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韶光艳 > 012(朝月楼)

012(朝月楼)


既然双方打了照面,自然要介绍一番。

沈牧先向宋家三兄妹介绍虞宁初:“这是我们的小表妹阿芜。”

宋家与沈家是姻亲,大家从小来往,彼此都知道对方有什么亲戚,此时多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宋池的胞妹宋湘便奇怪地问了出来:“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府上还有一位这么漂亮的表妹?”

沈牧笑道:“是我二姑母家的表妹,先前一直跟着二姑夫住在扬州,三叔三婶十分想念,才接了过来。”

宋湘恍然大悟,再看虞宁初,纤细玲珑,秋水眸樱桃唇,比画上的仙子还要美丽灵动,不禁很是喜欢,主动走上前道:“阿芜你多大啦?我该叫你姐姐还是妹妹?”

虞宁初看得出对方的真挚,轻声道:“我虚岁十四,腊月里生辰。”

宋湘喜道:“我跟你一般大,不过是五月生辰,所以你要叫我一声姐姐。”

虞宁初没想到自己来了京城,在一圈表哥表妹以及外家亲戚里竟然是最小的,只好道:“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沈牧笑着解释道:“她闺名阿湘,你叫她湘表姐就是。”

虞宁初便唤了一声“湘表姐。”

宋湘笑盈盈地应了,一手挽住虞宁初的胳膊,指着自家兄长道:“这是我哥哥宋池。”

沈牧补充道:“晋王府与咱们侯府是姻亲,阿芜也跟着我们表兄妹相称吧。”

晋王府?

虞宁初脸色微变,幸好被夜色掩饰了。

宋池、宋湘,原来他们竟然是晋王府的人。

舅母给她介绍过晋王府的情况,母亲痴恋的那人是大房家主,早已去世,只留下一个女儿,如今的晋王爷是二房家主,所以,宋池、宋湘应该都是二房的孩子。

她垂着眼眸,客客气气地朝宋池叫了一声:“池表哥。”

宋池微微颔首。

“这是我堂姐宋沁。”宋湘指着宋池身边的少女道。

宋沁今年十五岁,生得面如满月,双眸细长,像极了画里的观音,虽然说不上美艳,却自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一看就是勋贵人家才能养出来的姑娘。

宋池三人站在一起,宋池、宋湘出众的容貌完全将宋沁压了下去,可是如果细细打量,便会发现宋沁身上有股特别的气韵。

“沁表姐。”虞宁初继续见礼。

宋沁笑着点点头。

客套过了,宋湘对宋池道:“哥哥,我也要套圈。”

宋池便让长随去买圈。

“我来吧。”沈阔抢着去了,一口气买了五十个。

刚买完,沈琢、沈明漪过来了。

一共五个姑娘,沈阔想把套圈分给妹妹们,沈明漪、沈明岚、宋湘都要了,宋沁对套圈没有兴趣,虞宁初刚刚尽了兴,也不想再浪费圈。

沈阔就分了十个给沈牧:“刚刚你不是嫌弃我们笨吗,你也试试。”

沈牧笑道:“试就试,先让妹妹们来。”

沈明岚、宋湘都喜欢玩闹,两人同时出手,沈明岚仍然冲着小瓷兔、小瓷龙去,全部套空。

“气死我了!”沈明岚气得跺脚,后来发现宋湘也一样都没套中,忽然就舒服了一点。

沈牧已经知道三个妹妹都想要什么了,他站在摊主划出的红线外,瞄准宋湘想要的红玛瑙手镯,刚要轻轻一掷,沈阔突然嘿了一声,于是沈牧手一抖,没套中。

沈阔、沈逸配合地啧啧了两声。

沈牧瞪了两个弟弟一眼,继续瞄准。

沈阔、沈逸继续捣乱,沈牧无可奈何,眼看九个圈都没中,他拿起最后一个圈就奔着亲弟弟沈阔去了,按着沈阔要把圈套到他的脖子上。

这一幕可比套圈有趣多了,矜持如虞宁初,也笑得眼睛弯弯。

还剩最后十个圈,沈阔分了沈琢、宋池一人五个。

沈明漪看上三样物件,沈琢都给她套中了。

剩下两个,沈琢先套了沈明岚喜欢的瓷兔,这个套中,他正要帮虞宁初套那只小胖龙,一个圈突然从旁边飞出,准确无比地落在了小胖龙上。

沈琢看向身旁。

宋池面带遗憾,对宋湘道:“差一点。”

