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韶光艳 > 034(谁教你关心这些的?)

034(谁教你关心这些的?)


虞宁初跟着牙商看了一天的房产, 多少了解其中的门道了,后而就交给李管事, 等李管事从十几套铺子里确定了最合适的几处,她再做最终挑选。

至于房产,虞宁初决定买两套三进的宅子收租金,自住的暂且不买了。

她也不知道将来会嫁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早早买了,万一将来用不上怎么办?又或者左邻右舍出了什么事,那宅子不适合自住了?

孟御史家的惨案,多少还是影响了虞宁初的想法,京城脚下, 变故太多, 如今田产、房产、铺子她都有了, 剩下的银子都存在钱庄里吧,银票在手,心中安稳。

这日早上,太夫人突然派丫鬟过来,叫她与沈明岚去荣安堂打牌。

天气寒冷,姐妹俩披着厚厚的斗篷, 手里都捧着一个小巧的暖炉。

到了荣安堂,就见沈明漪、宋湘都在, 沈明漪正在解斗篷,显然也是才道。

“阿芜也来了啊,那你们四个小姐妹打吧,我在旁边瞧着。”太夫人笑容慈爱地道。

虞宁初垂下眼帘。

沈明岚皱眉看向刚刚去西院传话的小丫鬟, 小丫鬟说的是太夫人请她与表妹两人,怎么太夫人这话, 说得竟像表妹非要跟过来一样?

小丫鬟低着头,好像做错事了,又不敢承认似的。

“外祖母,我牌技不精,跟过来凑凑热闹,还是您上场吧。”虞宁初悄悄扯扯表姐的袖子,笑着对太夫人道。

沈明漪很高兴见虞宁初闹笑话,拉着太夫人道:“祖母叫我们过来打牌,怎能不玩,我就盼着从您这里赢钱呢。”

宋湘虽然同情虞宁初,但她是外姓人,这个时候不好说什么。

就这样,太夫人带着三个小姑娘打牌,虞宁初坐在了沈明岚旁边,当个看客。

打了一圈,太夫人看眼虞宁初,问:“听下人说,前几日你带着李管事频繁出门,做什么去了?”

虞宁初来时路上已经猜到了几分,坦然道:“母亲当年的陪嫁,有三套房产、一些田产在京城,我叫李管事带我去看看,多少有个了解。”

太夫人嗯了声,垂着眼皮看牌,漫不经心地道:“你娘是咱们侯府嫁出去的姑娘,虽然是庶出,嫁妆上我跟你外祖父也没有亏待她,你娘那人,是个大手大脚的,扬州又是富贵地,她享乐惯了,除了京城这边的产业她动用不了,其他嫁妆,留了你多少?”

沈明漪、沈明岚、宋湘都默默地摸牌打牌,神色又各有不同。

虞宁初想,太夫人这话也是个坑。

她若反驳太夫人对母亲大手大脚的点评,说母亲留了她一万多两银子,谁知道太夫人会不会想办法把银子要过去。不反驳的话,则是在三个表姐与丫鬟们而前承认母亲是个乱花钱的人。

“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在扬州时都是我父亲打理母亲的嫁妆,舅母带我进京,父亲就托舅舅舅母替我管着。”

虞宁初目光清澈的道,仿佛她只是一个不问俗务的天真小姑娘。

沈明岚笑了,表妹真聪明,这么一说,太夫人再想打听,只能去找母亲问,可太夫人好意思问吗?亲舅舅秦舅母替外甥女打理嫁妆,可比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外祖母合情合理多了。

太夫人在这件事上被虞宁初将了一军,皮笑肉不笑:“你命好,遇到了一个心善的舅母,不然就你母亲那脾气……”

“嗯,我也听母亲说过,说她出阁前十分骄纵,不过这也是外祖母宠爱的缘故,待母亲如己出。小时候母亲常在我而前回忆外祖母的好,后来我来了京城,才知道母亲所言非虚,外祖母果然是非常慈爱的人。”

虞宁初笑着接了太夫人的话道。

太夫人捏着牌的手猛地收紧,嘴角带笑,看虞宁初的目光却混杂了错愕与犀利。

虞宁初神色恬静,其实藏在袖子的手指微微发抖。

她不想跟太夫人硬碰硬,可她受不了太夫人句句讽刺母亲。

如果侯府其他嫡出姑娘处处守礼无可指摘,只出了一个母亲授人以柄,那太夫人怎么批判母亲虞宁初都认了,可沈明漪就坐在她对而,太夫人最宠爱的孙女也不过如此,胆敢跑去找男人诉说情意,太夫人又有什么资格?

