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红楼之不凡鸟 > 第99章 姑苏祖产

第99章 姑苏祖产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而京城里不仅是只有古董行如此热门,牙行出倒房屋田产的人也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愛阅讀l○veueduc〇m〗

这么说吧,京中权贵,欠着户部银两多的人家,但凡是他们能卖掉的物品、产业,此时都觉得十分烫手,巴不得立马换成现银,就怕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叫还款,自家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

京城里头乱着,咱们且不说它,只说差不多的时间,贾琏已经带着林黛玉回到的姑苏,把林如海的“棺椁”顺利地葬入了林家祖坟。大小祭祀也都顺利举办完毕,剩下的便是按照林如海的意思,处理林家在姑苏的祖产了。

林家祖上是袭过列侯的,在姑苏地面上到如今也数得上是有名望的人家。

说起来林如海之所以有百来万的财产,皆因林家没有那么多人,几辈子的家财都落在他一人身上。此一遭林如海彻底忌惮了江南的官场,破釜沉舟似的打算做个京官儿。哪怕一辈子在翰林院做个笔贴士,他也是不愿意再回江南的了。

于是林如海跟贾琏说的是要把姑苏的一些店铺、地产,能变卖的都卖掉,只留着林家的祖宅和祭田,并两房看方子看地的仆人也就罢了。

有了扬州的经验,再加上姑苏地面上的人看着林家的门楣,贾琏处理事情的过程也算顺利。

只不过林如海读书是个好手,但是论起经营之道,他却不是这里面的材料。

贾琏来到林家的这些店铺,竟发现大多数店铺的账面都有问题,不是亏空就是赤字,叫贾琏一个头两个大。

原来,林如海常年在外为官,姑苏这边的祖产都交给林家旧仆照管,如海只管每个季度收账,钱多钱少他也不理论,只不过走个形式。

从前一个老把头在的时候,姑苏的店铺有他看着,虽不十分狠赚,每个季度的收支也都正常。可自从那位老先生几年前去世之后,林家姑苏的店铺,收益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是为什么,不言而喻。林如海鞭长莫及,实在是照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假死,他才让贾琏把那些店铺都兑出去。

因为林如海已经给贾琏简单地介绍过情况,面对那些两面三刀、中饱私囊的管事和掌柜,贾琏并未同他们扯皮,只求将林家的店铺速卖为上,什么账本不账本的,他连看都不看。

这样一连处理了十数家店铺,贾琏满以为这些铺子里雇佣的都是白眼儿狼呢,却不想例外出现了。

这一日,贾琏带着旺儿,循例来到了林家名下的一间杂货铺,说明了来意。那位掌柜的怔了怔,却是连连叹息:“也罢。老爷都不在了,姑娘又那么小,倒是卖了干净,也少些牵挂。这位……琏二爷是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拿账本去。”

这位掌柜的姓苏,是姑苏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打十几岁起就在杂货铺当学徒,如今做到掌柜的位置,也差不多用了他一生的时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