山顶上也已经扎好了好多顶花花绿绿的小帐篷,在烈风中飒飒抖着,乍一看像极了一条随风舞动的彩带。

宋自安和池远眠并排坐在搭好的帐篷前,也在等着看晚上的星空。

据说濂山的星空要到晚上八点左右才最好看,近在咫尺的群星就闪耀在眼前,仿佛触手可及。

宋自安等得哈欠连连,山顶信号又不好,网络差得连消息都发不出,只能干等着。

他一晃一晃地打着瞌睡,忍不住跟旁边的人小声吐槽,“早知道叫上贺繁和周扬一起来了,四个人还能打牌呢!”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搂上他腰间,把他的头歪放在自己肩上,“先睡会儿,星星出来了我叫你。”

身旁alpha的声音里充满了磁性,宋自安听着居然真的觉得有几分困。

于是作势趴在他肩上,闭上了眼睛。

空气里有风的声音,夹杂着几声虫鸣,还有周围其他游客的聊天声和嬉笑吵闹。但往池远眠怀里一倒,似乎就把所有的喧嚣吵闹隔绝在外,只能听到他胸膛里跳动鲜明的心跳声。

他轻轻靠在池远眠的肩上,滚烫的呼吸尽数喷洒在他的脖颈,又烫又痒,激得搂着他的alpha喉结都不知道滚动了多少下。

可能是今天爬山奔波了一天,宋自安这一觉睡得极其舒服,被轻轻拍醒的时候还不满地轻哼了声。

池远眠勾着唇取笑他,“起床了大懒虫,再睡都要天亮了。”

宋自安揉了揉眼睛,从他怀里坐起身来。

望向天空的动作徒然一顿,紧接着眼睛便亮了起来。

只见原本只零散镶着几颗星星的天幕中已经布满了无数颗星子,同时闪烁着漂亮柔和的光,漆黑的夜幕也变得闪闪发光。

那些星星看起来离他好近,仿佛他站起来,一伸手就能摸到。

周围的惊叹声和赞美声萦绕在这一方天地。

“宋自安。”他正望着星空感叹,身后忽然有人唤他的名字。

宋自安回过身去,看到了抱着一大束香槟玫瑰的池远眠。

他眉梢和唇角都染着浅笑,更原本硬挺的轮廓添上了几分柔和。夜风吹动着少年的头发,显得他越发洒脱不羁。

香槟玫瑰也被夜风吹得瑟瑟发抖,枝叶在风中哆嗦着摇曳,带来一阵浅淡熟悉的清香。

“我好像一直欠你一个正式的告白。”手捧玫瑰的少年弯了弯唇,“那今天正好在星空下说吧。”

他望着他,眼中满是深情与温柔,“宋自安,我喜欢你。”

他的声音明明很轻,却将他整个心湖完全撩动开来。

宋自安愣愣地看着他,脸颊发热,隐隐还有些不知所措。

周围的游客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都纷纷往这儿看,依稀中还能听到几句起哄的口哨声。

池远眠又向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眼底带着笑,用只能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这个告白还喜欢吗?”

宋自安心中一动,终于红着耳尖抬头看他。

喜欢的…怎么能不喜欢呢……

星空,玫瑰,告白,他喜欢的人——这些交织在一起,织成一个名为浪漫的网,令他想要束手就范。

宋自安仰头望着池远眠,眼眸在漫天繁星中倒映着他清晰的身影,小声说,“你低头看看……”

池远眠听话地低头往下。

却被身前那人勾着脖子吻住了唇。

周围的声音似乎比之前还要大许多。转眼又起了一阵夜风,风中醇厚的香槟酒和清雅的香槟玫瑰花香交织缠绵,紧密糅杂在一起,令人沉醉。

他闭着眼睛,似乎听清耳边有人呢喃了一句:

我永远只钟情于你,我的小香槟。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