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在寒冷的天气吃羊肉是顶顶的享受,羊肉是一种温补的食材,不论是放入火锅里涮,还是加上辣椒等香料去焖,亦或者直接清炖,吃起来都很是鲜美。

怕羊肉有膻味也不要紧,在白萝卜上戳几个洞,再将其和羊肉一起放到冷水里头煮,膻味自然就会去掉了,而白萝卜和羊肉也是一对天配。

张素商拿到钱以后就出门去买羊肉,顺道还弄了些精面粉,这会儿汤在锅里煮,他在旁边揉了面团,打算等肉和萝卜吃的差不多了,再切面条放进去煮。

他不怕吃不完,家两口人,一个一米九,体重一百八,一个一米八,体重一百六十八,都是正值青壮年的男性,胃口好得很。

阿列克谢看着这锅汤,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秋卡,你怎么买了肉?”

张素商比了个耶:“因为我稿费发了啊,下周四你就可以在圣彼得堡早报上看到《列车上的驴叫声》了,啊,忘了你是我的第一个读者呢,所以咱们得吃顿好的庆祝一下。”

“对了,廖莎,你吃香菜吗?”张素商提起一把香菜。

阿列克谢眼前一亮,点头:“吃!”

熊大是不挑食的好孩子,而且在之前的冬季,他吃到绿叶子的次数实在不多,哪里有嫌弃香菜的理?

张素商就把切碎的香菜也放入羊肉汤里煮,装了第一碗热汤,里面羊肉萝卜占了大半,看起来扎扎实实一大碗,塞阿列克谢手里。

“来,赶紧趁热吃,这天气饭菜凉得快。”

阿列克谢捧着热汤,被风吹得冰凉的手指温暖起来,喝口热汤,感觉热流顺着食道滑到胃里,壁炉里传来柴火燃烧时的噼啪声,是一种带着烟火气的舒适与安宁。

他慢慢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低着头乖乖喝汤,明明是个大个子,看起来竟有些像软萌的小熊。

其实俄罗斯有餐桌礼仪,那就是喝汤的盘、碗不能离开桌面,如果碗里的汤少了,就把一边碗抬起一点,倾斜了以后再用勺子舀出来,喝汤时也不能发出声音,汤烫了也不能吹,而是用勺子在其中搅动。

然而他们家只有一张餐桌,上面已经被锅碗面团占领了,现在是张素商的料理台,对两个穷学生来说,关起门来,这些东西讲不讲究也无所谓了。

张素商的家里还有规矩,要端碗吃饭,不许吧唧嘴,和俄罗斯的盘碗不离桌完全相反,阿列克谢捧碗喝汤也可以说是体验异国风俗。

张素商拿勺子在锅里搅了搅,捞上来两个还没剥壳的鸡蛋,个人经验,骨头汤、肉汤里煮出来的鸡蛋比清水煮蛋香得多。

活在20世纪初的人,除非是出身特别好的,否则没人不馋肉,张素商也是如此,他想通过运动减肥,再适当的练些肌肉,增强体质,更不能不吃肉。

至于阿列克谢,看他一个一米九的大个子,成天却只能和土豆为伴,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吃到七成饱,绝对也是胃缺肉的人。

这样两个人敞开肚皮吃,说饭桶都是侮辱他们的战斗力,饭缸才合适。

15分钟不到,锅里的所有肉和萝卜宣告清空,张素商又将切好的面条往里面放,别看现在俄罗斯的经济正处于上升期,随着本土一五计划的实施,百姓们的餐桌会越来越丰富,但白面依然是许多人逢年过节才舍得吃的东西。

等面条煮好,张素商和阿列克谢一人捧个大碗,吸溜吸溜的嗦面条,脸上俱是碳水化合物进入食道后的安心满足感。

后世说要戒碳水的人那么多,可真饿一个来月没有高质量碳水吃,再摆一碗香喷喷的大米饭或者面条在面前,吃不吃?

张素商吃得十分快乐。

穿越至今,他从不担心过自己营养过剩,只怕自己营养不良,影响寿命,现在手头有钱了,丰富饮食结构,填满自己的饭盒才是大事。

等到胃被塞了个十成满,张素商和阿列克谢对视一眼,都有点不好意思,平时大家看起来都是吃得不多的人,没想到今儿一起暴露了饭缸本质。

阿列克谢腼腆的说:“谢谢你请我吃饭。”

一口气吃人家这么多东西,在食物珍贵的年代,这也太不客气了。

张素商就没这个感觉,他才来这里的时候也吃了阿列克谢不少白饭,阿列克谢都没见对他有啥意见,他现在嫌弃别人吃得多,那他成什么人了?

有了钱,也意味着张素商更加舍得烧煤烧柴,两人一起坐在壁炉边,身上穿着厚厚的大衣,膝盖上盖着各自的被子,炉火将脸照出橙黄的暖光。

阿列克谢有些慵懒:“这样真好,我以前好像从没这么惬意过。”

张素商望着他,不解道:“不会吧?你在家里,肯定比现在惬意得多。”

阿列克谢摇头:“我家有八个孩子,父母光是要养活我们就不容易了,哪有这么好?”