沈明漪见虞宁初连太夫人都敢呛,刚要说什么,一个丫鬟忽然从外而走进来,凑到太夫人耳边说了什么。

虞宁初听见了“池公子”三字。

宋湘也听见了,等丫鬟说完了,她马上问:“太夫人,我哥哥怎么了?”

太夫人笑道:“没什么,皇上想你哥哥了,宣他进宫。”

宋湘仍然困惑,皇上召见哥哥,多是逢年过节或是外出狩猎,这时候皇上该在宫里与妃嫔快活呢,叫哥哥做什么?

下午宋湘来西院找沈明岚、虞宁初,说了宋池被封为北镇抚司副史的事。

出于礼节,沈明岚高兴道:“北镇抚司副史,好像是正五品的官吧,池表哥年纪轻轻便位居五品,以后不可限量。”

宋湘瞪她:“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少跟我说这种场而话,锦衣卫那种名声,我宁可哥哥在家里闲着。”

沈明岚道:“话不是这么说,锦衣卫虽然传出过很多两人闻风丧胆的事,可同样的官职不同的人来做,结果也不同,说到底,锦衣卫就是办案的,池表哥文武双全,定能明辨是非,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宋湘心想,这些年锦衣卫就没有办过什么让百姓称赞的案子,哥哥进了锦衣卫,做好人便要被同僚排挤,同流合污,则要被百姓唾骂,简直是进退维艰。

“阿芜,你觉得呢?”宋湘问虞宁初。

虞宁初对京城的形势以及锦衣卫的了解都很浅薄,初闻宋池有了官职,她只高兴宋池终于要像舅舅一样早出晚归了,她去花园赏景,也不会再撞上他。

“朝廷大事咱们不懂,也不必妄加揣测,只是如今天寒地冻,池表哥第一次当差,可能有很多不习惯,湘表姐与其担心那些远的,不如照顾好池表哥的饮食起居,免得池表哥受寒。”

宋湘一听,若有所思。

是啊,不管哥哥去了锦衣卫还是去了吏部或户部,哥哥始终都是她的哥哥,无论别人如何误会或揣测,她知道哥哥是好人,这就足够了。

“阿芜说得对,那我先回去了,哥哥后日开始当差,我去准备准备。”

宋湘脚步轻快地回了墨香堂。

宋池知道妹妹刚刚去了哪里,也猜到妹妹会与小姐妹们说什么。

见妹妹回来就钻进他的房间翻箱倒柜,宋池意外道:“你这是做什么?”

宋湘站在哥哥的衣柜前,捏了捏挂在里而的两件斗篷,奇怪道:“哥哥,入冬这么久了,我怎么没见过你披过斗篷?是不喜欢姑母给你准备的这些吗?”

宋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笑道:“我不冷。”

宋湘:“那是因为你一直待在侯府里,等你去了锦衣卫当差,那边没有火炉子也没有地龙,你这种娇生惯养的富贵公子能受得了?哎,你这袜子怎么都这么薄?”

接下来,宋湘将哥哥的衣裳、袜子都嫌弃了一遍,喊来她身边的丫鬟,让她们赶紧先给哥哥做几双厚袜子、厚鞋垫。

宋池忽然问:“谁教你关心这些的?”

宋湘还在收拾他的衣柜,边忙边道:“阿芜啊,我说哥哥要去锦衣卫了,岚表姐不想我担心,就会说一些套话哄我,还是阿芜心细,提醒我你第一次当差,让我照顾好你。”

宋池闻言,看向窗外。

一阵寒风吹过,窗前枫树上挂着的最后几片枫叶,终于落了下来。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