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开局鹿鼎记,我是吴应熊 > 六、苏荃下江南

六、苏荃下江南


  吴生平见吴应熊进了房间,抱拳向苏荃说道:“苏姑娘,抱歉了,在下也是职责所在!”

  苏荃不知道吴生平的名字,却知道是因为吴应熊的原因这个侍卫才会向自己行李抱歉,也是微微蹲身还礼:“将军客气了,苏荃明白的!”

  吴生平斜眼看着千娇百媚的苏荃,心里感叹道:“好美的女子,也难怪刚刚跟了小王爷一天,就让小王爷如此爱护!”随后吴生平也没再说话,尽心尽力的守在书房门口。

  书房里吴三桂正埋头处理着公务,听到书房的房门被推开,吴三桂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吴应熊来了,整个平西王府只有吴应熊敢这样直接进书房。

  吴三桂看着手里的公文,也不抬头,开口问道:“熊儿,你可是难得主动来父王的书房,今天这么主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吴应熊走到书桌前,踮起脚,伸手把吴三桂手里的公文扯走,吴三桂被吴应熊这么一弄,公务是处理不下去了,也不生气,只是宠溺的看了一眼吴应熊,然后就想抱把吴应熊抱到自己怀里来!

  虽然这对吴三桂来说是疼爱儿子的表现,只是谁让吴应熊脑子里有个二十多岁的灵魂呢?在吴应熊八岁之后就很少让吴三桂抱了。

  吴应熊敏捷的躲开吴三桂的手,双手平推着做拒绝状,嘴里说着:“打住,打住,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吴三桂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心想:“你这臭小子今年才九岁,不是小孩子还是大人不成?儿子太聪明的坏处也许就是太早熟,让自己早早的失去了享受膝下承欢的乐趣,想抱一下儿子都有些难!”

  吴应熊可不管吴三桂心里的想法,把自己来的目的跟吴三桂说了出来。

  吴三桂一听吴应熊想组建自己的班底,想都没想就说道:“我儿要组建自己的班底,我肯定全力支持!”吴三桂说完想了一下,又向吴应熊说道:“只是,熊儿你把此事交给那个苏荃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毕竟她才跟了你一天,你看要不父王调几个人给你?”

  吴应熊回答道:“不用,就苏荃了,我相信她!”

  吴三桂语重心长的说道:“熊儿啊,你年纪还小,要知道红颜祸水啊!这个苏荃的确是难见的美人儿,你让她跟着你就行了,重要的事情还是要三思而行啊!”

  吴应熊翻了个白眼:“父王,你不用再说,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就说你同意不同意吧?”

  吴三桂看吴应熊一脸坚持的表情,知道吴应熊是下定决心了,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苦口婆心的说道:“熊儿,你真的不在想想?有些时候女人真的不能信,想父王当初就是……”

  吴三桂说到这,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改口说道:“算了,随你吧!既然你决定了,就按你说的办,我会吩咐下去的!”

  吴应熊却饶有兴趣的问道:“父王,你说的当初是什么事?”

  吴三桂没回答吴应熊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熊儿,这苏荃才跟了你一天,你为何就如此信任她?”

  吴应熊听着老爹转移话题,也没在追问一听就是老爹伤疤的事情,而是故意神神秘秘的说道:“我曾经做梦梦到七个仙女一样的人物,然后有位神仙老爷爷告诉我,这七个女人注定是我的老婆,而苏荃就是其中一个!”吴应熊说完听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而且苏荃可不简单,她可不是一个花瓶!她可以帮到我,而且我相信她可靠!”

  吴三桂没理会吴应熊前半截有些神叨叨的话,听到后半截话,才算是放心一点,自己儿子虽然有时候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过毕竟还没有到色令智昏的年龄,既然说了苏荃可靠,那应该不会有假了!

  吴应熊跟吴三桂说完了事,也不再耽搁吴三桂处理公务,出了书房带着苏荃回了小院。

  小院里,吴应熊坐回自己的摇椅上向苏荃说道:“龙儿,我已经跟父王说好了,以后你放心做事吧,需要什么直接去找王府的账房就行了!”

  苏荃说道:“谢谢相公!龙儿会尽力做好的!”

  苏荃此时对吴应熊的信任很是感激,半蹲下身体,一张精致的脸蛋正对着吴应熊,樱桃小嘴微微开口,娇媚的声音传进吴应熊的耳中:“相公,我昨天才跟了你,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我?”

  吴应熊看着自己面前这张闭月羞花的脸蛋,伸出自己的小手抚摸着苏荃的脸蛋,嘴里说道:“你一界不拘小节的江湖女子,跟我一天都能如此尽心尽力的服侍我,我为何就不能相信你?而且,你都叫我相公了,我为什么不相信你?”

  苏荃有些感动,红润而又温暖的嘴唇在吴应熊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时一阵“咳、咳、咳”的声音传来,原来杨溢之这时候查完了最近朝廷的邸报,赶回来向吴应熊汇报,正好看到这一幕……

  吴应熊没有不好意思,因为吴应熊脸皮很厚……

  苏荃也没有害羞,因为苏荃早就自诩是吴应熊的人了……

  吴应熊没好气的瞟了一眼坏掉这温馨而又充满狗粮味氛围的杨溢之。

  随后说道:“杨大哥这是受了风寒的啊,要我让杨大哥回家歇息几天?”

