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天气越来越冷了。”张素商搓了搓手臂。

秋天来了, 温度又开始朝着个位数进发了,《神探伊利亚》的故事也落下了帷幕。

《神探伊利亚》的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第九个案件,则围绕着达莉娅律师所属的正义一方、奇盗鳄鱼所在组织的斗争展开, 剧情越发展到后面,奇盗亦正亦邪的特质显现,有时候他会对伊利亚下死手,有时候又会在某起杀人案里,随手帮伊利亚一把。

要不是读者们明白这是个女装大佬, 大家都要以为鳄鱼是女主角了,虽然他的戏份比女主角还多就是了……

而故事的结尾, 则是敌军入侵开始, 具体哪个国家,张素商也没明写,总之故事中的人放下恩怨, 怂包伊利亚放弃避去大后方,而决定投身前线,而瓦西里与他一起奔赴保家卫国的战争中,就在营地中, 他们看到了一位俊美的新兵。

……

这个结局有点开放式,在现在的很多人看来,也不是寻常的侦探小说该有的结局,但张素商觉得再过十几年, 大家会觉得他给的结局很正常。

众所周知,一个侦探一生可以经历多起案件, 所以侦探小说完全可以写成超级长篇, 只要故事质量不掉, 作者完全可以靠这个系列养一辈子, 只是张素商觉得剧情已经叙述完整,再写下去也有狗尾续貂之嫌,便干脆结束了。

就算如此,他拿到的版权费也特别多,甚至足以让他在圣彼得堡本地买不止一套房子,但他思考了许久,还是没买。

买啥啊,等到1941年,这座城市得被战火包围好几年,啥房子都不顶用,还不如继续租着呢,不过在和阿列克谢商量过后,他们决定搬家。

其实他俩原来住的屋子优点挺多的,比如离学校近,再比如有个大壁炉,缺点就是木门不太结实,张素商觉得等今年冬天到了,他和阿列克谢再撞几次,就真要给房东赔新门了。

而且他楼底下那个邻居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反正脾气大得很,张素商晚上做几个波比跳,第二跳早上必然能在地板上发现门缝里塞进来的恐吓信。

恐吓内容一般是“你再吵,我就放狗咬你。”

张素商:……

虽然他没见过邻居的真面目,但他穿越前就养狗,光听狗叫声就能分辨出狗的体型,自然知道这位邻居家养的是小型犬,拿这玩意威胁一个一米八的大汉,这邻居也是个能人。

算了,还是搬吧。

阿列克谢认识的人比张素商多些,就由他去找了中介,然后两人就开始了看房。

张素商和阿列克谢商量着:“首先面积要大一点,起码得90平,不然咱们两个大男人实在住的挤,堆哑铃的地方都没有。”

阿列克谢补充:“还要有阳台,不然老晒不着阳光。”

他们原来住的地方就采光不好,一年到头都阴暗得很,要不是有个壁炉,估计屋里要发霉。

两人商量定了,就把附近符合要求的房子都逛了一遍,虽然大家现在都有钱了,阿列克谢有大把奖学金,张素商更是有大把稿费,但两人都不打算分开住。

一个人住多麻烦啊,生了病都没个人照顾,还是有人陪着好。

逛来逛去,最让他们最满意的还是一间靠海的房子,临街二楼,一楼被租出去开文具店,二楼就是住房。

新家还是离学校不远,方便两人通勤,面积却比以前大了不少,大约90平,两室一厅一卫,有一个设施齐全的厨房,还有全套的红木家具,书架子做得特别大,沙发也软。

一看这套家具,张素商就拍板定了这里,接着就是搬家。

本来张素商和阿列克谢都觉得自己没什么东西需要带,谁知一收拾,锅碗瓢盆是肯定不能丢的,书和稿子、文具也要带,加上衣服、洗漱用品、被子毯子枕头,最后还是下楼雇了辆车,加上两个大男人能扛,才一趟运了过去。

收拾完这些,张素商就满19岁了。

他是10月1日出生,每年都能和祖国母亲一起过生日,说起生日,他还很有点悲伤。

众所周知,申请入党需要满18周岁,张素商双亲都是党员,他自己才满18岁就通过参加的社区义工协会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等接受审查以后,就有希望成为预备党员,结果……他穿越了!

真是悔不该考驾照。

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好起来,张素商决定认真给自己办个生日,恰好阿列克谢是9月30日的生日,两人就差一天,可以一起过。

他给自己所有的好朋友,包括留学四人组的另外三人,班里关系比较好的丹尼尔、伊万abcd、吉赛尔、奥洛夫、米沙发出了邀请。

“我和室友一起过生日,你们也来玩啊。”

他写好了自己想请的人的名单,还问了阿列克谢:“你呢,你那边有几个人?”

