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失忆后我掀翻了世界 > 第54章 陈年往事

第54章 陈年往事


虽然底下实验室的生物兵器看起来无穷无尽的样子, 但是很不巧的是,花京院典明的激光武器更胜一筹。

怎么说呢?

就好像一个扛着拥有无限子弹功能机关枪的穿越者在占据了天时地利优势后, 对上了一群数量惊人的原始部落土著那样。

你们的长矛再锋利,箭矢再密集,勇气再惊人,打不到目标又能怎么样呢?

反正花京院现在就有点这种感觉……在他的操控下,外头的人脸蜥根本别想踏入房间里一步。

虽然它们不知道恐惧和疲倦,但红发记者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到距离最初那种宛若人海战术一般的攻击势头,如今已经减缓了不少。

事实上, 在激光科技的碾压面前, 原本并不是为了制造所谓的“生物兵团”的人脸蜥们纷纷败下阵来。

它们本就是渡部博士为了做“死而复生”实验的过程中顺手研发出来的一群单兵护卫罢了。

博士不信任人类,所以他买了两台仿生人服侍自己的生活;但他后来很快也不完全信任这些仿生人, 所以他制造了一群只听令于自身的“生物兵器”。

可是渡部骏平没有料到, 早就想要发动叛乱的宽人竟然会在大部分生物兵器的程序里埋藏了不为人知的病毒程序后门, 并成功地在最终摧毁了这个男人复活自己人类爱人的最后希望。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叛徒宽人逃跑, 暴怒的博士强制命令马南击杀这个摧毁了自己几十年心血的异常仿生人。马南无法抗拒,只得杀了宽人, 转头又把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博士给阴了。

在博士变成“博士之脑”后, 马南理所当然地接手了剩下的实验数据和研发原料, 把自己也改造成了半机械化半血肉的怪物“巢穴”。

虽说马南的本职是战斗而非科研, 但好歹是跟着两个科研人员混了好几年的仿生人,就算没有多少创新能力, 维持原本的水平也是办得到的。

可惜由于马南如今这幅见鬼的模样根本没法像以前那样在外界露面采购。

它只能采取网购的方式购买一些实验原材料, 然后让手下的人脸蜥去偷偷搬运回来……但是博士遗留下来的大笔资金很快就耗尽了, 至于背后暗中支持他的金主们在发现“渡部骏平好像很久都没有反应了”后立刻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携款潜逃了。

但查来查去,博士本人都没有离境记录(那个时候他都变成脑子了),因此金主们最终确信——渡部骏平多半是死了吧。

既然人都死了, 还给钱干嘛?烧给博士吗?

他们无情地纷纷撤职,哪怕马南冒充博士的口吻与那些有钱人想方设法地沟通,可看在马南实在拿不出什么新的研究成果的份上依旧无用。

最后,这个实验室成了东京下水道里的一个被人遗忘的孤魂野鬼,仅存在于某些都市传闻里。

马南用它不太灵光的脑子思考了很久……主要是先前的技能点全都点在战斗上,没给科研领域留多少。

但它最终还是成功改进了博士关于生物兵器的制造方案——缩短生物兵器寿命,激活细胞活性,从而极大地降低生产成本。

最重要的是,原材料里有大部分化学物质可以取材于东京下水道里的污水就行。

倘若此时主持实验室的还是一个人类,这个时候就可以把这个低成本、高收益的方案卖给一些生化集团赚钱了。

但是如今的马南对于人类没有多少好感,它只是专注的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顺便在程序以外想法解决掉博士这个仇人。

很快,它开始唤醒了先前在动乱中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几头人脸蜥胚胎,用所剩无几的营养物质将它们养至成熟期,随后派出去搜集原材料,接着再回来制造更多的人脸蜥……

随着人脸蜥的数量越来越多,马南无意间发现这种速成怪物会对周围的水环境造成某种污染,但以它目前的科研水平还无法解决这新增污染源。

不过在确认这种新的合成污染源不会伤害到它和它的生物兵团后,马南自然就置之不理了。

反正人类往水里、往大海排的奇怪东西和垃圾也够多了,加多一种又能怎样?