原来宋湘心仪的红玛瑙手串,就摆在小胖龙的后面。

“阿芜喜欢小胖龙,这个送给阿芜吧,哥哥你继续帮我套手串。”宋湘往虞宁初这边看了一眼,指挥亲哥道。

宋池目不斜视,重新瞄准,顺利套中。

店主把先前套中的几个物件都取了出来,沈明漪、沈明岚、宋湘分别去拿了自己想要的,最后只剩下一只银质小猪、一只瓷制的小胖龙。

虞宁初拿了自己套中的小银猪,没有碰那只小胖龙。

宋湘道:“阿芜,你不是很喜欢这个吗?收起来吧。”

虞宁初笑道:“湘表姐也属龙,还是给你吧,我比较相信缘分,我套了它几次都套不中,说明我们无缘。”

套个圈竟然还牵扯出缘分来了,宋湘觉得虞宁初说得有些深奥,只是既然虞宁初坚持不要,她便将小胖龙装进了自己的荷包。

宋池站在妹妹身边,只在虞宁初开口时同其他人一样看了她几眼,等虞宁初转身去与沈明岚说话了,宋池也就收回了视线。

“子渊,你们出来多久了?”沈牧随口问道。

子渊是宋池的字,他今年十八岁,与沈牧同龄。

宋池道:“我们也刚到。”

沈牧:“那就一起逛逛?”

两人说话时,宋湘已经凑到了沈明岚、虞宁初身边。

宋池笑道:“也好。”

众人再次出发,便分成了三排,最前面是沈阔、沈逸簇拥着虞宁初三女,中间宋沁、沈明岚并肩而行,宋池、沈琢、沈牧走在最后面。

因为宋家兄妹的加入,虞宁初有些心不在焉。

她猜测,宋湘大概不清楚母亲当年的传闻,至于宋沁、宋池是否知道,她暂且看不出来。

“阿芜,你为什么戴着兜帽?看灯多不方便。”宋湘觉得虞宁初的帽子有点碍事。

虞宁初早想好了借口:“我怕冷,这样暖和点。”

宋湘考虑到她扬州长大的身份,并没有怀疑什么。

东大街后面的巷子里,有一观音庙,乃京城里面香火最旺盛的寺庙,朝廷一直都有拨款修缮。

观音庙里有一座五层的高楼,名曰朝月楼,每逢月圆之时,京城百姓便蜂拥而来,都想登上高楼赏月。到了中秋节,朝月楼不但可以赏月,站在五楼,还能清清楚楚地看见皇城内燃放的烟火,引得香客们更加向往。

这么好玩的地方,沈明岚当然要带表妹过来见识见识了。

进观音庙不必缴香火钱,但朝月楼位于观音庙的后院,这三晚想上朝月楼,香客便需先交纳五文钱才能入场。交钱时,僧人会在每个香客的手背上盖下红泥印戳,内容为一行诗句,等所有香客都到齐了,主持会抽签抽一首诗,持有诗中所含诗句者,便可灯楼赏月。

如此,既可避免达官贵人们一掷千金包场,又给了普通百姓登楼的机会,非常公平。

佛祖面前,众生平等。

之前套圈都是沈阔出的钱,这次来朝月楼,宋池让长随去交了香火钱。

虞宁初跟在沈明岚后面,微提袖口,露出白皙的手背,让小僧人盖了一个戳。

“你的写的什么诗?”沈明岚凑过来看。

虞宁初抬高手,灯光照过来,是一句“秋风吹不尽”。

沈明岚道:“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是诗仙的《子夜吴歌》之秋歌。”

虞宁初问她:“你的是什么?”

