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20世纪20年代是怎样一个时代呢?

国家苦难,百姓泡苦水里,大家都在受外国人的欺负,无数人寻找着崛起的道路。

而在无数条道路里,有部分人认为,应该摈弃国学,完全学习西学,以西学挽救目前的局面。

这就导致如今有很多人都相当推崇西学,推崇西方作家,认为他们的文字精炼,故事精彩,里面的思想也更加先进。

秋卡的《神探伊利亚》能在国内获得诸多读者的喜爱,角色的性格丰富立体、剧情搞笑又不失惊悚都不是主要原因,毕竟厉害的文人多得是。

这本书真正从俄罗斯一路火到欧洲,又从欧洲活到国内,还是因为其中的思想。

出生于盛世中华的张素商虽然才出生没几天就被抛弃在公共厕所,但没过几天就没养父带回了家,从小到大都是好吃好穿的养着,双亲都是三观正直、勤恳豁达的好人,这让他长成了一个典型的21世纪正直好少年。

在阅读《神探伊利亚》的时候,云岩觉得秋卡这人很有意思,他似乎从不觉得女人就低谁一等,在他翻译的英文版中,有一句“你我都是人,只是走的路不同”。

秋卡同情这个时代饱受苦难的底层人民,又提出认为受苦不是犯罪的理由,偶尔在文里玩点骚操作,搞俩女装大佬唬读者,嬉笑怒骂间又抛出一两个超出当前时代的理念。

这是一个不走寻常路,但又值得尊重的作家,国内的读者们都对秋卡先生抱有一份尊重,觉得他不愧是新生俄罗斯的作家,透过他的文字,人们可以观察到他先进的思想。

而且这本书本身有趣的剧情,也相当能吸引人,许多人最初只是抱着看个故事解解闷的心态阅读此书,最后却所得极多,很有点寓教于乐的意思。

云岩认为,如《神探伊利亚》这样的故事,大家读了绝不会亏,不读才是遗憾,尤其是国内许多女学生,他们被父母送到新式学堂,但其中有不少都只是为了提高“身价”。

真的想要让这些孩子们意识到自己不输给任何人,还得师长们去引导,而这世上还有比阅读更好地引导一个人的方式吗?

云岩是个热爱读书的文人,他发自内心的觉得阅读是人类最伟大的奇迹,所以他要让自己的学生,自己的亲友,还有更多的同胞看到这样一本佳作才行,这才有了他半个月翻译完《神探伊利亚》,还找了关系给远在圣彼得堡的秋卡写信一事。

结果秋卡的回信到了,人家在文中用清秀端正的字迹清楚表明了自己是中国人。

别说是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了,云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信寄错了地方,所以有心怀不轨之人来冒充秋卡先生。

办公室里另一位刘铭老师喃喃:“这、这怎么可能呢?秋卡先生用俄文写作,本人的英文译本也在欧洲各国卖得极好,他怎么会是我、我们的……”

说到这里,大家心中都升起不敢置信的情愫,又是惊喜,又是畏惧,若这是真的,国内出了一位外国广受好评的文人,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值得大家一起自豪!可若是假的,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但对方连在什么学校念书,读哪个班,平时住什么地方,如何与他通信都说清楚了,可见是不怕查证的。

而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张素商还顺带着把《神探伊利亚》正连载于圣彼得堡早报的后续剧情也发了过来。

既然是发给自家人看的,他给的自然是中文版。

云岩念完张素商的回信,就拿起了稿纸,深吸一口气:“《神探伊利亚》的第四起案件,是奇盗鳄鱼的出场,此人来历不明,警方也不知他的外貌性别与年龄,只知他擅于变装,身份极多,喜爱偷盗一些稀奇的古董。”