但是马南万万没想到在数年后,有一个为了调查沿河区域新生儿残疾率异常上升的记者草泽永泰竟然会因此追踪而来……

“呼——呼——”

如今的地下室里,机械与血肉所组成的生化巨人在这个房间里摇摇晃晃,浑身是伤。它肩膀上的机枪管子打得发烫发红,橙色的散热器在翻滚蠕动的血肉里亮起光芒来,本该被厚实血肉所层层保护的脑壳都被子弹掀掉了一半。

此时星野归一同样喘着粗气,一手持枪一手握刀地躲避着它的各种进攻和火力攻击,然后伺机而动地发起攻击。

她在那些恶心的血肉巢穴里上蹦下跳,四处躲藏,把自己搞得跟在粪水里打完滚差不多一样狼狈,就连防护衣都破损了好几处地方。

女孩子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与对方僵持周旋下去了,毕竟她很清楚自己的战斗能力极限肯定是比不过一台专精于战斗的军用型仿生人——对方都不知道什么叫“疲惫”,人类能做到这一点吗?

但是星野归一先前一通狂轰滥炸外加不要命的疯狗刀法,愣是把生化巨人给砍得七七八八,所有火力被废掉,一时间只剩下喘气拼命踩踏的力气。

事实上,在战斗期间,马南曾经是想向花京院发动袭击,以此来挟持星野归一的。

毕竟它的血肉能在瞬间硬化,对方的激光攻击可以被暂时阻挡一段时间,趁此机会巨人就能抓住那个只会搞远程攻击的红发男人了。

谁知花京院典明在敏锐地察觉到了敌人的这一点意图后,一边急速转移位置,一边让虎杖悠仁不要节省子弹的开枪保护自己。同时他还在忙着压制门外的那些人脸蜥,杀了也不知有多少只。

星野归一一看就怒了,她可是记者先生专门雇佣的保镖,雇主要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敌人弄死了,别说“中间人”白兰没脸见人,她也干脆辞职算了。

因此接下来的战斗自然更是疯狂,女孩子把天妇罗里隐藏的大火力玩意儿全部不要钱地都往马南这头巨人身上招呼,死死地拖住它,不让它去给花京院和虎杖两人找麻烦。

事到如今,星野归一深吸了一口气,隐约间察觉到自己又进入了战斗时才会有的“时间缓慢”的精神状态里——她不再犹豫,当即一个冲刺滑铲地来到巨人的脚边,抬起头时正好看见巨人血肉保护下的橙色散热器是如此明艳!

她举起“法外狂徒”,三发大口径子弹就把这个散热晶体给打爆了!

马南恼火的怒吼一声,然而头上冒出了散热失败的白烟,背后的血肉保护被迫张开了一小半以此进行继续散热降温。

它转过身来正面面对着星野归一,粗大的双手铺天盖地地要擒拿这个只会削人和放冷枪的卑鄙人类之际,却把正在散热、毫无防护的纳米材质后背面对着虎杖悠仁所在的方向。

一直等待某个时机的粉发少年“虎杖悠仁”,此时眼睛猛地亮起来。

他当即顾不上还在压制剩余几十头人脸蜥的花京院,也顾不上逃脱状态下的星野归一……只见他用尽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跳下入口处平台位置,狂奔着踩着马南双腿后方的血肉肿瘤向上攀爬!

因为现在操控身体的不是虎杖,而是宿傩!

“你想做什么?”

马南惊怒交加地顾不上擒拿满地乱滚的星野归一,双手向身后探去,不料宿傩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地躲过了巨人的大手和利爪,灵活地踩着对方的指间猛然跳跃至半空中——然后,他开枪了。

啪啪啪啪!

弹匣里的16发子弹几乎是倾巢而出,毫无保留。

但是效果也很明显,巨人背后的结实血肉被子弹们打出了一排笔直的细长弹孔,宛若密封线,稍微一用力就能撕开来!

“人类!”

马南立刻倒退着向身后的墙壁快步退去,竟然是想利用墙壁和身躯的挤压,活活压死落在自己背上的粉发人类少年。

情急之下,宿傩也杀红了眼睛,不再掩饰自己意图的大喊:“御坂,黑掉它!”

星野归一:?

