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我在古代开母婴超市养崽! > 第 14 章

第 14 章


现在有不少眼睛盯着他,在这个风口浪尖定是不能再请村里人帮忙装药,看来还是得将药倒腾出来再让玉桥肆搬回去装盒。

他也没急着出去,反而是在超市逛了起来,看着形形色色的物品还有那一行行存在感十足的各种“金字”,他又是一阵头疼。

母婴超市的受众群体有限,只有两类,孕妇和孩子,他现在经济能力不足,也只能把精力放在婴幼儿这方面。药膏这事闹的沸沸扬扬,那这段时间他要卖的东西需得既要赚钱还得低调一些,于是乔棉把目光放在了食用品上。

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国外进口零食,乔棉心中一动,哎,有了!

他可以搞一个宝宝食品小拼盘!既能吸引小朋友又不张扬,届时里面可以摆一些拌了核桃油的食物,再加上点新颖的零食,哪里愁赚不到钱?

他第一个锁定的就是那一大瓶核桃油。

【山核桃营养油5l,可用半斤核桃交换,要求:将鲜核桃晾晒,剥壳。】

这核桃瓶油可以算得上他们店里辅食油里卖的最好的一款,它味甘,香郁,更难得是这款油还是由纯正的山核桃制作而成,一颗山核桃可是顶五颗普通核桃,营养成分极高。

而乔棉之所以先选这瓶油那也是因为他上次上山找蜂蜜时,在深山里看到不少没人采摘的野核桃。他这些天早就想着一边找找那只小白虎一边抽空去把那些核桃摘回来,也不知道这几场大雨过后,这核桃会不会烂?

至于零食乔棉选的很仔细,毕竟市面总有些宝宝零食说是低糖,非油炸实则都是高温高油,他现在自己家里也有宝宝对于这方面也更加谨慎。

最终选中了一款泡芙条,上面写着【海藻糖泡芙条40g,可用新鲜的海藻交换。】

海藻糖?乔棉知道这个,白砂糖做的零食会导致孩子蛀牙,而海藻糖糖度温和不高,对于脆弱的小孩子来说再适合不过。

乔棉没有再选择别的,他自己也会做点零食也没必要全部依赖空间,这样一来不仅能减少成本,也能减少找交换物的时间。毕竟那个海带就够乔棉好好找找了,而且还得去村里木匠那定做磨具,还要提前把图画好这也是件麻烦事。

哎,赚钱不易,养崽不易啊!

乔棉刚出了空间,就听到粽粽那屋传来幼儿咯吱咯吱的笑声。

他迈向厨房的步子一转,往屋里走去,手刚搭上门框,这么大一会儿忽然听到粽粽的哭声。

乔棉推开门,疾步走到床边,就看到光着小膀子的粽粽,眼泪掉线珠子似的往下落,胖胖的小胳膊指着门口,抽泣着“喵,喵喵,回,回。”

乔棉赶紧把他抱起来“什么喵喵?哪里有喵喵?宝儿可是做噩梦了?”

粽粽眉毛都哭红了,抽噎道“喵喵,喵喵,又,不见了。”

乔棉想着也许这孩子那天随意一瞥就记住了那只小白虎,所以在梦里梦到人家陪他玩,这梦一醒,可不是找不到了。

他含着笑给他穿衣服,哄道“告诉爹爹,在梦里小白虎和你玩什么了?”

粽粽抬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他,拿手指点点自己的脸蛋,奶声奶气中还带着哭腔“喵喵亲宝儿。”

“还有呢?”

粽粽又拿小手拍拍被子“喵喵,小爪爪,拍宝儿觉觉。”

乔棉不经意的顺着粽粽的小手方向一瞥,而这一看,彻底愣住了。

那,那灰色的被褥上竟然有几根短小的白色绒毛。

难不成,难不成那只小白虎真的来了?

乔棉看着还在抽噎的粽粽忽然一阵后怕,这只幼虎虽于他有恩,可毕竟它还是只难以驯化的兽,它这么神出鬼没的出入他家,还特意不被他看见又只来找粽粽,为了什么?万一它哪天不小心咬伤了粽粽可怎么办?

乔棉严肃道“告诉爹爹,喵喵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走的?”

粽粽还小对乔棉的话还是听不太懂,委屈成一团窝在乔棉怀里“喵喵,不见了。”

乔棉则是皱了皱眉,他听到粽粽的笑声时这幼虎还在,他可是记得这幼虎有多警惕,没准他一靠近门它就不见了,所以懵了的粽粽才哭的这么伤心。

统共这么大点屋子,这幼崽能藏哪呢?

