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大话重生之2003 > 第021章:故意避而不见

第021章:故意避而不见


  其实董清宁特别能理解费祥此时的心情。

  看起来,费祥的年龄应该比黎云大上一轮还不止。

  据说,费祥晋升主治医师的时候,比现任院长黎风还早上好几年呢。

  可是,J县中医院开设骨伤科病区后,资历不如他的黎风因为“太子”身份,硬是挤掉他当上了骨伤科的主任。

  费祥虽然觉得不公平,但是,医院毕竟是黎风老爸一手创办的,也只能忍气吞声,暂时在科室里屈居人下了。

  好几年过去了,终于熬到黎坚退居二线,黎风接替老院长的班,成了新一任的院长。

  费祥终于松了口气,满以为论资排辈,怎么也该轮到他来当这个骨伤科的主任了。

  万万没想到,才考取执业医师一年多的黎云竟然神奇补位。

  一个低年资的执业医师,竟然也堂而皇之地坐上了科室主任的位置。

  这让有着十几年工作经验,并且早就晋升为主治医师的他,情何以堪!

  老子退了大儿子接班,大儿子升迁后,小儿子又接大儿子的班,如此无缝接力,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不管换作谁,也肯定会心理不平衡的,也必定难以咽下这口气!

  只不过,费祥除了背后发发牢骚,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一气之下,想要离职另谋他就,也得有个好去处吧。

  J县人民医院骨科倒是极为对口,可是早几年,由于住院病人太少,那里的骨科病区都给撤了。

  这种公立医院,编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哪里还有空出来的职位等着他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找好关系进了人民医院骨科,一天也没几个门诊病人,那还不是等于坐冷板凳嘛。

  相比之下,还不如赖在中医院,至少还能有几个病床管管。

  当然了,董清宁猜测费祥应该也动过去外地发展的念头。

  不过,象他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拖家带口的,哪能说走就走。

  更何况,以董清宁对骨伤科医师这个职业的了解,那都是靠手术刀吃饭的。

  象费祥这种只靠着保守治疗为主,给病人输输液,做做牵牵引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多少开刀经验。

  而骨伤科医生想要把手术做得又快又漂亮,其实并没有多大的诀窍,能有尽可能多的主刀机会是关键。

  很显然,费祥并没有。所以,他并不具备到外面闯荡的核心竞争力。

  想到这里,董清宁不由得暗暗摇了摇头。

  不仅仅是为了费祥,同时,也是为自己。

  上一世,他已经记不起到底是由于什么原因,导致自己变更了执业范围。

  由一个骨伤科医生,变成了一名纯正的中医。

  并且,似乎混得还不错,在华夏中医业内小有名气。

  如今这一世,带着残存的一点点未来记忆重生而来。

  要想成为象黎云主任一样的主刀医生,估计难度太大。

  况且,自己似乎天生就不是一个喜欢拿刀的人,当初考入J省中医学院,也是误以为那里所有专业都是中医。

  他哪里知道,和华夏所有中医院一样,中医骨伤专业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罢了。

  其实,董清宁也曾了解过,很多年前,中医院的骨伤科原本还是以中医治疗为主的。

  比如四肢骨折就用小夹板固定,筯伤则用推拿的手法治疗,除此之外,还有中药熏蒸,同样是中医骨伤科的特色疗法。

  很可惜,后来中医院为了创收,一切为经济利益为中心,早就将老祖宗留下来的简便验廉瑰宝弃之如敝履。

  就拿J县中医院骨伤科来说吧,黎云主任手里近七十位住院病人,除了叶奶奶是癌症晚期无法手术外。

  其余上至八十多岁的老爷爷,下至不到五岁的小娃娃,全都已经做好手术,或者等待做手术。

  这一世的未来该何去何从,董清宁不禁有些迷茫。

  不过,现在就考虑以后的职业规划,未免也太着急了点。

  为今之计,显然是把次恋叶盈追到手。

  而当务之急,则是阻止她继续沉沦下去。

  医嘱处理完毕后,又到了每日给手术后病人换药的时间。

  对于换药,董清宁倒是很有些心得。

  通常情况下,手术后前几天,刀口会有较多渗血出来。

  换药的时候,由于血迹凝固,无菌纱布敷料往往会跟刀口粘连在一起。

  如果强行撕扯下来,不仅会让病人感到剧烈的疼痛,而且会延长刀口愈合的时间。

  所以,一般负责任的医生在换药时,会用碘伏棉球将粘连处慢慢浸湿,然后慢慢分离。

  不过,这样一来,就需要花费数倍的时间。

  董清宁早在大三见习时就摸索出一个好办法,就是换药的时候,并不直接在刀口处盖上大块的无菌纱布敷料。

  而是事先准备一条无菌小纱布,用碘伏浸湿,然后覆盖在刀口上。

  之后,再在上面盖无菌纱布敷料,最后用布胶布粘好固定。

  如此一来,下次再换药的时候,就简单多了。

  因为就算有渗血,往往也不会干透。

  就算干透粘住了,也只用花费很短的时候就能分离开来,病人根本不会有明显疼痛感。

  同时,刀口有了碘伏的持续保护,也更加不容易感染,从而进一步缩短愈合时间。

  真可谓一举两得,省时省力还效优。

  换完药后,董清宁就抱着病历来到医生办公室,开始进入书写病历疯狂模式。

  什么首次病程记录,一般病程记录,术前讨论记录,主任查房记录,出院小结……等等,总之是没完没了的写。

  还没等他完成一半,“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此时,三位进修生都去手术台上当助手了,医生办公室内就只有董清宁一人在奋笔疾书。