草,他怎么知道我有黑客技能?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星野归一还是不假思索地使用了自己短小的“魔力值”。

她先前为了给敌人打一个猝不及防,因此始终忍着没有使用任何骇客能力。

早已蓄势待发的骇客技能在一瞬间就入侵了马南的智能程序里,令这个大家伙瞬间停下了脚步,僵硬地顿在原地不知想做什么。

虽然仅仅凭借7点ram发动的【仿生人智能死机】骇客程序没有撑过3秒钟,3秒后马南的身躯就恢复了正常——但这点时间对于宿傩已经足够了。

他徒手扒拉开先前被打出一道裂缝的血肉护甲,不顾鲜血淋漓的受伤双手,愣是强忍剧痛地撕开了马南脑后的纳米材质开关板子!

一枚略显眼熟的芯片插在仿生人那密密麻麻的电路板上!

“就是这个!”宿傩大笑起来,“我的人格印记芯片果然是流落出……”

下一秒,反应过来的马南狂怒地一拳打中了宿傩的身躯,直接把这个要芯片不要命的混蛋小子给打飞到房间对面去。那边的血肉墙壁顿时一阵剧烈抖动,烟尘升起。

星野归一急了:“宿傩!你怎么样了?”

“宿傩?”马南再度念叨着这个名字,有些难以置信,但脑后那种空空如也的冰冷感提醒着它——那个与百年前同名的疯狂科学家恐怕已经得手了。

与此同时,白烟中艰难地伸出了一只手,流血的五指白骨森森,但手心里依旧死死地攥紧着芯片,但却给星野归一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的夸奖手势。

“本大爷!”

“……才不会死在这暗无天日的下水道里!”

他中气十足地喊道。

见这臭小子没死,星野这才稍微放下心来,转头专心对付强弩之末的马南。

“博士……渡部的芯片!”

马南却根本无法忍耐,因为在它看来,这一枚芯片是渡部博士的多年来研究成果的根源数据之一,也是宽人因此而死的帮凶……怎么能将其拱手相让?

所以这头威猛的血肉生化怪物高速且愤怒地向前跑去,想要杀死夺走芯片的粉发少年,但此刻它的身躯已经不复先前的杀伤力,战斗程序的优先目标已经紊乱。

换言之,这儿的每个人类它都想杀死,偏偏谁都杀不死。

因此当星野归一跳上它的背部时,骤然清醒过来的马南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这个棘手的人类混账。

它试图如法炮制地掀翻星野,但是女孩子不知何时爬到了它的肩膀上,双脚踩着它的纳米身躯和血肉,碾死了好几只涤虫后将“法外狂徒”对准了仿生人脑袋后方,那个先前没有被合拢关上的密集电子板上。

芯片的槽口空空荡荡,但精密的电子板依旧在运转着所有的智能和程序。

枪口抵住了电子板。

星野归一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轰!!

失控的细碎电流和灰绿色的血肉溅射了星野归一的面罩一脸。但正是这如此近距离的粗暴一枪,直接将整场战斗直接拉下了帷幕。

…………

五分钟后,看着满地的人脸蜥尸体,确信最后一只也死在了这儿后,花京院典明面无表情地提着两桶汽油罐子到处洒。其中倒地不起的生化巨人的身上和血肉巢穴里洒得最多。

“你真的吃下去啦?!”星野归一站在虎杖悠仁的背后,双臂搂住少年的腹部疯狂用力按压,试图使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来催吐少年——“你他妈怎么能吃芯片啊!你是人类啊小老弟!得去洗胃啦!”

“是宿傩吃的,又不是我吃的!”虎杖欲哭无泪地干呕,但什么也吐不出来。

他想抬手阻止这个急得要疯了的大姐姐,结果发现双手白骨森森……你妈的!两面宿傩!!

没错,两分钟前,宿傩见到战斗结束、终于安全以后,直接一口就吃掉了那枚从马南脑子里扯出来的芯片……然后才把身体还给了虎杖。

现在虎杖感觉自己都要死了。

——浑身皮肤过敏、肋骨断了数根、背后肌肉撕扯拉伤、肠胃开始不舒服、双手受伤严重……可恶!他根本控制不住发疯的宿傩!搞成这样他这个身体主人比谁都烦!

