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太平江山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昼夜交替,这夜睡得格外沉。再醒来时周边已经围满人,拾得正眨着一双大眼在旁边看着她。小喜脸上发烫,赶忙起身到一旁。

达日阿赤两刻前就到了,可是拾得非要等女孩醒来,此时已是等的不耐。

里三层外三层围得严严实实全是来观战的。

拾得也立定伸掌,达日阿赤摆出架势,正要攻过去,拾得忽然喊:“停!”

“等一下,先说好规则!”

岱钦勾起唇角,这小鬼果真不让人失望。

达日阿赤早就不耐,怒道:“决斗就是决斗,还要什么规则!”

拾得笑着渡步过去,两人身高相差几乎一倍,拾得就像个小孩一样。”

可是这里所有人眼中没有孩子。

“也是啊!那就来吧!”

话音未落人已出招,直击达日阿赤右肩,达日阿赤躲避不及被击中,并不疼,只是有些酥麻。拾得一瞬不停开始攻击,主攻双臂,力道于达日阿赤而言并不重,但太快了,躲不开,被击中的地方有些发麻。

达日阿赤并不在意,找准机会开始反攻。

北蛮武功路数基本都是走得刚猛凶利,达日阿赤也不例外,但他较之其他人显然要灵活许多,并且力道更甚。一早上本就窝了一肚子火,这会施展开来毫不惜力,招式大开大合,又因身形巨大,拳脚密集的如同细网。

拾得只能靠身形灵活躲避,这种进攻持续了将近一炷香。

任何招式在绝对力量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但如果过度使用力量,这种绝对性优势就会变成劣势。

正面接了对方一招,用柔力化去三分,硬生生接下这力可劈山的一招。

“好!”

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喝彩,而后迅速安静,人们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一眼。

耶律羲站在高处,视野极佳,双眼之中皆是对心仪猎物的兴趣。其兴奋溢于言表:“哥,现在看这小貂子功夫如何?”

这个南祁小鬼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岱钦开口道:“仔细看那小貂子的动作,看清楚了再说话!”

耶律羲闻言将所有注意里放在拾得身上。

拾得接招并不轻松,在靖北军营中练习的武功招数正好可以将其克制,但拾得不敢展露太多,只能将招数拆开,零零散散拿来应对。

拾得掂量着力道开始正面迎接达日阿赤的进攻。

达日阿赤不觉,其实他现在挥拳打出的力道仅为平常一半。他只知自己似是打在泥潭里,泥潭带着吸力,拔不出来似的,只能再以另一股冲力袭过去。速度也逐渐慢下来,拾得能够清晰感知他下一动作,这种情况下对战更像是在给拾得喂招。

拾得偶尔会故意露个破绽引达日阿赤攻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堪堪躲过,惊险之极只差分毫。

无论从任意角度都极为满足周围观看者心理需求。

每一瞬都不一样,你来我往,惊险对招,两个时辰,展现出一场精彩绝伦的打斗。

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位来汉族勇士。

达日阿赤因为脱力而肌肉酸痛,强撑着,支撑这副高大魁梧的身躯成了最费力的事。他不愿被别人看出来,每招每式依旧用尽全力。

拾得一个纵身跃到三丈外立定,止住达日阿赤进攻动作:“这样打太不公平了!”

众人静默,不明所以。

拾得环望四周,目光落在达日阿赤身上:“你不愿胜之不武,同样我也不愿!作为一名战士,这是对决斗的亵渎!”

“你明明擅长兵器和箭术却来与我赤手空拳对打,这太不公平了!所以开始之前我便想与你商讨。”拾得说这话时,目光略过众人。

人群里一片哗然,议论开来

“对呀,勇士达日阿赤最擅长用巨斧,力可劈山”

“就是啊,他的箭矢可在百米之外射中狼眼!”

“达日阿赤不愧为我大辽勇士”

............

“呵呵”

岱钦简直都要佩服这个南祁贱种了。

他转身问:“你觉着如果打下去谁会赢?”