  杨溢之虽然是个武人,有时候脑筋会转的慢一点,不过杨溢之还是有点眼力劲的!

  杨溢之赶紧转移话题道:“启禀小王爷,末将翻查了近两个月朝廷的邸报,并没有发现朝廷因为《明史》而大肆的抓人!”

  杨溢之说完又加上了自己的理解:“不过昆明跟京师之间路途遥远,送过来的邸报其实都是十天之前的了,也许后面的邸报会有小王爷想要的消息传来!”

  吴应熊听完杨溢之的话,手撑着下巴琢磨起来,既然现在还没有大肆抓人的消息,看来《明史》一案还没有事发,不过就算是现在没有发,估计也快了!

  苏荃看着吴应熊一幅思考的模样,善解人意的问道:“相公是有什么难事?我可以帮相公分忧的!”

  吴应熊这会琢磨的是让谁去从庄家把双儿给带回来的问题。

  至于庄家会不会不同意?吴应熊真没担心,虽然平西王府名声有点臭,不过以平西王府的实力去庄家把一个丫鬟弄回王府还是轻而易举!

  吴应熊听完苏荃的话,看向苏荃,心想:“让龙儿去好像是挺合适的!总比派几个大老爷们去接双儿好,免得到时候吓到双儿就不好了!而且刚好也能让龙儿、双儿好好熟悉熟悉!”

  想到这,吴应熊说道:“龙儿,我确实有件事需要你去办,浙江的湖州有一户姓庄的富户,他家有个叫双儿的丫鬟,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大!我要这个丫鬟!最好是让庄家能主动卖这个丫鬟,然后买下来!”

  苏荃听着吴应熊的话,有些奇怪的问道:“相公,你跟这个叫双儿的丫鬟认识么?”

  吴应熊摇了摇头:“不认识!”

  苏荃更奇怪了:“那相公怎么会知道千里之外别人府上有个小丫鬟?难道这个丫鬟自小就美丽的紧?所以相公要抢过来做童养媳?”

  苏荃倒不是吃醋吴应熊去找别的女孩子,古时候有钱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况吴应熊还贵为平西王世子,也就是现在还小,若是成年行了冠礼,吴应熊就是不要,吴三桂也会给吴应熊添上最少两位数的侍妾。

  吴应熊翻了个白眼,顺口胡掰道:“我两年前在京城曾经见过双儿,当时我就许诺等我回昆明一定会把她接过来!”

  苏荃一听就知道这是吴应熊这瞎掰的理由,心想:“真是这样,你当初就能接这个双儿到王府了,还用等到现在?”

  不过苏荃也没追根究底,而是问道:“相公,此事倒是不难,只是你只说湖州一户姓庄的富户?要是湖州很多姓庄的有钱人怎么办?就算找到了庄家,我又不知道这个双儿的长相,双儿这个名字很多丫头都用,万一庄家很多丫头都是这个名字又该如何?”

  吴应熊听着苏荃竹筒倒豆子的连连问题,想了一下回答道:“这个庄家除了很有钱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家花钱出版了一本叫《明史》的书!你按照这个找,应该不会找错人家!至于很多叫双儿的姑娘,一般大户人家不会有这种情况,如果真的有的话,你就按跟我年龄相仿的来找,我想应该不至于这么巧!真要是有这么巧,你就都买回来吧!”

  苏荃点点头示意明白了,又有些恋恋不舍的说道:“相公,我这往返湖州一趟下来估计要个把月时间!谁来照顾你?”

  吴应熊说道:“龙儿,这件事交给你办我才放心,要是找府里一群糟老爷们去,我不放心啊!王府很多下人的,你放心吧!”

  吴应熊说完又想到,苏荃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啊,于是又说道:“我担心的倒是你这一路的安全,你在王府带几个高手一起,安全第一!”

  苏荃咯咯咯笑起来,说道:“相公,你放心吧!我武功很厉害的,而且我会传信神龙教里我的心腹跟我在路上汇合的!”

  吴应熊一想也是,苏荃对平西王府的人毕竟不熟悉,带着陌生的手下出发,路上难免有些尴尬之类的,于是也不在坚持。

  苏荃又接着问道:“相公,我什么时候出发?”

  《明史》一案随时都可能发案,想到这吴应熊说道:“龙儿,事不宜迟,你去府里账房那里领些银两!现在就出发吧!”

  想了想又说道:“你记得拿一块平西王府的腰牌,此事最好不要暴露是我平西王府做的,江南一带对我平西王府可是恨之入骨啊!不过如若不顺或者遇到麻烦,你拿着腰牌去找当地官府帮忙!”

  这时候能在江南一带做官的,基本都是亲近满清朝廷的,就算平西王府名声臭,可也不敢不卖平西王府的面子!

  苏荃婀娜的身子微微一蹲,娇声说道:“相公,我省的了!我会快去快回的!”

