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失忆后我掀翻了世界 > 第83章 前期工作

第83章 前期工作


成立基金会这种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困难。

“知易行难”这个词——星野归一终于有了前所未有的深刻体会。

单是最初的基金会资格注册就差点难倒了她, 因为除去种种起步资金、法人住房、申报书等基本法律条文的注册条件,那几个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还有意无意的暗示她得多给点钱。

这些政府下属部门的工作人员居然明摆着要受贿!

星野归一叹息着按照他们的说法送了一些“喝茶费用”,还送了不少名贵礼物给该登记注册部门的一位中层负责人。但是不知哪个家伙觉得这个雇佣兵看起来很好欺负, 因此故意又在各种申请环节中卡着她的注册申请, 然后说星野归一先前送的红包太少了。

听到这话, 女孩子顿时也恼了——我按照你们的游戏规则配合你们, 到头来你们还想从我身上多榨一点钱出来?这些可都是我自己的私人财产!

于是她也立刻转头就打了个电话给某个惹人厌的富二代。

——混账!我也是有人脉背景的!

“哦?慈善基金会?不错哟,最近发财了呀御坂?”

电话那头的五条悟调笑着。

如今的星野归一有求于人, 只能点头哈腰地赔笑脸应付着。

不过这个垃圾富二代虽然有时候过分油腻、办事风格也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气息,但他也觉得慈善基金会是对社会有用的事情,因此爽快地一口答应帮忙。

不过他也跟星野归一提出了一个小要求作为回报……但至于具体是什么,这个任性的白毛富二代还没想好,所以等以后想起来时再通知她。

女孩子也只能姑且先答应了。

话说回来,东京生活上流的这些家伙都喜欢玩“你欠我人情”、“我欠他人情”这一套吗……白兰·杰索是这样,五条悟也是这样。

现在星野都分别欠他们一个人情了。

但不得不说, 作为咒术集团的ceo亲自出马跟人家部门的高层大佬吃了顿饭后, 星野归一这边的注册申请就跟开了绿灯似的。

原本估计一个月都办不下来的证件, 区区两天就全部搞好了, 先前收了她钱的那个中层管理还亲自陪笑着脸登门道歉,要把礼物退回给星野归一……显然是被这个新上任的民间基金会会长的“背景”给吓到了。

但是星野归一很清楚自己与五条悟做的不过是普通交易罢了,哪来什么背景。因此她也没有借机生事,反而好声好气地请那人吃饭,言语谦逊又温和地与这位中年男人拉关系, 回头又投其所好地送了一笔厚礼给对方的老婆小孩。

这下子这个部门中层管理人彻底服气了,交代左右下属不要再找这家基金会的麻烦,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多帮忙照看一二。

虽然初期的注册环节掏出了不少自己腰包的钱,但星野归一没有动那9个多亿日元的任何一日元。

尽管被迫欠人人情、亏了不少钱、到处低三下四地跟人说好话、应酬吃饭……但起码暂时给基金会换来一个比较安稳的初始环境了。

处理完外部事件, 星野归一终于有时间和精力来处理“微光基金会”的内部工作。

她很快给员工们进行了初步分组,其中包括财务组、调查组、审核组、通讯联络组等好几个小组,此外还专门聘请了法律顾问以防止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法律纠缠事件,甚至还把刚刚出差回来的太宰治给抓过来给员工们做培训,提升他们的调查能力。

“美琴酱你不要这样好吧……搞得我压力很大诶……”

穿着沙色风衣的武装侦探可怜巴巴地向她在课间时间诉苦,然而星野归一只是毫无波动地冷酷一笑。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噫。”太宰治露出少女娇羞的表情。

星野归一继续说:“因为在这一周里,我给你们福泽谕吉社长提前付过聘请你来做指导的钱了。”

十分失望的太宰治:“……”

太宰治:“要不,换乱步过来?那家伙才是真的会推理案件啊!在寻找这些年里那些受害者的过程中,他肯定能帮上忙!”

星野想了几秒:“随便你,反正我是不会掏更多的钱的。”

于是太宰治兴冲冲地回去抓了一只名侦探回来,堪称买一送一的经典优惠。不过江户川乱步根本不想跟那群“智商低得与蟑螂有得一拼的人类”讲什么课,或者解说他平时是如何推理破案的……因此这个黑发眯眯眼青年就缠着星野归一,表示她去哪里,自己也去哪里帮忙。

但讲课这种事,提都别提!

其实这人根本只是想摸鱼吧……

不过星野归一也认可江户川这人的脑子,因此跟他丑话说在前头:出门在外,不许随便坑她,也不许像上次那样背刺她!

