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长生成空 > 第七章 挥拳带风

第七章 挥拳带风


  九斤:“小天,你好好炼,没草药了我们再去山里打凶兽赚灵石。”

  景天:“我觉得我们的力量还不够,进山里再深入就到山脉另一边,这么进去有些危险的。”

  景天回到家里,跟娘亲说了几句话,就拿着草药又奔丹老炼丹。

  丹老一直都没有出现,景天只顾自己炼丹,在两包草药快炼完的时候,他抓起两颗散发着药香带粉红色的丹药笑了。

  旁边一堆丹药颜色再没有开始炼的时候那么夸张,虽然还是有差别。

  “嗯,不错,都有六、七成的药力,你手上的接近八成了。对于现在的你们够用了。”

  丹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景天旁边点头说道。接着拿出五个小瓶,让景天把炼好的丹药装起来。又拿出五个小包:

  “这是你们几个的炼体丹药,你炼丹先告一段落。余下的草药先放这里,以后再炼。眼下还是炼体为重。”

  景天接过丹药,收拾好小瓶都放进布袋,

  “丹爷爷,我想炼炼体丹药,可我去集市买草药,连最普通的草药也没见到?”

  “唉,你们几个草药需求大,集市以及周围,能见到的都被你爷爷买过来了,甚至连没见到的都被他预订了。”丹老低下了头。

  景天恍然大悟,这还只是开始,然后是筑基的,往后还有成人阶段的。难为爷爷跟丹爷爷了。

  默默的起身,对丹老躬身一礼,转身扛着第六鼎走了。他要提升实力,他要赚灵石买草药,不能都指望爷爷和丹爷爷。自己能做一点是一点。

  丹老看着景天扛走了第六鼎,很是诧异。景天没有进阶还在四重镜,把第六鼎扛跑了。

  虽然这些鼎是按自己预估定制的,不能成为这孩子成长的标准,但景天的成长显然大大超出了他的预估,丹老摇着头自嘲一笑。

  景天不知道丹老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没突破,现在扛的很吃力,只能算勉强可以走路。他要尽快的熟悉这份承重,好进山赚灵石。

  这是他扛鼎炼体以来最累的一次,每走段时间就要停下来,歇息打坐,默念法诀。

  随着他的坚持,力量的增长特别明显,对法诀的体悟也更进了一步。

  他发现这个不知名的法诀对炼体确实有奇效,可惜只有前一段,要能弄到后面剩余部分就好了。

  在福海不断的催促下,景天能够长时间扛着鼎不用休息了,只是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单手挥鼎。

  他把丹药分给大家,得知是景天炼制的疗伤丹药,都很开心。

  不是因为景天能炼丹,这是迟早的事,而是因为这丹药是他们自己挣来的。进山里赚灵石的劲头更大了。

  做好了准备,与家里人打好了招呼,几个孩子又朝山里进发了。

  福海带上了他爹猎捕用的弓箭,那只在天上飞的大鹰万一碰上了,总要有应对的手段。

  几人先到故河道,沿故河道直奔山脉,翻过山脉他们放慢了脚步。很少有人到过的地方,听到过的兽吼,天上飞的大鹰都让他们不得不慎重。

  周围的大石料也越来越多,整片山林很安静,除了他们几个没见其他的生灵。

  林里出现越来越多的碎石块,显得有些空旷,深山常见的大树偶尔才能见到一棵。

  走出来,面前到处是碎石的空旷地带,一直延伸到很远。远处山里没有被树林遮盖的石头很显眼,这片土地不知道多少年月前,曾经有大片的建筑。

  这是一个破败山门,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在这里修行过。

  收回目光,附近山脚有一座台阶,顺台阶而上,是个广场。

  后面曾经应该是个宽敞的大殿,只是现在倒塌破败了。山上也还留有建筑痕迹。

  这些都不重要,或者说没心思看这些,因为广场上趴着一头像小山一样的熊罴。

  旁边盘着一条需三人才能合抱的大蛇,广场边残缺却没倒塌的石柱子上,站立着一只四、五米高黄金雕。此时,黄金雕正瞪着大眼盯着景天他们这伙不速之客。

  大蛇和熊罴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都不约而同顺着黄金雕的眼光看过来,就这么远远的对视着。

  忽然一声尖锐的鹰唳,黄金雕纵身而起展开五、六丈长的翅膀,冲景天他们滑翔过来。

  本来趴地上的熊罴也人立而起,张嘴一个咆哮,甩着一身抖颤的肉,朝他们跑来。

  在下了台阶后,从台阶旁边又冲出四头长毛獠兽,应该是被这几头凶兽裹挟的随从。

  景天扔掉了手里的鼎,太重使不开。抓起福海的鼎,福海取弓搭箭对着黄金雕。

  “我应付熊罴,福海打下手顺便盯着天上的黄金雕,大哥跟大嘴巴、九斤对付长毛獠。防备那条大蛇!”

