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61章 皇室妙妙

第61章 皇室妙妙


祁妙在男朋友家里睡得昏天黑地, 他仿佛要把这些年牺牲的睡眠时间一次性全补回来,直到他的手机响了,祁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接电话。

“喂, 公主。”

“你干嘛呢?伤好点了没?你附近……有猫在打呼噜?”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魏星渊还没回来, 家里安静到只能听见月亮的呼噜声。

祁妙坐起来说:“嗯,我好多了, 在男朋友家睡觉呢。”

公主一听这个可来劲了, 她激动地问:“没跟男朋友一起睡?”

祁妙:“……他不在家, 我在和猫一起睡。”

公主温柔地笑了:“……和猫睡多没意思呢, 跟男朋友睡, 还能睡出来宝宝呢!”

“啊?”祁妙刚睡醒还有点懵,听到公主的危险发言一时间无语凝噎, “宝宝?”

“徐博士忙不要紧,干妈还能帮你带孩子呀!酒哥和果果现在都大了,特别可爱可好玩嘞!你也抓点紧?”

祁妙严肃道:“公主……生孩子也得先结婚再生鸭。”

“哟,你还挺保守。咱先说好,你结婚的规格就按照皇室婚礼的规格来,像你这种为银河帝国做出杰出贡献的军官,干妈就得风风光光地给你撑住这个场子!”

“好了好了, 您别催了,我恋爱还没谈多久呢……”祁妙轻声说,“您找我什么事?”

公主翻着被拦截的新闻稿, 不屑地勾了勾唇角。

事关国家机密,在罗总压掉这条新闻之前,国安局就靠着大数据网络发现了端倪,并第一时间把这条新闻毁尸灭迹。

后浪传媒的程序员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一条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去的新闻。

公主轻笑着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想你了,明天我让司机把你爱吃的水果和补品送到小魏那儿?小魏会做饭吧?”

“嗯,他挺会做饭的。”

“你休息吧,乖崽崽,晚安。”

“晚安。”

祁妙挂了公主电话,月亮睡醒了,正用毛绒绒的小脑袋贴着祁妙的手求摸摸。

祁妙摸着猫,拿起手机给魏星渊发了短信:渊,还没改完论文吗?

魏星渊秒回了祁妙,他怕祁妙操心就撒了谎:还得一会儿,在去研究院的路上。你要吃点什么宵夜吗?我顺路带回去。

祁妙说:不用了~你早点回来就行,路上小心。

魏星渊和任瑾华约好了见面,这事情国安局虽然已经在处理了,但并不会公开处理。为了保护特工的隐私,国安局的人不好露面。

后浪传媒董事长刘涛大晚上跟马静怡在夜总会玩的不亦乐乎呢,魏星渊和任瑾华打算一块儿逮他。

马静怡参加节目的时候还算收敛本性,就是抓着机会跟张筱红炒姐妹情深炒了一个月了,不少剪辑都在说她俩百合花开呢。

马静怡公司新悦娱乐给她的人设定位是清纯元气少女,她出道作品就是打排球的运动少女。去年年底因为一部恋爱电影,她的咖位刚进准一线,大部分的粉丝都是男友粉。

但随着她赚的钱越来越多,她的欲望也越来越大。

想要更红,想要更多钱,想要更多名和利。

新悦娱乐资源不错,就是旗下的年轻女艺人太多了。僧多肉少的情况下,公司内部女艺人竞争也很激烈,大家都在想办法获得更多的曝光。

马静怡家境普通,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资源,不惜以身体为代价,换了不少资源。她的经纪人就像是一个拉皮条的,不断地给她介绍新的资源。

魏星渊用虚拟账号把马静怡在h星球情-趣旅店和富商玩骑马游戏的照片发给了后浪传媒的刘涛,刘涛正跟马静怡摇色子喝酒呢,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他在黑暗里摸到了自己的手机,马静怡拦住了他,说道:“刘总,说好了今晚不看手机的,你怎么不守信用?”

“哟,宝贝生气啦。”刘总捏着马静怡的腰说,“宝贝,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就不看手机了。”

“爸爸~”马静怡娇媚地说,“爸爸!”

他们俩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谈话都已经被国安局监-听了。癞□□找青蛙,长得丑玩的花。魏星渊听完之后皱起眉头,心道这祁妙听到了得yue出来。

魏星渊在路上拨通了与祁妙的视频电话,祁妙躺在床上随手接起来,他抱着猫看镜头,眼睛圆圆的,比猫还可爱。

祁妙愣了一下,说道:“我就问问……不是查岗……”

“你就是想我了。”

生平第一次被男朋友催回家的魏星渊轻轻勾了勾嘴角,一个人住在公寓的时候还不觉得那是家,现在祁妙在,他那公寓还真有家的感觉了。

“是你想我了。”祁妙有些害羞地抿了下唇,“你忙吧,等你回家再见,我挂了。”

“好,你困了就睡。”

祁妙放下电话,嘟囔道:“搞学术这么难啊……大晚上还要去研究院吗?”