否则她一定会向福泽社长严厉投诉、要求退钱。到时候不仅莫名就没了一笔任务酬劳的太宰治会生气,福泽社长也会面上无光。

想象了一下社长对自己失望又无奈的注视,江户川乱步就只能恹恹地答应了这些条件。

他也许能够对全世界的人都狠下心肠,但唯独对于把自己养大、还为自己开了一家侦探社的社长毫无抵抗能力。

不过也许是因为他是本次活动的“赠品”,所以这些天来这个眯眯眼青年就待在星野归一的临时办公室里吃零食、喝茶、打游戏,看漫画书……就跟回到自己家一样。

星野归一也懒得理他,只要这家伙不寻思什么坏心眼就好。倒是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看见会长办公室的沙发上总是有这么一只“猫咪”瘫着躺着,都觉得很诧异。

久而久之,“星野归一包养了一个好吃懒做的小白脸”的流言就在基金会里传出来了。

星野归一:“啊?”

我看你们是闲得慌。

正好太宰治和从其他基金会里聘请来的专家们也觉得培训指导得差不多了,因此星野归一开始让这帮人干活。

工作前期最重要的就是调查组,当前是6个组。

每组三人,一般配备是一个武力值高来保护队友们的安危、一个擅长文书数据进行搜查线索,还有一个擅长对外交涉……当然了,这是理想配备,真正做起来时很多组都没法按照“理想配置”给配备好人手,但反正都应付着上了。

基金会的这笔钱是对应着这个覆灭的清道夫帮派所在的板桥区。

考虑到像是这种混道上的帮派,一般都会占据自己所在的区域作为地盘,与其他帮派的地盘泾渭分明,因此星野归一提前从黑市的情报商那里买到了消息——她如今确认这个帮派从成立到覆灭的时间是三年多,以及它的清道夫成员主要活动的“狩猎”区域就是在板桥区。

那么调查组的工作就是找到过去这将近四年里,凡是被本地清道夫帮派带走的尸体、死人,以及“失踪人员名单”。

前面这些数据还好说,星野熟门熟路地找到一个网络上的国外情报商人,提出自己的情报要求,那位国际情报商就会买通本区某一个治安站的普通警察,从而轻易弄到这几年里本区域的大部分异常死亡人员名单资料。

是的,因为有些贪污成性的警察甚至会暗地里与清道夫们合作,用来历不明、无人追究的流浪汉尸体赚钱……

所以在警察的内部情报库系统里,通常会记载着第一手的死亡人员名单以及如何处理的结果。

但真正困难的是“失踪人员名单”,因为清道夫们有时候抓住了一个活人,不一定要杀死他/她,而是可以选择把这个活人卖到利润更高的地方……以后那人但凡赚到了任何一日元,作为“卖家”的清道夫们都还能有一定百分比的抽成。

所以时隔四年,星野归一也不知道这些被卖掉的可怜人到底还有谁活着、谁死了、而他们最后的去向在哪里。

既然有困难,那就找专家来咨询。她毫不客气地把躺在自己办公室沙发上混吃等死的名侦探给弄醒了。

“这个东西我也可以推理啦,但是一个个人要看材料好累啊……”江户川乱步揉着额头抱怨道,“御坂,我教你一个方便点的办法——你有没有日本公安的人脉关系啊?有的话,搞定那家伙,对方也许能给你搞出板桥区近四年来所有失踪报案的人员名单。”

星野归一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因此奖励了这只怠惰的赠品猫猫一个茶果子,转头思索起来。

如果说到日本公安,那么确实有条线索——那就是鹤岗久能博士(宫野志保)背后的那个日本公安项目负责人,安室透。

不过这年头的日本公安类似于“国安”功能,里面全都是心机深沉的特工兼爱国者。那么星野归一作为一个身份可疑的民间基金会会长,没由来地想要四年来所有板桥区的失踪人员名单……这是想干嘛?

如果因此吸引到了某些官方特工组织的视线,那星野就得不偿失了。

星野归一经过慎重思索,放弃了宫野志保这条有极高风险的线索,转而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岸边露伴,国民漫画家。

先前替他抓变态跟踪狂时,他无意中透露出自己有个叫做“东方仗助”的警察朋友在别的区工作。

正常来说,日本警察、公安多半都出自同一体系的培训学校,因此也许那位东方仗助警官会认识一两个可靠的公安人员也说不定。

于是雇佣兵如今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毕竟当她决心克服所有困难地去帮助那些受害者家属和失踪者本人时,她就完全不要自己脸面了。

岸边露伴那边倒是很热情,虽然漫画家老师本人看起来还是那种酷酷的时尚潮boy模样,不过在了解了星野归一的做好事动机后,他也爽快地给出了东方仗助警官的联系方式。

“你晚点再打电话。”他说,“我先跟他联系一下,说下这件事。”

星野归一照做了,隔了一个小时后拨通了那位警官先生的电话。

东方仗助的年龄并不大,甚至发型也很奇怪,居然是一个复古的飞机头……星野归一真想知道顶着这样的发型还能戴上大盖帽吗?他当初的警校教官就没说什么?

