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我在综合影视黑化了 > 第085章崩溃的方圆

第085章崩溃的方圆


  “这就好了,好好躺着吧,有什么需要按这个铃就好。我是今天的值班护士,我叫张冷。”护士小姐姐带着口罩,尽管遮住了半张脸,依旧可以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说话的时候,眼神若有似无的在林森身上停留,不过动作很隐蔽,并没有让人发现。

  张冷出去了,大家也终于放松下来,看着方一凡打着石膏的手,莫名的觉得有点想笑。

  “方一凡,你是不是傻。说了不让你换车道,你就不听。本来高高兴兴的事,非得搞成这样。”季杨杨难的多说了几句,显然对方一凡的行为很是不满。

  “大哥,我都这样了,咱就不说了好吧,我这不是看林森上去了,觉得没啥难度么!”方一凡讪讪的说了一句,难的没有还嘴。

  事情到这地步,他占了主要责任,到也没有无理取闹的去怪罪别人。

  “你们说这事闹的,骨折就骨折吧,偏偏还是左手骨折。怎么右手就一点事都没呢,它要是折了,岂不是不用做寒假作业。”方一凡看着打着点滴的右手,表情有些懊恼。

  众人一听,表情都有些无语,这脑回路,真的无敌了。

  刘铮是第一次见方一凡,对他本就了解的不多,如今听他这么说,直接就给竖起了大拇指。

  别不说,这乐观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拜服。

  “想要右手骨折是把,我来帮你,你想怎么折,你告诉我。”房门被刷的一下推开,童文洁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这是生了个什么玩意,太艹蛋了,本来就因为方圆的事心情不好,这下子心情更差了。

  “妈…妈…,我就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方一凡一见童文洁进来,表情立马就变了,说话都开始磕巴。

  “活跃气氛,都这模样了,你还活跃气氛,你怎么这么能耐呢?”童文洁见儿子躺在病床上,胳膊上还打着石膏,心中的愤怒一下子消散了不少,语气也软了下来。

  “阿姨,咱先别生气,等他好了,让他慢慢跳。你放心,他这没啥大问题,输液也是为了消肿。”林森柔声安抚到。

  “你还说呢,方一凡那么皮,你也不知道看着点!”童文洁白了林森一眼。

  众人看着感觉有些怪异,林森明明和方一凡同岁,怎么在童文洁嘴里,好像比方一凡大多少一样。

  “妈,你怎么能怪小森哥呢,明明是哥哥不听劝,拦都拦不住。”方朵朵跳出来为林森鸣不平。

  童文洁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下意识把林森定位成林叔了。

  好在说的也不是很露骨,尽管大家感到奇怪,也没真的怀疑什么。

  “您就是方一凡的妈妈吧,实在不好意思,赛车场是我的,是我没照看好。”刘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医药费我已经付过了,大夫说要输三天液,剩下的慢慢恢复就好。”

  “不用不用,花了多少钱我转给你。本来就是免费去玩的,这小子自己不听劝出了事,怎么也不能怪到你身上去。真要让你付了钱,我们以后可没法做人了。”童文洁表现的很大气,说话间拿出手机就要给刘铮转钱。

  “刘哥,阿姨给你钱你收下就是,不然我们以后都不好意思去你那里玩了。”林森也在旁边开口劝着。

  众人一起上阵,好说歹说才让刘铮把钱收下。

  就连躺在床上的方一凡,也不甘寂寞,时不时的说上两句,可惜除了童文洁的白眼之外,基本没人搭理他。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和舅舅就先离开了。那边还有个游戏厅,还想着带你们去的,现在这情况,只能下次再说了。”季杨杨有些遗憾的跟林森他们告别。

  “行了,过几天有空咱们再去,正好方一凡去不了,也不用担心再出啥事。”英子在一旁说着,顺便又吐槽了一句方一凡。

  几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

  方一凡在一旁听到,挣扎想要反抗几句,却被童文洁一个眼神镇压了。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个世界上,方一凡害怕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妈童文洁,一个是他女神黄芷陶。

  林森:呵呵,他怕的应该是我。

  刘铮和季杨杨走了,童文洁也不端着了,看着方一凡的眼神慢慢变得危险。

  想来想去,还是气不顺。

  林森多有眼色的人,立马过去将童文洁抱住。

  “还输液着呢,好了再打,好了再打。”

  …………

  方一凡幽怨的看着林森,什么叫好了再打,拦都拦住了,为啥就不能好人做到底呢!

  林森:你不知道,其实已经到底了,到的不能再到了。

  午饭是得到消息的宋倩带过来的,味道不错,期间宋倩好奇的问童文洁,方圆为什么没来。

  “对呀,妈,你没给我爸打电话?”方朵朵嘴里塞的满满的,同样觉得奇怪。

  “打了,你爸干活呢,顾不上。又不是啥大问题,我就没让他来。”童文洁脸色变了变。

  林森了然的看着这一切,其他几个小的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到是宋倩眼尖,立刻就发现童文洁的情绪不对。

  不过见童文洁不想说,也就没再开口问什么。

  下午快两点的时侯,花鸟市场中,被关上的店门突然打开,方圆浑浑噩噩的从门口出来。

  “你这就走了?下次什么时侯过来,记得提前打电话,我好准备准备。”

  “裙子怎么样,我下次穿裙子。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主要是方便一些,你觉得呢?”

  春花从店里追出来,面色红润的拉着方圆,尺许宽的大嘴,上下开合。

  方圆看着她,无神的眼中多了一丝恐惧。

  “是不是你,你给我下药了对不对,什么时侯下的,怎么下的?”将春花一把推开,方圆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你怎么这样,明明是你主动的好吧!我下什么药了。你除了长的还行,有什么值得老娘下药的,跟牙签似的,也就是时间长点。”春花一听方圆这么说,泼辣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你不就是不想负责任吗?我告诉你,没门,你也不打听打听,方圆百里我春花的名头,你要敢不认账,我找人弄死你信不信。”

  方圆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怎么会这样呢,好好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想不通。

  他还是觉得自己是被人下药了,嫌疑人就是眼前这个唾沫横飞的春花。

  正常人,怎么可能对猪有想法呢!

  因为打心底怀疑春花,方圆平日里的涵养已经消失不见了,竟然将春花比做一头猪。

  花鸟市场本就人多,春花又是远近闻名的人物,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方圆听着周围切切杂杂的身音,强忍着内心的崩溃夺路而逃。

  也亏的他还能跑的动。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