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我在古代开母婴超市养崽! > 第 19 章

第 19 章


乔棉买完大海藻和山楂之后又去了果脯店,买了点几斤甜饴和糖霜,零零碎碎的买了一顿,乔棉见时候不早了又带着粽粽和唐清去酒楼搓了一顿。

这一趟下来,乔棉攒了许久的小金库只剩了十五两银子,又想起来在陈木匠那定做的盘子还没交剩下的一部分钱,乔棉想要赚钱的心更加迫切了。

两人大包小包的回家不免的又引起同村人的注意。

大家知道乔棉“瞎猫撞上死耗子”用药膏方子赚了不少钱,心里那是又嫉妒又羡慕,又看见唐清见天的跟着乔棉转悠,心里这就更不舒服了。

谁不想占便宜?

在马车上,有同龄的小哥儿故意逗弄粽粽讨好乔棉,可粽粽玩了一天又吃的饱饱的,在唐清怀里昏昏欲睡,一点也不想理人。

那哥儿挂不住脸了,故意拿话说唐清“唐清,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孩子的,从小我爹亲就说你是个有心眼的,现在看来果真是,你啊和乔夫郎好好混,没准乔夫郎哪天把做药膏的方子告诉你了呢。”

乔棉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就听到唐清发出声清脆的笑,转头对那哥儿说“对啊,还真让你说对了,乔夫郎把他会的都教给我了,我马上就要发大财,成为咱们遥水村最富有的小哥儿,怎么样,听到这些你满意了?高兴了?”

“你!”那哥儿被气的眼睛发红,嘴唇蠕动却说不出来话。

乔棉笑着拍了拍唐清的头,“瞎说什么呢你。”

又轻飘飘的看向那哥儿“唐清净说胡话,我可没有药膏方子教给他,你有句话说对了,唐清的确鬼点子多,现在也是我央求着他陪我一道去镇上摆摊,求了好久才请的动他。”

那哥儿半信半疑,可全村都知道这个外乡人乔夫郎手里有点东西,他听到乔棉竟然还求着唐清陪他去摆摊,更是来气,这样说来这唐清岂不是比这乔夫郎还厉害?都是一样的遥水村小哥儿,凭什么唐清能赚钱!

于是下了车这小哥儿就气冲冲的回了家,回去就说他也要去镇上摆摊赚钱。

唐清则是被乔棉夸的不好意思了,嘴角里的笑藏都藏不住“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万一给你闯祸了怎么办?”

乔棉笑道“放心吧,我看人很准的。”

乔棉回了家后,意料之中的白虎不见了。

好在粽粽睡得四仰八叉,要不然看不到白虎,指定又要闹一通。

他将给白虎带回来的牛肉放在冰凉的井里吊着,这才进入了空间。

这几日才处理好的胡桃只换取了两瓶核桃油,他和唐清采摘了那么多核桃就换了两瓶,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许是大海藻是从药材铺买回来的,所以这两斤海藻就换取了不少泡芙条,乔棉蹲在门口数了数约莫着有了百来袋,这样看来,够用一段时间的了。

出了空间,乔棉就开始着手准备零食了。

第一个是从空间拿出来的泡芙条,第二个就是他要做一些开胃的山楂食品。

现在夏天热,大人胃口都不好更何况孩子呢。

将买回来的山楂取出一小部分练练手。

洗净之后去了核,用盐水跑了半个时辰,乔棉就将它们一股脑的倒入沸腾的锅里,一边看着火一边不住的拿勺子熬,生怕熬大了变苦。

这个时候乔棉又想起烈山来了,要是烈山在这烧火的活可就用不到他了。

熬制了十多分钟,就见一开始还红彤彤的山楂果,果肉变黄,红皮发白,锅里沸腾着泡泡,大锅上方漂浮着层层雾气,带着股酸溜溜的香味。

乔棉咽了下口水,被这香味折磨的有些发馋。

煮熟之后乔棉赶紧将它们倒腾出来装在盆里,放凉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

趁着这功夫乔棉就想着去陈木匠那去取模具,这个时候粽粽正好醒了,乔棉就一手抱着粽粽一手带着买好的果脯去了陈木匠家。

乔棉到了陈木匠家,却不见陈木匠,只有陈夫郎和茗茗,陈夫郎将做好的东西交给了乔棉,最后算钱的时候又给他抹了好几分零头。

茗茗一见粽粽眼睛就亮了亮,不过又想起来什么又躲在爹亲腿后不出来了。

陈夫郎笑着拍拍茗茗的头,“瞧你,没见着弟弟时,见天念叨着,这下见到了反而是不好意思了。”

乔棉把手里的纸包递给粽粽,“去啊,把礼物给哥哥。”

粽粽穿着乔棉新给他买的绿色小衫,他又长得白嫩胖乎,一步一步走的敦实,倒是像长了腿的小竹子。

粽粽将纸包递给躲在爹亲后面的茗茗,歪头去瞧他“咯咯,次甜甜!”

茗茗软软的叫了声弟弟,又看向爹亲。

陈夫郎想说不要,可见着俩个孩子一个满眼欢喜的看着一个伸着小胖手甜甜的笑着,根本说不出来推拒的话,轻轻推推茗茗“去吧。”

粽粽见茗茗从爹亲腿后出来了,又敦敦的走进几步,将纸包放到茗茗手里,想起来什么,把一只手送到茗茗面前,奶声奶气的还带着点委屈“要,咯咯,呼呼。”

茗茗抱着纸包红着张小脸,疑惑的看着弟弟又胖又白净的小手掌。

乔棉看明白了,这是要茗茗给他吹吹伤口?

不过……

他冲也是一脸疑惑的乔夫郎尴尬地笑了下,怼怼粽粽的小后背“手错了,你是另一只手受伤了。”

粽粽呆呆的把两只手怼到眼前,看完之后,不慌不忙的把那只还有一点点疤的手再次送到茗茗面前,连表情和语气都和刚刚一模一样“要,咯咯,呼呼。”

乔棉和陈夫郎对视一眼都被这粽粽这行为逗笑了。

这孩子这么小怎么就这么多心眼?

茗茗是个温柔的小可爱,哪里懂粽粽的套路,上去握着弟弟的手,轻轻吹了几下,笑得天真烂漫“呼呼,痛痛飞走啦!”

粽粽肃着脸色郑重的嗯了声,又歪头看向陈夫郎“那,还有,咩咩吗?”

敢情说手疼不过就是为了要只咩咩?

陈夫郎觉得粽粽好笑又觉得自家茗茗太过天真,上去轻轻掐了把粽粽的小肉脸“你啊你,长大了指定是个会骗小哥儿的。”

乔棉同样是哭笑不得。

这孩子既不像他也不像烈山。

还真是鬼机灵的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