以普通人来看双方打平,但若接着打下去达日阿赤必定体力不支。

“可赢得,却不是武功!”岱钦指尖点点自己头,对耶律羲道:“把从昨日到现在发生所有事,仔仔细细想一遍,想明白了来找我!”

耶律羲看着不远处身影久久沉思。

因为考虑对于决斗的尊重,达日阿赤与拾得约定明日再战。

达日阿赤对着所有北蛮人放下话:明日决战之前不得有任何人再来挑战!

云层很厚重,远在天边却又似乎随时会掉下来。

拾得偷得半日闲。

看着坐在身侧的小喜,许久,久到小喜都察觉出来,瞪着一双美目抛了个白眼出来:“看什么看?”

“哈哈”拾得顿了顿忽然笑出声,看着那双眼说:“人长得好看果然怎么都好看,跟胖瘦什么的都无关!”

天边火烧云悄悄绽染,张扬不羁,青春年少的光华里肆意晕染。

达日阿赤亲自送来酒肉。

拾得端起酒壶隔空敬了一下,自然比不上北蛮人豪迈,但一饮而尽喝得一滴都不剩。

达日阿赤赞了句‘好’拿起另一壶,也是一饮而尽,而后将空酒器用力一摔,只余一声清脆。

拾得照做。

两人相视一笑

拾得在他面前缓缓跪下,笑着,不卑不亢,以一种诚恳到令人无法拒绝的表情和声音对他说:“达日阿赤,就当为了能够让我安心与你一战,放她回南岸去吧!

有她在我会分心,我不敢使出全力,因为我害怕。

昨日你也看到了不是吗?

你也希望一场公平的决战!

在我使出全力之后将我击败这才是真正胜利,若不然,即使你胜了会感觉到快感吗?

达日阿赤,我敬你是真正的勇士。

所以,我也希望能与你公平一战!

成全我,也是成全你自己!”

达日阿赤沉默,许久之后点点头。

他已然从心里承认了拾得这个对手,目光中是对强者尊敬。

小喜摇着头泪流满面,心中有千言万语却都堵在嗓子眼,呜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拾得笑得温柔极了,像极了某人。伸手一下下为她抚顺脊背,然后手刀打在脖颈,将她想说的话彻底封印。

趁夜,达日阿赤将小喜送到南岸水边。他答应了,但也仅止于此。

如此已然极好。

夜深时,耶律羲过来了,他定定看着拾得问:“你是早就算计好了吗?”

拾得看着眼前之人,十三四岁少年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稚气,眉宇间透着英气和阳光的暖意。与林蔚有些相似,但他长得实在贵气,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要比林蔚聪明许多。

也确实是比林蔚聪明。

林蔚从来猜不透拾得每一步所谋划,但他会将老大吩咐之事丝毫不差完成。

想到林蔚,不由对眼前这少年心生几分好感,拾得欣然承认:“是啊!”

从还未踏入这角斗场之时便就将每一步都算计好了。

耶律羲满眼惊奇:“你竟将岱钦也算计进去了!”

算计吗?

这份功劳并非归于拾得,该是那女人。

机遇可遇而不可求,而她硬是用自己谋来了。

“这计划之中将人性配合时局分析的透彻,谋划精细,哪怕差之分毫都将一败涂地。”耶律羲紧盯着那双大眼,问道:“你是怎么做到能将这些分析的如此透彻?”

何曾几时也有人这样问拾得,只是那人说话比这粗糙许多。那时是如何答复来着?

如果把咱们身处的地方比作江湖,那我生来便就在这江湖里。我所做不过是想活着。我甚至没奢想可以活得多好。至少成年之前我不敢想。

计划精细吗?

拾得从不觉着。

只不过他的计划之中从来都给自己留了不止一条退路。

她听完这话笑着说我若是能早些遇见你该多好。

拾得却说早一分晚一分皆不会如现今这般。

是啊!若没有那些阅历,老板娘就不会是老板娘。

也许我们根本不会遇见

......