张素商的第四个案件,便是一个博物馆的馆长请求怂包神探伊利亚帮忙追查他们丢失的古董,神探伊利亚在此期间遇上了不少新角色。

比如在博物馆打工、夜晚还去夜校念书,期盼着自己可以考入基辅大学的单身妈妈凯瑟琳娜,她的女儿珊珊。

再比如古董鉴定专家察罕不花。

这次的故事比起之前几起案件,少了许多惊悚阴暗的气息,变得更加轻快,智斗内容却更加丰富。

随着故事背景逐渐展露,读者发现原来故事中有两个势力,一个是以达莉娅所属的法学毕业的律师、警察、法医们组成的正义一方,还有一方则是神秘的盗贼鳄鱼与其属下,他们偷盗、走私文物,手段繁多,令人难以应对。

伊利亚作为卷进去的倒霉蛋,偏又阴差阳错的真让他找回了丢失的古董,从这起案件开始也成为了鳄鱼组织的眼中钉。

在案件结尾,等伊利亚拿着报酬去喝咖啡,和好友瓦西里发誓说:“以后咱们再也不管这些人的事了。”

结果这时却有个美人坐在他们旁边要求拼桌,咖啡喝完,伊利亚和瓦西里晕倒。

至于之后的故事,张素商还没写,所以云岩也看不到。

这就导致当云岩念完这个故事,办公室里的大家表情已经从诡异变成了急切:“后面呢?”

云岩:“没了。”

众人:“啊?”

云岩:“张先生只寄来这么多稿子。”

顺带一提,之前张素商在回信里写了他对云岩文笔的赞美,但在云岩看来,张素商的文笔也不错啊,虽然白话过头了点,但也称得上简洁精炼,最重要的是,张素商的文风幽默促狭,主角团时不时开个玩笑,讲点笑话,虽没有云岩的古雅之风,却给人一种“这才是秋卡”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果然,翻译是不可能超过原作的,这并非文笔之过,而是真正的风格永远无法被模仿,若要发行中文版的《神探伊利亚》,还是要张先生自己来。”

众人是同时看过云岩、张素商版本的,听到这里,虽心中各有想法,也不得不赞同云岩说得对。

听完张素商发来的第四个案件,大家心里都已经认定张素商所言非虚,毕竟如此精彩、如此“秋卡”风格的故事,也只有他本人才能写。

刘铭老师面露欣喜:“不曾想我国竟也有文人可写出得到欧洲列国认同的故事!”

又一位老师叹气跺足:“只可惜,写的也是外国的故事,我泱泱华夏,值得写的东西也不少,若张先生什么时候也写写国人看的故事就好了。”

但为了证明,他们又等了几日,等到租界内的报纸刊登《神探伊利亚》的新篇章时,大家迫不及待的买来一看,上面果然与张素商发来的故事分毫不差,只是语言不通。

看到这个故事,众人心中一定,秋卡是国人的消息立刻以这些老师们为中心扩散开来。

别看他们只是老师,在这年头,能读书认字的都已经脱离了底层,谁还没个厉害的同学朋友亲戚长辈?

而许多人最初得知这个消息时,自是惊讶不已,觉得说这话的人在同自己开玩笑,但说的人信誓旦旦。

“那秋卡当真是我们的同胞!绝非虚言!”

于是在第二日,“国外畅销作家秋卡实为我国青年”的新闻也上了头版头条。

云岩立刻写信,指望张素商把前三个案件的中文版本也发过来,谁知道等了一个月,终于等到回信时,展信一看,信件的头一句话就是没空。

【云兄展信安,素商得知您的好意,心中感动,然诸事繁忙,恐无力分于翻译,实不相瞒,我在来到俄罗斯后,为强身健体而学习了花样滑冰这一运动,水准还算不错,且与上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花样滑冰亚军米沙相识,现一同训练,米沙前日于跳跃练习时受伤,我需助他复健,带他走完今年的比赛……】

信件的意思总结起来就是“云先生的版本很好,就用你的吧,我要带受伤的米沙去比赛,没空搞翻译了。”

云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封信息量巨大的回信:“花样滑冰……为何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