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陆地训练就是通过有氧加强体能,再用无氧运动加强力量,接着跳舞练柔韧和体态,再在陆地上做跳跃啊。

“有句话说得好,陆地训练都做不好的运动员,到了冰上也不会有大出息的,只有耐得住陆地训练的枯燥和辛苦,才能在冰上大放光彩。”

米沙才喝完一大杯牛奶,站在张素商边上,仰头看人:“这句话谁说的?”

张素商:“我说的,你能跳多高,看的是你的臀腿力量够不够,而你跳得越高,能转体的时间就越多,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米沙思考了几秒,干脆点头:“对。”

张素商:“那你旋转时速度快不快,是不是要看腰腹力量?”

米沙:“对,还有平衡能力,否则转太快了我站不稳。”

这就是了,运动员在场上表现的如何,不光是技术问题,还和身体的素质有关,这些对运动员来说也是常识了。

可是作为运动员,米沙自认身体已经胜过普通人一大截了,他可是能一口气跑完五公里,还精通目前已有的所有规定图形,甚至是在冰上做5种旋转、会4种两周跳的男人!

张素商默默看他一眼:“哦,你好厉害哦,那你可以在陆地上做跳跃吗?”

米沙轻蔑一笑:“当然可以。”谁还没试过在地上做跳跃了?

他助跑了一阵,双足呈八字跳起,来了个陆地萨霍夫两周跳,顺带一提,萨霍夫跳的创造者,就是第一位花滑男单奥运冠军乌里希萨霍夫,他和吉利斯一样都是瑞典人。

张素商看他一眼,脱下外套,活动一下关节,同样开始朝前助跑,也是一个两周跳。

花样滑冰的跳跃要看童子功,没童子功的人极限就是两周跳,天赋高点的练出个低级三周也就差不多了,张素商的身体状态还没调整好,现在的极限是阿克塞尔两周跳。

阿克塞尔跳在1882年由挪威运动员阿克塞尔鲍尔森完成,是六种花滑跳跃中唯一跳跃方向在前边的,加上需要比其他跳跃多空中转体半周,因此也是六种跳跃里难度最高、分值最高的。

毕竟习惯了朝后面跳,就这一个跳跃方向与众不同,还要多转半圈,练起来肯定让人不习惯,而在当前这个年代,一周半已经是所有人的极限,两周半都没出世呢。

米沙张大嘴看着张素商:“你跳了两周半?”

张素商举手:“陆地完成跳跃和冰上完成跳跃是两回事,而且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的周数不足。”

空中转体一周是360度,两周720度,两周半900度,张素商估计自己刚才只转体了800度,但在米沙看来,他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急切的追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并不是运动员,我也从没见过你参加任何比赛!”

张素商拿出早就想好的、给自己的花滑技巧找的理由:“因为我身体素质比你强,所以我可以完成这个动作。”

米沙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接着张素商就一拍大腿:“你别不信,难道你没发现我的大腿比你粗吗?这就是我的肌肉比你多!”

米沙:“……腿粗难道不是肥肉多吗?”

张素商咳了一声:“其实肌肉多的话,也是会让腿粗的。”

而且他的腿也不是很粗啦,只是本身就有一米八,骨架肯定比米沙大一些,加上体脂率还有百分之十九,看起来就粗了那么一点点。

但他还会继续瘦的!

在张素商那个空中两周半的示范下,米沙信了他的邪,开始按照张素商的安排,先去跑十公里热身,而张素商见他如此自觉,则从背包里摸出纸笔,随便找了个地方铺好,开始拼命赶稿。

自从前阵子官方报纸转发了《神探伊利亚》后,这篇小说的人气便暴涨,连带着编辑部催稿催得急,他们承诺只要张素商每周拿出两更,他们就将他现在的稿费再翻一倍。

最重要的是,等张素商把第三个案件写好后,出版社就可以为他出书了,届时又是一笔版权费,除此以外,还有国际上的报纸也青睐这个故事,希望出版社可以给出英文版,他们愿意花高价买去转载。

张素商本就还有余力,编辑部给得多,自然能打动他。

在金钱的诱惑下,他火速搞出了第三个案件的大纲。

在破获了两个案件后,伊利亚在破案方面的才华得到了警方的认同,并被邀请去处理一起老妇人被谋杀的案件,然而到了案发地点后,才发现老妇人的尸首已经被放入了棺木中,大家开始搞葬礼了,而来参加葬礼的人都穿着体面。

那么问题来了,在出场的十余个角色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在案发现场被破坏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证据可以让伊利亚使用?