  吴应熊点了点头,突然想到毛东珠的事情,话说那个真太后现在留着也是个祸害啊!

  于是吴应熊向苏荃一招手,让苏荃靠近自己,贴着苏荃的耳朵说道:“龙儿,京城的事情,你记得尽快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还有那个真太后也不要留了,让那个毛东珠马上杀了她!”

  苏荃听了微微顿首,示意明白了。

  随后苏荃说道:“要是相公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就去准备东西,马上出发了,也好早点回来服侍相公!”

  吴应熊点点头说道:“去吧,我等你回来,记住安全第一!”

  虽然有着杨溢之在旁边,苏荃还是大大方方的在吴应熊额头上亲亲啄了一口。

  随后转身一个跃起,身子轻飘飘的向吴应熊的小院外飞去,苏荃那柔媚的声音也传入吴应熊耳中:“相公放心,我轻功很好的,一路上就算有危险也会平安无事,一定顺顺当当的把相公的童养媳带回来的!”

  随着苏荃话音落下,人也消失在吴应熊的视线里。

  吴应熊还是第一次看苏荃施展轻功,只觉得苏荃飞起来身姿优美,却不知道算好算坏,于是望向了杨溢之。

  杨溢之开口说道:“苏姑娘的轻功要比我好很多,手上的功夫就不知道了!不过单凭这手轻功,遇到危险就算打不过,想要逃跑还是不成问题的!”

  说实话吴应熊让苏荃去湖州还是有些担心的,虽然在这个时代十六岁的年龄已经可以走南闯北,独当一面,不过放在后世也就是个高中生而已,所以吴应熊会一再提醒苏荃小心!

  现在看到苏荃这手轻功,吴应熊总算是放心了一点!

  苏荃这一走,吴应熊心里还有些空落落的,虽然跟苏荃的接触时间不长,不过却习惯了有苏荃在自己身边……

  傍晚,用完晚膳的的吴应熊在小院里散步消食,杨溢之还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吴应熊的身后。

  吴应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各种东西,突然回想到早上吴三桂说起漂亮的女人时,遮遮掩掩的模样。

  不由的琢磨起来,自己老爹这是被女人伤了心啊!

  漂亮女人?让老爹伤心?那就只有一个女人了,秦淮八艳陈圆圆?肯定是这个女人了!

  说起陈圆圆,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想到这,吴应熊向着身后的杨溢之问道:“杨大哥,你知道陈圆圆么?”

  杨溢之十六岁时就跟着吴三桂了,直到吴应熊出生时才被吴三桂派来一直做吴应熊的侍卫统领,对吴三桂的一些私事也知之甚详。

  听着吴应熊的问题,杨溢之迟疑了一下才有些吞吞吐吐的回答道:“末将知道陈圆圆,她以前是王爷最疼爱的侍妾!不过……”

  吴应熊听着杨溢之吞吞吐吐的话瞬间来了兴趣,追问道:“不过什么?”

  杨溢之有些为难,似乎不应该说王爷的私事,不过看着吴应熊很有兴趣的样子,明显不会就此打住,心想:“王爷如此疼爱小王爷,跟小王爷说这些应该没事吧?”

  于是杨溢之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几年前陈圆圆生了一个女儿,之后王爷就很冷落陈圆圆了!虽然两年前也接了陈圆圆来云南,可是也只是在王府安排了住处,之后基本不在管!”

  生了个女儿?吴应熊有些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阿轲了?

  吴应熊赶紧又问道:“陈圆圆跟她女儿现在哪里?”

  杨溢之听着吴应熊急切的语气,有些纳闷,赶紧回答道:“都住在王府的落花园啊!只是这对母子平时都呆在园子里,基本不出落花园!王爷虽然冷落了陈圆圆,不过却吩咐了吃穿用度都不得缺少了她们母女俩!”

  吴应熊的小手背在了身后,灯下黑啊,灯下黑!现在算不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吴三桂的侍妾有三四十个,吴应熊也从来没关心过吴三桂的这些事,自然不知道陈圆圆现在居然还在王府!

  吴应熊模糊记得阿轲是在两三岁的时候就被九难太偷走了!按道理来讲阿轲现在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大,而且现在应该已经被九难师太偷走了才对啊!?可现在阿轲还在王府?难道这个阿轲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阿轲?

  有些捉摸不定的吴应熊于是又向杨溢之问道:“陈圆圆有几个女儿?都多大了?”

  杨溢之回答道:“陈圆圆只有一个女儿,就是现在呆在王府里的这个!应该只比小王爷小几个月!”

  年龄对上了、身份也对上了!只是现在依然在平西王府没有被九难师太抢走!

  吴应熊琢磨着,这毕竟是活生生的现实世界了,有些改变的地方,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想这么多还不如去看看?

  吴应熊也不在磨砺,直接向杨溢之说道:“杨大哥,我们去落花园!”

  杨溢之却犹豫着说道:“小王爷,我们是不是跟王爷说一声?”

  吴应熊翻了个白眼,说道:“杨大哥觉得这平西王府有我不能去的地方么?”

  杨溢之一想也是,带着吴应熊向落花园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