乔棉忽然一顿,然后把目光投向床底。

乔棉没掀帘子,只是沉声道“你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我一直想感谢你救了我,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出来吧。”

屋子一片安静,只有粽粽抽噎的声音。

乔棉心里也有点动摇,只是还厉声道“你这次要是不出来,以后就不要来我们家了。”

这是只见床下的帘子动了下,下一秒灰色的帘子底下探出一只白色的爪子。

乔棉“……”

露个臭脚脚是怎么回事?

乔棉觉得好笑“你出来吧,我特意买了很多肉,炖给你吃?”

然而当“爱喵如命”的粽粽看到了那只毛茸茸又雪白的脚脚时,圆眼睛顿时亮了,从乔棉怀里挣脱出来,光着脚丫啪嗒啪嗒跑过去,一下按在上面“喵喵!”

乔棉见状,一下掀开了帘子,只见那只白虎雪白的耳朵上沾满了蛛网和灰尘,一双带着红的眼睛茫然的看着乔棉。

那里也有震惊也有乔棉看不出来的复杂情绪。

说实话乔棉心底对这只白虎幼崽还是很忌惮,毕竟这可是一只能打败两只恶狼的兽啊!

他将光着脚丫的粽粽抱起来,看向白虎幼崽,语气也没有刚刚逼人家出来那股硬气了,试探道“我做肉给你吃?”

粽粽还在那捣乱,被人提溜起来,还在那鼓掌“次肉肉!喵喵次肉肉!”

白虎幼崽终于动了,它这一站起来才堪堪道乔棉的小腿,好像比粽粽还要矮上几分。

如果忽略头上的蛛网的话,只见这只幼崽通体雪白,毛发柔顺光滑,与那天狼狈的样子截然不同。

它红色的眼珠直直的看着乔棉,半晌像是做好决定似的,自以为很凶的,冲乔棉“吼”了一声。

要吃!

而乔棉则是眉头一动,啧,真没想到这么狠一虎,叫声这么奶!

乔棉按捺住想撸虎的冲动,再次试探道“那我去做饭,你不要再跑了,饭好了我叫你。”

白虎幼崽又是自以为很凶(奶)的吼了声。

乔棉到底是没敢将粽粽放到屋里,强抱着这孩子进了厨房。

白虎幼崽见乔棉关门出去了,忽然整只虎像个大饼一样瘫在地上。

吼吼吼!

“哎,还是以这样的身体和夫郎相见了。”

“我整个虎还没有儿子高,让夫郎知道我这么短小过,我不活了!”

“到底什么时候神魂才能稳定?”

“远在京城的父亲会有办法吗?如果我回京城,可是夫郎和幼儿怎么办?”

“这几日都派那两只狼咬了不少人了,若是我不在,夫郎的危险岂不是更多?”

这瘫在地上的虎饼越想这些事就越焦躁,又想起来那害他变成这样的人更是愤慨。

出事前夕,烈山身上就有种不适感,可为了不让夫郎担心也为了能多赚一些钱,他还是和同村人一道前往毒王谷,这一路也算是有所收获不仅采到了名贵的鹿衔草还摘了夫郎爱吃的果子,他着急往家走时身上的异样感忽然加重,四肢犹如灌了铅似的沉重,呼吸滚烫好似吞了火球,也是在这时他遇到了一批蒙面人。

他虽有不适可力气有余,打杀几个废物不在话下,但也因为身体异样受了不小的刀伤,那几个废物临死前也说了实话,原来他们是永庆侯府出嫁了的大小姐派来的,因为看不惯乔棉嫁在乡下还能有夫君宠着,就想先杀了烈山然后再派人将他的尸首扔在乔家院子里。

烈山最后还是了结了这些杀手,拖着沉重的身体休息时,模模糊糊中就看到了同村的王阿三。

只听到王阿三向他一句一句的献殷勤。

等到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竟然身处悬崖底下,再一看身上已经变成虎身。

他在山林奔跑,而缺失多年的记忆也渐渐回笼。

乔棉把买了的肉全炖上了,又蒸了一锅米饭。

给粽粽盛好饭菜后,发现对面的白虎幼崽直直的看向他,于是轻轻推了推桌上的盆“这是你的。”

白虎看了眼吃的小嘴都是油的粽粽,又看了眼乔棉碗里那很少的肉,爪子把盆推向乔棉,吼吼了两声。

你吃。

乔棉好像明白这幼虎的意思,惊讶之余还有点感动,将盆又推回去,指了指厨房道“锅里还有,我肠胃不好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东西,这个是特意给你做的。”

白虎幼崽听到乔棉说到身体不好,血红的眼睛顿时沉了沉,而这一幕看在乔棉眼里,心里咯噔一下,这,这虎崽子莫不是觉得不顺口?