  景天说完就提鼎迎上冲过来熊罴。黄金雕先到,福海放了几箭,箭矢无法穿透,就像沾在黄金雕的翅膀上一样。黄金雕对着景天俯冲,强大气流扑面而来。

  景天挥鼎头上横扫,“当当”两声响,挡开抓向自己的利爪。福海看着紧跟着到来的熊罴,他着急手上没东西,抢过大嘴巴的鼎,刚好也使的顺手。

  黄金雕一击不中,回转,连拍几下翅膀在天上盘旋,等着熊罴到来再寻机会。

  地上石尘枝叶乱飞。熊罴嘴里发出吼吼声,带着一股腥风冲到景天面前提起熊掌横扫,景天横扫大鼎迎击。熊掌弹开,鼎也被弹脱手掉落一边。

  天上黄金雕再次对景天张开利爪俯冲,福海连忙跑到景天身前扫开利爪。

  熊罴换另一只熊掌拍向两人,景天只身前出,半蹲捏拳,运足气力,挥臂出拳:

  “挥拳带风!”

  拳头带着刚劲裹挟黑煞迎向落下的大熊掌,“嘭”的一声闷响,熊掌望后微缩,身上的毛跟着望后倒,前半身的肉一阵颤动。

  熊罴“嗷”的一声站立起来。它没想到这个人族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大眼瞪着景天。

  景天趁机捡起掉落一边的鼎,黄金雕又扑下来,景天来不及准备,单手横扫,力度明显比不了第一次的横扫。

  利爪刚好抓住鼎口就要连鼎带人吊起,福海抄起鼎照着黄金雕扔出去,砸在金雕胸口。

  黄金雕受了这次重击,翅膀连拍,景天松手,黄金雕抓着鼎身形狼狈飞回大殿前广场。空中落下几根长羽。

  景天盯着立起的熊罴,走到福海掉落的鼎边,熊罴俯身一掌扫向福海,福海匆忙举拳迎击,却被重重的扫到一旁,摔在大石头上,口吐鲜血慢慢滑下来,眼神迷离。

  “福海!”

  景天大声喊着,看着福海的惨状他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他单手抓鼎,跑向熊罴,熊罴掉头就跑。

  景瑞他们听到了景天喊声,看了一眼福海,四头长毛獠正围着他们。九斤力量不够,但足以跟一头长毛獠周旋,大嘴巴空手,可是他现在的力量也能够单独对抗。

  景瑞持第五鼎,光鼎的重量都超过了长毛獠体重,该担心的应该是长毛獠。只是他们要尽快解决了好帮景天这边,福海受伤他们也急了。

  景瑞不再保守,面对两头长毛獠,躲开一头的冲击,另一头冲过来直接举鼎砸,长毛獠头被砸变形,獠牙都断了一根,后半身悬空接着身体侧倒,四肢乱踢。

  景瑞转身看着又冲过来的一头,景瑞两手抓鼎横扫,“哐当”长毛獠被扫飞,身子前后对调。

  景瑞上去在头上砸了几下,不管死活,看了一眼大嘴巴、九斤应该没问题,他朝福海跑去。

  福海背靠大石头,嘴里血还在漫出来,景瑞赶紧喂了几颗疗伤丹药。

  “去……去……帮景天!”

  熊罴有一前肢跟景天对轰可能受伤不轻,跑起来都不敢着地。景天赶上它绕到前面,正面对着熊罴。

  熊罴嘴里吐白气,吊着白沫,看着一脸怒气、鼓着眼睛的景天,又一次人立。

  景天朝它走过来,它举熊掌拍向景天,景天双手挥鼎重击熊罴,“当”又是一声闷响。熊掌弹开。这次鼎没脱手,熊罴这次的力气小了好多。

  熊罴提着一只掌俯身,刚刚被鼎撞击的熊掌一挨地又撑起来,最后还是落在地上打颤。

  它喘着粗气,头扭一边没有看景天,景天红着眼睛持鼎上前怒吼:

  “是你打伤福海的,我打死你!”

  熊罴扭头看景天的时候,大鼎重重的扫在它的下巴上。一声惨嚎,熊牙、唾沫、血横飞,熊罴身体歪倒在一边,嘴里气息带着血“呼哧呼哧”的。

  景天抬头望向福海,福海艰难撇过头,眯着眼看景天:

  “我……我……没事!”

  脸上划痕带着笑容,嘴里又溢出血。

  景天单手举鼎砸在了熊罴的头部,每一次都有闷哼,直到没了气息。

  大嘴巴、九斤还在折腾,奇怪的是九斤比大嘴巴情况都乐观,拿下长毛獠是迟早的事,大嘴巴空手,对自己可能没信心,还在周旋。

  景天提鼎走向台阶,沿台阶上了广场。之前被黄金雕抓来的鼎被扔在了台阶上。

  景天直接上了广场,广场上正发生着奇怪的一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