随后他们退出了这个血肉模糊的房间,临走前花京院用一道激光直接点燃了汽油。

刹那间,整个巢穴化作火海,有一些侥幸没死、隐藏在巢穴血肉深处的生化兵器幼崽发出了濒死的哀嚎。

但是门外的三个人都心如铁石地注视着这一幕。

在这其中,花京院典明的心情最为复杂。他的朋友草泽永泰因为调查此事而死,沿河区域的那些无辜新生儿因为人脸蜥的实验而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先天性残疾率……

如今所有人脸蜥和相关实验数据都毁了,实验不再,也就意味着那种新增污染源很快就会消失。

他终于可以告慰朋友的在天之灵了。

房间里烈焰熊熊,忽然之间,巨人的身躯里爬出了一个烧得七七八八的虚弱身影——是马南那台即将彻底在火海里报废的仿生人!

没想到在最核心智能控制板报废后,它还能进行自主行动!

大家立刻紧张起来,花京院随时准备一个“绿宝石激射”杀了这台失去血肉保护的敌人,但是只见马南往前走了几步后右腿就被满屋子的火焰和汽油烧断了。

它摔倒在地上,用尽全力地翻了个身,仰面躺在血肉之中却发出了笑声,这个异常仿生人一个劲地笑。

“御坂女士!”它高声说道,“你刚才的推理和猜测其实漏了一点,你没有猜到!”

压根儿没想到对方其实很在意这件事的星野归一:“啊?”

“你说我是怀揣着对渡部博士的仇恨,才将他的大脑做成了活体标本,这没错。”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这份仇恨的源头……到底是什么呢……”

“——区区同胞、同僚之情……哪里配得上我的情感……”

它注视着门外的星野归一与另外两人,脸上露出了让人困惑的神秘笑容。

然后它垂下了头,一动不动,任由独眼中的最后智能光芒彻底熄灭。

马南,永久性关机了。

紧接着房间里的热浪和火焰将他们迅速地逼退出去。

“好了,这鬼地方的一切马上都要被摧毁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花京院疲惫不已地说道。

事实上其余两人也觉得疲惫极了,对于今日经历的种种,大家都看不懂,但全都大受震撼。

回去的路比进来时快了很多,但谁都没有说话,直到终于看见地面上的阳光时,虎杖悠仁才偷偷地问星野归一:“所以马南关机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啊。”女孩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马南爱上了宽人——是爱,让它生出了对谋害宽人的凶手博士的恨意。”

“啊!”虎杖还是个纯情少年,立刻被震撼到了,“那、那这不是……他们三个……”

花京院典明很不高兴地帮忙解释道:“所以就说这三个神经病在30年前搞了个狗血故事出来!”

“最初,渡部骏平想要复活自己的人类爱人,但因为忍受不了等待期间的寂寞和可能不会成功的未来,干脆就找了一个仿生人助手。博士给它换上了爱人的容貌,还取了爱人的名字。视为爱情的替代品。”

“后来,马南加入了实验室,却在日常工作中默默地爱上了科研助手宽人。但他知道博士与宽人的事情,也清楚宽人对博士的爱意,所以很忠诚地没有表露出这份异常情感。它选择默默地守护这一切。”

“最终,宽人因为嫉妒博士的实验有可能成功这件事,一番谋划后故意摧毁了实验室逃跑,却被马南给杀死。而被迫强制执行命令杀死暗恋之人的马南转头就把仇人博士给做成了大脑标本。”

星野归一十分唏嘘地讲完了整个故事。

——简单来说,就是“人类爱人类”、“仿生人爱人类”、“仿生人爱仿生人”这三个不同的角度引发的一场悲剧。

谁知道虎杖听完后忽然问道:“那……宽人生前是否知道,同伴马南也曾经深爱着它呢?”

花京院典明想了想:“我想,应该不知道吧。宽人知道的话就会联合马南一起背叛博士,而不是落得被马南枪杀的下场。”

虎杖悠仁恍然大悟:“所以马南最后控制了实验室,却没有去处理宽人的残骸,是因为觉得无颜见它吗?”

“有可能……但也可能是马南觉得如果‘自由’是宽人最后想要的事物,便成全它了。”记者先生回答道,随后略微皱眉露出了厌恶的神情,“但我并不想探究这件事了。因为比起这几个犯下罪孽的神经病,我死去的朋友、医院里那些无辜的残疾新生儿……谁更悲惨呢?”

“……唉。”少年人最后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

星野归一和花京院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触景生情,因此忍不住也跟着长叹一声。

“总而言之,真是个糟糕又罪孽深重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