阿列克谢掰着手指数了数:“我的学长米哈伊姆、尼基塔会过来。”

他不擅交际,只有这两个朋友,尼基塔是最照顾他的那位教授的儿子。

张素商一拍手:“那我们得好好招待。”

虽然是寿星,但做饭肯定不能让客人干,张素商干劲满满,当即拉着阿列克谢去买菜。

羊肉来十斤,到时候他做羊排,然后是时鲜蔬菜,到时候加土豆做个沙拉看,再买一只鸡,加上生姜、萝卜、菌菇一起炖十来个小时,便是一锅好汤。

在这待了许久,张素商也知道俄罗斯这一块儿吃东西有讲究,他们习惯先喝汤和吃沙拉,然后才是热菜,最后吃甜品和茶。

若是家里人随便吃吃,那就无所谓,请客人还是按流程来比较有诚意。

他念叨着:“甜品米沙会带过来,我们自己也备点鸡蛋糕吧,这个简单,有鸡蛋、面粉和糖就可以了。”

张素商小时候和邻居家的鹿爷爷学花样滑冰的基础,偶尔也去那边蹭饭,鹿爷爷的爱人在世时就做得一手好吃的鸡蛋糕,而张素商自诩是这手艺的嫡系传人。

阿列克谢静静的看着他盘算买东西时的模样。

“廖莎,生日要明天才办,你今天有什么想吃的吗?我们可以先做。”张素商回头问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想了想,回道:“我想喝罗宋汤。”

他解释着:“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唯一一次过生日,是母亲帮我办的,那时候她用家里仅剩的材料做了罗宋汤给我。”

张素商耐心的听他说完,打了个响指:“好嘞,那咱们就做这个。”

他穿越前就在俄罗斯训练过一年花样滑冰,罗宋汤肯定是会做的,只是那玩意做起来复杂一点,张素商平时懒得做,但如果是寿星提出要求的话,张素商就不怕麻烦了。

等买完菜回去的时候,他们看到一些东正教徒正在为路过的孩子们发面包,张素商看着那边,笑着说道:“真是美好的一幕。”

阿列克谢扛着条大羊腿:“我小时候也吃过他们发的面包。”

张素商好奇的问:“你信教吗?”

阿列克谢笑了起来,看起来竟然有几分潇洒:“读大学前信过一阵,后来学了物理,那时候信仰对我来说,就只剩下慰藉的作用。”

张素商:“现在呢?”

阿列克谢深深看他一眼:“我不信了。”

阿列克谢已经不需要信神了,因为已经有人为他驱散了寂寞,给他带来人间的温暖。

他们对视着,那双蓝眼睛里的情绪太复杂,让张素商忍不住别开目光,他有点不自在,轻轻哦了一声,两人无言的并肩走着。

过了一阵,张素商忍不住转头看阿列克谢的侧脸,却发现他一直在看路边,等有自行车过来的时候,他就往张素商这里靠了靠。

好像每次他们两个一起压马路的时候,阿列克谢都是很自觉地走在靠马路那边的。

第二天的生日宴会办得比张素商想象得更热闹开心。

他人缘不错,交的朋友待他都大方得很,接到邀请的都来了,就连米沙都拄着拐杖,坐沙发上和伍夜明聊得开心。

蒋静湖直接送了他100贴新制的膏药,伍夜明送了他一瓶新墨水,而李源送了他一本《化学试剂的奇妙反应》,似乎是觉得这本书对张素商的写作能有所帮助。

吉赛尔和奥洛夫送给张素商的是一张半年的免费练舞卡,而张素商的同学们则送了他一只兔子,米沙亲自烤了个大蛋糕,上面涂了厚厚的白奶油,加上张素商做的鸡蛋糕,满屋子都是糕点的甜香。

最绝的还属伊万abcd,他们直接站客厅里合唱了一首祝酒歌,张素商听了一下,这首歌的大致意思是“我是一个好汉,每天快乐的和朋友喝酒,醒来以后发现衣服被人扒光,钱包空空如也,哦,原来是遭了贼。”

真不知道这四个人脑子里想了什么东西,才在他生日的时候唱这玩意,但这首歌的调子太魔性了,就是那种越不愿意回想,越会在脑子里回荡的类型。

张素商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学会了这首歌。

米哈伊姆递给阿列克谢一支钢笔,低声说道:“这是我和尼基塔的心意。”

阿列克谢接过:“谢谢。”

尼基塔捶了他一下:“你看起来比以前开朗很多,真高兴看到你越来越好,廖莎。”

此时张素商正和喝高的伊万a斗舞,两人一个跳芭蕾,一个跳卡尔梅克民族舞,都不知道怎么斗到一起去的。

场面欢快得很,阿列克谢看着那边,蓝蓝的眼睛笑得弯起来。

“是啊,朋友,我从没感觉这么好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