张素商在这个案件里推出了数位个性十足的角色。

喜欢猥|亵孩子的牧师、死者满嘴粗话的儿子、与继父有暧昧关系的死者女儿,偷盗主家财产的厨子,以及一名女装大佬的护工,就连死者本人,也是信奉不明教派,曾将自己的龙凤胎送上祭坛的疯子……

这一波就叫全员恶人。

尤其是死者的家还是深山别墅,夜晚一场暴雨,山体滑坡,连出去都成问题了,而死者的家里又古老阴森,深夜点燃蜡烛去上个厕所,都差点在走廊里被人拿菜刀劈死。

怂包伊利亚进入了这么一桩案件中,若非有武力值强悍的搭档瓦西里护体,还有神驴鲍里斯在关键时刻吆喝上一嗓子,真是差点被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等他们经过千辛万苦找出凶手,也就是那名女装大佬的护士时,还差点被干掉了。

最后是山下村镇的警局发觉不对,发动镇上的人民群众,以工人的力量挖开被堵塞的山道过来救了主角二人组。

顺带一提,为首的女警中是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伊利亚和瓦西里一见她,便被惊艳得支支吾吾说不好话。

而在故事的结尾,这位飒爽美丽的女士露出神秘的笑容,靠在一条巷子里,死者满口粗话的儿子半跪在“她”面前,而“她”把玩着一枚镂空的鳄鱼金色胸针,张口是清朗的男声。

“护士这枚旗废了,放弃他。”

写到这里,张素商长长吐了口气,自我夸奖道:“我可真是个人才啊,这个年代肯定没有人想得到我会玩女装大佬,还一玩就是两个。”

这操作骚吗?骚就对了!张素商又不是要写世界名著,只要能卖钱就好。

米沙这时也终于跑完他的十公里回来了,他双手扶着大腿,佝着身子大喘气,浑身都是汗,看起来累得不轻。

张素商评价道:“你的体力也太差了,速度也不快。”

米沙朝他翻了个白眼,张素商没说啥,让人先拉伸,又拿了个小木球递过去:“喏,按摩球,我教你一套放松肌肉的动作,记得每次运动后都要做,这样可以减轻你的身体负荷。”

运动后的身体保养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运动员的运动寿命,重要的很。

张素商敢说,仅仅是这套保养动作,米沙就已经值回了票价。

由于冰雪运动受场地限制颇大,如今很多花样滑冰运动员其实都过得很“业余”,在春夏秋等没有冰面可训练的时候,他们会以日常生活为主,以那位花滑大佬吉利斯为例,他除了是一名运动员,还是一名柏林工业大学毕业的建筑设计师,兼职作家。

吉利斯住在德国的波茨坦,当波茨坦湖结冰时,他就在上面做训练,有时也会去柏林的人工冰场。

米沙也是业余运动员,他除了训练外,还是一个甜点师,烤得一手好蛋糕,平时会一周上一次人工冰场,由于种种原因,俄罗斯也是近几年才开始有花样滑冰运动员,米沙算其中的先驱者,他自己就是本国在这个行业的最强,别说找到能指导他的人了,连找个水平相当,能能他带来益处的陪练都难。

张素商就是米沙给自己找的陪练,如今应该也可以算作半个教练,作为报酬,他每周上冰的时候也要把张素商带过去。

看张素商整理纸笔的动作,米沙犹豫了一阵,问道:“秋卡,你以后想代表自己的国家出赛吗?”

张素商回头,就看米沙神情复杂:“我看你似乎有在花样滑冰上继续精进的意思,你这么努力,是为了你的国家吗?”

“这条路会很难走。”

张素商沉默一阵,轻笑一声:“再说吧,花样滑冰的比赛要到天气冷了以后才会开始。”

哪怕隔了百年时光,他也是祖国妈妈的儿子,在哪孝敬妈妈不是孝敬呢。

张素商练习花样滑冰,主要是因为他习惯了滑冰,离不开这项运动,但如果祖国需要他的力量,他当然万死不辞。

总之现在先训练着,再好好攒钱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