沈明岚盖的是欧阳修的“月上柳梢头”。

入口香客络绎不绝,大家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互相对起诗句来,最后发现只有虞宁初、宋池抽到的是同一首诗的诗句,其余人的都凑不到一起。更巧的是,宋池手背上的,正是虞宁初的下句——“总是玉关情”。

沈牧念出来时,虞宁初微微皱眉,跟谁对上不好,为何偏偏是他。

他们来的都算晚的,等了一刻钟左右,后院不再接纳新的香客,主持一身僧袍穿过人群,站到朝月楼一楼的入口处,说了一些贺词,开始抽可以进入一楼的香客。

每层楼里都悬挂着精致的宫灯,猜中灯谜还可以获得高僧开过光的小礼物,所以即便一楼、二楼视线不好,大家也高兴能够进去一游。

每层楼只有十八个席位,抽九人,抽中者可携带一名亲友。

一楼,一行人无人抽中。

二楼,沈明岚中了。

三楼,沈牧中了。

四楼,沈琢中了。

五楼,虞宁初、宋池中了。

沈明岚虽然想跟着虞宁初,又舍不得浪费自己的名额,于是她挑了堂哥沈阔同去二楼。因为不知道其他中签者是什么人,兄妹的组合更安全。

虞宁初毫不犹豫地点了亲表哥沈逸。

沈琢与沈明漪一队。

沈牧邀请亲表妹宋湘同去三楼,宋湘想去五楼,推了宋沁过来。

“借二表哥的光了。”宋沁大大方方地道,沈牧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笑道:“我最不擅长猜谜,等会儿全指望表妹了。”

宋池便带宋湘去五楼,十个人,刚刚好。

未能抽中的香客们陆续离开,朝月楼里灯火辉煌,因为限制了香客数量,显得非常安静。

宋湘挽着虞宁初的胳膊一起爬楼梯,每层楼的楼梯都有二十多级,虞宁初爬到三楼时,便再难掩饰喘息。

“阿芜先脱了斗篷吧,我帮你拿着。”沈逸体贴道,这种夹棉的长斗篷,暖和归暖和,还是挺有份量的。

虞宁初自知体力,再加上楼里面并不冷,便解了斗篷,转身交给表哥。

沈逸见她小脸通红,心道,阿芜表妹真是娇弱无力。

宋池接过妹妹递过来的斗篷,目光自虞宁初脸上扫过,还没看清楚,她已经转了过去,只露出薄粉如桃瓣的侧颜。

四楼、五楼,终于站到了顶楼,虞宁初的双腿都在裙摆的掩饰下微微发颤。

有风迎面吹来,高空不胜寒。

沈逸立即替她披上斗篷,垂眸为她系兜帽的绳带。

虞宁初整个人都被少年的影子笼罩了,或许是亲疏有别,沈琢扶她下车她觉得很不自在,换成亲表哥照顾她,虞宁初就觉得很温暖。

“谢谢表哥。”她小声地道。

沈逸笑,一手摸了摸她的头:“自家兄妹,不必客气。”

说着,他转过身,看向里面。

花灯的光重新照过来,虞宁初正要欣赏一番顶楼的风景,一抬眼,突然撞上了斜对面宋池的视线。

虞宁初马上移开了,寸步不离地跟着表哥往前走。

“哥哥,阿芜表妹真好看,我在京城都没见过比她更美的姑娘。”双方拉开了距离,直到此时,宋湘才有机会跟哥哥发表自己的感慨。

宋池:“你很喜欢她?”

宋湘点头,说来也奇怪,都说男人喜欢美人,怎么她也喜欢看阿芜表妹?

宋池没有打击妹妹的热情。

只是他旁观下来,发现这位虞姑娘似乎并不是很想亲近他们兄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