  董清宁以为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来访,便急忙起身去开门。

  没想到的是,站在门外的却是好兄弟萧小四。

  “咦,老四,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董清宁惊奇的问道。

  “小弟呀,还在忙着呢?”萧小四语气中略微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病程记录还有一大堆没写完呢,哪象你那么悠闲。”董清宁没好气地回道。

  董清宁知道,医院内科病区目前总共也没几个住院的,还聚集了四五个实习生,有事干才怪了。

  “噢,看来你们骨伤科真的不好混,回头我得申请缩短在这里的实习时间了。”萧小四笑着说道。

  “这个实习安排还能自己定的吗?”董清宁好奇地看着他。

  “开个玩笑而已啦,我们学的就是中医骨伤专业,以后都得拿刀吃饭,实习很关键的,我怎么可能会浪费上手术台的机会嘛。”

  “老四,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的话,哪儿凉快哪儿呆去,我可没时间陪你闲扯。”董清宁有点不耐烦了。

  “别别别,有事,有事。”萧小四连忙说道。

  “有屁能不能快点放,憋着不难受呀?”董清宁皱着眉头道。

  “小弟,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对劲了,脏话秽语张口就来,内涵段子随口就说,这可不象是你一贯的风格呀!”

  董清宁心里直想笑,你感觉不对劲就对了!

  站在你面前的人可是从2021年穿越过来的,脑子里住着38岁油腻大叔的灵魂呢!

  不过,这些话当然不能对萧小四讲。

  于是他笑了笑,说道:“什么是风格,不拘一格也是一种风格,你不知道吗?”

  “好啦,知道你厉害,就别跟我卖弄文字游戏了。我来找你,是要通知你中午一起去食堂吃个饭。”

  “一起吃饭?干啥,就因为昨晚我请客,这么快就要回请了?”

  “不是我请客,是咱们的学校请客。”

  “老四,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小弟,你忘记了吗,我们从学校出发来到这里实习之前,学校不是拨给每人600元钱吗?”

  “嗯,怎么了?”

  董清宁哪里记得这点破事,不过,为了不让他起疑心,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学校说了,这些钱是用于缴纳实习费用、来去车费以及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的。不过,所有的钱返校时都得凭发票去报销,如果发票不够还得退还给学校。”

  “这跟请客吃饭有什么关系?”董清宁还是一头雾水。

  “别急呀,听我慢慢道来。”

  董清宁听出来了,萧小四显然是故意在卖关子。

  不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挺好奇的,于是催促道:“快点说行吗?我还有一堆事没干完呢。”

  萧小四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道:“忙了一上午,就不能歇歇吗?马上就到吃中饭的点儿了,下午上班再继续写也不迟嘛!”

  吃中饭?

  听到这三个字,董清宁猛的一惊。

  连忙掏出手机一看,可不嘛,上面显示时间为11:47。

  董清宁立马想起还有极为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按照之前摸索出来的规律,叶盈中午应该会在十二点半左右送饭过来。

  虽然时间应该还来得及,但是董清宁可不敢大意。

  略微想了想,还是决定现在就去叶奶奶的病房,早一点守着比较放心。

  一念至此,董清宁对着萧小四说道:“老四,我现在有件急事要去办,吃饭的事还是改天吧。”

  萧小四一听急了:“可是,我都已经通知好其他人了,估计这会儿食堂连菜都做好了。”

  “那你们就先吃着,别等我。”

  “可是……”

  萧小四还想再说点什么,董清宁已经飞也似地跑走了。

  董清宁急匆匆地跑上二楼,来到211床叶奶奶的房间。

  房门大开着,叶盈并不在房间,应该还没来。

  董清宁正待松口气,突然,他发现叶奶奶床边的柜子上赫然放着一个保温饭盒。

  “奶奶,小盈刚刚已经来过了?”董清宁惊讶地问道。

  “哦,是宁儿呀,你来啦。对的,盈儿今日老早就送饭来了。”叶奶奶一脸高兴的说道。

  “我看她平时,不是十二点半左右才来的吗?”

  “是呀,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反正送来我就吃了。对了,宁儿,你吃过饭没有呀?”叶奶奶关切地问道。

  “还没呢,奶奶,马上下班就去了。”

  “你这么急着找盈儿,是有什么事吗?”叶奶奶又问道。

  董清宁自然不能将实情相告,于是打了个哈哈:“奶奶,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见见她,聊聊天。”

  “噢,那盈儿下班后送饭过来,我让她去找医生办公室找你吧。”

  董清宁心道:叶奶奶还真是天真,叶盈故意提前这么久送饭来,显然是为了躲着他。

  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找他呢?

  当然了,毕竟是叶奶奶的一片好心,董清宁还是对她再三的表达了感谢之情。

  同时,董清宁也暗暗决定,不管下午有多忙,也得提前一个小时就守在叶奶奶的床边,以确保能等到叶盈的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