白鹭趁着祁妙休息,把吴老板给祁妙选的solo曲demo给祁妙听了听。

omega48只剩最后一张解散专辑就要彻底散伙了,在这个节点,吴老板已经开始为祁妙的未来发展做计划。

祁妙的第一张solo专辑就是正规专辑,一共五首歌,除了主打歌之外都是比较柔和的抒情歌。

吴老板给祁妙的solo计划做了非常详细的概念。他认准了祁妙是个潜力股,概念里把祁妙的定位为未来世界的超级杀手,据说这个概念是吴老板自己写的,他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游戏策划,写的是真不错。

他的solo风格和他在组合里的萌萌偶像风截然不同,这一回他将要尝试甜酷少年风,主打曲甚至给祁妙准备了一段rap。

歌曲目录是杀手少年的五部曲:主打曲夜行给出了未来少年杀手概念,副主打怦然心动写了少年在任务中遇到了真爱,第三首潮汐讲述了恋爱的心情起伏,第四首骤雨是讲述了不被理解的失落心情,第五首重生是少年遇险的故事。

整张专辑的作曲家是在音乐界很有名气的天才少年alex,这回吴老板不仅在祁妙的专辑上下了血本买歌,还外包了最牛逼的mv制作团队来给祁妙拍mv。

祁妙:我不用挥舞魔法棒了,白老师,我泪流满面了qaq

白鹭:吴老板说偶尔换换风格也不错~不过因为主打曲节奏感很强,舞蹈非常难,等你伤好了,估计就要开始练习了。

祁妙无数次被吴老板的中二震撼,但也不得不佩服吴老板每回都能给他充分的热度和话题度。

就在这时,吴老板给祁妙发了两万块钱慰问费,并说:钱不多,老板的一份心意嘛,祝你早日康复鸭!

祁妙:谢谢老板,demo我听完了,很喜欢。

吴老板:喜欢就好鸭!主打mv里还需要一位外形比较好的alpha做故事主角,你有合适的人推荐吗?咱不差钱!

祁妙脸红了,他说:魏星渊可以吗?

吴老板:这……咱的钱请魏星渊这种顶流实在是捉襟见肘啊……或许他有友情价吗?

祁妙:没事,不够的我自己补上~

祁妙刷了刷微博,发现自己最近发的一条微博下面多了很多评论。

【妙妙宝宝遭罪了,妈妈心疼死了,好好养病哦】

【妙妙,早日康复鸭!】

【你到底怀了谁的孩子?能不能出来解释一下?作为偶像未婚先孕又流产不合适吧?】

【说妙妙怀孕的是没长眼吧,你家生孩子在阑尾生?对omega偶像能不能宽容一点,天天挖人家私生活不如关注一下作品吧!】

【妙妙,别在意这些消息鸭!生病了就好好休息!】

祁妙思考了两分钟,发了一条澄清微博。

祁妙:急性阑尾炎做了个小手术,谢谢大家关心鸭~最近在准备solo,大家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

【银河甜心祁妙呜呜呜妙妙宝贝你终于出现了,期待妙妙solo鸭!】

【业界劳模祁妙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吧,造谣我儿砸死全家】

【宝贝好好休息,你就是坠棒哒,不知道solo是什么风格的?一定很可爱吧】

【超话里狂舞的队友鸡别舞了,你再怎么舞你蒸煮永无solo之日】

【卧槽,大家快看新月传媒刚发的微博!绝了,果然是有人在黑妙妙】

新月传媒:当红小花马静怡夜会后浪传媒六十岁董事长,两人相拥进包间【照片】【照片】

新月传媒是银河帝国比较权威的媒体,董事长罗文寒亲自下场,高冷地说了两个字:荒唐。

酒过三巡,刘涛在迷离状态看了一眼手机。

有人给他传了一段马静怡和富商doi的视频,他打开来看,视频竟然有声音。

“爸爸……刘涛他不行,他哪里有你厉害啊。”

刘涛顿时怒火冲天地扇了马静怡一巴掌,马静怡惊慌地捂住了脸,说道:“刘总,怎么了?”

“你这臭-婊-子!看看你干的好事!恶心不恶心啊?!”

明明自己也在干同样恶心的事情,但刘涛义正言辞地辱骂着马静怡。

魏星渊推开门的时候,马静怡的脸都被打肿了。在资本眼里,自甘下贱的她不过是一个漂亮的玩物,她在换取利益的同时,也失去了尊严。

“你们……”

马静怡喜欢魏星渊很久了,她不想在男神面前如此狼狈,顿时爬到了沙发之后躲了起来。

任瑾华皱起眉头,说道:“刘总,马小姐,你们俩这还内讧了?”

紧接着,c市警-察按着以非法手段获取资料的狗仔进了昏暗的包间。包间里有各种令人作呕的信息素味道,狗仔哭天喊地地说:“老板!老板!他们说我触了雷区,要让我去边塞星坐牢坐到死!”

刘涛喝得快要断片了,他看到警察那一刻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程度。

接着,警察就以侵犯艺人名誉的罪名逮捕了马静怡和刘涛。

刘涛在警车上挣扎着说:“他……他真的二十五岁,我没侵犯他的名誉,这是事实啊,我没有说谎。”

警察见他一副冥顽不化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说道:“刘总啊,你少说几句吧,说多了你也无期了。”

马静怡衣衫褴褛地被拷了起来,她满脸都是泪,哭喊着道:“魏星渊,我只是喜欢你,你何必这样对我?”

魏星渊皱了下眉,说道:“你对我喜欢的人做了我不喜欢的事情,我当然要这么对你。”

魏星渊让任瑾华处理公关的问题,他跟着警察到了警局,发现公主在跟c市警察局局长喝茶。

公主坐在椅子上说:“可怜我的干儿子啊!!!他才这么小就要被污蔑!他太可怜了!”

局长大为震撼:“妙妙,竟然是您的干儿子吗?”

魏星渊:“……公主,我来了。”

“哦,小魏也来了。”公主顿时眉开眼笑地走过来,“没什么事情了,你早点回去陪陪祁妙吧!”

作者有话要说:  公主:我想抱外孙!感谢在2021-10-06 23:50:47~2021-10-07 16:23: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吃鲷鱼烧 10瓶;诸如啦啦啦、迟散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