乔棉又看它一眼“你,你不爱吃吗?”

“吼。”

夫郎做的东西我当然爱吃。

白虎幼崽冲乔棉叫了声,这才扒拉着盆将脸埋在里面,大口吃了起来。

粽粽看白虎的吃法也有样学样,也将脸埋在碗里,被乔棉拿筷子打了好几下,这才不学了。

吃过了早饭,乔棉拿着盆准备去洗,就看见了一旁的粽粽整个人都压在正懒洋洋打盹的幼虎身上,他犹豫再三还是拿着碗进了厨房。

经过这一顿饭以及早上发生的事,他认为这只幼虎应该不会伤害粽粽。

等他收拾好锅碗出来后就看到粽粽已经趴在白虎身上睡着了,小肥手紧紧的搂着白虎的脖颈,而那白虎则温顺的低垂着头,还呼噜呼噜的打着呼。

乔棉刚上前一步,这白虎就警惕的睁开了圆眼睛。

他弯腰轻轻的将这小胖团子抱在怀里,粽粽在睡梦中都嘀咕着喵喵,喵喵。

白虎幼崽看乔棉见孩子放回屋里后,它则是站在门口冲他低低吼了声。

乔棉回身看他,想了想道“你这是要走?”

白虎“吼。”嗯,我去给你找肉吃。

乔棉笑了下,他以为这是白虎再像他告别,于是冲他招招手,试探道“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白虎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到乔棉身边。

乔棉五指攥了又攥,犹豫了好久才把手轻轻落在它的头上,这一摸则是强忍住内心的悸动,毛茸茸的幼虎不要太好撸!

他清咳一声“那,那深山危险多,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你还小以后不要再和那些比你大的野兽打架了,也不要轻易下山,山下有很多坏人的。”

白虎拿头去蹭他的手,喉咙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吼吼。”

夫郎,为夫是去给你找肉吃,不会回深山了,那些野兽全是未开智的小蠢货,怎么能和为夫比呢?

哎,为夫真的好想亲亲你啊。

乔棉原本和唐清约好了一起去山上摘核桃,奈何一场大雨砸下来之后计划全部泡汤了,他看着这雨越下越大心里还有点犯愁,老天爷保佑山上那点核桃可要好好的啊。

又想起来那天离去再也没回来的白虎幼崽,又絮絮叨叨的念叨,老天爷再保佑那只小白虎不要被雨淋也不要被别的野兽欺负啊!

这下雨天什么事都做不了,他只能拿出笔墨画自己要准备的磨具还有拼盘。

因为在侯府里专门学过琴棋书画,所以乔棉拿起笔来也并不生疏,三两笔就勾勒出个小兔子,又想起来什么,按着记忆又花了个惟妙惟肖的小老虎。

盘子就好画多了,只要在普通盘子的基础上勾勒出几朵花边,中间在用木板隔开就好。

许是老天爷听到乔棉的心声,午后就雨过天晴了,乔棉想了想一把抱起在院子里踩水的皮皮孩粽粽,拿着这图纸去了村里的木匠家。

村里的木匠姓陈,手艺活很好,村里人要打柜子还是什么玩意都上他这里做,而且价钱也不贵。

出来迎他的人是那陈木匠的夫郎,那夫郎长了一副和善脸,听说乔棉的来意赶紧把他迎到屋子里。

那陈木匠正在地上做活,一旁还有个清秀的四岁左右男孩子正眼巴眼巴的看着。

“茗茗,过来。”陈夫郎冲那孩子招招手“和爹亲出去玩。”

茗茗听话的转过身,就看到乔棉牵着粽粽,迈着小步子跑到他爹亲身后,又偷偷看了眼,摇摇爹亲的手,天真烂漫道“我想和漂亮妹妹玩。”

乔棉看了眼还在瞪着圆眼睛一脸呆呆的粽粽,笑道“这是小汉子弟弟,不是妹妹。”

茗茗一听,脸羞得通红,躲在爹亲身后不作声了。

陈夫郎不好意思道“我们茗茗是个小哥儿,这孩子胆子小的很。”

乔棉推推粽粽“去和哥哥玩好不好?”

粽粽也就两岁多一点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听到爹亲的话,迈着小胖腿颠颠的跑到茗茗身后,茗茗看样子也想和弟弟玩,刚迈了一步,就看到粽粽上去就亲人家脸蛋一口。

这场面几个大人都没预料到!

茗茗的眼睛肉眼可见的变红,下一秒就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粽粽“!”

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