从回忆之中拉回神识,拾得笑得纯良:“我师傅教得好啊!”

耶律羲眼前一亮,忙问:“他叫什么?住在哪?等我大辽一统天下之后本王定要亲自去拜访!”

拾得坐在地上冲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近一些。耶律小王子一撩衣袍盘膝而坐,恣肆随意而又矜贵不已。

他很难得不是北蛮流行的‘鬼剃头’或是‘麻花辫’,而是将头发编成许多小辫子束成一个高马尾,发扣上用宝石做点缀,额间虎纹发戴上镶嵌同色大颗红宝石,他一动,发尾上星星点点的小珠扣碰撞在一起,清脆悦耳。

真有钱!

拾得在心中感叹,张口开始瞎编乱造:“我师承三江九湖山,天杀地缺派,师傅叫倪思大,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万物皆通。有掌法三十六部,拳法七十二章,腿法一百二十三套,另有各种兵器秘籍千余本......可是”

拾得歪着头拉长声音,如愿以偿看到耶律小王子也跟着歪了歪脑袋,话锋一转道:“可是他老人家绝对不会收你!不然你拜我为师好了!”

那双充满阳光暖意的眼睛瞬时暗沉。

拾得了然,手肘撑在膝盖处用手托腮:“无论如何明日都会杀我是吗?”

是!

来之前耶律羲先去找过岱钦。

岱钦对弟弟的回答很满意。

能够将这些事情一一捋顺并指出关键点已然比平常人优秀很多。

北蛮狼主雄才大略,这一代北蛮贵族不仅从小学习传统文化,同时也要修习中原文化。

当然,其成绩因人而异。

岱钦就是其中佼佼者。

当年北蛮偷袭雁北,入主中原,建国称帝,其功绩岱钦一人可占一半。

他的名字‘岱钦’北蛮语意为‘战神’

岱钦是千百年来北蛮境地唯一能担起这名字的勇士。

岱钦说或许该给他找一位心术谋略的老师。

他问:“你觉得他如何?”

耶律羲只是犹豫了一瞬:“杀!”

“好!”岱钦由衷赞道。

就凭这份杀伐决断他注定不会平凡。

..........

拾得看着他问:“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呢?因为我是汉人吗?”

耶律羲显然楞了一下,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

拾得没等他回答,接着说:“汉人之中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祁国之中,权贵几乎没有一个是好人。龌龊、阴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远不及辽人光明磊落。

辽人也好,汉人也罢,谁做皇帝于老百姓而言根本不在乎。”、

“我在这儿看到了北蛮人的豪爽与真诚,同时也看到了种族间存在千万年的偏见。真的要让这种偏见更加激化吗?”

拾得身体前倾将距离拉得更近些,直直看着那双眼睛质问:“辽国将来必定会统一中原,成为天下之主,届时天下皆为辽国子民,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的国民呢?”

“北蛮想要征服这块土地,包括这块土地上所有生灵,其中人为之最。征服需要杀戮,但杀戮不是征服!”

风扬起,细碎发丝一下一下撩拨心弦。

他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咒文,心底不知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征服需要杀戮,但杀戮不是征服

耶律羲定定看着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睛,似有万丈光芒,直慑心魂。

“啪啪啪”

鼓掌声恰逢其适在身后响起。

拾得脖颈如有万斤重,虽未回头,却已忍不住觳觫。因为越来越近的脚步,血液似乎逐渐凝固,窒息感越来越甚。

岱钦一步步走近,满意看到拾得身体所表现,恐惧远比敬畏更让人舒心。

让人兴致大开的人总是特别可爱,尤其这个可爱的人还有一双如此光亮摄人心魂的眼眸。

岱钦用折扇轻轻托起他下巴,迫使拾得看向自己。直视着那双眼,真想扣下来看看是否用什么宝石做的?

“我们以前见过”

并非问句,而是陈述。

那双如鹰鹜般眼眸锐利直穿人心。

拾得想起那年鲜红的青石路和碧绿的水草,潮湿的空气中似乎有些咸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