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我没信息素,你闻错了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元帅……现在的古华族姓名中一般不会抛开姓氏,称呼单音节的名字。”

海因里希垂下眼帘,微皱着眉认真思索了一会,抬头看向林绪,目露询问,再次开口:“林?”

有些时候,人们也会单独称呼海因里希的形式,楚,但大部分时间里,这个姓氏后面会跟上他的元帅职衔。

但林绪说,不用称他先生,那或许,林博士?

就在海因里希想第三次开口纠正自己的用词时,林绪深呼吸了几次,平复情绪后对他说:“叫我林绪就好。”

“好,林绪。”海因里希不知道为什么看了林绪一会,在林绪感到疑惑时又迅速移开视线,他的手放在机甲操作杆上,“仓库的高度不够,风雪号只能做几个简单的动作,你系好安全带,就可以开始。”

林绪低头,用x形的安全带把自己固定在驾驶位上,束缚感和压迫力让他感到有些窒息,当海因里希操纵着风雪号起身时,机械运转的响声没能被消音装置阻隔干净,连续而沉闷地涌进耳朵里。

末世基地的丧尸尸体机械化处理线和改造手术室的骨科手术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林绪喉咙紧绷,他使劲闭了闭眼,让思维沉入黑暗,但巨型机甲起身时带来的强烈失重感使他重新睁开眼,扶住驾驶座的扶手。

海因里希余光瞥见他,放缓了拉动操纵杆的速度,前视窗中角度变换,风雪号沉重而缓慢地从坐姿变为单膝跪地,现在的视野比一开始高出十米左右,仓库中的照明灯就在斜前方,刺目的灯光把驾驶室内的一切照得分毫毕现,包括林绪冒冷汗的苍白神色。

风雪号停下动作,海因里希的手从操纵杆上撤下,伸向林绪的方向,却在半路停住,他又侧耳凝神听了一会后,先打开和舰桥的通讯线路,问道:“阿诺德,s105正在跃迁吗?”

“报告将军,s105正在跃迁准备中,舰外力场已开启,跃迁通道预计还有三十秒达到可通行水平!”

“知道了。”海因里希挂断通讯后转向林绪,“林绪,你是不是晕跃迁?”

林绪咳嗽两声,压下胃里翻腾的恶心感,摆了摆手:“不严重,不用担心。”

海因里希看着林绪握紧扶手时关节发白的双手,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但又有些迟疑。

深渊舰队中的士兵多数为alpha,但也有一部分beta和身体素质较强的omega,受不了跃迁强度的都在军校训练时就被淘汰,根本不会出现在海因里希面前。

海因里希本人从小在母亲的星舰上长大,跃迁是家常便饭,他完全没有处理晕跃迁的经验。

如果是民用星舰,比方搭载考察团的自然演化号星舰在跃迁时更为平缓,基本不会出现晕跃迁的情况,但是军用星舰的跃迁强度远超民用星舰水平,s105还是一艘速航舰,跃迁强度更为剧烈。

照明灯持续散发着强烈的白光,海因里希起身走到驾驶室后侧,一阵轻微的响动过后,他重新返回,却没坐回自己的位置,而是走到林绪身旁。

海因里希身量高大挺拔,林绪坐着,高度勉强达到他的腰,海因里希随后像风雪号机甲一样半蹲下来,现在,换做是他需要抬头仰视林绪了。

林绪半阖着眼,呼吸粗重又断断续续,显然不像是他自己说的不严重,海因里希望了望颤动睫毛缝隙下的灰色眼眸,强光几乎让它们变得透明,却对海因里希没有回应,后者收了视线,把水杯塞进林绪手里,低声说:“喝口热水。”

“嗤。”

海因里希听到林绪的鼻腔里发出一声闷闷的气音,有点像笑声,又好像不是。

应当不是,林绪不常笑,现在也没有什么能逗笑他的事。

林绪接过水杯,抿了口水润润嘴唇,没有继续感慨人类绵延几千年的多喝热水的直男行径。

星舰跃迁时时空状态的剧烈变化像针尖一样戳在林绪敏感的神经上,依靠异能和□□撕裂时空的困难痛苦的回忆一瞬涌上心头,一时叫他恐慌发作。

不是什么大问题,缓一会就好了。

跃迁通道内本身是非常安静的,但时空变换会让人感到一阵耳鸣,仿佛一切都在此刻静止,林绪又喝了几口水。

他喝水时,海因里希倾身向前帮他解开安全带,陌生人的靠近让林绪抖了一下,但很快控制住自己,海因里希说:“机甲剧烈运动时需要安全带,但星舰跃迁很平缓,可以解开安全带喘口气,咳——”

星舰的突然颠簸连带着风雪号一起猛地抖动了一下,海因里希无处借力往前摔去,被林绪按着上臂扶住,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几乎摔到林绪肩头。

“元帅,小心些。”

林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带着一股声音主人没有意识到的热气,海因里希稍稍偏头,就闻到了一股混在热气之中的甜香。温暖、甜蜜、潮湿,让人想起洒在苔藓木上的金色阳光,和林绪表面上展露出的冷然气质相去甚远。

又来了,这股香气。

海因里希有一瞬间的沉醉,但很快被理智拉回现实,他重新站起来,远离了甜蜜热气的怀抱,动作很有些僵硬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驾驶室内由ai控制的机械臂忽然给他拿来一件军装外套。

这一件是纯黑风衣的款式,海因里希换上后,衣摆垂到膝盖以下,盖住内层更加贴身的太空作战服。

海因里希坐在座位上,目光直视前方,身体端正而紧绷,但余光却总瞥向右侧的驾驶位,林绪靠住椅背,两手捧着水杯,神情放松不少,闭着眼正在休息。

可海因里希一点也没能放松。

来自林绪露出的脖颈皮肤的甜香仍淡淡萦绕在他的鼻尖,不知道是海因里希自己没忘掉的幻觉,还是这股甜香正在慢慢填满狭窄的驾驶室。

第一次和林绪见面时,这股甜香弥漫在白枫木平房的整个空间,直到海因里希把林绪送到医院,仍有淡淡的气味追随着他,不过没那么浓烈,不至于让他失态。

后来再见时,海因里希再没闻见那股甜香,今天却突然又出现了。

他知道林绪的身上没有护肤品的味道,也不用香水,这甜香只会来源于林绪本身,是海因里希分辨不出名字的迷人香气,总能让他口干舌燥,下|腹涌起一股火焰。

他另披上一件衣服也只是为了遮挡……

可林绪是个beta……难道林绪伪装了他的真实性别?他是个omega吗?

海因里希又一次思考这个致命的问题,眸子晦暗不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