他其实也是那种苦大的孩子,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能说话走路后就和爸爸学手艺,好早点为养家出力,这个年代计生用具的缺乏,使得他母亲不断地生育,最终在生第九个孩子时难产,与他的九妹一起去世了。

虽然排行第五,长幼皆不是,但张素商听阿列克谢说过,他5岁的时候就会给妈妈缝裙子,可见母子感情应该不错,以阿列克谢的情商,应该也不存在和自己的家人都处不好的情况。

可是在母亲去世后,父亲一个人实在养不过来这么多孩子,最后只留下了当时12岁的长子和11岁的二女儿,其他孩子都送人了,阿列克谢就被送到了一个老矿工家里,跟着一起修些机器,他本就聪明,给养父送饭送水时,也会给厂里的其他人跑腿,最终得到一名年轻工程师的喜爱,并在对方的资助下上了小学。

“我读完中学的时候,养父因为生病去世了,我成绩很好,他就让我在他离世后卖掉家里所有东西,继续求学,争取读完大学,因为有学识才能做工程师、老师、医生这样的体面人。”

说到这里,阿列克谢的眼中划过一抹怅然:“至于父亲和大哥的话,我也去找过他们,但他们为了逃债搬了家,我二姐在13岁的时候就被嫁给了一个酒鬼,据说那个酒鬼总是打她,14岁的时候死于难产,得知她的死讯时,我痛苦的想死。”

张素商看着他婴儿蓝的眼睛,轻轻问道:“现在呢?还痛吗?”

阿列克谢看着张素商露出真诚的笑容:“现在我很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可以这么说,阿列克谢的前半生,就是活生生的底层人民苦难史,不过从他的回答来看,他觉得自己人生的寒冬已经结束。

春已暖,花已开。

虽然他的室友是个晚饭结束半小时后,就开始学大猩猩在地上四肢走路的怪人,但张素商说这是锻炼体能和身体协调性,乃野兽健身中的经典动作,而且他在减肥,所以他就是要满地乱爬。

只要他不嫌地板冷,阿列克谢也随室友去了,有时候兴致上来,还会陪张素商一起爬。

然而运动起来以后,身体发热流汗,冷是不存在的。

张素商绕屋猩猩走了十圈,又登山跑200下,波比跳50下,然后练后抬腿,这个动作主要练臀部肌群。

可能是由于他练花滑出身,而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臀腿肌肉还有核心力量,臀腿没力量,做跳跃的时候就蹦不起来,核心不强,空中转体的身体轴心收不紧,转速就不快,自然完不成花样滑冰中的三周跳、四周跳了。

从小到大,除了退役去专注高考那两年,张素商的体脂率从没超出百分之十三,身上的肌肉线条都清楚得很,腿围臀围更是傲人,虽然他最后还是沉湖了……

张素商发育的时候一口气从一米五五长到一米八,身体重心变化太大,体重也从45公斤冲到65公斤,整整20公斤的变化,这谁适应得来啊?身体进入发育期那会儿,张素商不仅技术全部崩了,心态也跟着崩,看多少心理医生也还是焦虑失眠,还偷偷节食。

最后是他爸看不下去,觉得勉强孩子死撑对他的身心发展都不好,干脆劝他退役去读书。

反正他家也没指望张素商做运动员做出什么大出息,老子做过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项目的奥运冠军,不代表儿子也要这样。

然后张素商考上了top1,又在练车时由于技术太差,颠到晕车呕吐,直接把本人吐到了20世纪初。

好在他这人既有随遇而安的适应力,又有改变穷苦现状的决心和行动力,现在温饱问题被解决,手头有钱,张素商也敢做力量训练了。

做了力量训练才能长肌肉,肌肉多了,基础代谢也会提高,进而提高健康减肥的效率,再只靠有氧减肥的话,他的平台期也快到了,改改训练菜单也是刚好。

张素商和阿列克谢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原身原本是地主家的儿子,营养还可以,但长期不摄入油脂导致的皮肤干燥、面色暗沉、毛发容易脱落等毛病,阿列克谢身上却是都有的,他年轻,身体还撑得住,但一个人长期营养不良的话,绝对是要影响寿命的。

为了两人的健康,张素商在第二天拉着阿列克谢又出门去集市提了两条鱼、一加仑牛奶和蔬菜回家,顺带着还带回几十个鸡蛋。

如果不是他们住的地方没有院子,张素商还想抱几只母鸡回家,既能下蛋,等鸡上了年纪生不动了,还能把鸡宰了炖汤吃肉,他在禽类商店看中了两只母鸡,羽毛鲜艳,眼睛有神,看起来活泼可爱,一瞧就知道连鸡带蛋都很好吃,但他没地方养啊!

这一天他们的主菜是鱼,中午是鱼汤,张素商把面条和蔬菜都放汤里煮,味道鲜美得很,他擅长啃鱼头,喜欢鱼肚皮肉和鱼泡,不过他很喜欢室友,所以吃饭的时候忍痛把肚皮肉让给了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看张素商一眼,没说话,晚上张素商做煎鱼的时候,就默默把鱼泡挑出来塞张素商碗里,并表示他喜欢吃鱼尾,对其他部位没什么兴趣。

他这做法再一次让张素商想起了他爹,每次家里吃鱼的时候,他爹也总是把他爱吃的东西让给他。

第三天,他们直接往家里搬了一条牛腿,肉剃下来酱着吃,牛骨炖汤,正好张素商想吃骨汤煮蛋了。

……

两人就这么过着吃吃喝喝的日子,阿列克谢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红润起来,皮肤状态好了,连浅蓝的眼眸都更加有神,脱发症状也减轻了。

其实他之前一直以为自己脱发是学物理太费脑子的缘故,哪怕这会儿普朗克的年轻、中年对比照还没火遍大江南北,但格勒大学物理系内部也流传着“学物理和学数学一样容易脱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