不过在这个满是杀马特的社会生活久了,星野也学会了不要什么事情都大惊小怪的,因此向东方警官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东方仗助愣愣地听完后,沉思片刻说道:“你要做的事情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啊……御坂会长。”

“但既然我遇到了,那就得去做。”星野归一露出微笑,“不是吗?”

拥有混血儿血统的东方仗助蔚蓝色的眼珠子深深地凝视了她几秒,倏然大声道:“面对正确的事情却不畏惧困难,拥有那么多的金钱却想着将它们还给原本的主人——御坂会长,你是个真正的好人!我会帮你的!”

东方仗助的行动力爆表,直接在当晚就告诉星野归一,他找到了自己一位在日本公安里担当某个执行部门负责人的同门师兄。那人在大致得知了星野归一正在做的事情后十分感兴趣,希望能够亲自见她一面。

于是星野归一在第二天就带着熬夜打游戏以至于睡眼惺忪的江户川乱步这个挂件出门了。

他们在一家咖啡馆见到了那位名为佐佐木非世的公安部门官员,顶着奇怪飞机头的东方仗助警官专门请假一趟过来陪同聊天。

佐佐木长官的年龄不大,脸也有点娃娃脸的感觉,头发却黑白掺半,唯独眼睛明亮得像个稚嫩孩童。这点让星野归一略微诧异,暗暗猜想对方这双电子义眼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配置……

穿着银白色风衣的佐佐木非世的语气非常温和,但逻辑性很严密地向星野归一询问了十几个关键性问题后,确认她不是什么为非作歹之辈后,方才拿出一枚早已准备好的名单芯片。

“按道理来说,我是不能把这种重要资料外泄的……”他苦笑起来,“可是在某种意义上,你在替我们这些官方的人做一些查漏补缺的工作,所以我并不介意把这东西给你。”

说到这里,佐佐木长官看向她,目光里有着星野归一无法理解的复杂情绪。

“拜托你,御坂会长……既然你决定坚持做慈善这件事,那就做出一个结局给我们看看吧。”

星野归一沉默了几秒:“也许结果并不如人意?那也能够接受吗?”

“当然,那是命运使然。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佐佐木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打算因此责怪任何人,“我10点30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仗助师弟,御坂会长,你们慢慢喝吧,我先走一步。失陪了。”

等佐佐木师兄一走,东方仗助也接到了自家科长的电话,只好苦着脸把没喝完的咖啡打包,同样先告辞了。

最后只剩下星野归一与江户川乱步面面相觑。

“那个佐佐木长官……好像人挺好的。”星野随口评价道,“之所以要亲自见我们,看来是为了看看我是否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吧。”

“嗤。”

懒洋洋地瘫在卡座里的乱步又发出了奇怪的嗤笑声。

“那家伙啊……失忆了。”

星野瞪大了眼睛:“诶?!”

“他还有个没结婚的老婆,把人家肚皮搞大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女,结果现在把他们全部忘得精光,一心扑到国家公事上……啧啧,渣男。”

“真的假的啊?”星野归一根本不信。

“当然是真的呀!你在怀疑名侦探的推理能力吗?我跟你说,他老婆叫七海奈绪……”

不过说到最后,雇佣兵依旧半信半疑,她更倾向于江户川乱步是为了维持名侦探的人设,所以在……编故事。

“你这人好讨厌啊!我这次可没有说谎!”江户川乱步生气了。

但是猫猫生气关星野归一什么事情呢?又不是自家猫咪。

这个做完所有前期准备工作的雇佣兵,终于决心要推进调查受害者家属与失踪者们下落的工作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时常会在自己的文里发一些以前自家文章的彩蛋,老读者也许能会心一笑。

佐佐木是某个东京吃货文的同位体主角,不认识他也没关系。

《jojo4》的主角东方仗助如今当了警察,是因为他的外公在因公牺牲前的职业也是警察。

其实从这一章里你们已经可以看出小红的人际网络初步形成了——宰宰来给她做培训课、五条帮忙出面撑腰、西北老汉介绍体制内的关系……虽然这其中有的人是义务帮忙,有的人花了钱,还有的人欠了人情。但小红只在乎事情能不能得到解决。

什么?乱步?那只赠品猫咪是限时挂件哈。本次活动结束后要还给武侦社长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